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纪念新股民刘静淑君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9月24日讯】
(一)
2011年9月19日,就是上证综指捅破前期低点的那一天,我独在证券营业部外徘徊,遇见程君,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刘静淑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刘静淑以前就很爱看先生的博客。”

……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炒的并非正常股市。数百万被套股民的脸,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割肉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经济学家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大小非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这资本市场,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未销户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销户者的灵前。

(二)
真的股民,敢于直面惨淡的大盘,敢于正视大小非的解禁。这是怎样的投资者和投机者?然而制度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股民的血汗钱,来满足大小非的欲念,仅留下散户眼中的血色和缩水的市值。在这眼中的血色和缩水的市值中,又给人暂时的反弹,维持着这似涨非涨的指数。我不知道这样的跌势何时是一个尽头!

……

(三)
在销户的新股民之中,刘静淑君是我的学生。学生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她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她不是“被套而苟活到现在的我”的学生,是为了中国资本市场顺利发展而贡献一生积蓄的中国的新股民。

……

(四)
我在那日早晨,才知道上午有股民向“**会”请愿的事;下午便得到噩耗,说庄家居然开始砸盘,跌停股票多至数百,而刘静淑君所买股票全在其列。……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股市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重挫崩盘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刘静淑君,更何至于无端就销户了呢?

但有人就说,说她们是“小散户,不懂就不要炒”!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是应该要自己负责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沉默啊,沉默啊!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五)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她,刘静淑君,那时是欣然前往营业部开户的……但竟在中石油开盘那一刻满仓买入,整整48元,没有一点上涨的希望,已是致命的创伤,只是没有便死。同去的张和珍君想帮助她,教她买了中国平安,立跌;同去的杨仪群君又想去帮助她,教她买中小板、创业板的小盘股,但是买的小盘股也全跌。但她此时还能站起来,最后满仓的权证到了截止日期却没抛,于是终于销户了。

但是庄家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血污。

……

(六)
时间永是流驶,股市依旧太平……资本市场发展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牛市时进入的大量的股民,能活下来的毕竟不多,但销户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全亏。

然而既然销了户,当然不应要扩大。至少,也不能因此影响亲族;师友,爱人的心,纵使时光流驶,亏去老本,也会在微漠的打工中积存微薄的够糊口的血汗钱。陶潜说过:“亲朋或被套,他人亦已亏,割去何所惜,打工养全家。”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七)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股市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庄家竟会这样地凶残,一是经济学家和官员们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中国的股民割肉竟能如是之从容。

……

套牢者在深绿色的大盘中,会依稀看见微红的光芒;真的散户,将更奋然而买入。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纪念新股民刘静淑君!

(责任编辑:郑芬芳)

评论
2011-09-24 5: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