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亿三退人数中退出党团队分类分析报告

截止8月7日,全球退出中共服务中心电脑数据分析研究所对三退人数的分析结果。(文道提供)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1年08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高紫檀报导)8月7日大纪元退党网站上中国民众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人数达到一亿。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电脑数据分析研究所对大纪元退党网站的所有退党数据经过统计计算后,公布一亿三退人员中有3,660万人退党。近日,该中心电脑数据分析研究所负责人文道接受大纪元的采访,详细介绍3,660万退党人数的数据来源,他表示:这个数字相当保守。其中有相当一部分退党人士来自中共高层。

文道介绍说,这个数据来自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电脑数据分析研究所,而研究所是独立于大纪元退党网站服务器(server)以外的电脑中心,经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总部授权,编写程序,开发了专门用于三退数据分析的人工智能中文软体。

一亿人三退3660万人退党

全球退出中共服务中心电脑数据分析研究所制作的这个软体针对长达六年8个月来退党网页上发表的一亿人(100,005,934人)三退声明的全部原始数据(非抽样数据),进行了分类分析统计,最终得到的结果是:

截至8月7日为止的数据显示,已经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登记的“三退”人数总数是:100,005,934人、超过一亿人,其中退党人数超过三千六百万。“三退”的数据和比例如下:

退党:36.6%,36,602,172(三千六百六十万二千一百七十二)人;
退团:22.9%,22,901,359(二千二百九十万一千三百五十九)人;
退队:25.7%,25,701,525(二千五百七十万一千五百二十五)人;
不详(包含退党、退团和退队):14.7%,14,700,872(一千四百七十万零八百七十二)人。

文道表示,最新版本的三退分析软体2.0的速度为每小时可分析约25,000人次的三退声明,但由于中文文法的复杂性和非线型性,对于高达10GB的三退声明文本数据(分类分析后写入文本文件和微软ACCESS数据库),软体对上百种可能的中文表达方式、语法结构、书写格式和标点符号用法等,进行分析统计,加之网路速度等因素,除必要的电脑维护和数据备份外,该软体在24小时昼夜不停的运行下,整整运行六个月的时间,方完成一次所有整个原始数据的分析统计。

软件结果与人工分析结果极其相近

文道说,因为三退声明的中文语法和格式的多样性,使得电脑分析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大约有15%的三退声明无法由分析软体确定分类。这部分人数一律归为待定*(或曰不确定)一栏,以确保所得到的退党、退团、退队人数的可靠性。而归为待定的人数中,有相当一部分是退党的人。实际退党人数应该比公布的人数还要多。

为了对电脑分析结果的准确程度作评估,文道表示,分析人员随机抽样数万个三退声明,进行人工检索、点数、统计,其结果与电脑的分析结果,极其相近﹕即退党人数平均占总三退人数的35.6%。这个数字与电脑分析结果36.6%相差仅1个百分点。

文道同时指出,这个总退党人数3,660万,并不是按照百分比估计而来,而是从过去2,437天(截止8月7日)的每天实际退党人数,逐日累积起来的实际总退党人数。

不同时期三退人数比例有变化

文道还透露,在过去2437天的三退运动中,不同时期的退党、团、队的比例并不相同。退党的人数占总三退人数的百分比,在三退的初期阶段,即2005~2006年间大约在40~50%,2008~2009年大约在30~40%,到了2009年以后,退党比例稳定在31~32%左右。

全球退出中共服务中心执行主任李大勇解释称,早期退党的人数多,所以比例高,而近些年退团和退队的人数提高上来,所以退党人数占三退人数的比例有所下降。

因大陆网络封锁 很多三退信息未能统计

记者查阅退党中心网站,发现有46条退党热线,数十个三退信息接收邮箱,还有一些三退传真号码。

全球退出中共服务中心主席易蓉表示,目前全球常设的有上百个退出中共服务点,世界各地三退义工成千上万,中国大陆还有更多的退党义工,还有传真、公开的QQ号,包括Facebook等等多种退党方式。各种三退方式给中国大陆愿意三退的民众提供了方便。但一亿人三退的数字还是要少于实际数字。

