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

【京剧欣赏】挡马

焦光普杨八姐身着胡服难过关
袁荣易

6. 焦光普(王咏增饰演)利用椅子表演功夫。

    人气: 30
【字号】    
   标签: tags:

在“缀白裘”第十一集第三卷收录有乱弹腔《挡马》一戏。这出戏很神奇,经过长久的岁月,它依然在台湾的旧路北管(俗称福路戏)传唱不辍,只是戏名不叫《挡马》而叫《卖酒》,属于文戏,是小丑与花旦的“对儿戏”,讲究唱念要相互配合,衔接上要紧密而自然,今年台北艺术大学传统音乐系毕业公演就有《卖酒》的演出。


1. 杨八姐(王钰淋饰演)改扮男装,穿绣花箭衣,出场后的一个程式动作-朝天蹬。

“缀白裘”里的《挡马》,对照福路戏《卖酒》来看,戏词大致一样。先出场的是小丑焦光普,他是焦赞的儿子,因战争被擒,萧太后没杀他,让他在柳叶镇上卖酒。这天他开了店,正坐在门口弹琵琶,忽听到鸾铃声响,来了女扮男装的杨春锦(杨八姐)……。我们来欣赏“缀白裘”焦光普出场时的原本戏词:

“【急口令】笑呵呵,笑呵呵,一心要做一个打喇哥。好不啰苏!闸马草,喂骆驼,装袋烟儿,伏事这个,伏事那个。若有些儿不称意,鞭子打了无其数,靴尖踢了几百多。仔细思量起,再也不做这个打喇哥!


2. 焦光普(王咏增饰演)邀请杨八姐饮酒,其实是想偷走杨八姐的腰牌。

(诗)家住南朝数十秋,撇却爹娘两泪流。生在中华长胡地,柳叶镇上做酒头。(白)咱焦光普,只因那年杨家八虎闯幽州,大破唐二府,将俺失落此地,被萧太后拿住,带到泥鳅殿上要将我斩首。那时我就心生一计,就大笑三声,大哭三声。娘娘问道:‘临斩的孩子,为何又笑又哭?’我说道:‘哭的是舍不得家中老母;笑的是可惜我这一双好手。’娘娘又道:‘好手要他仔么?’我说道:‘好手,好手,能造清香的美酒。’那时娘娘龙心大悦,赏了俺五十两银子,叫俺在这柳叶镇上开一个酒店。天色已明,不免打开铺面。


3. 杨八姐(王钰淋饰演)身披狐尾,化装成番邦小将,艺高人胆大。

【披子】听得笼鸡报过三声晓,惨惨昏昏天又明。家家户户开了店,个个人家开了门,来来往往都是小蛮子,并没有南朝一个人。我将那招牌挂在门儿外,字字行行写得清:上写着羊羔共美酒,下写着腊白共元红。相逢不飮空归去,洞口桃花也笑人。怀抱琵琶拦门坐,等待南来北往人。”


4. 焦光普头戴胡人帽子(王咏增饰演)因手脚不干净,杨八姐(王钰淋饰演)拿宝剑防身,形成冲突。

当今在大陆流行演出的《挡马》,文戏变武戏,行当改成武丑与武旦,是一出新编的武戏。五十年代中期,传字辈的方传芸、汪传钤及曲友戴夏,根据前述“缀白裘”乱弹腔《挡马》,重新整理剧本,谱曲,编排身段而成。情节类似原著又有些改动,杨八姐扮成番将刺探军情,到了焦光普酒店,焦光普想要盗取杨八姐的腰牌回宋朝(“缀白裘”原著并无腰牌的情节),杨八姐感受店家的阴谋不停的抵御,最后才发现大家都是“杨家将”的人。曲子也和原著不同,[北黄钟-醉花阴] 套曲是新填的,身段也由传字辈老师创排,五十几年来,又经演员王芝泉等不断加工,才有了这样一出新“昆曲武戏”《挡马》。

在“偷牌”的过程中,杨八姐观画起舞,焦光普紧随偷牌却不能得逞,两人身段配合的严密有趣。在打斗时,杨八姐手拿宝剑迎击,焦光普躲闪。两人因误会大打出手,充分利用桌子、椅子,发展了“巧盗腰牌”、“上椅子”、“来回倒”等技术,要贴身又要跳离,连串武打动作演员发挥良好默契与腰腿功夫,是难度很高的演出。


5. 因误会大打出手,杨八姐手拿宝剑迎击,焦光普躲闪。台湾戏曲学院京剧系演出。

这出新编的《挡马》,无意中提供了一个千古不解之谜的大线索。焦光普出场念的那被改编过的定场诗,让人瞠目结舌,诗最后一句“杀尽胡儿方罢休”,好像有点耳熟,是出自哪里呢?见下:


