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盗王坟

时迁盗墓被改成时迁送邪党进坟墓
袁荣易

4. 新编《盗王坟》贾哑与假扮灏王的时迁说悄悄话、(图片﹕作者提供)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京剧《盗王坟》有两个不同的演出版本:一个是传统的、比较短但艺术表现很完整的时迁盗墓;另一个则是“中国京剧院”的改编本,把剧情完全反过来,时迁不盗墓,而成打击盗墓集团的英雄,他杀死盗墓者,并将盗墓者所盗珠宝,献给梁山。

不熟悉共产党思考方式的人,一定感到惊奇,为什么凭时迁一个小偷,就有办法学习欧美的蝙蝠侠、蜘蛛人,一个人打赢多人组成的盗墓集团,为梁山做出“积级的贡献”呢?其中道理,说起来其实很简单,这本来就是共产党叙述事情的原则:颠倒是非,再予“伟光正”一番。

现成的例子如薄熙来,他控制重庆市就有四字诀窍“打黑唱红”,打黑就是不管真假先树立一个坏对象来打击,唱红就是伟光正。重庆市大企业的商家,他不管好歹全抓起来,以前好官是宁愿一家哭也不要一街哭;薄熙来颠倒干,就他一家笑,岂止让一街哭,还让整个市哭。“唱红”十足发挥邪党的愚昧疯狂,在广场叫市民聚起来唱红歌,在监狱犯人红歌唱得好就能减刑释放,精神病院的病患唱红歌,说最具疗效。

近的还有温州动车追尾事故,肇事车厢就地掩埋,迅速恢复通车,禁止各种媒体做相关报导,因为铁道部还要在国际上卖动车,为国家争取“伟光正”。举这么多例子,相信大家都熟悉了邪党的思考方式。做为文化部直属单位的“中国京剧院”,促成这样的思考方式,也是不遗余力,改编京剧也按此去编,默默推行“颠倒是非,再予伟光正”的邪法。久而久之,人民习焉不察,失去辨别真假的能力。犹如论语的:“子张问明,子曰:浸润之谮,肤受之愬,不行焉,可谓明也已矣”!邪党利用各种传媒“浸润之谮,肤受之愬”搅乱人民,人民抗拒不了,只能糊涂与“不明”。


1. 新编《盗王坟》有两个“开口跳”(武丑),左为时迁,右为殷显(谐音阴险,身着百姓服)。(图片﹕作者提供)

原本《盗王坟》,台上摆大帐子(代表棺椁,里面是灏王-头戴王帽、脸戴加官脸子),大帐子与下场门之间,斜置一张桌子,桌上架一张椅子,这代表隆起的王陵。

时迁攀登上王陵,凿掘封土,下到墓室,墓室窄小,时迁走矮子步或倒立而行。摸到大帐子(棺椁),揭开帘幕,观众看到时迁摘下王帽放入背包,接着摸脸上五窍-两耳、两眼、嘴,将其珠宝取走,尤其用锤橇开嘴含,见是一大颗夜明珠让时迁乐歪了。


2. 新编《盗王坟》左为贾哑(身着百姓服),右为蓟州府衙内侯怀(武二花,脸谱红底一个黑共字)。(图片﹕作者提供)

正收拾行囊要走,灏王突然坐起来,跳着追时迁,死人也不甘愿自己的东西被人拿走呀!时迁吓一大跳,回过神,一面惊呼“诈尸”,一面又说“你别挨骂了”,两人同时下场做结。全戏惊险又滑稽,让人忍俊不住,例如时迁从王陵顶上失足滑下、“死人”诈尸追人、……,盗墓可能碰到的花样都有。道具就是大帐子与桌椅,京剧简易舞台却让观众发挥想像力;又很幽默,被偷的灏王不愿坐视利益受损,起身与时迁互动,观众呵呵一乐,不会觉得死人有什么阴森恐怖。


3. 新编《盗王坟》殷显手持珠宝,却被时迁假扮的灏王,吓了一跳。台湾戏曲学院京剧系演出。(图片﹕作者提供)

新编《盗王坟》将以上情节尽皆抹去,它强调的是盗墓集团的打仔成员,崇武、斗争:蓟州府衙内侯怀(代表高干)、恶人殷显(代表流氓)、贾哑(装哑巴,代表特务)。高干、流氓、特务这是党的三个呆表,在新编戏里不愿低调,总要不怕丑的丑态毕露。殷显与贾哑的服装更是别扭,既像在土改上喊打喊杀的假群众,又像样板戏里的工农兵。在动作上,贾哑(他是时迁派去卧底的)与时迁的二人联合亮相,不时摆出政治宣传画的革命姿势。好呀,革命都革到坟里啦!革到阴曹地府啦!

