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郑欣然:家教与国殇

郑欣然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9月14日讯】教育是一个家庭乃至国家立世的脊梁,中华民族秉承的仁义礼智信、忠孝节义、礼义廉耻和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文化与美德是中国五千年文化的精华。古人重视德化教育,后人在留下的家训中可以看到“勤俭”一直是先人们的谆谆教诲。

纵观历史,凡成功的家教都是从教子不享福,教子节俭开始的。

北宋杰出的政治家、思想家、文学家、改革家,唐宋古文八大家之一的王安石,是宋神宗时的名相,政绩卓著,在中国历史上留下美名,为历代人民所敬仰。他虽身居宰相,禄高俸厚,但平日生活却极为节俭。

有一天,王安石儿媳家的亲属萧姓公子乘来汴京游逛之际,特意穿着华丽衣服,兴致勃勃地来相府拜见王安石,心想定能给他以美酒盛宴的款待,所以在得到热情地谈话之后,强忍肚饿也不想离去,欲饱享一顿口福。过了晌午,王安石理完公务,方才约萧公子共进午餐。先是只上了几盘家常便菜,主客共饮薄酒。这时萧公子思量,定要少吃菜少喝酒,等一会儿准有珍馐美肴端上。不料,王安石却叫下人上汤进饼用饭了。于是,这个娇生惯养的萧公子在大失所望之余,仅拣挑一点饼心咽下肚,便搁筷了。然而王安石却从容无难色地把萧公子去心的饼边饼皮,夹到自己碗里而后吃掉了。王安石这一节俭、朴实、严谨、不显耀、以身示德的举动,当即使那个年轻骄纵的萧公子面红耳赤,惭愧难当,无地自容,匆忙离相府而去。

王安石身居高位,却节俭成性,把中国传统家教中的美德,以“身教”垂范萧公子,流传成为历史佳话。

作为一家之长,如果自身不节俭,是不可能起到模范治家的作用。司马光是北宋的宰相,著名政治家、史学家、散文家。名重一时。可是他却从来不摆阔。他给儿子司马康的信,就从自己讲起,秉承世代相传的清白家风。“平时,穿的能够御寒,吃饭能够吃饱就够了。当然也不是故意穿得破旧脏兮来沽名钓誉”。并用以俭立名,以侈自败的史例训告子孙。司马光在《训俭示康》这篇家训中强调“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指出再怎么幸运的家族,都不可能每一世都做大官,何况落拓不羁的世家子最容易败坏先人家业,因此骄奢习气是绝对要不得的。

在司马光的训导下,司马康成长得很好。据《宋史.司马康传》记载,“康字公休,幼端谨,不妄言笑,敏学过人,博通古,以明经上第。光居洛,士之从学者退与康语,未尝不有得。途之人见其容止,虽不识皆知去为司马氏子也,历校书郎、著作佐郎兼侍讲。为人廉洁,口不言财。”可以看出,司马光对儿子的教育影响。

三国时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战略家、外交家、散文家的诸葛亮在“诫子书”中强调“静以修身,俭以养德,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培养良好的德行。最戒慎恐的是子孙骄傲怠慢,好勇斗狠,必招人嫉恨,甚至惹祸上身,罪殃家门。

笔锋转至我们当代,再看前几日网上热评“李双江之子”擂人的飞扬跋扈与李双江的替儿道歉以及引发的人们仇富情绪的高涨。名二代、富二代、官二代、红二代的狂妄成为社会焦点。

李双江亲去致歉说:“我当兵50多年,真没想到我儿子做出这种事情,这真是违背了我自己的情感,我心里特别痛苦。”与李双江曾在做客某网站时自爆其子天资聪明,学什么都很快,而他也十分溺爱孩子,“不打,舍不得,有时真想打,但不能打,劝说,我们吓唬一下。还没有打,自己的眼泪先掉下来了。”

对比古时家教的至真至效,李双江这个和中共一起走过历史岁月的老兵的今日痛苦,与不肖爱子的放荡不羁,是典型的国殇产物。

当一个国家没有正确的道德观和价值观的时候,其政与国必然导致不能立于世。中共执政以后,发动一次次的政治运动,有步骤的破坏掉了几千年来中国传统文化,用谎言和暴力专政制造恐怖,强行割裂中华民族的精神信仰,非常系统的破坏人的道德。过去中国人有非常系统的道德教育,小孩子从小读《三字经》,《千字文》,《弟子规》,《四书五经》等,学习道德修养和最基本的做人准则。而中共用政治教育取代道德教育。中共的教科书里多是渲染血的革命、“念念不忘”的阶级仇恨,一切都以爱党为中心。而这个党的现实表现是谎言暴力、流氓耍尽,却总是自称“伟大光荣正确”,孩子没有传统的“人之所以为人”的道德标准,跟着共产党学,那很容易就学成流氓、痞子。这是社会道德整体下滑的非常重要的原因。

而一个国家国民的整体素质,又体现了这个国家推崇的道德观和价值观。中共灌输的无神论、唯物论引发的物欲横流,追求享乐、唯利是图,成为中国人精神颓废的另一个原因。走到今天,中国人被中共“物化”了,传统的祖训道德理念被中共“变异”了。有钱的、有权的、有势的、有名的沉迷物欲享乐,对家庭教育早已变更为钱权义务,为眼前利益铺路,或为二代囤积财富,“教育”二字,早已被中共掏空,自身也已精神贫瘠,不知“教”之何物,就剩下“育”纨裤子弟的份了。

殊不知古来家训中可并不赞成“遗厚财给后世子孙”,相反的,他们认为这样有害无益,因为子孙“贤而多财,则损其志;愚而多财,则益其过”那些圣贤留给子孙的是廉洁、俭朴的优良品德。这些警世古训被中共摒弃了,是现代“家长”的悲哀。

国之不国,何以束民心、母仪天下;民之附庸,何德育子女、言传身教;悲哉,孩儿一代,无道迷离,肇事只在早晚而已啊。

国不俭其政,腐败祸国;民不俭其财,家室颓废;儿不俭其性,醉生梦死。究其因,是中共黑社会“无法无天”、以身示教之大集。

瞻古知今,让每个家庭自省觉醒。

评论
2011-09-14 11: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