7. 你来我往,焦光普与杨八姐“上椅子”的表演。

“我是柳叶镇上一店家,招来客人度生涯,南来的,北往的,说的都是番邦话,虽说是虎狼之威真可怕,也只得假献殷勤伺候他。都只为身在番邦心在家,无有腰牌把南朝下,眼前虽有千坛酒,心中仇恨难浇下,难浇下。

(诗)流落番邦有几秋,思念家乡终日愁,有朝一日南朝转,杀尽胡儿方罢休。
(白)在下焦光普,想当年随同杨家八虎大闯幽州,唉,不幸被胡儿所擒,将我绑在泥鳅殿前就要问斩,是我心生一计在殿前大笑三声,那萧后言道,临死的孩子为何发笑啊,是我言道,大丈夫生而何患,死而何惧,只可惜我这一双好手啊。那萧后又言道,好手要他有何用啊?是我言道,好手好手,能造香醇美酒,那萧后喜爱南朝美酒,闻听此言,脸露笑容说,孩子们,赏他五十两银子,让他在柳叶镇上开一酒家吧。唉,是我久想逃回南朝,怎奈一无腰牌,二无路凭,好不愁闷人也。”


8. 焦光普与杨八姐在椅子上表现出惊人的平衡。


中共编戏总要煽动仇恨,竟写下“杀尽胡儿方罢休”,明明萧后饶他不死又给钱开店,不该说出这样不给人一条生路的话,是吧?思索许久猛然想起,这句诗不就是出自“烧饼歌”吗?而且是即将结束、倒数第二段里面的话。

基(指刘基,刘伯温)曰:“手执钢刀九十九,杀尽胡儿方罢休。炮响火烟迷去路,迁南迁北六三秋,可怜难渡雁门关,摘尽李花灭尽胡。黄牛山下有一洞,可投拾万八千众,先到之人得安稳,后到之人半路送。难恕有罪无不罪,天下算来民尽瘁。火风鼎,两火初兴定太平,火山旅,银河织女让牛星,火德星君来下界,金殿楼台尽丙丁。一个胡子大将军,按剑驰马察情形,除暴去患人多爱,永享九州金满籯。”

这一段预言,据说就是我们当前正在发生的历史,只是“胡儿”这个关键词难以解明。我们如果用文化来划分民族或国家,那死抱马列共产主义的人,岂不是“胡儿”吗?把“杀尽胡儿方罢休”与当前退党大潮联起来想,一切不都清清楚楚。“炮响火烟迷去路,迁南迁北六三秋”是国共内战,国都从南京迁北京,现已经过63年。李花在“烧饼歌”中通常指汉人或在位者。黄牛山提醒人赶紧上退党网站退掉那个不吉祥的“胡儿”身份。

《挡马》中焦光普与杨八姐身上穿的都是胡装,这样意象,汉人胡服就成“胡儿”,就可能走上与中共偕亡的厄运,尽速脱掉共产党走向光明,不能再迟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狮子楼》包括武松访邻告状、杀西门庆这些情节。水浒传改编的京剧,如《翠屏山》、《时迁偷鸡》,《乌龙院》等与水浒原著稍有不同:加重生活趣味化,尤其角色个性的发挥上,深具戏剧张力,编剧者可说是一位饱经世故、却又不落俗套的达人。戏中配搭一个小小的角色,都让人觉得兴味盎然。盖叫天口诉“粉墨春秋(二)《狮子楼》”(《上海戏剧》 1961年03期 ),讲到《狮子楼》主要是文场子,显现武松的理智性格,这些文场子戏如不能演得俐落,后面《狮子楼》与西门庆打得再火爆, 也看不出为兄报仇的“义儿”(意义、层次), 因此交代“义儿”很主要。俗话说:“学会前文义,才知后文通”,盖叫天的武松戏,比起别人精神百倍,就是他有这个“义儿”。
  • 戏曲演出的长短,其实与演员的诠释能力有关。尤其从“折子戏”里,最容易看出由演员所决定的时间感。今天介绍《七郎托兆》这个折子戏,单独演出可以演到半小时,主要是看主角杨七郎的表现,他花脸虎虎生风的唱腔,与父亲杨继业阴阳两隔,急着安慰父亲,并辞别父亲,其中唱到:“孩儿我再不能多行孝顺,再不能与爹爹同路而行。再不能与爹爹牵马坠蹬,再不能统雄兵去把贼平”,感人落泪。在此情境中,演员较有发挥,时间的感觉就不一样。如果少唱(俗称“马去”)两句,立刻会变得太短。
  • 京剧《打侄上坟》,又称《状元谱》。由打侄、上坟两个段落所构成,两个段落分别讲了两个风俗习惯,一是“开仓放粮”,一是“清明扫墓”。这出戏,简而有力说明文化的力量,帮人达到连系、沟通、互动。人与人的裂痕,借此得以弥补。族群或社会出现不平衡,大家心量大,携手同心,心性得到提高,环境调整变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