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三退破亿 重挫中共(2)

选择善还是恶?选择正还是邪?赶紧退出中共,抹去兽印、保平安!〈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1年08月12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我们今天谈的是“三退破亿,重挫中共”,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请您尽早打电话进来和我们一起互动。

MP4下载收看

我想请问一下易蓉,我们大家可能也都很关心,譬如说在这些退党活动中,您所知道的譬如中共的高层,或这些国安人员,这些人有没有退党?

易蓉:其实这些人真是不少,而且从一开始到现在是一直都有,其实有国务院的,也有各部委的,有军队的,还有“610”的,有公检法的、人大代表、省长,包括新闻媒体,党的喉舌:新华社、CCTV,还有上海电视台等等都有。

主持人:所以可能还有很多观众朋友,或者有些民众他们可能会害怕我退党的话会被别人知道,或者我退党会不会有什么样不利的情况?那照您这样讲的话,既然这么多中共高层或是这些人都退党的话,其实对他们来讲是不是……其实可以安心的退,对不对?

易蓉:对,完全可以安心。如果他害怕的话他可以用化名,也可以用他的小名,其实真的是很多人退,它查也查不过来,而且那些各阶层中共内部的人也都在退,你为什么不赶快退呢?

主持人:对,那我们是不是刚好借着这个机会,如果说还有观众朋友他们不晓得怎么退党的话,譬如说我们现在看一个网页,那么您就很简单的讲一下怎么样退党,好不好?

易蓉:退党很容易。

主持人:现在画面上这个是《大纪元》的退党网站,您简单介绍一下。

易蓉:如果在海外的话,你如果能够突破封锁,也是很容易的事情,你只要去进到这个《大纪元》网站,或者进到退党网站,你就可以把你的名字输在里面,然后可以给按一下就好了,你就算登记好了,就这么简单。

如果你不在海外,也不能突破封锁的话,那么你可以……就是说如果我们有很多退党义工,会打电话进去问你有没有退啊?你就要抓住这个机会。还有在国内的义工也会去传这个《九评》的真相,劝退的时候也千万不要错过。

到海外还有各个主要的这些国家的旅游点,几乎没有一个旅游点没有退党义工的,从香港到台湾,到巴黎、瑞士,到处都有,纽约,所以很方便退。

主持人:那刚刚那个退党网站网页是什么?

易蓉:就是退党登记。

主持人:就是用中国的拼音,您介绍一下。

易蓉:tuidang.net。

主持人:就是tuidang。

易蓉:拼音:tuidang.net。

主持人:tuidang.net。那么我再想请问一下郭军,郭军女士您好。我想请问一下,您可不可以再跟大家介绍一下,因为我们知道2004年开始《九评共产党》出来以后,您是不是可以介绍一下,现在在全世界这个《九评共产党》它传播的一个情况?我听说有一阵子它是非常的风行,在大陆上是供不应求,介绍一下这个情况。

郭军:《九评》出来以后,很多中国民众很激动,特别是海外华侨,他们纷纷往国内带。虽然中共在海关查得很严,但是还是大量的从……我听说有的通过走私船,还有就是从各个渠道往国内带。在中国国内的民众,他们通过网络下载《九评》,还有他们在E-mail里面会接到,国内的很多民众也在互相传,然后也有自行印刷小册子。

我听很多中国民众讲,他们打开门在家门口就可以捡到一份,或者朋友之间网络上传,那非常普遍,相当普遍。同时《九评》还翻译成好多个国家的语言在《大纪元》网站上供大家下载,有各种文字的。

《九评》这个广传的速度可以说从中国的农村、各省市到最高中南海、中央机关,以及到普通百姓等等,都能够很方便的拿到《九评》。有时候我有朋友从中国过来,我说:“你们有没有《新唐人》做的《九评》的光碟啊?”他们说:“唉呀!早看到了!现在大陆地摊上10块钱一个光碟,那个《九评》也都买得到”。就非常普遍,传播的程度是相当广泛。

主持人:易蓉,我想请问一下,听说好像看过《九评》的人,就是阅读过《九评》的人,他特别容易接受退党,特别愿意退党,是这样的情况吗?

易蓉:是这样。

主持人:郭军,像刚刚易蓉所提到的退党,《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它的内容的精髓您觉得是在什么地方?

