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济南市民祭奠拆迁死亡的彭连生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1年08月27日讯】2011年8月26日星期五是济南市天桥区彭连生老人头七的日子,济南市民自发地前来悼念老人的亡灵。

彭国柱与父亲彭连生的感情是那种最为深厚的父子之情。情感相系,血肉相连。亲情的突然断裂,阴阳永远两相隔的现实。使他受到最最深重的精神打击。加深了对彭国柱精神打击的现实是:自从事发的第二天起他就每天都打市长电话12345,期盼有政府人员关注他父亲死亡事件的心情一天迫切起一天,但终于没有一句来自官方的任何形式的问候。谁都心知肚明,官札营片区的拆迁是政府在搞拆迁,父亲因拆迁而死亡,官方有不容推卸的责任。终于彭国柱精神崩溃,进入亚疯状态。

2011年8月25日星期四早晨一大早他就把父亲最爱看的电视机砸了,电冰箱砸了。拿着条幅奔出家门,先去了拆迁办,想去济南市政府有人阻止,他跑去了火车站。发生了被电击,并向他的面部喷不明液体的事件。导致他休克,下午家人将其送进医院。

2011年8月26日星期五彭国柱情绪仍然没有得到控制。但他的思路还是清晰的。他满脑子都是他所至亲至爱父亲的死亡与拆迁的关系。他对来给他父亲过头七的济南市民说:“我父亲的死,我们家的事情不是我个人(的事情),在全国来说,这个房屋拆迁全部都是霸王条款。我们家60平方的房子,要是按2000年以前的话那就是1比1.5。那就是90平方的房子,如果政府给我90平方的房子,我们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他的拆迁条例要是合理的话,我们也不会长久地住下去,实际上是政府错误在先。他不从自身找问题,他找我们老百姓的问题。对我们欺压、打压!”说到这里他“哎呀”一声缓解一下身体的疲惫,接着说:“亡者为大,人死了之后,政府没出面啊!”声调里带着苦盼的语气。这是他精神深受打击的关键之处。“最起码发杨人道主义精神,拆迁,拆迁户不管是意外死亡或者是伤病死亡,你政府部门发杨人道主义精神来说你也过来慰问一下吧?体恤一下民情吧!”

声声控诉着政府的冷漠,被人世间这非道义的行为折磨着、重压着……。他已经承受不起了。放声“呜呜”地哭了起来。“我是想,我要让我父亲的血不能白流。就是因为他的霸王条款,所以我的街坊邻居都没有搬走,我希望我父亲的死能够唤醒政府的良知,把我的街坊邻居全部安置好。看看他们的条例是不是违法违宪,剥夺老百姓的权利。所以老百姓不认可,才不会走。不要把老百姓的素质看的很低。我们只要一个合理的处置方法。”

彭国柱出现了幻觉:总感觉自己会死。他说:“如果我要死了, 我希望大家给我讨个公道,如果我的人身安全遭到了威胁、恐吓、非正常死亡就应该有政府部门来承担。”电击事件发生后,他写下了遗嘱。他嘶哑着嗓音说:“他们害怕我,也就不择手段的谋杀我。”……一次拆迁断电葬送了一个彭连生健康的生命,同时摧残了一个活着的彭国柱的精神。

情况非常复杂,他们家人把彭国柱的手机藏了起来,把他写成的“遗嘱”也放到他找不到的地方。2011年8月24日“济南拆迁又失去一条鲜活的生命”网上见贴。2011年8月25日香港记者起程前来,因彭国柱的手机被控,记者没有到达目的。2011年8月26日市民自发来家祭奠老人的事,他的家人也企图阻止。但非正义的行为,没有得到老天的允许。老人的生命是为很多的拆迁户而离去的,老天有眼……大家祭奠顺利进行。

10点,大家一拨一拨进到屋里,面向彭连生老人的遗像鞠躬。大家鞠躬在时候,彭国柱站在一旁不停地展示着手中写着:“拆迁亡我父,政府在渎职”的条幅。他整个人的精神全部陷入进了父亲死亡的巨大悲痛之中。让人感觉出他的神志有些恍惚。内心深处令人产生怜悯的情绪。大家前来祭奠的人都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认识:彭连生的死,彭国柱的疯揭示着一种现实的灾难,这个灾难不是他自己的灾难。是与每个人都有着或明或暗的关联。此时此刻的祭奠实际是一种抗争强权的行动。

彭国柱找到藏在冰箱里的“拆迁亡我父,政府在渎职”的巨幅条幅走出屋外,兴冲冲地挂在一个柱子上栓,前来祭奠的人一起帮他栓。栓好第一个条幅,他面向前来祭奠人们跪了下去,头部顶在了地上,身边的人弯腰搀扶他,他良久才起身。他的这一举动,前来祭奠的人也感觉值了。其他家人的行为也许另有不能明说的隐情吧。

大家帮彭国柱挂了两个条幅后,来到一面墙前。用大字写上:“强迫交易违犯刑法第226条规定是违法行为。”运用法律规定的形式,表达对现在正在进行的政府拆迁行为的指责。

前来祭奠的人们拉起“强迫交易,破坏宪法,侵犯产权,践踏人权”“强烈抗议劳教维权人士李红卫”的大型条幅,然后振臂高呼:“反对暴力拆迁;还我家园。”“尊重人权,保障人权。”前来参加祭奠彭连生老人的有:拆迁受害人群体;济南市经租房维权群体;正面临被拆迁的群体还有其他反对霸权拆迁的人士。在现场拆迁受害人孙立冬、张岳华、庞世豪之妻、王文虎等谈了自己的受害经历。

彭连生老人去了。但是,济南市不见硝烟的拆迁战争没有去。正在以比往更激烈的形式展开着。利益之争,力量对比;以前是政府大获全胜,扫了一片又一片。以后将是老百姓大获全胜的局面。因为,他们用学会了用法律武装起自己而抗争,更学会借力党中央的文件有力地抵抗非法的地方政府行政行为。他们从维权中学习了很多很多难能可贵的东西。

(责任编辑:郑正芬)

评论
2011-08-27 2: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