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撒哈拉沙漠 骑骆驼迎破晓

李健桦 撰文、摄影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想你的时候,天上便落下一粒沙,于是有了撒哈拉……。
~三毛

Dear Jessica,

因为这样的一句浪漫,让我从读书时便对撒哈拉有一种莫名的向往。而当时的向往只是一种不具体的渴望,对于撒哈拉的了解,也仅限于一条优美的陵线蜿蜒在一片金色柔软的沙漠和一些古老宝藏与传说,一种带有神话又浪漫的美丽轮廓。一直到我有能力开始旅行,这个蛰伏在心里的渴望又因为再度被勾勒而苏醒。

几年前第一次与撒哈拉沙漠的接触一样是在北非,却是彼端的埃及,因为撒哈拉沙漠的幅员已经涵盖到埃及巴利亚绿洲的黑白沙漠了。黑白沙漠颠覆我对沙漠的唯一印象,风化了的白色蕈状石柱与黑色笼罩的砾漠,铺陈在沙漠的无垠里,一种难以割舍的美感,存在于石柱、砾漠与黄沙三种浩瀚之间的对话。但是关于我心里的沙漠印象,黑白沙漠总有一种期望上的落差,当时无法顺利表达的轮廓,现在才明白,原来黑白沙漠的美,少了一种孤绝。


当细微的声线逐渐的在我脑海中解读出帐篷内的收拾与帐篷外的细语,我才倏然想起要骑第一只骆驼的决定。当我仓皇打包睡袋与行李,奔出账外抱住第一只骆驼的时候,在许多人脸上都看见不解的微笑。只有昨晚向我解释最后一只骆驼情况的柏柏人,会意的笑着向我走来,帮我将背包系在第一只骆驼的背上,对于这突如其来的默契,我们不禁相视而莞尔。如愿的坐到第一只的骆驼,轻易的就掌握它步履的脉动,我想这一段路应该可以走的很悠闲,只是苦了骑到最后一只骆驼的人,想必现在又是一阵坐立难安的颠簸吧!


斑斓的晨曦在天空翻腾起鱼肚白之前,恣意地在渐层下的蓝与黑之间挥洒。靛蓝色天空像抛出了无数的粉红色布幔般精彩,举目所及的一切弥漫着一种柔和的气氛。天空柔软的色调,映在沙地烙下的一个个不断增长的蹄印,宁静中我仿佛看见时间的流动,就像骆驼留在沙地里不曾间断的印记。在温柔的美好中,明确的提醒你,仍有些你忽略的什么,正不断的在流逝……。看着远方翻腾的绮丽云彩,实在不该在这么美好的时刻有如此莫名的感慨:“原来上天从不吝啬给予美好,却也不曾忘记取走……。”心里哝咕了一下自己的扫兴,也提醒自己要把握当下的美丽。


沿着沙漠的陵线,缓慢登上沙漠的高点,在骆驼跪卧的当下,再感受一次仿佛将被抛出的快意。离开骆驼后,你好奇的问引路的柏柏人:“接下来呢?”他笑着故作神秘的压低声音:“等待!只是安静的等待!”我知道你的疑惑,前方地平线依旧温和地连接沙漠的彼端,看不出即将破晓的征兆。而他只是笑着抬起下巴,意示要我们耐心的望向远方。骆驼的足迹在这个高点静止,时间仿佛也在这个片刻凝结了, 而荒漠中宁静得仅剩屏息以待的专注。


像一把利刃横向划开一匹晕染著粉紫色油墨的布幔,尾随着利刃乍现的日光,仿佛太阳被撕裂般散射出无数道刺眼光芒, 刹那间就像有人拉开了天空窗帘,瞬间明亮整个空间。一场让人屏气凝神的日夜交替就此落幕,而时间随着骆驼往前烙下的印记,仿佛又开始流动了起来。


亲爱的Jessica,还记得在骆驼返回旅店的路途中,你突然提起三毛那一段关于撒哈拉与思念的话语,那时候我想像三毛的思念应该是一种孤独的纯粹,一种全然笼罩在对荷西的思念里的那种纯粹,无力去对话与倾吐,只是单纯的沉沦在无尽的思念里。你问我是怎样的一种思念,会悲伤到如此的绝对。我说:“那种绝对,应该就像眼前撒哈拉的这一片沧桑吧!唯一的黄沙,仅有的思念,无可匹敌的孤独与纯粹。”


虽然当我们抵达昨天出发的旅店时,其中一个柏柏人果真问了我:“你快乐吗?如果你快乐的话不要忘了给我们小费。”那时候,我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在沙漠旅途结束的当下,我的确很乐意给予他们小费,显然昨晚我是多虑了,差点平白浪费了一个美好的夜晚。

当我向其他同行的旅人转告刚刚柏柏人的期望,才发现欧洲人的大方真是令人称羡。当我和一个澳洲人一同将收集来的小费交到那三位柏柏人的粗厚手掌上时,我相信我们给的不只是小费,还有满满的感谢。

Bevice

--转载 华成图书《摩洛哥之外──旅行的迷失与重生》@

评论
2011-09-18 8: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