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举报薄熙来 重庆打黑黑幕

第236期【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

人气: 3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8月13日讯】薄熙来,当今大陆一个很热门的名字。从打黑到唱红,再到分蛋糕,他俨然成为了中共派系斗争中“高举毛泽东旗帜”的左派领路人。

2009年薄熙来从大连调来其亲信王立军,在重庆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打击黑社会”运动,短短一两个月就抓捕了3,000多位“涉黑”人员,上至重庆市公安局局长、高等法院院长,下至街头小流氓,从大富豪到赤贫小偷,从收缴枪支到没收菜刀,一夜间人们发现,重庆是如此黑暗的地方。其实大陆官场都这样,只是官方没打而已。

随着李庄案的起起伏伏,人们看到打黑运动背后的黑幕:有人想借刀杀人。直到前不久重庆大富豪李俊逃出国门,用亲身血泪,声泪俱下地举报薄熙来,人们才看到一个绝世骗子的真实面目。

一个重庆“黑老大”的 “打黑”遭遇
文 ◎ 文华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左为薄熙来在薄一波的追悼会上,右为重庆打黑一景。(新纪元资料室)


他是重庆第二大民营企业家,本着爱人如己的信念,为家乡修建了自来水厂、公路、沟渠改造,村民为他立功德碑以回敬。但他被重庆市长薄熙来当成黑社会头目一夕打倒,40亿人民币家产遭没收,亲友株连入罪……

2011年7月,旅居加拿大的姜维平突然接到一个越洋电话,电话那头一个素不相识的中年男子,谈起自己惨遭薄熙来迫害的悲苦经历,堂堂男子汉禁不住多次嚎啕大哭,于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姜维平奋笔疾书了1.7万字的〈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首次用逃出大陆的当事人亲口讲述,揭开了2009年以来重庆在“唱红打黑”背后的肮脏内幕。

两人前后9年在同一天被抓捕

李俊为何要找姜维平呢?冥冥中仿佛早有安排:两人都在12月4日被薄熙来无端抓进牢房迫害,只不过一个发生在大连,一个发生在重庆,前后整整差了9年,两人成了薄熙来罪行的“活的见证人和幸存者”。

姜维平曾是香港《文汇报》驻大连记者。在2000年左右,他以化名的方式在香港发表了多篇揭露中共官员腐败的文章,如〈李铁映儿子大连空手夺白狼,薄熙来搞廉政抓小放大〉、〈沈阳市副市长澳门输掉三千万〉,特别有三篇直接揭露大连市长薄熙来本人的施政缺失与私生活丑陋。2000年12月4日,姜维平在大连被国安局逮捕,被以“危害国家安全,泄露国家机密罪”的“罪名”判刑8年,后在国际舆论的关注下,因病减刑为6年。2001年,他获得“国际新闻自由奖”。2009年2月,获加拿大特批的难民身份,举家定居在多伦多。


姜维平因揭露薄熙来任职大连市长时的施政缺失与私生活丑陋而遭迫害入狱。图为2009年2月9日姜维平在加拿大笔会为他举行的记者会上发言。(摄影/王奕)


电话中,李俊声泪俱下地向姜维平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白手起家的农民企业家

李俊1966年7月4日出生在湖北省江陵县川店镇双宗村一个贫困家庭。16岁开始以捕鱼为生,18岁参军来到位于重庆的成都军区服兵役。4年后退伍并开始经商。

1989年他在重庆沙坪坝区开了一个杂货店,4年后向人借了一万元购置了一辆出租车,开始了出租车生意。不过,他真正的发财路是在战友的帮助下,创办的“金得利石油制品有限公司”和“金得利房地产有限公司”等,9年后的1998年,李俊创建了“重庆俊峰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据当时重庆媒体报导,李俊玩的是“大手笔”,其旗舰下的公司是以房地产开发为主,涉及餐饮娱乐、信用担保、石油制品、物业管理、装潢装饰等多产业、多元化的大型民营企业集团,通过了ISO9000认证,成为重庆市知名品牌企业和房地产开发50强单位,最佳诚信企业,他本人被选为沙坪坝区商业联合会副会长,进而在山城商界深得同行和消费者好评。

