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童文薰:和谐,以谁的自由为代价?

童文薰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9月10日讯】有位长春藤名校毕业的台湾律师向笔者抱怨于一场国际年会上的遭遇。问题不外乎总是一再发生的台湾名称纠纷,究竟应该是奥会模式的“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还是“中国,台湾/China, Taiwan”?遇到这种突发的改名情况究竟应不应该退席抗议?退席就会破坏和谐的会议气氛,但不退席只是维持一种表面的假和谐,心里终究气难平。笔者半开玩笑地建议,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可以有第三种选择──自己拿笔把名牌上的“China,Taiwan”改为“China;Taiwan”或者“China≠Taiwan”就行了,尽管淡定地继续坐下开会。

关于台湾究竟是否是一个以“中华民国”为名称的主权独立国家?最近施明德先生出了一本新书《常识》,一针见血地指出台湾独立是个既成的事实,近年来台湾的统独之争以及蓝绿问题原因在于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阻挡了中共赤化台湾的企图,让台湾独立成为事实,但现在却不愿负起责任;而相对的,绿营人士的问题是不知感恩,反而不断批判、排挤真正曾经流血、流汗保卫台湾的外省人。施明德说,如果蓝营负起责任,绿营懂得感恩,台湾社会就能弥平分歧、团结对外。

的确,如果蓝绿都能够懂得自省、感恩,珍惜这块土地上难能可贵的民主制度,族群问题就没有操弄的空间,台湾的对中政策也就能够步伐一致,社会也能够更加和谐。这种和谐不会牺牲任何一方的自由为代价,也不会有任何特权凌驾于弱势族群。

人生于天地之间,本享有天赋的自由。在两地降生的婴儿成人之后突然有一天甲地的对乙地的说:“你得归我管,以后你的政治自由、宗教自由、迁徙自由……全部得按我的规则来,这样我们才能和谐。”凭什么呢?如果凭的是武力,畏于战祸者可能会选择屈服于暴力,接受暴力下的假和谐。而精于统治应有的张弛之道者,似乎只要永远只对5%的人口进行迫害,就有机会形成一种恐怖平衡:让95%的人口保持着灾难不会上身的期待,自然就会甘于极权统治。

我们听过太多“以和为贵”似是而非的主张,历史上采取绥靖政策而任由极权独裁者坐大,也不只发生过一回。但最后这些绥靖政策都以失败告终,原因在于这样的和谐是以牺牲与漠视特定族群的自由为代价。这种不义的假和谐不仅自私而且悖逆天理,当然无法长久。

中共在中国喊了几年的和谐,中国民众早已洞悉其中的不公不义,以“河蟹”谑称之。表面上不敢撄其锋,骨子里完全不以为然。而且极权贪腐在中共的体系里就像癌细胞扩散一样,5%散成10%再扩大到15%……权贵的“和谐”以越来越多人的自由为代价。于是恐怖平衡失去了平衡,只剩下注定的瓦解。

只有每个人的自由都被保障了,才有真正的和谐。和谐的花朵只会开放在极权瓦解消融后的土地上。◇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240期【逍遥法中】栏目(2011/09/08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242/9812.htm

新纪元PDF版订阅(52期US$10 )

评论
2011-09-11 7: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