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亿民众退出中共 多伦多义工见证

中共官员主动致电退党 移民亲自劝退亲朋

图:8月6日下午在多伦多中国城,声援一亿中国民众“三退”大潮拉开了序幕。(大纪元)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8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高云林多伦多报导)世界各地的华人民众正在以不同方式庆祝超逾亿中国人目前登记退出中共党、团、队。从平民百姓到中共高官,人们纷纷宣布退出,有中共官员主动打电话退党;也有民众明白真相后,主动劝朋友退出中共。

一直以来,华人在中共的强力洗脑教育下,对其本质或者认识不清,或者理解有限,盲目的人甚至还有感恩戴德的心理。6年前,随着《九评共产党》的面世,无数华人认清了中共的真面目,海内外义工们提供了许多便捷有效的方式,让生活在谎言中的民众找到解脱痛苦束缚的方法。

退党义工见证中国人觉醒

在加拿大,不同的城市都有退党热线电话,多伦多的热线是一个每天24小时有义工值班的电话。

义工王女士称,大多数电话来自中国大陆,也有北美地区打来的电话。在大陆的中国人从传单等真相资料中,甚至在人民币上看到了这个热线电话号码。她说,最高的记录发生在北京奥运前,一天有近300人(有一个电话为数人登记退党的情况)通过这电话登记退出中共。

她说,最近的情况,24小时能接到100多个登记退党的电话。“目前打这个电话宣布退出中共的人数,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多伦多还有一个向大陆打电话,向中国人讲真相,劝人退出中共的义工团队。这个团队的协调人之一,另一位王姓女士告诉大纪元,最多的时候,他们同时有50多人在向大陆的中国人打电话,每天可持续3个多小时。有时一个人一天帮助10多人登记退出中共。她说:“现在大陆的中国人越来越容易明白及相信,有的人听了2句话后,就说要退出中共。”

在多伦多的CN塔、皇后公园及市政厅等旅游景点,也是退党义工向华人游客讲退党真相的场所。在与大陆华人面对面的接触中,义工们感觉到了中国人的变化,他们在觉醒。

退党热线义工王女士也去这些旅游景点向中国人讲真相。她称,以前有人对他们谩骂,看起来就是受中共宣传毒害的那种人;华人游客很多不敢靠近他们。现在看不到那种情况了。

“现在很多游客很愿意对我们的横幅拍照,看不到以前那种怕心。我看到的,几乎每一个团的成员都拍。有些人对接资料还有一些顾虑,但有一个人先接的话,后面的人就跟着接。”她说,有些旅游团成员还悄悄登记退出了中共;很多人小声说:“我们都知道中共很坏。”

华人通过打热线电话退出中共,引起了中共的恐慌。王女士说,热线收到过不少干扰电话。“来电者有时不讲话,有时说一些骂人的话,目的是想占住这个线路,使需要打电话来登记退出中共的人不能如愿。”不过,最严重的一次干扰,持续1个多月就消失了。

中共官员主动打电话退党

多伦多退党热线电话接线义工王女士告诉大纪元,最近从大陆打电话来退党的人,包括不少中共的高官及警察。她翻了一下电话记录,找到了几个例子。

一名自称是总参谋部高官的来电者说,他有6名警卫人员,他读过《九评共产党》及其它的真相资料,他说,共产党太不像样子,他当官已经感到心虚。所以决定登记退党。

中国南方的一名来电者称,他18岁入党,是教育系统的官员。他说,他读过《九评共产党》,认为共产党不行了,所以要退出。

中国东北部的一名来电者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是省委书记。我实在看不惯,共产党的官,尤其是高官,有一个算一个,贪污腐败太不像样。

一名公安系统官员打电话退党,说他身体不好。他说,他的一位姓朱的朋友,特别能看出谁是炼法轮功的,他在天安门广场一天能抓到30多名法轮功学员。几个月后他突然死亡,说是癌症,具体是什么癌都没有查清楚。

他说:我身体一直挺好的,但现在心脏越来越不好,晚上常睡不着。我也抓过不少法轮功学员,没得到什么好处,现在反而得了心脏病。他登记退党,期望身体健康能有一些转机。

王女士说:“中共一直在欺压,残害中国百姓。”她希望看到“炎黄子孙不再受共产之苦。”

她说,中华民族很优秀,就是被中共害得太惨。“中共毁坏中华传统文化,把中国人弄得互相猜忌,心中有更多的仇恨,更少的善念。”

移民劝人退党 认为是最好方法

9年前从中国大陆移民加拿大的韩先生没有加入过任何中共的组织。他说,大纪元报纸一开始登退党的信息,他就知道了,但当时对退党的理解不是那么清楚。“现在我知道有用了。共产党没有了,那当然最好了。”

2008年,韩先生开始劝自己的家人及朋友也退出中共。他对大纪元说:“我们家有党员我都给他们退党了。朋友呢,我就告诉他们,退党是解体中共的最好办法,你用不着拿武器跟它去斗。”

他说,他们都愿意退党,但有些人比较害怕。“有顾虑的我就没有给他们办(退党),同意了的我就给办了。”

韩先生表示,他还有亲人在大陆,也怕劝退党这事被中共知道,会找他麻烦。“共产党真是太作孽了,我知道他们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的,他们讲的冠冕堂皇,但私底下什么都能做出来。”

他说:“共产党是最最邪恶的政党,我被劳改十年,罪名都是他们编造的。劳改特别艰苦,经过劳改我才对共产党这个组织认识清楚。”

韩先生说起他15岁时,中共在把他家抄的什么都没有后,还把他吊起来12个小时,逼他妈妈交出金银财宝。土改的时候,他们一家人过着整天担惊受怕的生活。

他认为《九评共产党》写得很好,把历史真实地记录下来了。“九评像把我的经历都记录下来一样”。“所以共产党什么声音都没有,因为都记录下来了,它还能讲什么?”

“我一直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韩先生说:“为什么现在中国天灾人祸这么多,都是无神论造成的。”

评论
2011-08-13 1: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