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洪传

大法缘3:安娜冥冥中为了得法到加拿大

缘不可貌相 冥冥中有安排
法轮功学员/笑梅

大法洪传,得法机缘神妙、修炼体会深刻改变修炼者的人生。(摄影: 吴柏桦 / 大纪元)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

说起每个人与大法的缘分也很有意思。有的人你觉得他应该得法,可是他偏偏入不了门儿;而有的人你怎么看她都不可能坐下来修炼的,唉,她就偏偏有那么大缘分。我原来的老邻居安娜就是这种人。

那还是我们刚到加拿大住公寓楼的时候,那栋公寓楼坐落在一条老街的路边,那是一栋四层红砖楼房,虽然是七十年前建的旧楼,但因它的地理位置优越,接近城里,又相对安全;所以一向都被初到加拿大的移民占得满满的。房东太太虽严厉了点,但把楼里整理得很干净。那年我们搬进去的时候,是唯一的中国人。没过多久,接二连三的搬来了三家中国人。到秋季入学时,几乎没有什么空房了,只剩下一套卧室和客厅连在一起的单身套房,空间很小,它位于一层,紧挨着洗衣房。

到了冬天,居然也有人住了进去,又是中国人,是一位带着四岁女儿的年轻母亲。这位女士热情善谈,每天忙忙碌碌,很快就与同一层的中国邻居交往上了朋友,常见他们一同去购物,孩子们也在一起玩得开心。我对人总有一些感觉,也就是在没有交往的时候就会有一个先入为主的印象,修炼后发现这种印象不过是一种偏见而已,多数是不对的。对于这位风风火火的女士,我在心里想:她太忙于世间的事了,不会有时间想想“人为什么活着”之类的问题,如果她有时间,她宁可去和邻居 “侃大山”。而我的朋友多是看上去安静有头脑的人。所以我没有去主动接近她。然而,有时候事情往往会不按着你的思路发展。

一天下午,我带着五岁的儿子去洗衣房洗衣服,路过那家房门的时候,儿子说:“妈妈,这家好像有个小女孩儿,我们可不可以进去玩玩?”我想孩子放了学也烦了,找个朋友玩玩也不错,正好我也需要等衣服洗完后放进烘干机。于是在我将衣服放到洗衣机之后,就叩响了新邻居的房门。门开了,女主人热情的将我们请进屋。我们互报了姓名,她的名字叫安娜。二个孩子在还不知道彼此名字的时候就玩在一起了。我坐在饭桌旁边的一个小沙发上,刚坐下,就听安娜的话匣子打开了:“啊呀,你说我多烦哪。在美国读了大学,有了工作,这不,又带着孩子跑来加拿大读这个计算机的硕士,受这份儿罪,天天忙着上课、作业,还要自己管孩子,你说我这不是自讨苦吃吗?还不知道这计算机硕士读出来之后能不能找到工作……”

我静静的听着她背诵那些早已熟烂了的台词儿,也不知说什么好,事实上她压根儿也没给我说话的机会。也许是我的冷静给她的反差太大,她突然停下来,问道:“你怎么就不着急呢?你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似的。”我说:“着急有什么用?有些事也不是你急就能办得到的。”

我的回答倒引起了她的兴趣,也许她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回答,一般情况下,就她那番有声有色的演说,足以唤起对方的共鸣了,肯定会跟着对起台词儿来。而这回她感到有些不同。

“你天生就是这种性格吗?还是你信了个什么东西才变得这样?”她用审视的目光看着我。

“我从小对世间的名利就不太感兴趣,但我还是上了大学,读了硕士,又出了国。现在炼了法轮功懂得了凡事随其自然的道理,所以也就更不急了……”

“你说什么?你炼的什么?法轮功?” 我这话还没说完,她几乎要跳起来,事实上她已经退了一大步到床那边去了。

“法轮功怎么啦?你怕什么?”她的表现实在令我不解,人在国内听那些谎言可以理解,安娜在国外,怎么也这么大惊小怪的。

“法轮功是x教,你知不知道?”她的样子很紧张,好像我要吃了她似的。

“那得看是谁说的。你看我邪吗?”我平静的问她。

“是中央四台这么说的,我婆婆来探亲的时候,我们家装上了小耳朵,那上面说法轮功炼炼就走火入魔了……”她稍微冷静了一些,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中央台的新闻能信吗?你最好还是自己亲自了解一下再说。”我起身要走了。临出门时,我告诉她:“我家里有书,你要想了解,随时都可以上来拿。”