到了2009年,李俊拥有的企业集团净资产40亿元人民币,固定员工和流动性建筑员工总数1,500多人。

假如不是被薄熙来当成黑社会头目被打倒,他是重庆第二大民营企业家。

乐施好善的基督徒

2001至05年期间,由于生意往来,李俊经常住在上海,结识了基督教传道人高恒,并参加了上海普陀区“长风家庭教会”。工作不忙时,他会经常去参加长风教会星期天和星期五晚上8点到10点的活动。通过学习《圣经》,李俊说他明白了,基督教的核心是爱,要敬爱神并爱人如己。

于是李俊开始帮忙教会的兄弟姐妹,三年中一共拿出了60多万现金交给教会,后来他开始帮助家乡人,前后捐了240多万元,修建自来水厂、公路、沟渠改造、种树等。

据大陆报导,李俊每次回家都不忘去探望那些生活贫困的孤寡老人、特困户,问寒问暖,捐款累计超过10万元。在和村民的交谈中,他耐心地鼓励人们勤劳致富,为此村民们为李家兄弟立了一块很大的功德碑,2011年1月市镇和村民委员会还出具了两份加盖公章的证明文件。

为讨好军方 李俊成了“礼物”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正当李俊踌躇滿志的时候,他无意中成了薄熙来唱红打黑的替罪羊。2009年8月22日,由重庆市公安局、成都军区政治部保卫部、纪检部、检察院成立了所谓的联合专案组并对李俊发出通缉,罪名是“组织和领导黑社会、行贿罪”等十余项,2009年12月4日,当他出差返回重庆看望妻小和母亲时,被逮捕入狱。


李俊(前一)2010年2月底被重庆与成都检警军方人员包围“调查”(李俊提供)


李俊表示:“我被捕入狱的主要原因,是薄熙来和他从大连调来的公安局长王立军,为了讨好和拉拢成都军区的原政委张海洋(现二炮政委),为了取得军方对他十八大上位的支持,而把我当成了牺牲品,我并没有像文强和黎强那样直接得罪过薄熙来,只是我与原成都军区的领导关系密切,可能他们内部有些矛盾,这些我不太清楚,但我知道的是,我投资购买成都军区重庆物资供应站667亩土地时,没有按照张海洋的需要,达到他的个人目的。”

张海洋是张震之子,和薄熙来是世交,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情同手足,于是薄想利用李俊的案子,把张海洋的对手打下去,以便日后张海洋在军方更好地为他效力。

事情的表面起因是,2008年7月6日,俊峰置业的法人代表、李俊的侄女婿魏文清,与军方签订了转让协议,应在2009年1月24日前支付全部土地转让金32,400万元,但直到2009年6月23日才支付完毕,不过这个因双方纠纷而引起的延迟付款案例只有民事责任,而不是刑事案件。

据李俊透露,2009年8月,其专案组成员、成都军区纪检部纪检室主任黄华,带着张海洋的口信,找到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王立军请示了薄熙来之后,就在他的办公室里,薄熙来立即指示经济侦查总队原总队长陈光明,把李俊案定性为“涉黑”等多项罪名,马上通缉。于是李俊成为了继渝强公司老板黎强、庆隆物业公司老板彭治民之后的又一个民企“黑老大”。

派出所里天天看到刑讯逼供

2009年12月4日至2010年3月5日,李俊被关押了3个多月,他回忆说:“在看守所里,涉黑人员穿红色马甲,以便监控识别。审讯时带手铐和黑色头套。和我同住114监舍的重庆裕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光成,因所谓涉黑被专案组的人打得遍体鳞伤,浑身是瘀血,监外提讯时,第一次坐老虎凳16天,第二次7天,第三次2天。他晚上痛得不能睡觉,连做梦都喊“我招我招”,最后他被判刑19年。重庆翔龙运输公司经理赵小平,在外被提讯38天后回来,是被两个员警拖进监舍的。有个姓孙的狱警看后,掉着眼泪对我说:“我当警察内心有愧,受到良心的谴责。”

