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渭南血案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1年09月02日讯】去年8月,中国现代的焚书坑儒事件——渭南书案震动全国,惊动中央。今年4月,在此地又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令人畏惧的渭南血案。

我们是华阴市桃下镇武旗营村4名年近六旬的移民妇女,因近日赴京上访,而遭到华阴市桃下派出所公安人员的非法审讯、凌辱、殴打以及逼人画押和强行抽血,其野蛮行径实在令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事情是这样的,为了咨询国家对移民后期扶持补助方面的有关政策,我们4人于2011年4月14日赴京上访,先后去了国家信访局和水利部。次日傍晚,渭南市政府驻京办事处人员把我们从水利部带到北京郊区某旅馆居住,并拿走了我们的身份证。16日下午6点,华阴市桃下镇两名干部和武旗营村干部来到该旅馆,将我们押往陕西,途中在山西省境内住了一宿,于17日下午回到我们家乡。

4月21日中午12点,桃下镇政府派人把我们分别带到镇政府进行单独讯问,并要我们写了再不上访的保证书,下午5点让我们回家。

4月22日上午9点,公安干警把我们押解到桃下派出所进行审问。据说由于华阴市市长卢发兴指示桃下派出所“要严厉制裁武旗营村4名进京上访移民”,因此当我们一进派出所,干警们就对我们这些移民妇女如同审讯囚犯一样,大肆训斥,吼声如雷,态度森严,穷凶极恶,吹胡子瞪眼,拍桌子打板凳,只准我们规规矩矩,不准我们乱说乱动,吓得我们这些没见过大世面的农村妇女只好服服贴贴听从干警的摆布,任由他们进行教训、虐待和制裁,谁也不敢多说或者多问一句话,我们在此没有一点人身自由,直到次日凌晨1点多,长达16个小时,才放我们回家。在这期间,干警不给我们喝一口水、吃一口饭,我们提出想上街买饭吃却被断然阻止,有个姐妹因患病要喝药,竟被干警把药夺走扔掉,甚至连我们上厕所也被干警们紧跟监视。

其间,干警们对我们进行隔离审讯,录取了我们的口供,还强行拉着我们的手指给笔录纸上摁了手印,这让我们联想到了古代官吏所惯用的刑讯逼供的卑劣行为。

同时,派出所又给我们分别进行照相,既照正面的,又照侧面的,用以存档。在给年老体弱的穆会漂照完正面相后,派出所副所长王锋喝令她向左转,但因她当时受到干警的惊吓头脑反应迟钝,而转错了方向,王副所长便责骂她“笨得像猪一样”,王随即将她的胳膊反扭到背后,并抓住她的头往门上接连猛撞,差点将她摔倒在地。更气人的是,当时在场看热闹的王副所长的老婆幸灾乐祸,竟然又在穆会漂的屁股上踢了一脚。这位副所长和老婆的行为实在粗野,简直与流氓、土匪和日本鬼子没有两样,让人惨不忍睹,颇难容忍。令人不解的是,在大讲法制、人权、和谐、文明的今天,怎么在华阴还会发生这么恶劣之事呢?这些基层公安中的败类与害群之马,他们给公安队伍丢了脸,抹了黑,这真是中国警察的耻辱和悲哀啊!

由于王锋副所长用力太大,顿时使穆会漂胳膊发紫,头部剧痛并肿起血包。随后,她便被家人送到华阴市医院救治,还作了CT检查,一下子花去了500多元钱。时至今日,她仍然头疼难忍,还导致视力下降,面部神经抽搐,甚至连日来出现失眠状况。身遭此患,她现在只好四处求医,多方购药,继续进行治疗。

在桃下派出所,干警们甚至还强行抽了我们4人的血,用以备案。抽血者既不是大夫,也不是法医,而是派出所雇用的临时干警李辉辉等人。他们在没有任何医疗设施及卫士条件的派出所办公室,犹如杀猪宰羊一般,将我们连推带搡、连抱带压,极其粗鲁野蛮地抽了我们的血。姐妹们伤心地说:“这些干警对我们移民简直连一点人道主义也不讲。”