易蓉解释说,由于大陆网络封锁,一些人无法突破网络封锁三退,他们把三退声明写在人民币上,或是贴在公共场合,这些人三退的信息并不能统计在内。

而目前是在中共封锁后有限的带宽的条件下,民众通过网络、家人的传递、退党义工的搜集,旅游团到海外集体退等等,透过各种渠道搜集起来的数据。但现有的和实际的数据还相差很远,

中国人越来越明白 三退越来越容易

为了避免重复和数字准确,全球三退电话义工协调人Ayana说:“我们对每个人都会问入过党员、团员、还是少先队员。退的时候都会讲一句,这次退过了,以后有人帮你三退就不要退了,已经退过了。”

Ayana表示,从我们打电话的效果来看,目前中共已经不得民心。她说:“目前中国大陆之外往中国大陆打电话劝三退的人数达数百位,打电话多的每天可以打六七个小时,少的一天也要抽空打几个电话到中国大陆劝人三退。有的人一天可以劝退六、七十人,少的一天也可以劝退几个。”

Ayana还表示,越是党员,越是官员,他们对中共的腐败越清楚,很多党内的官员接到电话很快就三退了。不过,也有一些人没有三退,但“通过接听电话也了解了三退的一些情况,不排除未来会三退。”

香港作为中国的一个特殊区域,每天有数万中国大陆游客到香港游玩。香港退出中共服务中心发言人卢杰表示,香港有十几个三退的服务点,全年开放,每天有许多大陆游客登记三退。“人越来越明白了,因为现在三退越来越容易了。”

中共高层相当一部分人退党

文道表示,“在检索中,我们对三退人群的身份作了一些初步分析。结果发现,除了基本民众的三退人群以外,值得一提的是,相当一部分退党人士来自中共高层,包括国务院、部委、人大委员、中央党校、省市级干部等。比如,一位国务院的人士在其退党声明中写到﹕

“无可奈何当打手﹗﹗﹗﹗对不起了,中国人民﹗﹗唯望共产党早点死亡”,中共国务院**办杨某声明退党。

还有公安司法部门的高级干部人士,包括国安部、司法部和军界的高层干部,包括海军、北京军区等。从这些人的退党声明中看到,他们更了解中共公检法部门和军队的内幕而对共产党的腐败、中共对中国人民的镇压的残忍,感到无可救药。这里仅举两例:

一位43年军龄的老干部李柏春的退党声明:坚决永远退出邪恶的中国共产党!他说,“我是有43年军龄、30多年党龄、退休的国防技术干部,以前上面说什么我信什么,直到退休以后,才真正了解共产党的邪恶本质。”

“我曾经是一名军队干部,原来被骗也曾相信过共产党,但是今天中共赤裸裸的邪教嘴脸暴露无遗,曾经十几年同邪教保持了高度的一致,没做坏事,也给它造了声势,今天我终于明白了,我将严正声明退出共产党邪教组织。声明人: 李林英 2004-12-22 11:13北京。”

此外,还有来自中共喉舌媒体的干部和职员的退党声明。比如,中央电视台(CCTV)的记者写到:“够了。今天我正式声明脱离和它们的一切关系。我曾是电视台的一名记者,多年的工作中,看透了它们的虚伪。”“在谎言的宣传下曾被该党欺骗,今天我正式声明脱离和它们的一切关系。”

还有更多新闻媒体界的人士集体退党,如:中国上海电视台13名青年中共党员;上海东方电视台十八位记者、编辑、编导脱党声明;新华社的人士退党。

=================

附:关于一亿三退人数中退出党团队分类分析的报告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电脑数据分析研究所

以中国大陆为主体的退出中共党团队(三退)的精神觉醒大潮,始于2004年12月3日(北美网上记录为12月4日)的109人在大纪元退党网址发表三退声明,时至2011年8月7日为止,历时6年8个月零4天(2,437天),总三退人数达到了一亿人次(100,005,934),并以5~6万人相对稳定的日退速度继续推进。