李俊还说:“重庆的涉黑人员一般不会在看守所提讯,因为那有监控录像,怕留下证据,他们往往把嫌犯转移到外面的农庄秘密提讯,警方租用了大量的‘农家乐’和度假村进行秘密审讯,由武警负责把守看管,由专案组成员滥施淫威,当时整个重庆市的看守所全部爆满,连郊区的农庄也人满为患。”

“在看守所里关押的人,不能看法律书籍,不能咨询有关案情方面的法律条款,不能相互商讨案情,完全与世隔绝。王立军为了求得轰动效应,下令200多个专案组必须在很短的限期内迅速破案,否则将撤职查办,所以他们不得不先抓人,后审讯,先‘臭’后判,实施刑讯逼供来完成任务。为了防止知道内情的员警不服从指挥,重庆市公安局组织的专案组,把主城区和郊区的专案人员互调后交叉办案,并设有监控他们所谓办案质量的督察队,让警员也生活在互相举报的恐惧之中。这里很多的警察根本不会办案,只会打人,他们完全是一帮土匪流氓。”

李俊还披露说,重庆公安局为了达到薄熙来唱红打黑的政治目的,“发动全民举报,并发放几十万个带邮票的信封,上面注有‘绝密’字样,直接发到各个居委会,鼓励人们随时举报社会各个阶层人士的言行。一些近20年前的治安纠纷和经济纠纷,都被当成‘原罪’串联起来,从而给很多民营企业家扣上‘领导和组织黑社会’的帽子,判以重罪。”

滥施刑罚 施压签约

12月31日至3月5日,李俊被转移关押在成都军区重庆武器库保管一队,他说在此期间,联合专案组对他滥施酷刑,晚上不准上厕所,连续审问几天几夜,不让休息,还揪他的耳朵,用笔扎他的头,用电棍击他,辱骂他,等等,但情况没有像上述那些人那么惨重。这是因为他还有别的用处。

李俊说,他被关押在一个不足10平米的房子里两个多月,门口士兵24小时值班,白天和晚上都有两个人在他身边监视。

具体负责他的人是监管一队的队长林义安,指导员杨斌,还有专门调来的成都军区看守所所长罗雷,以及看管他的9条猎狗、17个士兵。专案组审讯时,多次打他、辱骂他,还说他这样的人生不如死,但又威胁说:“你死了就是畏罪自杀,跑了就是畏罪潜逃,我们可以随时用枪打死你,随你的便吧……”

李俊披露,专案组成员黄华,先是逼迫他承认以往做生意时和成都军区哪些军官干了违法勾当,由于他们所拟定的多项罪名都未查证,后来又要求他,按照他写的字条内容,给外面的俊峰置业企业法人魏文清打电话,逼其缴纳所谓的购买土地违约赔偿金4,004.34万元。(这有2010年2月22日双方达成的《关于追究重庆俊峰置业有限公司违约责任的协议》为证)。同时,李俊还说:“他们还私下敲诈了我3,000多万人民币。”


2010年3月5日,重庆市公安局给他的《撤销案件决定书》。(姜维平提供)


在得到钱之后,2010年3月3日,公安局签发了《撤销案件决定书》(渝公法字2010,009号),同一天,以“未发现在办理军队土地转让中有涉黑恶,合同诈骗,串通投标和行贿的犯罪行为”之由,释放了李俊。行前有人警告他说,这三个月里你所看到的、听到的该忘掉的要忘掉,以后要装聋作哑,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打黑刚放回 扫黄又被抓