贾哑与时迁是好人,侯怀与殷显是坏人,打得大开大阖,火暴猛炽,一点也没想到是在黑夜里、甚至是在墓室狭小的空间里。其间还穿插一段时迁假扮灏王,戏弄众人的戏--连灏王都响应革命,能奋起吓人进地府,分享革命的喜悦。


4. 新编《盗王坟》贾哑与假扮灏王的时迁说悄悄话、(图片﹕作者提供)

动作的设计很多不合理,没有主题动作,又爱抄袭与拼凑,如时迁翻筋斗穿上铺在地上的衣服,那明明是《时迁偷鸡》里的。按照水浒传的次序,京剧依次演出为《翠屏山》、《盗王坟》、《时迁偷鸡》。那么演完《盗王坟》,到了《时迁偷鸡》又来个地上穿衣,犯重岂不是没意思。新编《盗王坟》时迁与殷显同时都由“开口跳”扮演,更是犯重,从没在同一出戏里见两个“开口跳”互拼的,看来是领导出的新创意,叫怎么编就怎么编,连最基本的章法也没有。

又有一说《盗王坟》是前辈张黑的拿手戏,王长林教叶盛章也教了这一出。叶盛章文革时被共产党谋害,叶生前教的众弟子之一又被共产党命令重编此剧。在从前徒弟不敢做出欺师灭祖的事,但在邪党威胁下,编出一出又像歌颂邪党(戏里人物人人都是邪党的形像),又像送邪党进坟幕的乱糟糟的戏。这种颠倒是非又要伟光正的剧情,不管是编剧、演员、观众大家都只有哭笑不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赵氏孤儿》根据老戏《搜孤救孤》改编,在1959年编成。剧情新添加的几个部分,完全是为“革命需要”做作出的“虚情假意”。 中共统治大陆后,立即颁布禁戏剧目,压制京剧不遗余力。京剧演员无戏可演,难以维生。拖到1957年大鸣大放,一些不懂中共阴谋的演员,以为否极泰来,积极演出传统老戏,招来老观众,想要再造京剧的中兴。不久“阳谋论”把大鸣大放的人扣上右派的帽子,遭整肃以及被杀死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京剧著名艺人李万春、叶盛兰、叶盛长等也牵连在内。从此以后,幸存的人变得机伶,隔年1958年毛泽东发动“大跃进”,果然人人争先。京剧界也跟着搞大跃进,积极“改革”老戏,计划一年排出三百个新戏,其中两百个要是革命现代戏。
  • 在“缀白裘”第十一集第三卷收录有乱弹腔《挡马》一戏。这出戏很神奇,经过长久的岁月,它依然在台湾的旧路北管(俗称福路戏)传唱不辍,只是戏名不叫《挡马》而叫《卖酒》,属于文戏,是小丑与花旦的“对儿戏”,讲究唱念要相互配合,衔接上要紧密而自然,今年台北艺术大学传统音乐系毕业公演就有《卖酒》的演出。
  • 《盘丝洞》在道光四年(1824)庆升平班272出的剧目里就有了。50年后“菊部群英”一书(同治十二年出版,1873),介绍梅巧玲、余紫云师徒二人皆擅演《盘丝洞》,而且特别是他俩都是正旦兼花旦,可知《盘丝洞》里的蜘蛛精(月霞仙姑),并非卖弄风情,也要端著正旦的架子。梅巧玲是梅兰芳的祖父、余紫云是余叔岩的父亲,他们都是很有名望的人,表现适可而止,绝不会在淫荡上去讨好观众。
  • 八珍汤原名《三进士》。《三进士》是一出二黄的骨子老戏,可说是非常具备有指标性的一出京剧:它有元杂剧离奇的剧情、又有明传奇的善做结语(一门三进士,枯木喜逢春;富贵休忘本,为人莫欺心),自身又具足清代乱弹戏的明快节奏。很可惜,民国以后越来越少人能领悟它的深刻性。到了共产党时代,把它妄改成老旦的控诉戏-装可怜、搞斗争,让人看了起一身鸡皮疙瘩。新编《八珍汤》故意钻牛角尖,着眼在老旦因为做了那碗不受吃的八珍汤,竟被媳妇赶出门去,几乎冻死在大风雪中(简直是瞎编),于是八珍汤成为老旦受到迫害的铁证。从《三进士》的波澜壮阔的剧情,一下子变成控诉富人、狭隘不讲理的批斗叫嚣;老旦在大雪中又唱又舞,看看快冻死,来了丫环春兰护送她去周府。丫环本事不小,竟能推荐一个老旦到周府去吃闲饭,这只有无产阶级的脑袋才编的出“春兰救星”,显示无产阶级无所不在,古代就有。
  • 《长坂坡》演出时间约要两个多小时,它几乎把战争中所可能碰到的情况,借着赵云所见所闻,一一描写出来。其方式很像电影“抢救雷恩大兵”(大陆译:拯救大兵瑞恩),借着去救雷恩的过程,电影实际是要把前线的艰危曝光在大家面前。《长坂坡》中,赵云的任务在保护刘备的妻族家小,包括甘夫人、糜夫人、阿斗、糜竺、糜芳(二人为糜夫人的兄弟)等,由于大家分散逃走,赵云杀进杀出许多次,分次救出人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