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巴顿:在谈话和写作中清除党文化

巴顿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1年08月25日讯】大纪元系列社论中,有一本《解体党文化》的书,它与《九评共产党》一样,都是擦亮人们眼睛,洗涤被污染灵魂的良药。读读深受教益。读后往往感叹中国大陆人和从大陆出来的海外华语移民所受党文化的侵害之烈。即使在思想上己与中共划清界线、在灵魂上己从根本上清除了中共污染的人,在他们的言谈中或写作时,仍会不时搬出党文化的词汇或语句来。要在人们的生活中,特别在华语语言的使用时,彻底肃清党文化的流毒,仍然任重道远。

例如“代表”一词,就是中共党文化的经典用词之一。源于中共自知手中的权力没有合法性,中共特别爱用这个词。中共党魁以降,省部级、师团级直至乡镇政府,甚至村委书记、村长,不管企业大小,或各事业单位、居委会、街道,说话、做报告、演讲,都离不开这个词。中共各级党政首脑欢迎外宾或对外表态,言必先曰:我代表全国人民、港澳台同胞、海外侨胞,或我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全国人民,或我代表四川省各民主党派,或我代表居民区全体居民……被邀发言也必先说我代表西城区全体人民代表讲几句话、我代表观众发表意见……不一而足。

自然,在不多的场合,这“代表”一词是应该用、必须用的。然则在绝大多数场合,这“代表”一词的选用完全是多余的,或者是侵权的。民主国家的首脑或市长、镇长发表讲话或声明时,从来都不会开口闭口说我代表美国人民或我代表全体市民。没有这种惯例。因为你既然是美国总统,当然就代表美国和美国政府,无需强调。而美国总统决不敢声称自己代表全体美国人民。除非对外宣战时可以这样说,但一般仍不会这样说。

在民主国家,公民权神圣不可侵犯,人民的地位高高站在总统之上,总统也好,各级政府首脑也好,他们只是公民选出来的办事员而已,各级官员仅是公仆,而人民则是主人。公仆不敢轻言代表人民。谦虚实在的民主国家的首脑或各级官员,在发表演讲时都不会首先声称我代表什么什么,因为这是多余的。他更不会动不动就声称自己代表全体选民说话。因为他不能也不敢。他虽当上了官,他说话时仍只能以个人名义,只要他一讲错话,马上就会招致选民的猛烈抨击,他怎敢妄自代表?我查了奥巴马的许多演讲,没有一个演讲里有他代表美国人民的话。民主国家的首脑及官员在执行公务时都很个性化,很谦虚,都是就事论事。

相反,只有专制独裁国家的首脑,例如近日被赶下台的利比亚卡扎菲之流,一直以来开口闭口恬不知耻地声言他代表人民,他甚至会说他还代表人民利益。干脆,他就是人民,他就是国家吧!这些诸如金正日、毛泽东之流,一向都是朕即国家,说话充满威逼。以为自己的话就是法律,就是命令。他们为了掩盖专制独裁政权的残酷性和非法性,欺骗公众,他们必须时时刻刻强调自己代表人民。因为时代进步了,现代社会里,他们已不能明目张胆了,他们需要伪装了。所以,独裁者的言行越残暴、越非法,他们就越要强调他是代表人民的。

再说到平常生活中,更没有谁是可以代表一帮人的,除非得到授权。看了一次演出,一个人上台发表感言,只能代表他自己决不能代表所有观众。除非全体观众经过讨论,对演出取得了一致评价,推选你上台表达这一评价,你才可以代表全体观众发言。更何况看一场戏全体观众获得一致评价的事是绝不会发生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又能代表得了谁?

所以,在自由国家里,汉语中的“代表”这个词决不会被广泛使用,甚至滥用。“代表”只有选举之后才会产生,或者受到委托或得到授权。代表具备法律的神圣性。滥用“代表”就腹成侵权或越俎代庖了。而一当被选举、被授权、被委托,则成当然代表,更无需强调了。

但凡侵权、越权、非法、不合法太多的地方,必然“代表”横行。在中共非法统治的中国大陆,“代表”一词自然成为救命稻草。长期在中国大陆生活过的人,动辄代表,动辄被代表,也就不奇怪。但仔细一想,代表不当就侵犯了人权,腹成强奸民意了。可见党文化实在要不得。党文化是超级病毒,无处不在,还会随时转移。你想逃离中共的荼毒移民外国,一不小心它却悄悄地跟着你也出国了。@

评论
2011-08-25 3: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