由此遭遇,李俊知道了中国不是一个健全的法制社会,即使有亿万家产,也随时会得而复失,可能连命都保不住。于是他获释后决定携全家投资移民美国或马尔他。幸运的是,2010年7月23日由公司所在地渝碚路派出所,出具了无犯罪记录证明等手续,8月24日重庆市江北公证处还开具了《未受刑事处分公证书》,号码是8471号,公证员是唐元春。


2010年8月,重庆与成都军区出具的无受刑事处分及无罪撤案的记录证明。(姜维平提供)

然而三个月后的10月12日,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公安分局忽然下令,清查了属于他个人资产的金龙玉凤国际俱乐部,使它从此处于停业状态,这回罪名不是“涉黑”,而是“涉黄”,以此为借口,公安再次给他定罪,当时共带走了35名工作人员接受审查,因无证据,当晚全部释放,而媒体报导的数目却是70人。这是因为薄熙来还需要李俊案为自己的政绩造势,或许担心移居海外后,他会泄露所谓的“国家机密”。

李俊愤怒地说:“金龙玉凤国际俱乐部只是集团公司的一个子公司,其总收入还不到集团公司总收入的3%,其总资产也不到集团公司总资产的8%,公司都是交给手下人在管理的,我一再声明自己没有参与经营,只是投资人,哪能承担经营罪名呢?”

文革遗风 株连九族

2010年10月23日,正在外地开会的李俊得到抓他的消息,匆忙逃往海外,随后薄熙来恼羞成怒,命令重庆市公安局以各种罪名秘密逮捕了他的妻子罗淙以及哥哥李修武、侄儿台士华、郑欧、郑毅,侄女婿魏文清等涉及公司管理层的人员25人。

李俊表示,他的哥哥李修武也是一个本分的农民,多年来没在公司担任职务,仅是名义上的股东,何罪之有?如今他的家人分别被以所谓的“妨碍公务罪”、“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隐匿会计凭证罪”、“非法经营罪”、“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卖淫罪”等莫须有的罪名被关押,现在他的两个年幼的女儿和80多岁高龄的母亲,以及两个70多岁的岳父母,无人照顾、无法生活,每每念及至此,虎背熊腰的堂堂男子汉李俊,在电话那头嚎啕大哭。

40亿家产被非法托管

在李俊被抓期间,薄熙来还指示手下人抢夺他的40亿财产,具体参与者有沙坪坝区委书记李剑铭、王立军、以及市公安局副局长郭维国。他们先是无端扣押了俊峰公司近3亿多的流转资金,以各种理由不支付集团工程款和职工工资,造成俊峰置业房地产公司的“龙凤云州”和“香格里拉”两个项目的两千多户不能按期交房,严重地影响了社会稳定,有意制造出混乱,然后薄熙来控制的国营迈瑞公司趁机托管,变相没收了公司40亿元的资产。

李俊回忆说,他曾两次得罪李剑铭。为了拍薄熙来的马屁,李剑铭积极响应其“森林重庆”的口号,曾让李俊把“香格里拉”项目的几百亩土地献出来做市政公园,他没有同意。另一次是李剑铭想承揽“香格里拉”项目约5,000万预算的强电工程,被他拒绝了。

上帝的眷顾 出国举报薄熙来

李俊是一个在家庭教会受过洗的基督徒,他虽然有大量的证据证明自身的清白,但并不能抵消重庆警方对他的通缉,他把暂时免于坐牢的奇迹归功于信奉上帝。他说,像他这样的民营企业家很多,都在重庆这场文革式的运动中成了薄熙来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而他能够活着出来,而且逃到国外,更是绝无仅有,这是上帝的眷顾,也是因为他向来拥有一颗博爱的心,上帝才保佑他逃离了重庆这座人间地狱。

如今李俊只身逃亡在异国他乡,每日都担心害怕国安特务会找到他,但他向姜维平透露说,他已经给胡锦涛、温家宝等国家领导人邮寄了一批资料,其中有一封就是举报薄熙来徇私枉法罪行的。他希望通过他的切身经历,让人看清薄熙来的欺骗行径,让未来中国人少受薄熙来的迫害。

一封无法寄出的家书

由于怕暴露行踪,李俊至今不敢跟家人联系。每每念及国内的亲人,李俊就忍不住要流泪。为了以防万一,他委托姜维平向他们转告他最后的肺腑之言:

“妈妈,您已经88岁了,我不能在您生病无人照顾时给您端茶倒水,不能在您的床边服侍尽孝,或许我再也不能见到您了,以后只能沉醉在梦里,让您抚摸我的脸庞,儿子不孝,望您原谅!