王小利因被抽血过量,加之受到干警们的威胁和恐吓,致使本人头昏目眩,嘴唇发青,神志恍惚,甚至半个身子失去知觉。面对此状,她的家人曾先后把他送到华阴市医院及华山荣院救治。由于医治无效,只好又转到外省医院治疗,甚至在最近还被迫作了切除乳房的手术。

回想我们移民为了国家的水利建设,半个世纪来在屡次迁移折腾中,真是受尽了天下苦,遭遍了人间罪。我们陕西库区这些忠厚老实、多灾多难的移民群众,当属为国家作出了重要奉献和牺牲的大功臣。在此还值得一提的是,当初修建三门峡水库正值建国初期,国家财力紧缺,因此给我们陕西库区的移民经费人均仅1千元,且全部用于移民部门的工作经费,移民未享用1分钱,其搬迁和建房费全是由个人自理。如今,国家拨给四川三峡库区的移民经费人均4.5万元,而且据说拨给河南小浪底库区的移民经费人均高达11万元。我省移民与外省移民相比简直是牛蚁之差,天壤之别啊!因此可以说,国家在修建三门峡水库时因当时财力紧缺,的确是把我们陕西渭南的移民亏待了。

华阴市桃下派出所这伙干警们拿着人民的俸禄,利用人民给予的权力,却反过来欺压人民,在我们这些年老体弱又没文化的移民妇女面前耀武扬威,张扬跋扈,打人骂人,画押抽血,为所欲为。他们用暴力手段欺负和凌辱移民这个弱势群体,屡屡干出丧天良、没人性的刁事与恶事,实在令人痛心和愤慨。也不知这些公安干警为何要这般对待我们这些曾经为共和国水利建设做出过重要贡献和巨大牺牲的国家功臣呢?!老天啊,贫穷移民特别是我们这些移民妇女实在太可怜了。

在我国,最贫穷的是农民,农民当属弱势群体。然而,移民也是农民,更是农民这个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群体。公安干警有何理由不同情、不怜惜我们这些曾经为国家作出过重大贡献和牺牲的功臣呢?难道他们连最简单“知恩图报”的道理也不懂吗?对移民连一点点报恩的心思都没有吗?这真是太令人伤心和费解了。“农夫救蛇反被蛇咬”是人们很熟悉的一个古老故事,我们应该做农夫,而不应该做蛇,因为农夫是人,蛇是冷血动物,是没有人性的,是不懂得知恩图报的。我们不理解华阴市某些政府官员及公安干警岂能枉披人皮,而对移民去做那种忘恩负义、冷血动物、没有人性的事情呢?呜呼!哀哉!!

今年5月5日,穆会漂和韩世平向华阴市公安局督查室送反映信,要求查处桃下派出所干警虐待移民妇女的违法行为,但该室一位姓邢的和一位姓郭的干警竟然回答说:“这事我们不管,你们随便告去。”于是,我们在本月17日至20日再次赴京上访,先后找了国家信访局、人大信访局、中国妇联、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等,可是上述部门却互相推诿,不肯受理此案。我们今后还要继续上访。

为了严肃法纪,依法治国,针对桃下派出所干警对我们移民妇女滥用暴力、强行抽血之事件,我们强烈要求政法机关、纪监部门对此事予以立案,尽快查处桃下派出所干警凌辱移民妇女的野蛮行为,令其向我们赔礼道歉,并务必承担我们的医疗费、误工费以及精神损失费!!

陕西省华阴市桃下镇武旗营村移民妇女:李会侠(身份证号612125195412181022
本人手机:13659132109)
穆会漂(身份证号610582195401111026)
本人座机:0913-4488221)
韩世平(身份证号610582196007171025)
丈夫武高社手机:13572747009)
王小利(身份证号612125644882010)
丈夫常美宁手机:13891362983)

2011年8月31日
抄送:各级党委、政府,信访、纪监、政法、妇联部门,新闻媒体及网站。

(责任编辑:郑正芬)

评论
2011-09-02 3: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