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

【京剧欣赏】山门

鲁智深率真豪爽纯任自然
袁荣易

《山门》鲁智深(曾冠东饰演)挥云帚出场。(图片:作者提供)

    人气: 52
【字号】    
   标签: tags: ,

有些戏很神奇,它能顺顺当当、不受阻碍的就这么流传下来,像康雍乾时代《忠义璇图》中的《山门》,又称《醉打山门》,至今仍能见到演出。有些戏运气就不好,例如连谭鑫培都夸赞的好戏《宁武关》(余叔岩、言菊朋皆曾演过),却因中共邪党建政,瞬间中箭下马,当前再也没人敢提起,成了失传的戏。

我们先来谈《山门》这出传诸久远的戏,它叙述鲁智深在五台山时的故事。水浒传108将,几乎都是些与社会格格不入(也可说是适应不良)的人物,作者极力描写他们鄙弃世故,特立独行的个性。,作者费心铺陈,让读者不知不觉巧遇第一个水浒人物-鲁智深,就很有代表性,作者发自内心喜爱的描写他,让人感受到鲁智深喜剧性的率真、以及与人无隔阂的豪爽。就像老子说的:人取法地、地取法天、天取法道、道纯任自然。鲁智深自然而为,做人做事没有虚伪的造作。《山门》表现的就是鲁智深的纯任自然。


鲁智深的扮像:挂着大佛珠、笑脸虬髯。(图片:作者提供)

鲁智深避祸五台山,每天只有斋饭吃,已近一年,这天特别闷的慌,于是下山走走,《山门》这一出戏唱的是一套“北仙吕--点绛唇”套曲,一个新来的和尚走在美丽的自然里,从他口中传来阵阵的歌声:

(点绛唇)树木槎枒,峯峦如画,堪消酒。闷杀洒家,烦恼倒有那天来大。
(混江龙)只见那朱垣碧瓦、梵王宫殿绝喧哗。郁苍苍虬松罨画,吱喳喳古树栖鸦。你看那伏的伏、起的起,鬭新青,群峯相迓;那高的高、凹的凹,丛暗绿,万木交加。遥望着石楼山、雁门山(雁门关在其附近),横冲霄汉;那清尘宫、避暑宫,隐约云霞。这的是莲花涌定法王家,说什么袈裟披出千年话?好敎俺悲今吊古,止不住忿恨嗟呀!


鲁智深唱【混江龙】写景的曲调,配合上眺望的动作。舞台上四个角都要走到。(图片:作者提供)

色彩鲜明、地景绵延,“莲花涌定法王家,袈裟披出千年话”,铺奠出的修练文化何等动人。只是鲁智深想的是喝酒,此时路上出现卖酒的小贩,但小贩遵照庙中长老规定,不能卖酒给和尚。鲁智深在庙里也有些时日,他保持平和的态度,耐心的与小贩商量;最终脾气还是上来,抢了小贩两桶酒喝个精光。大醉回寺,中途在半山的亭子练拳排闷,一拳打坏柱子,使亭倾斜(此戏如仅演至此,又可称做《山亭》)。寺中和尚将寺门紧闭,鲁智深又打坏山门,门上塑的哼哈二将遭了殃,碎裂满地。


《山门》卖酒小贩(刘育志饰演)挑着两桶酒上场。(图片:作者提供)


鲁智深看到卖酒小贩可高兴了。台湾戏曲学院京剧系毕业演出。(图片:作者提供)


卖酒小贩挑酒要走,鲁智深赶紧挡住。(图片:作者提供)

最后,住持智真师父出来,要求他离开五台山,去往开封的大相国寺。鲁智深感谢师父为他安排去路,唱着套曲中很感人的“寄生草”,结束这一出戏:

(寄生草,唱)漫拭英雄泪,相随处士家。
(白)且住,想俺当日打死了郑屠,若非师父相救,焉有今日?师父吓!
(唱)谢恁个慈悲剃度莲台下。
(白)师父,你当真不用了?(师父:当真不用了。)果然不用了?(师父:果然不用了。)
(唱)罢!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那里去讨烟蓑雨笠卷单行?敢辞却芒鞋破钵随缘化?


《山门》鲁智深(曾冠东饰演)蹲下来闻酒香,卖酒小贩(刘育志饰演)歇息拭汗。(图片:作者提供)


鲁智深一心想酒喝,卖酒小贩(刘育志饰演)用各种道理阻挡。(图片:作者提供)


鲁智深(曾冠东饰演)趁卖酒小贩不注意抄起酒桶就喝,还把小贩踩住。(图片:作者提供)


喝完酒鲁智深准备开溜,他交代小贩明天到寺中取钱。(图片:作者提供)