妻子罗淙:是我连累了你,使你为我受苦,你是我心目中最善良的人,也永远是我最亲最爱的人,如果有下辈子,我还会娶你为妻,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你一定要坚强地带着女儿们走下去,抚养她们长大成人,让她们做有理想有抱负,对社会有用的人。

大女儿李雯景:你是全家唯一生活在美国的人,你一定要完成学业,不要因为家里的变故而丧失信心,如果爸爸遭遇不测,你就是爸爸最大的希望,一定要引导和帮助两个妹妹多学知识,告诫她们不要灰心,学会承担起养家的重担。

二女儿李纹萱和三女儿李玥旋:你们都还年幼,很多事情还不懂,但是相信爸爸,没有做过对不起国家的事情,以前爸爸一直教育你们要一心向善,努力成才,以后就算爸爸不在你们的身边,你们也要一样,化悲痛为力量,要坚强地活下去!

我的哥哥李修武、李寿盘、李冬林、李修龙、姐姐李金莲、李放莲:是因为我知道了很多重庆打黑的内幕,才给你们带来了灾难,如果我惨遭杀人灭口,请不要悲伤,我们来生再做好兄妹!……”◇ 

================================================================

重庆“打黑”运动 黑吃黑
文 ◎ 王净文


薄熙来在重庆藉“打黑”清除异己(Getty Images)



就在薄熙来用“李俊案”警示商界的同时,他还用“文强案”绑架政府,用“张韬案”和“乌小青被自杀案”震慑了公检法,用“李庄”案吓退了律师……

借刀杀人清除异己,整个重庆市弥漫文革式的肃杀之气。

现今大陆几乎是无官不贪,这种制度性的贪腐令薄熙来随便抓一个官员来,都能查出其贪腐证据,而且个个罪行惊人。不过在外界看来,薄熙来的“打黑——打击黑社会”运动,只是借刀杀人的一个变相清除异己、同时骗取百姓支持的卑鄙手法,因为薄熙来本人的贪腐绝不在这些黑老大之下。

文强案


重庆市原司法局长文强(Getty Images)

文强出生在巴县农村,他凭借自己突出的侦破办案能力,一路被提拔到重庆市公安局局长。跟中共其他官员一样,他贪腐严重而且道德败坏,经常玩弄和强奸女明星和未成年少女,重庆检察院指控他卖官受贿1,625万余元,还有1,062万余元来源不明,为陈明亮、龚刚模、黎强等黑社会充当保护伞。

不过在以往官方报导中,重庆江州实业董事长陈明亮是渝中区人大代表,被称为重庆“最大古玩商”。重庆银钢集团销售公司总经理龚刚模,被摩托车行业誉为销售奇才,他后来参与成立万贯财务公司。重庆渝强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黎强,是重庆市人大代表、巴南区第二富,他被控以“涉黑”手段争夺客运线路。

一般文强这样的大案,在大陆会审判上三、五年,但这次文强从被调查到最后被注射致死,不到12个月时间。据悉文强死前有很多话要说,但最后都被阻止了。

张弢案

张弢,法学博士。1997年参加“博士生服务团”赴重庆挂职。39岁任重庆市高级法院副院长。由于不是薄熙来这派的,2011年1月26日贵州省遵义市中级法院一审认定其犯有受贿罪和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死刑,缓期执行。