大概到我烘干衣服回家的时候,安娜就上来找我要书了:“哎,你能不能借我本法轮功的书看看?我觉得你和电视上说的确实不一样,想看看书上到底写了些什么。”

“好啊,拿去看吧,都是公开的。” 我不以为然的说。

她拿走了一本《转法轮》下楼去了。这时,在我的脑海里设想了几个安娜读这本书后的反应,比如她会哈哈大笑,说她不相信书上写的道理;或者她说看不懂书上写的是什么;或者这样,或者那样…..

第二天,送走了孩子上学,安娜就跑了上来。她还书来了。真让我猜对了,我就知道她不会看的。

“这本书我已经看完了,能不能教我炼炼功?” 她的话让我愣住了。

“这么快?你看得懂?”我有点不相信。

“有什么看不懂的,这书上写得我都明白,原来我在中国学的气功可多了,发生在我身上的现象没人给我解释过,这本书都讲透了。”

“看不出你还对气功感兴趣。”

“我一直就想信个什么东西,是真的,信就信真的。”这回她说话态度严肃而认真,不像是背台词儿。我心里倒有些惭愧了,表面上倒真看不出她还是个有头脑的人呢。

我找出教功录像带给了她:“自己拿回去学吧,那上面可是师父教的,我的动作不够标准,别跟我学。你不是要找真东西吗?这可是真的。” 我也跟着认真起来。

到了晚上,我听到了她急促的脚步声,我的耳朵差不多能识别她的声音了。她肯定是刚刚下了课。 这回她的大眼睛睁得圆圆的,迫不及待的对我说:“你猜怎么着?我这么学着师父的样子一比划,就感觉到一股热流传遍全身,我不骗你,怎么法轮功这么神?” 我发现她已经在称呼师父了,听上去还挺自然,她缘分还真是不浅呢。

“这有什么希奇的,我第一次炼功的时候,就感到小腹部位法轮的旋转呢。”我认为这些感觉都是正常的。

“真的?我在国内炼的那些气功,让我们感觉来感觉去的,炼上半年啥感觉也没有,说不好听的话,就练出了打嗝放屁来,说是排气。这个法轮功真是厉害,动作我还没学会呢,就感到能量流了。哎,你那本书能不能再借我看看?我想再看一遍。” 她像是要在书里探讨什么秘密了。我把书递给她:“就先放你那儿吧。不用急着还。我这儿还有一本呢。”

那是个星期五。周末安娜没有出现。到了周一,也是在孩子们上学之后,安娜没有课就上楼来。她是那种做事效率极高的人,一件事必须有个结果才肯罢休。她告诉我说,周末她的先生从美国回来,带她和孩子出去玩,路途遥远,她不知怎么打发路上的时间,不自觉的顺手就把《转法轮》带在包里。她读书快,一路上又读了一遍。这回她不再问什么了,她要正式修炼法轮功了。先问我怎么个登记法儿。我愣了:“登记什么?要炼就炼了,每天炼炼功,读读书,遇事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不要着急,其它的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

“就这么简单?不需要会员费?”她还是不放心。

“我只花七块钱人民币买了一本书,炼功点上的阿姨为我录了炼功磁带,就这些,我反正没有交给别人一分钱,所以你也不用交。我要收了你的钱,师父倒不承认我这个弟子了。这是书上明明白白写着的。”

就这样,这位新邻居很快变成了我的同修,我们一起出去炼功,一起到外地开法会。后来,安娜的先生在美国申请到了移民,她和女儿又搬回美国,在那里她很快找到了一份年薪不错的工作,二年后,又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

要说安娜和女儿在那栋楼里住的时间并不长,她的解释是:“也许就是为了得这个法才去的加拿大吧。”

