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师江天勇打破沉默 揭露当局迫害

维权律师江天勇获评选为年度“中国杰出民主人士”奖。图为江天勇档案照。(网络图片)
更新: 2011-09-14 19:21:39 PM   標籤:tags: 江天勇江天勇 , 失踪

【大纪元2011年09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近日,中国著名维权律师江天勇打破沉默,首度向外界披露今年他被当局非法关押两个月的痛苦经历。在关押期间,他在身体和精神上都遭到折磨和摧残。他表示,这段经历很痛苦,感觉随时都会疯掉。

披露遭遇 让更多人打破心理上的恐惧

对于向外界说出这段痛苦经历,江天勇表示,主要让人们知道现在所发生的这种“被失踪”的情况,从而警醒大家注意,刑事诉讼法现在修改关于监视居住的规定是多么荒唐、多么危险。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这的确让人很痛苦,也让人很恐惧,不仅是受害者很恐惧,包括周围的人、知道的人都会很恐惧,现在必须把它说出来,打破这种心理上的恐惧。

“尽管当局威胁我不许说出来,但我还是要说出来。我要告诉他们,做过的事终究会被全世界知道,如果想要人们不知道,那么从一开始就不要做,今后再也不要做这样的事情。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人,会把自己的遭遇说出来,让世人知道。”

“没有法律可言 他们说了算”

2月16日,北京滕彪、江天勇、唐吉田等十几位律师和维权人士一起聚餐叙旧,并商讨如何援救陈光诚一家。而在中国茉莉花行动开始的前一天,2月19日下午,江天勇在其弟弟在昌平的家中被绑架,绑架江的人都身着便衣,开着两辆无牌照的车。

在江天勇“被失踪”的两个月里,他和家人没有收到当局任何关押手续,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他的太太金变玲不断在网上发文找丈夫。4月19日,江天勇获释回家。

江天勇被抓走后,关在一间屋子里面,期间被转移了二个地方,那里看不到阳光,只看到屋里刺眼的灯光。他被强行进行洗脑式的所谓“挽救教育”。

江天勇说:“在里面要求你不断反思问题,不断问你问题,跟你‘聊天’,他们告诉你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尽管你认为不对,你也必须说是对的,还要你说出为什么是对的,你必须接受他们看法,还要承认你的错误,你要不断悔过、写保证书等等,在里面受到种种威胁。”

他说:“他们极力强调这个地方没有法律,他们说了算,只有听他们才可能有出路。一上来就告诉我,在这个地方可以讲法律,也可以不讲法律,并且告诉我,想得到(关押)手续,想到看守所去,想到法庭上是做梦,还告诉我这样的期限可能会很长。”

“精神上的折磨比肉体上折磨更痛苦”

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江天勇被要求以固定姿势坐直。他说:“在前面两个地方,你几乎不能动。除了夜晚12点到凌晨六点休息时间及吃饭时间外,要你长期保持一个固定的姿势坐着,24小时两个人看着你,反正很不好受。对你进行他们所谓的‘挽救教育’,不断强制告诉你一些观念,这是一个很痛苦的事情。”

江天勇在2月19、20日的深夜,被蒙着头接受审讯,还遭到暴力的殴打或随时被踢一脚。他说:“19号的夜晚,他们拿装着水的瓶子乱打我,有时打头,有时往你身上捅,有一个大概20多岁年轻人,不断拧你的脸,边拧、边骂、边说。”

“这种精神上的折磨比肉体上折磨更痛苦。”江天勇表示,“你处于一个隔绝的状态,没有任何信息,你在房间被封闭着,看不到一个字,除了他对你进行说教的时候,其它时间你没有资格说话,也很难听到说话,这本身就很痛苦。”

江天勇在2月22日到27日,几乎没有睡觉,随时都要接受审讯。他说:“他们说‘如果你休息时间,正好遇上提审算你倒霉。’我意识到休息是没有保障,到快睡觉的时候,他来提审你,一直提审到你的休息时间即将过去,或者说他不满意,他让你反思。”

江天勇以前记忆力很好,由于长时间受到精神折磨和摧残,导致他记忆减退、体重下降。他说:“我体重下降了九公斤,出来十天后,我发现记忆力有很严重的问题,总之感觉很痛苦。”

江天勇:修正案如通过 中国民众处境会更恶化

目前,江天勇自由仍受到控制,他说:“我必须每周跟他们见面,如果有事出差,要保持电话联系,他们不断地提醒,要注意这、注意那。”

中共官方八月底出炉的《刑事诉讼法修订案》,被民间普遍称为“恶法”。江天勇表示,这样的修正案如果通过的话,中国民众的处境将会进一步恶化。现在被强迫失踪状况经常发生,他们吱吱唔唔,完全不承认或像没有发生一样,被失踪者的家人无法知道亲人的下落。

他说:“如果被通过的话,将会有更多的人经常地被失踪,当外界再去询问时,他们会理直气壮地说‘我们是在依法办事’,如果人权机构包括国际社会提出交涉时,他们会说‘你们是干涉我们的司法独立’,这就是变化,我觉得现在非法的一些举动,到时候都全部变成合法。”

9月10日,中国大陆维权律师江天勇和滕彪获得总部在美国旧金山的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颁发的第25届“杰出民主人士奖”。由于受到中共严密监控,他们无法亲自到美国领奖。

江天勇是北京维权律师,长期致力于民间的维权活动,曾参与爱滋病感染者的救助维权、山西黑砖窑案件、北京律师直选、法轮功个案等多起维权行动,也因此一直处于被监控、骚扰和威胁之中。

(责任编辑:徐亦扬)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