在张弢受贿的902万多元中,有这样一个拍卖案。由陈坤志和龚刚模共同管理的万贯公司,违规搞了一场拍卖会,只有中粮鹏利置业公司投标,其他竞买人被禁止入场举牌。中粮鹏利获得土地后,马上转手获利近亿元。这起执行弊案充斥着商业贿赂和非法拘禁。这事被告上法院,2006年6月,陈坤志驾车至高院法官培训中心门口,他打电话叫来张弢,在车内送上5万美金。于是张弢坚持不予撤拍。张弢还经常到岳宁经营的“白宫夜总会”赌博并入股经营和发放高利贷,月息5分。这次打黑中陈坤志、龚刚模、岳宁都被称之为黑社会老大。

乌小青“被自杀”

原重庆市高法执行局局长乌小青在交代完罪行、马上面临审判时突然“自杀”,引起外界强烈质疑。乌小青被控受贿357.5万元,另有518万元来源不明。不过作为重庆市法学院院长的他非常清楚自己罪不该死,有贪污数千万的只是判刑十几年。

官方称:“2009年11月28日12时31分,乌小青留下遗书后,趁同监舍被羁押人员午睡之机,避开监控录像,用棉毛裤裤腰绳,在内监门处上吊自杀。”但外界认为,要自杀怎么会选在中午,另外4人都睡得听不见一点动静?裤腰绳能否承受其体重?重庆派出所设备号称全国最先进的,能监控所有地方、没有盲点,怎么会看不见重大要犯上吊呢?不过由于他的死亡,其案件牵扯的其他人也就不追踪了。

李庄案


北京律师李庄在重庆受审(网路截图)

薄熙来搞的打黑运动最后受到官方和民间的普遍反感,跟李庄案密切相关,由此引发的“律师取证得到与公安刑讯逼供不一样的证据时,公安能否依照刑法306条判律师伪证”这个大陆法学界热门话题。

2009年11月,因土地拍卖作弊而被当成黑老大的龚刚模的家属,花百万重金聘请北京律师李庄为其辩护。李庄回忆说,在看守所三次会见龚刚模,“警察出去后,龚刚模露出自己手腕上的伤口,说自己被警察吊到2米多高,足足吊了8天8夜。有时候吊一只手,有时候吊两只手,大小便都拉在裤子上,大便直接落到了地上。”

李庄帮龚刚模理清事实过程,于是龚否定了被刑讯逼供的虚假口供,李以此来辩护。谁知重庆公安再一次利用各种手段令龚刚模反过来称是李庄唆使其做伪证。李庄被抓回重庆,尽管有大陆最有名的律师做无罪辩护,但一审还是宣判李庄有期徒刑2年6个月。

李庄不服,提出上诉,坚称自己无罪。不过2010年2月3日二审开庭时,李庄突然当庭认罪。据透露,薄熙来答应他,只要他认罪就不判刑。但2月9日,李庄终审被改判1年6个月,李庄愤怒地谴责重庆官方骗人。

2011年4月19日,眼看李庄很快刑满释放,薄熙来又安排新的审理,追加李庄的“妨害作证罪”,想把他再次关进牢房。不过由于李庄所在的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也是很有后台的,在中共两派的斗争中,4月22日重庆检方突然对李庄案撤回起诉,称犯罪事实存在疑点,此举等于薄熙来认输。

民众评论说,重庆打黑,只是“黑吃黑”,“大鬼欺小鬼”而已。◇

==============================================================

薄熙来其人
齐先予


薄熙来擅长钻营政治、搞红色运动。(AFP/Getty Images)


借着父亲薄一波握有江泽民把柄而坐享仕途的薄熙来,在被贬重庆之后“打黑唱红”奋力一搏,批评之声却依然如影随形:“讲大话,讲套话”、“打政治算盘”、“愚民教育”、“文革遗毒”。