《山门》是出冷门戏,可是它与《芦花荡》、《钟馗嫁妹》都是早期架子花脸必学的入门戏。《山门》能留传,郝寿臣(1886 – 1961)的功劳不小。郝寿臣是木匠之子,七岁就签“卖身契”做戏剧学徒,吃很多苦,一直到十四岁约满,因倒嗓没机会入行。正值八国联军入侵,他到德国大使馆做采买、扫地等杂役工作,因此他会讲德文(相同背景如:齐如山家是粮行,与联军做生意,齐如山因此娴熟欧语,后来还去德国留学)。六年后,郝寿臣辞职,想加入戏班演戏,由于一非科班出身、二无名师提掖,在北京根本上不了台。他花三年时间走遍东北各码头,远及韩国仁川,去搭班唱戏,备尝艰辛。幸运的是得遇著名架子花脸唐永常教导,促使其剧艺成熟。1910年24岁起,郝寿臣返京扎根,逐渐成名。

毛泽东年轻时在北京共约一年(1918.8.19.-1919.3.12,及1919.12.18.–1920.4.11)据说曾看过郝寿臣演的《山门》。毛泽东窃政入主北京,旧事难忘,请郝来演出,回味当年的记忆--可想而知以毛的畸形头脑,他欣赏的是鲁智深在戏里造反:破酒戒、醉中砸坏山亭、山门的粗野。至於戏中点出动心忍性、“醉”(执著)令智昏的讽喻,毛进不到那个境界。毛还以为鲁智深的行径类乎共产党“革命”,简直是污蔑好人,鲁智深虽然个性急躁,可他堂堂正正,绝不会去做毛那种暗地伤人的事。

毛泽东接着指定郝寿臣担任北京戏曲学校校长,这是一种笼络政策。郝到他去世共当了十年(1952~1961) 校长,但他分文不取。老舍写文章说:“校长室并不是专为办公用的,而是老有一群孩子围着您(指郝),请您说戏”。郝在这段期间传了不少花脸的老戏,《山门》就是其中之一。

邪党起先的十年对京剧名角假意示好,接下来十年则是打击,并以新编剧及现代革命剧改造演员、毁坏传统京剧文化。麒麟童(周信芳)误以为邪党能带来社会公平向其靠拢,委屈自我极力配合邪党的瞎整京剧。没想到周信芳因自己的新编剧“海瑞上疏”,冒犯到专制独裁的邪党,被视为滔天大罪,在文革期间被斗四年(1965~1969),获释后仍被不断搔扰,1975年痛苦的死于迫害中。死前一直要找周恩来恢复党籍,他以为是下面人恶搞所致,其实原本就是阴险的周恩来搞的鬼。

可怜的周信芳配合“戏改”,曾低三下四去演马少波写的幼稚京剧《闯王进京》(迎合毛泽东意图编的戏),任由老生名剧《宁武关》被马少波批判禁演。这是一出勇阻闯王的老戏,宁武关在五台山西边;明末总兵周遇吉在此抵抗李自成农民军。梅兰芳受马少波嗾使也跟着骂《宁武关》,并且说自己也不再演《(费宫人)刺虎》这个反动戏;《宁武关》与《刺虎》同出自昆曲“铁冠图”。“铁冠图”描写明末仍有气节高尚的人,这抵触毛泽东的感觉,毛自认为闯王这个名号就是自己。

同样都发生在五台山附近的故事,《山门》顺毛泽东意,《宁武关》逆毛泽东意,顺者生、逆者亡。说起来,毛泽东搅乱京剧,正是屎壳郎坐沙发--臭摆。


鲁智深醉倒在地。(图片:作者提供)


趁著酒兴,鲁智深(曾冠东饰演)在半山亭练起拳来。(图片:作者提供)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记者詹亦菱台湾花莲报导)花莲县文化局为丰富乡亲观赏表演艺术的内涵,今(100)年度争取“活化县市文化中心”计划获文建会补助,将自9月起推出一系列精彩节目。首波登场节目安排的《孙悟空大战铁扇公主》儿童京剧,将于9月24四日星期六下午2点30分在花莲县文化局演艺厅演出。
  • 京剧《盗王坟》有两个不同的演出版本:一个是传统的、比较短但艺术表现很完整的时迁盗墓;另一个则是“中国京剧院”的改编本,把剧情完全反过来,时迁不盗墓,而成打击盗墓集团的英雄,他杀死盗墓者,并将盗墓者所盗珠宝,献给梁山。
  • 在“缀白裘”第十一集第三卷收录有乱弹腔《挡马》一戏。这出戏很神奇,经过长久的岁月,它依然在台湾的旧路北管(俗称福路戏)传唱不辍,只是戏名不叫《挡马》而叫《卖酒》,属于文戏,是小丑与花旦的“对儿戏”,讲究唱念要相互配合,衔接上要紧密而自然,今年台北艺术大学传统音乐系毕业公演就有《卖酒》的演出。
  • 萃取京剧小时候,家里后院搭起的戏台,是他梦想的天地;长大后,他的戏台搭在国际上,导演过七十出戏,制作过近四十出莎士比亚戏剧,杨世彭在壮阔的舞台天空里,萃取中国京剧的细腻与精华,演绎西方古典戏剧的壮阔。精华 杨世彭演绎莎剧壮阔
  • 谈到一双儿女如何在艺术家父母的光芒下成长时,吴兴国首度透露,原本对京剧极有兴趣的儿子,却在观看他完美演出《陆文龙》之后决定放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