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韵明星日志:老人与胡须(第三章)

2011/08/05

【大纪元2011年08月05日讯】经过几个月的新团队排练和演出,我也已经习惯了属于神韵纽约艺术团的一切。一天,有人问我不再是领舞的感觉是什么,有没有觉得“降级”?我想了一想,最后结论是:这并没什么。

我从不在意自己站在舞台上的什么地方,只要我是神韵的一员就好。神韵使我了解了真正的5000年古老的中华文化,无论是我们每天的纯正的古典舞基训,还是我们从文化课中所学的中国历史,都是没有被中共抹黑过的一切。

和在北京生活的那些年里相比,在这儿,我感觉自己更像个中国人,因为在这里我感到自己的文化和民族特征更恰如其分的被发掘了出来。神韵让我感到作为中国人是件多么自豪的事,而我们的同胞遭受了中共对传统文化的多么严重的迫害。这一切,让我感到能成为这里的一员是我的荣幸——就算不是领舞又怎样?履行神韵的宗旨,以文艺演出的形式找回那失去已久的中华文化,与世界分享。即使我可以选择生活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我都会选择现在我正在做的这件事。还有什么比这更好呢?

在神韵纽约艺术团,我和一群领舞明星在一起:像王璇、廖若山、薛心谭、任凤舞和蔡翘楚,发现自己从他们身上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才能追上他们。我还发现作为一名艺术家如果觉得自己已经是最棒的了,那么他就把自己进步的机会给封闭起来了,所以,进步,是一直都有空间的。

芭蕾会把大部分时间和注意力放在一两个独舞和领舞上,而那些芭蕾群舞很少有发光的机会。神韵编排的中国古典舞却不一样。在任意一个舞蹈里,每个人都可以闪光。某个人会突然出来做个高难度技巧动作,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然后又消失在千变万化的队形中。即使是像我这样人高马大的演员也可以在舞台正中或是第一排里出现,这一切都取决于编排。

排练时,大家学同样的组合,练习同样的技巧,经历同样的体能训练。在舞台上,群舞部分大家也会做同样的动作,尽量让高难度动作达到同样的高水平。

经过了无数小时的努力,我们17位演员在舞台上配合的天衣无缝,形成了一个整体。舞台上就像是只有一个人,但其实这是每个人付出所得到的成果。如果每个人在舞台上——甚至是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都像是领舞,把自己的舞段当成是独舞,那么这个舞蹈会怎样呢?我们的演出又会是怎样呢?

就好像中国老古话说的那样:“水涨船高”。

2500年前,道教创始人老子把水比做最高尚的美德,还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这是因为水可以洗净世间万物,孕育大地。所有的河流和小溪最终都会流入大海——到我们地球表面的最低部分,但正因为水的这种谦卑,赋予它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巨大的度量及内涵。

。。。现在我把这叫做一种哲学: 老人与海。

不管怎么说,明年的新舞蹈即将来临,这比我的朋友们拼写shenyunperformingarts.org 还要来的快,我一点也不介意。。。不。其实,我会真的很荣幸如果还能扮演一位长胡子的老人。

──原载《神韵网站》http://zh-tw.shenyunperformingarts.org/blog/article/read/CWRyI73KO2A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