薄熙来于1949年7月出生,其父亲薄一波是中共八大元老之一,非常反对改革开放。母亲胡明当年是薄一波的秘书,两人奸情暴露后才结婚。文革中薄一波被打倒,胡明自杀,薄熙来加入红卫兵“联动”组织,该造反派组织曾发动多起恶性武斗事件,包括棍棒打死中国两弹一星的科学家姚桐斌。薄熙来还声明坚决断绝与薄一波的父子关系。不久薄熙来因盗窃被关进监狱。出来后当工人,1978年2月,在北京大学历史系读了一年半的专科,1982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读研究生。

其父是中共整人高手

据香港媒体报导,薄一波在中共党内很不得人心。胡耀邦把他从监狱里放出来,但他恩将仇报,把胡整下了台。1989年学生民运,薄一波也是积极主张镇压的人。1995年春天,邓小平收到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为首的七个省级干部举报江泽民的信,邓把信交给了薄一波处理。薄拿到信,却把被举报人江泽民叫来。江看过信后,面如死灰,吓得浑身大汗淋漓。但不出一个月,原北京副市长王宝森被逼自杀,陈希同被审查后被判刑。薄一波还帮江泽民逼退了国务院副总理乔石,所以江答应要让其儿子薄熙来当上副总理。不过,薄一波刚让薄熙来当上商务部长就断气了。

薄一波认为其三个儿子中,薄熙来最像他。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自认为长相英俊、口才出众的薄熙来,为了政治目的,迎娶了文革初期北京市委书记李雪峰的女儿李丹宇,不过后来形势变化,把妻子一休了之。坊间一直流传薄熙来好色而且疯狂,曾把一个妓女的乳头咬坏。

“夫妻开店”共同捞钱

薄熙来的现任夫人谷开来的父亲谷景生,曾任新疆军区政委。谷开来是名律师,她在大连的律师事务所生意兴隆,只是因为她接手的案子,薄熙来都会让她赢。据姜维平透露,薄熙来就是利用谷开来当钱箱,不断利用各种名义让人把钱送到她的名下。两人的儿子薄瓜瓜,曾就读于每年两万多英镑学费的英国贵族学校。

薄熙来不但经济上贪污受贿,比如东北臭名昭著的“蚁力神”诈骗案就跟他直接相关;薄还用“权”买了顶“博士帽”,东北财经大学校长夏德仁由于配合薄买学位,后被薄提拔成辽宁省副省长。不过这些劣迹在在中共官员中并不特殊,薄熙来最擅长的是钻营政治、搞红色运动。

早在1999年,为讨好江泽民,薄熙来在大连市中心的人民广场,率先挂出了江泽民的巨幅画像,令前来视察的江心花怒放,不久薄就被提拔为大连市委书记、辽宁省省长。姜维平因发表文章揭露薄的官场黑幕,被扣上“煸动颠覆国家政权”和“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机密罪”,大连市检察院一度以证据不足将大连国安局的起诉书驳回,但在薄熙来的亲自干预下,姜维平被定罪入狱。虽然都知是冤案,都同情姜维平,但大连没有一个人敢公开议论此案,当地人说:“薄熙来要整一个人,比掐死一个虫子还容易。”

酷刑罪 被多国起诉

自1999年至2003年,薄熙来任职大连市市长、辽宁省委副书记和辽宁省省长期间,积极主导迫害法轮功。使辽宁成为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至今至少有777人被海外人权组织证实被迫害致死,其中包括震惊国际的高蓉蓉电击毁容虐杀案。此外,薄熙来还积极筹建大型监狱设施,包括以残酷著称的马三家劳教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苏家屯秘密集中营。

自从薄熙来任商业部长经常出国后,美国、英国、加拿大、德国、爱尔兰等20多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以“酷刑罪”、“反人类罪”等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周永康等人权恶棍。2007年11月5日,澳洲纽省高等法院再次就法轮功学员潘宇以酷刑罪控告薄熙来一案开庭聆讯,并对薄熙来作出缺席审判,裁定原告潘宇胜诉。潘宇在2000年因修炼法轮功而被关进了辽宁省龙山劳教所,受到四万伏电棍电击的酷刑,九死一生,险些精神崩溃。