退党大潮触动和鼓舞著中国的广大民众,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也震慑著中共内部日趋瓦解。海内外各界人士一直关心着这样一个问题﹕就是在这一亿人次的三退人群中,有多少是中共党员﹖


(文道提供)

为此,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电脑数据分析研究所,在独立于退党网站服务器(server)以外的电脑中心,经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总部授权,编写程序,开发专门用于三退数据分析的人工智能中文软体,针对长达六年8个月来退党网页上发表的一亿人(100,005,934人)三退声明的全部原始数据(非抽样数据),进行分类分析统计,将退党、退团和退队的人数分别分类统计,以便各界对于以上三类退出中共及其相关组织的人数分别有一个比较准确可靠的了解。

由于中文文法的复杂性和非线型性,对于高达10个GB的三退声明文本数据(分类分析后写入文本文件和微软ACCESS数据库),软体对上百种可能的中文表达方式、语法结构、书写格式和标点符号用法等,进行分析统计,加之网路速度等因素,最新版本的三退分析软体2.0的速度为每小时可分析约25,000人次的三退声明﹔除必要的电脑维护和数据备份外,该软体在24小时昼夜不停的运行下,整整运行六个月的时间,方完成一次所有整个原始数据的分析统计。

现将直到2011年8月7日凌晨的数据报告如下﹕

截止8月7日,全球退出中共服务中心电脑数据分析研究所对三退人数的分析结果。(文道提供)
截止8月7日,全球退出中共服务中心电脑数据分析研究所对三退人数的分析结果。(文道提供)

如前所述,因为三退声明的中文语法和格式的多样性,使得电脑分析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大约有15%的三退声明无法由分析软体确定分类。这部分人数一律归为待定*(或曰不确定)一栏,以确保所得到的退党、退团、退队人数的可靠性,也就是使上述分类数字尽可能接近真实情况。不确定的三退人数中实际上分别包括一定数量的退党、退团、退队人数。所以,以上退党人数36,602,172(三千六百六十万2172)、退团人数22,901,359(二千二百九十万1359)和退队人数701,525 (二千五百七十万1525) 均为保守数字。

为了对电脑分析结果的准确程度作评估,我们随机抽样数万个三退声明,进行人工检索、点数、统计,其结果与电脑对于所有母数据的分析结果,极其相近﹕即退党人数平均占总三退人数的百分之三十五、六。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在整个2437天的三退运动中,不同时期的退党、团、队的比例并不相同。退党的人数占总三退人数的百分比,在三退的初期阶段,即2005~2006年间大约在40~50%,2008~2009年大约在30~40%,到了2009年以后,退党比例稳定在31~32%左右。

我们的电脑对过去2437天的每天退党人数累积起来,得到总退党人数36,602,172,再除以总三退人数100,005,934,便得到36.6%的退党百分比,即相当于跨越整个2437天的三退数据的平均百分比。就是说,这个总退党人数三千六百六十万,不是按照百分比估计而来,而是从过去2437天的每天实际退党人数,逐日累积起来的实际总退党人数。

三退网络分析软体对于过去六年多来退党大潮中,每天数万个记录进行逐字逐句的分析,我们面前看到的是,一个个表达不同、格式不同、个人经历和故事不同的三退声明,每条声明以日期、时间分秒、人名、地区、声明人数、声明内容为记录的真实文字数据,有一个人退党团队,也有成群结队数十上百人集体三退﹔有真名退,也有匿名退﹔99%的人数是从中国大陆在中共严密控制下冒险上网或托人上网声明三退。

在检索中,我们对三退人群的身份作了一些初步分析。结果发现,除了基本民众的三退人群以外,值得一提的是,相当一部分退党人士来自中共高层,包括国务院、部委、人大委员、中央党校、省市级干部等。

这一亿人的三退声明,文本文件的总容量竟然多达10个GB以上,庞大的数据,可谓出自上亿觉醒中国民众的旷世大作﹗白纸黑字,真真切切,写出上亿人的心声,在中华民族的精神觉醒、解体中共和走向自由民主的伟大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

评论
2011-08-18 6: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