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韵明星日志:回旋镖!回到未来

2011/09/03

【大纪元2011年09月03日讯】上个月末,我们圆满结束了在林肯中心的夏季演出。如宣传中提到的,我们展现了神韵艺术团过去几年来收藏的经典节目。演出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我们也很荣幸能在世界上最好的剧场之一表演。

在度过了轻松而又愉快的十四天暑假后,我们只有短短的三周时间来准备即将到来的演出,其中包括好几个几年没跳过的舞蹈。我们的日程比罐装沙丁鱼还要紧凑。每天大家都在舞蹈教室繁忙的排练,在舞台上与乐队一遍又一遍的合乐,以及准备服装和道具。

作为一名资深的“头饰组”成员,我需要多次拜访我们的储藏室。不幸的是,头饰都被锁在了三楼。我之所以说不幸是因为我讨厌爬楼梯,也许我比功夫熊猫还讨厌爬楼梯。经过漫长的一天,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楼梯了。

上了第一层楼梯就已经让我气喘吁吁、疲惫不堪。我抱着扶手长叹一声继续向上爬,上气不接下气的我此时看到每一层台阶都感到是一次对耐力的检验。你能想像当我到达顶层时是多么的开心。我歇息了几秒,在这个艰苦的过程中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的走进储藏室。

我打开电灯,翻山越岭般的来到了我们的头饰区域,是旁边的一个较小的房间。我感觉我就像是在寻宝似的。我从一个箱子翻到另一个箱子,每个箱子上都有薄薄的一层灰尘,里面珍藏着我们的头饰。有些头饰自从四年前我们装箱后,我就再也没看到过。每一个都有它们自己的故事,它们和我们巡回到每一个不同的地方,在世界上的每个舞台上都演出过。我在想,如果二十年后,我们决定把这些“古董”放在ebay上卖了的话,那么它们绝对会是无价之宝。

一开始,记住舞蹈动作对我来说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我脑袋没有空间可以容纳下四个季度的舞蹈动作。别无选择,我只能靠过去的录像来找回记忆,这其中还有些不可靠的内容。就像舞蹈苗乡秀经过了多次的修改,我们压根都不知道哪一版本是最新的。而编舞老师们掌握著更改动作和队形的大权。今年,他们还提高了舞蹈的技术难度。所以当苗乡秀又有了新的版本时就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了。

尽管有一些轻微的改动,但是这些历年的节目给我带回了诸多美好的回忆,并让我们看到了这个整体一起成长了多少。这里有无数个相似的故事,就像我反复经历著同一个梦的感觉。

在每次开场前,等待着大幕拉开时,我都会闭上眼睛,等待着乳白色的干冰布满整个黑色橡胶地板,直至传到我的背脊,使我不由的打个寒颤。当美丽的海上仙女在舞台上翩翩起舞时,我会忍不住咯咯的笑起来,因为这让我想起了四年前我们第一次学这个舞蹈时是多么的笨拙。我们花了好几个小时学习简单的将扇子摆到同一高度的动作,并且要创造出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大唐鼓吏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不仅因为男生们要突破自己成为一名打击乐手,更因为他们每一次击鼓的节拍都展示著大唐男子的精神和气概。

尽管以前已经无数次面临着转手绢的风险,但是当我把手绢扔到空中再接回来时还是很紧张。与去年巡回演出的气氛最为相同,我试着跑快点,也试着跳快点,就好像这样时间会过得快一点儿,但就算如此,这四分钟总觉得像几个世纪般漫长。满手的汗水和加速的心跳没有让我感觉更好。空中紧张的气氛就好像会传染一样: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盯着那块翠绿的手绢,并把手指交叉在一起,希望手绢可以在控制中回到手上。只有当大幕降下后,我才能缓口气儿,尽管如此,我还是会时常沉浸在震撼中走不出来,直到再颤抖个五分钟才缓过神来。看来,有些事情真是永远也不会改变。

2011年7月22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