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薄熙来在新西兰被缺席判罪。图为新西兰法轮功学员抗议薄熙来。(明慧网)


唱红打黑 捞取政治资本

被贬重庆的薄熙来现已年过62,自知其权力已是强弩之末,如不拼力一搏,就是束手待毙,于是他精心策划,利用社会两极分化和穷人仇富的心里,拿民营企业家开刀祭旗。在2009年打黑运动中抓捕了3,000多“黑社会成员”,搞违背法律的“从重从严”的严打运动,令整个山城充满杀气。

随后他利用民众对现行政策的不满,掀起“唱红歌”运动,强迫民众唱歌颂毛主席、歌颂共产党的革命歌曲,甚至闹出了监狱囚犯大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就能减刑,精神病唱红歌就能病好等怪异现象。毛派网站“乌有之乡”称其为“毛泽东思想在重庆回归”,甚至高呼“薄熙来精神万岁”。不过更多反对者则批评他“讲大话,讲套话”、“打政治算盘”、“愚民教育”、“文革遗毒”。


薄熙来在重庆全力推动“唱红打黑”,捞取政治资本。2011年4月20日重庆一公园里民众被组织一起唱红歌。(AFP/Getty Images)


共同富裕的分蛋糕者?

在“打黑唱红”和“蛋糕论”之后,7月20日,薄熙来在重庆市委三届九次全委会的闭幕式上许诺说:“这个《关于缩小三个差距促进共同富裕的决定》4,000多个字,含金量过万亿,12条落到实处,百姓将得到更多的实惠,重庆也将大变样。”不过外界却评论他在欺世盗名。

薄熙来称:“我们今天抓的共同富裕,在西方的‘字典’里是找不到的。”“共同富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如果把这篇文章做好了,我们中国人就是在创造历史,就对人类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然而有网友指出,中国人均收入世界排名在逐年下降:1960年第78名,1970年第82名,1980年第94名,1990年第105名,2008年第106名,2010年第127名;而中国GDP世界排名却逐年上升:1978年第15名,1990年第10名,1995年第7名,2000年第6名,2007年第4名,2010年第2名。这鲜明的对照怎能说明中国人在共同富裕呢?

姜维平在《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一文中指出,想想自我破腹治病的重庆农妇,想想一夜间四十亿的“大蛋糕”就没了的李俊,想想还未办离婚就跟谷开来怀上薄瓜瓜的破坏军婚,这叫道德高地吗?“薄熙来是个手段高明的骗子,他的家人巧取豪夺的财富不会少于十亿元,他的死党们囊括了大连基建工程、房地产开发、海外招商、融资咨询等各个领域的绝大部分的生意,连他的秘书车某、吴某、司机王某等人,没有一个不经商发财的。”薄占据的是“金钱高地”、“权力高地”、“美女高地”。


2007年1月15日薄熙来与其子薄瓜瓜在薄一波丧礼上(Getty Images)

不过“随着夏德仁的调离,唐军新任大连市委书记,温家宝的辽宁之行,薄被中共以贪腐之名抛弃在历史的路边的时候逼近了,所以,他必须嘴出惊人之语,顺应社情民意,搞出一点新花样,才能抓住救命的稻草。不过他回避了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不是民选的领导人,他怎么能公平地给人民分蛋糕?薄熙来把自身标榜成公平分蛋糕的人,谁能相信他呢?试问:薄熙来为什么不在重庆党报上公布个人财产,为什么不把薄瓜瓜从美国召回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为什么不早年就限制谷律师干预大连司法?为什么不把留在大连的上千万的房产分给老百姓?”当一人说得比唱得好听时,人们只能称之为骗子。◇


温家宝于2007年访韩时,韩国法轮功学员在其下榻饭店外高举横幅控诉薄熙来残害法轮功学员,应接受法律制裁。(Getty Images)

本文转自236期【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38/index.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评论
2011-08-14 9: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