郭军:它内容的精髓就是它把共产党这个邪教的本质把它说清楚了。因为共产党它最大的特征之一就是掩盖,它总是用一些非常冠冕堂皇的道理来掩盖它邪恶的本质。那么在这个《九评》系列的社论当中,就把共产党它是怎么起家的,然后它每次运动当中,它不变的本质是什么?它不变的暴力、嗜血,然后用恐惧来统治,把它这个本质揭穿了。

所以共产党无论怎么辩,包括现在好像是在搞经济,好像是在做一些表面上繁荣的这些事情,事实上它为了它的权力、它的本质……它的本质是控制它的权力,为了它的权力,它可以不惜人类的所有的尊严,其他人基本的生存的权利,中共都可以罔顾的。所以这本书它的关键是点出了它的本质。

主持人:好,谢谢。那么我想再请问一下两位。横河先生,现在1亿人已经进行了“三退”,那么您感觉到在中国的社会它是不是会起一个大的变化?它对于中国的社会人心的一些作用是怎么样?

横河:其实不是说会不会起一个大的变化,是已经起了很大的变化。我们可以看到就在2004年《大纪元》系列社论出来的时候,中共当时是什么一个情况?在对各个团体的迫害、对法轮功的迫害、以及在中国大陆,实际上一直到2008年奥运之前的时候,它仍然可以煽动起相当大的民族主义情绪,有一部分支持它的,包括精英在内。

但是就这段时间下来你再看这次“动车事件”,整个民众对共产党的恐惧也好、谎言也好,几乎是一面倒的持否定态度,这个态度和“三退大潮”是有相当关系的,就说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当这个基数达到了一定程度以后,人们的恐惧心理没有了,这个恐惧心理实际上是……因为中共它也需要人来给它撑著的,大家都认识它的时候,大家都退出它的时候,撑它的东西就没有了。

所以你可以看到最近这半年来特别明显的,就是中共在民众当中的基础的下降率速度非常非常快。这个“快”,我觉得就是中国社会已经在进行内部发生非常大的变化,这个变化现在实际上已经看出结果来了。

主持人:是,柏桥先生。

唐柏桥:我可以补充一下横河先生的角度,其实我从一个比较宏观的角度来看,因为我从89年一直参加民主运动,就是社会变革运动一直到今天。你看看,从退党运动以前,2005年以前,我们看看1989到2005年是什么样一个架势?中共在国际上、在国内,它的声望和地位基本上是巡回往上走的,从美国制裁它,到美国跟它建立伙伴关系,中国人也开始21世纪所谓的“强国梦”,一直这样的,给别人感觉共产党是在往上走,当然虽然中间有些波折。

但是从退党运动以后,也许是巧合,也许是……至少有一个趋势非常清楚,就是中共走下坡路,尤其是到2008年以后,因为退党、讲真相、《九评》,还有全国通过退党运动老百姓觉醒起来以后,现在基本上中共就是滑铁卢了,就是直线的往下滑,在人民心目中的地位、威信,以及它国际上的形象,它已经民心丧尽,这么快速度的下滑。

那么为什么在2005年以前,它不仅不滑还往上走呢?那个时候也有民主运动,也有人权运动,还甚至有美国的制裁,还有很多很多。中国现在并没有发生其它的变化、经济上也没有走下坡路,也没有很严重的其它问题。2005年以前和2005年以后唯一的一个不同就是《九评》的退党。所以我认为《九评》的退党让中国人心思变,和大家认识共产党这一点上起了一个至为关键的作用。

主持人:现在章博士上线了,章博士,我想请问您一下,就是我们一般在看到退党的运动里面,我们常常提到譬如“退党保平安”、“退党自救”等等这些口号,我们想知道一下,对一般的民众来讲,这个东西跟他本身的关连有多大?所谓的“抹去兽的印记”,或是“抹去邪恶的印记”,您可不可以为各位观众来评论一下您的观点是什么?

章天亮:其实中国人长期以来,在共产党夺取政权之前,中国人一直生活在一个有神论的国家,虽然有不同的宗教,但是大家都是有神论。在有神论的情况下,大家都相信做了坏事是要有报应的。那么尽管共产党在几十年的时间里边一直是努力的破坏中国的传统文化、破坏中国人对神的信仰,但是“善恶有报”这样的概念在中国人的心目中一直没有变。

当《九评》发表之后,共产党这个邪恶被揭示出来,《九评》它直指了中共的邪教本质,中共它是一个邪恶的宗教,而且是一个犯罪集团。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他们会觉得跟中共在一起是要倒霉的、要有报应的,所以他们就选择了退出中共。

其实这样的事情在前苏联也曾经发生过,在中国大陆有一个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他们在94年出版的一本书叫做《苏联剧变研究》,这里面提到当时在苏联解体前一个月,就是1991年的7月份,当时戈尔巴乔夫在苏共中央全会上作报告的时候,他说苏联当时有420万人退党。