至于安娜离开加拿大后又遇到了哪些有缘人,有过哪些神奇的经历,那就是她的故事了。没准儿哪天你会遇到她,亲自听她讲呢,人的缘分可说不定。

--转载自明慧广播电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阿亮回忆,以前热爱气功,但是没有真正的师父教,还一度练站桩练到昏过去。因新唐人节目而得法,现在炼法轮功,他感觉很踏实,因为修炼后会遇到什么问题,要怎么修炼,《转法轮》等经书里都详细明白地交代,更重要的是有真正的师父--李洪志师父在。他本着《转法轮》的法理修炼,身心有了巨大的改变,先他后我,职场工作愉快,深刻了解得失之理,放下利益之心。
  • (shown)李洪志先生自一九九二年将法轮大法公开传出后,在中原大地迅速传开了,之后呢又洪传到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所到之处,上至政府官员下至平民百姓深受喜爱,因为大家都受益了嘛,所以都想介绍给自己的亲朋好友。就这样,通过人传人、心传心,法轮功在亲朋好友之间、在左邻右舍之间传开了。《大法缘》系列就是大法洪传中神妙的得法机缘和深刻的修炼体会的真实故事。
  • (shown)“忙碌了一天的丹麦法轮功学员像往常一样来到一起,阅读法轮功的主要书籍《转法轮》,在座的有中国人,也有西方人,每个人读得都很认真,声音整齐,语气祥和,每个人都在用书中阐述的“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怎样提高自己的道德、怎样为他人着想、怎样在遇到矛盾时找自己。…98年当时法轮功也开始在海外传播,一些金发碧眼的学员对中国的传统文化十分向往,对于中国更是怀着深深的敬意,因为那里是法轮功的发源地。一九九八年圣诞新年期间,三十多位来自美国、瑞典、挪威、芬兰和丹麦的法轮功学员,利用难得的假期,千里迢迢到中国,参加与中国学员的学法交流活动。
  • 时隔十一年,每当我来到这里,都要伫立片刻。昔日场景历历在目,昔日炼功人的音容笑貌浮现在眼前。那时我们的炼功点有二百多人,人数还在不断的增加,大家都被法轮功的祛病健身的奇效和博大精深的法理所吸引、所折服。有身患重症的人,有久治不愈的人,也有想找感觉的人,……林林总总,男女老少走到了一起。每当炼功结束,大家交流体会,他谈身体的变化,她谈心性的提高。一个个面色红润,精力充沛,乐观向上,对生活充满希望。那时我站在炼功的人群中,真是天清体透,无比舒畅,尘世的喧嚣离我远去,我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 有时也想修炼这么久了,有没有功能啊?有一天晚上,睡不着,我就看到一团团的像棉花和大朵的白云一样的白色物质往我的脑袋里进,身体躺着慢慢的飘起来,我知道这是师父鼓励我,让我更加相信师父讲的都是真的。
  • 在众多法轮功修炼者中有不少是教师、学者等知识份子。对他们而言,职称、名誉曾经是非常重要的追求目标。修炼后他们又是如何看待这样的事呢?
  • (shown)在残酷的迫害中,我走过了常人无法承受的岁月,正信正念中时时都显神迹。常人是绝对承受不了连续长达半个多月日夜不睡觉的摧残,在折磨中我看来还白里透红…神看护的人是不同于常人的,正信正念中神迹随时显现。
  • 修炼以后,我知道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是缘分促成的。今生我们能成为夫妻,那该是多大的缘分啊,我得好好珍惜。而且师尊教导我们修炼只能向内找,向内修,要多看别人的长处。而且师尊自己那么高层次高境界的觉者,在这个末法时期却要救度这些即将被旧宇宙淘汰的生命,师尊从没有因为我们在人世间迷的太深,污染太重而瞧不起我们,对当今世上那些败坏的众生与世人,还在用他自己巨大的承受和无法想像的付出来尽力挽救…
  • (shown)我一直都在想往高层次上修炼,我的生命中一直在等待灵性的发展。我接触了很多种宗教和精神运动门派,但是每次尝试之后我都失望地发现它不是我要找的。”“而我一看到法轮功的内容,我开始读,就停不下来了,这感受太令人震惊了,因为我就像接通了电源开关一样,我读的越多,越觉得法轮功的教导很有道理,能够走进我的内心深处。
  • 塞班岛的天气经常酷热难耐,把他晒成了一个黝黑的水手,十多年的磨砺把懵懂无知变成了成熟练达。和其他八零后的独生子来说,他的经历简直就像电影里面的惊险故事片,但是这确实不是故事片,而是一段真实的经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