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三退破亿 重挫中共(3)

截至2011年8月7日,在大纪元网站上公开声明退党、退队、退团的三退人数,累计超过一亿人。(新唐人)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1年08月12日讯】主持人:我们今天谈的是“三退破亿,重挫中共”,柏桥兄请继续。

MP4下载收看

唐柏桥:这个问题因为无数的人在最近这5年问过我无数次,所以我觉得必须藉这次机会(说明),三退大潮达到1亿人以后,包括我最好的一些朋友,我最好的一些战友,有时候也有这种疑问。他说这个三退运动,为什么跟民主运动有这么大的关系,为什么你要参与那么深,为什么这些数字能出来等等。我今天只从一个角度讲他的现实意义。

第一,很简单,我们从1989年到现在的当代民主运动来讲,不管你主张非暴力运动也好或是你主张暴力运动也好,实际情况是非暴力,实际情况是大家都用和平手段,我们从来没有买过一枪一炮,所以我们不用强调什么,我们现实上最有利的方法,包括我们到领事馆去纪念“六四”,去游行抗议,要求释放政治犯都是非暴力的。

那么非暴力的最经典的我认为就是退党运动,因为退党运动是代价最少的,比方说马丁路德.金当年搞民权运动,他是鼓励人们去坐牢的,叫“坐牢运动”,结果大家都去坐牢、探访,把牢坐满了,自然强大的民意压力促使政府改变政策,消除这种种族歧视。

坐牢你至少要坐一天嘛,或者你可能还要坐更长时间;如果退党的话,你就是签个名、表个态。当然我希望每个人都真诚的表态。所以这个代价应该说是自古以来没有一个……让你去参加一场反抗运动,或者反抗邪恶的一场正义运动所付出的代价,我认为是自古以来最小的。这是第一。

第二、他可以让任何一个人都有条件参与,哪怕你是在海外,一样鼓励你去做民运人士,或者你想去干点什么事情,你要捐款,你可能把钱寄到国内去马上就被没收了。你如果做为一个海外华侨,新移民也好,老移民也好,你想“我退党吧”,事实上你就支持了这场运动,这场所谓解体中共也好,我们用任何语言来讲,大家彼此心里都认定这是正义运动。这第二个。

第三、我觉得最根本的、最大的意义在于,因为我们搞民主运动不外几种形式,比如游行示威,或者用辛亥革命那种形式,不管怎么样,结果是要把旧的政权结束,建立新的民主社会。如果用这一些方式的话,有些人说你这样以暴易暴,你推倒一个暴政以后,你可能会变成新的暴政。这个可能性是有,但这也是谬论。

但是你用什么方式也好,都没有退党运动来得这么根深蒂固,因为你用一个方式,举个例,比如我们89年成功了,短短几天,我们看到东欧很多国家……到后面又反复了,前苏联的一些卫星国,到今天可能俄罗斯还没真正走向民主,因为他来得太快,人民不是发自内心去反省检讨,然后觉悟、然后新生。社会每个人的新生就是社会的新生。

那么今天退党运动义已经5年了,这1亿人已经新生了,这1亿人已经不会再接受任何一个独裁专制社会。如果这样继续下去的话,每个人影响,再影响几个人,那么中国每一个人如果都处于一个很高的道德水准,每一个人都有正义感了,每一个人都跟共产党脱离关系了,共产党怎么可能生存?而且共产党之后的有可能复辟的,就像辛亥革命以后的袁世凯那种情况,或者像南美洲很多国家曾经民主化,后面又复辟变成君主政权,将来都不可能在中国发生。原因是什么?就是因为有这场浩浩荡荡、波澜壮阔的退党运动,所以我觉得意义非常深刻。

主持人:横河先生我想请问您一下,还是有很多人在期待中共它可能会有改变,您可不可介绍一下,比如您关心现在中国社会上的维权运动等等,那么期待中共政权有所改变,从制度里面有所改变的,您可以不可以做一个评论,就从我们退党来看?

横河:我倒不觉得现在是很大的影响,从最近几个月情况来看,其实在中共内部包括一些被认为是体制要改的,这里面也产生很大的分化,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中共是不可能改的。你不要从很远的,就从动车事件看,全民对中共不管是那一个出来,以前还有某个人出来大家还会叫好,现在就没有一个人出来能够说服大家了。

就从这一点来看的话,我现在并不担心有人认为中共还可以改,这点基本上在中国大陆已经是个定论了。当然原因有多种,我想是并行的,从三退的大潮和中共的倒行逆施不得人心,是同步在进行。

主持人:那易蓉我再请问您一下,在您做退党服务中心这么多年来,从大纪元网站上你会看到那些退党声明等等,那您是不是可以提供一些您觉得很感人的,有些人是在什么样情况下他认识到中共而要退党。跟大家分享一下。

易蓉:有很多值得一提的,很多是40、50年的老党员或是老红军,或者是在中共高层的人,比如说国务院办公室的他就直接留一句话:对不起了,中国人民,不得已我当了打手。还有从他们的上层国安系统,也是向中国人民请罪,他要退出中共。那公检法系统是说我们很清楚共产党腐败,所有的手段他们都参与了,所以他们是很清楚的,他们也主动的退出。那么这些给中共内部的人是一个鼓舞吧!