当时苏共中央社会科学院他们就做了一个调查,就是说这些人退出苏共的原因是什么?其中有36%的人说对共产主义理想失望了等等,其中有30%的人说他们不愿意为苏共过去的罪行承担责任,还有23%的人他们说苏共党员的身份会使他们倒楣。这种倒楣并不是政治上的倒楣,因为在刚才这个统计数据中已经给出来了,是说不愿意为苏共承担错误的是30%,那么另外有23%的话,纯粹是出于一种害怕跟苏共干那些倒楣这样的一种心理。

因为苏联当时是戈尔巴乔夫在上台之后,他搞了一个宗教开放政策,所以当时在1985年之后,苏联的宗教迅速的回潮,很多人他们重新拾回了对宗教的信仰。那么相信宗教信仰的人他们都知道有一个故事,就是《圣经启示录》里边讲有一个“敌基督”,实际上中共就是一个敌基督,它就是迫害所有的宗教。《圣经启示录》里边讲跟敌基督发了誓的话,就等于是被抹上了一个兽印,在审判的时候会被神来审判。

这样的一个概念,在中国人这个文化里边其实是完全可以接受这样一个概念。所以当很多人看到退出中共是抹去兽印、是保平安,无论是从善恶有报的角度来考虑,还是从宗教信仰的角度来考虑,这个对他们来说都是可以接受的,所以很多人他们就退出来了。

主持人:好,谢谢。我再想请问郭军女士一个问题,我们听到刚刚章博士所提到的,那么“三退”从你们这边《大纪元》它在推动这个《九评》、推动退党,您觉得“三退”它意义是要把共产党给推翻掉,还是对于人民有什么样真正的好处、实质的好处?您可不可以谈一下您的观点?

郭军:“三退”有很多朋友可能有一些误解,有的朋友会问:这是不是搞政治啊?或者有的朋友会觉得说我早就不交党费了,我也不喜欢共产党,跟我关系不大。其实这个“三退”在我们看来是关乎每个人他面临的选择,因为中国问题在我们看来,它不是什么复杂的问题。我们认为中国问题其实就是一个非常基本的常识问题,就是选择善还是恶、选择正还是邪?它是一个非常基本的选择。

因为整个在中共建政这几十年来,它建立了一套党文化,扭曲人们正常的思维模式,把那个好的说成坏的、坏的说成好的。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人们因为丧失了道德的基本的原则之后,他会做很多错事,特别是在中国共产党这个体制内,它更加是它的一个细胞,其实在无形中在壮大它。那么我们觉得脱离中共、告别中共,它不是一个政治运动,而是每个人面临心灵上的一个选择,一个自救。

刚才章天亮博士讲得非常好,它实际上是人们为自己,我是选择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在一个被邪教窃国的特别时期,我是选择继续成为它的一个细胞,或者成为它的一员呢?我还是选择脱离它、告别它,然后做一个正常的人?那么在这个意义上来讲,这个“三退”它不是给谁看的,它是给自己心灵上的一个拯救,一个对自己曾经做过错事、曾经是糊里糊涂进去的,那么在这个时候我们清清楚楚的把它退出来,是对自己负责任的一个良心上的慰藉。

主持人:好。谢谢郭军。那我再请问一下柏桥兄,您是从事民主运动的人,那么很多人讲“三退”它是最好的、最和平的一个推翻中共,或者解体中共的方式,反正只是退党嘛,很和平,也是一个最有效的途径。您怎么样来看这个事?

唐柏桥:郭军女士讲得也没错,我要讲的话也不会错,就像你一个事情做了以后,它是同时有几个作用的。像太阳照了地球,它可以暖你的身体,它也可以让万物生长。从郭军的角度讲,确实它是一个很高的高度,叫人民反省,同时让人民自我拯救,这样的话可以保证以后的后人,包括他们的子孙,都不会重新犯这样的错误,就成为一种文化。

从我们的角度上讲,因为我们是追求人权民主运动,我们希望在我们的有生之年,不仅我们的子孙能享受到民主上的自由,我们也想享受到,我希望我们的兄弟姐妹同胞也都享受到,所以我们不希望是在我们百年以后中国实现民主和自由,所以我们要在这个时候要尽快的给它结束,结束这个专制。

我们也会想各种办法,我们认为退党的办法,为什么我积极参与?其中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认为退党这个办法是迄今为止我们所能够寻求到的,可遇不可求的一种最好的方式。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三退破亿 重挫中共

评论
2011-08-12 11: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