主持人:是,横河先生您有没有一些什么样的例子?

横河:我是有一些来自中国方面的消息,来看《九评》和三退的情况。一个是网上有某个地区派了一个人,那么派的这个人不是法轮功学员,也没有参加任何民运组织。他就开了个网站,为了让网站的点击率提高,他在网上连接了可以下载《九评》,所以给他判的“罪行”是:为了增加点击率。

主持人:就是放了《九评》以后受到欢迎。

横河:对,他肯定是试过的,一点马上就上去,可见中国民众当中对他的看法。再有一个例子更有意思,解放军报报导的,登的是一个连的事务长到集市里面去买菜,碰到一群人围着他叫他退党,当然这个报导说他多坚定没有退。但是你可以想像一个军人在集市上被人围着退党,退党已经成为一个公开的,而不退的人是很讶异的状况。从中共解放军报的报导可以看出来,社会上对于党员是什么态度,对于退党是什么样态度,已经很清楚了。

主持人:是,很有意思。好,我们再接听一下纽约周先生的电话,周先生您好。

周先生:您好。首先让我感谢那些风雨无阻的法轮功学员们,我每天都路过他们身边的退党中心,我看他们不管刮风下雨还是下雪,他们都在那里为退党做贡献,他们在那里非常有耐心的对每个人讲真相,让我很感谢他们。另外我要讲的是希特勒、法西斯当年1945年垮台以前,那些敢对于他们说“不”的那些德国人才是英雄。今天对法轮功学员也好,还有退党的这些人也好,他们敢于在共产党垮台之前先对共产党说“不”的人,这些人才是真正的英雄。谢谢你们。

主持人:好,谢谢。易蓉是不是要回应一下纽约的周先生?

易蓉:他讲得很好。现在是一个历史的机遇,对所有的中国人来说,在中共垮台之前,给所有党团队的不管你是海外的或在大陆的人士也好,都是平等的机会,你们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确实是很有勇气,也是很了不起的。

主持人:刚刚易蓉提到,有很多中共的老干部他们在里面做久了,出来讲觉得对不起,那么他们觉得在这个制度里面他做了一些对人民犯罪的事情。那我看柏桥兄你有一篇文章提到过,这个制度它让中共政权去迫害人民成为必然,所以这是制度的问题。

唐柏桥:对。就相当于你进入黑社会以后,刚开始可能是黑社会让你有点前途,给你找个工作,被骗上去也好,一旦你进到黑社会以后、你手就会黑,一定会被黑社会的老大让你去杀人放火,甚至于平白无故让你先杀个人作为入会资格,否则你将来有一天可能要跟正义力量合作。

那么共产党其实就是世界上自古以来最庞大的一个黑社会,你看它的入党誓词就非常清楚,我曾经做过一个采访,跟国民党也好、其它西方民主政党也好,去比一比。我也曾经做过研究,它这誓词跟“三合会”很像,三合会比它要仁义得多,三合会写了很多仁义、爱的东西。

但它有一件是一样的,三合会说,一旦加入以后你不能退出,你退出以后千刀万剐的;那么共产党也一样,你加入后说你“永不叛党”,否则就怎么样怎么样,然后你要为共产党奋斗终生,还有严守党的纪律,这都是黑社会式的做法。但是三合会里至少还有一些像国民党的讲很多仁义、爱,还有社会福利;国民党的誓词里面提到“国家人民”十几次,共产党只提过一次,全是提我共产党、共产党。所以它就是一个赤裸裸的黑社会,而且是黑社会中间的最黑的黑社会。所以最近的情况确实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鼓舞人心的。

刚易蓉女士、横河也提到了,就说现在有很多迹象显示,好像已经到了黎明的感觉。我这里可以举一个“五毛”的例子来讲。我从事反对派运动,五毛一直当我是他们的重点对象之一,有一天我一个晚上抓了132个五毛,在推特(Twitter)上,我还列了表,就4个小时(内)。可想而知,五毛在我周围有多么猖獗,但是现在五毛极少,尤其是高铁事件以后。

第二,现在很多五毛向我们投诚,用各种方式表示:我其实就是一个大学生,一个女大学生,我是偶然机会被学校抓去做网路培训员,然后他们还给我钱,他说你不干的话可能要警告你、处分你什么的,然后当干部也当不成了。我们现在接到很多这样的信息。

甚至有些人专程从大陆跑到美国来,当然有些比这更厉害的,来忏悔、表示要弃暗投明,当然他们现在有些人还有些顾忌不能公开站出来,因为人还在国内。包括前段时间有一个也是这样情况,当然很遗憾他现在可能有遭到压力。就是很多很 多年轻人现在都在弃暗投明,这跟退党运动有非常直接的关系。

主持人:那我们接听一位听众朋友,加州的吴先生,吴先生您好。

吴先生:大家好。三退破亿的确重挫了中共,退党应该是结束中共的一个方面。我曾经讲过,应该再设一个《恶人录》惩戒恶人,对于中共作恶的人就是要指名道姓的惩戒他,在重大事件发生时是不是应该设立一个区域法庭,让当事人可以申诉和对坏人进行惩戒。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您。请横河先生回应一下。

横河:其实在迫害的过程中,我觉得法轮功学员跟以前民主运动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它对个人进行搜集资料、证据、你谁犯了什么罪行,而且在海外进行起诉。这一系列的事情其实就是针对这个系统当中的个人,就是你不能再以系统犯罪而我没有个人责任来推卸了。这个在国际上是有先例的,对很多纳粹战犯的审判,实际上就是拒绝承认他们是在系统内犯的罪,因为系统犯罪他们就没有罪了,照样要定罪。

这实际上在东欧柏林墙倒塌以后,对前东德士兵的审讯里面也说了,当时法官就说,你接受了命令,人家有命令你的权力,但是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吋的权力。所以我觉得这是很好的一个想法,就是说确实是需要对个人追究。当然这也是要给他们一个机会,同时也不要忘记告诉他们,如果你拒绝改正,如果你现在还是要跟着中共走下去的话,其实最后这个正义的审判总是会来的。

主持人:那易蓉是不是利用这个机会跟还没有所谓“退党、退团、退队”的这些观众朋友,有什么样的呼吁?

易蓉:我觉得所有还没有退的中国人,机会是很难得,而且这个历史的机会它不会永远这样等下去,那这种机会是上天给中国人的一个大慈悲。所有如果参加过中共党、团、队的,不管你是身居何职,多么的高或者多么的低,那么在众生平等这一点上,大家的机会都是一样的,在这个历史关键时刻要抓紧时间,为自己的生命负责,也对中国的未来负责吧,赶紧退出中共的党、团、队。

主持人:好,谢谢。柏桥兄,像我们这个三退破了1亿,它在历史上的意义?

唐柏桥:三退现在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就是我们怎么样去解体这个共产党,中国社会怎么迎来一个新的面貌,这只是个时间问题了。尤其是高铁事件以后,你看到全民讨伐中共,其实我在网路上就给这个事情起了一个名字叫“网路全民大起义”,现在很多媒体都引用这种说法。就是已经起义了一次了,这次起义并没有被镇压下去,那么下次起义会更大的规模,那形式不一定一样的,你几千年前的起义,100年以前跟我们89年起义都不一样的。那么今天的起义形式就是只要大家表达出来他的心声,这个目的有时候就会偶然达到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三退就是一场运动形式的,比那个网路起义还要理智的,还要悄无声息的一种起义。当这些人都表达了,甚至有些人都用公开的声明表达去退党的时候;当大家都在中南海前面,都在调侃共产党的时候;当有一天可能温家宝的家人都在劝温家宝、胡锦涛的家人都在劝胡锦涛退党的时候,你们怎么再去做共产党的领导人,你共产党这个职务再怎么存活下去?这个趋势是在这里。

主持人:横河先生,接着刚才柏桥先生讲的,今天不管是一个什么样的事件,高铁事件也好,是不是其它的事件一来以后,一触即发,不管是三退或是更大的事情在后面,历史就会发生的。

横河:这个事情是这样的,人是不能够预测这些事情的,但从最近一系列的事件,不是最近了,从奥运以后的三聚氰胺奶粉的事件看来,就是每到一个时候就会有一个重大事件爆发出来,这个是人防不了的,共产党也防不了的,你永远不会知道什么地方会爆发。但是它的基础就在于,大家从心里面抛弃共产党了,在这个基础上什么都会发生。

主持人:好,各位观众朋友,感谢您的收看。今天有这么多位特别来宾精彩的评论,那么有些人你永远不能等,像中国共产党,你就是永远不能等;有些事情你绝对不能拖,退党的事情你绝对不能拖。希望各位观众朋友平安,也祝您晚安,我们下次时间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三退破亿 重挫中共

评论
2011-08-12 8: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