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秦永敏:选举专家姚立法历险记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9月05日讯】话说选举专家姚立法,8月7日从北京被抓回潜江后,外界一直不知其下落,当局也一直坚称不知任何情况,尚一度要求其家人到北京去找亲眼见到他被抓回的朋友要人。那么,这些日子姚立法究竟怎么了?

事实是,8月7日被抓回潜江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姚立法被关押在潜江和监利交界的西大院农场,后来又转往江汉油田,看守他的人多达22个,其中包括姚立法所在的潜江实验小学的副校长汪潜等隶属于教育局的一般人,其他的还有刑警、特警、国保各方面的强力人物这些人如临大敌严密封锁,把姚立法和外界完全隔绝不说,而且采取了多种方法对他进行折磨,包括克扣饮食,不准洗浴,不让换衣,不准看书,不准看电视,甚至不准说话!从8月7日到8月30日,每餐只给平时饭量的三分之一,其中19到30号每天只给两餐饭,数量还是那么一点点!从8月7号到18号不给毛巾,不让换衣服,也不准开空调,使他身上变得发臭,甚至连他随身带的全国人大出的有关选举的权威书籍(陈喜思着)也收走了不准看!

9月2日凌晨,姚立法因饱受迫害而突发急症腹部剧痛卧地打滚,国保这才把他送往江汉油田五七医院就诊,经过多方诊断,医生认定是随时可能死人的急性胰腺炎,然而,到当天下午,在某方面授意下,医生又说是无关紧要的胆囊炎,看病过程中,居然禁止使用真名,不准他和任何人交流,并且为防范他打通关系而不断的改换住处,先是在外科病房,然后转往烧伤科,后来又转到内科,最后干脆腾出一个单间,直到9月4号夜九点,才因为害怕病情恶化要负责任而把他送了回家,对他的病情则不做任何交代。

回到位于2楼的家里,马上对他家周围到处设岗,其中潜江实验小学汪潜等人负责守在楼梯口,楼外出口处的监控器一带则有国保守候,绝对不允许姚立法走出家门。

8月31日,也就是姚立法回家的前4天,德国电视一台的四名记者前来姚立法家采访,潜江当局动用了几百名警力封锁道路,把姚立法的妻子的手机也停了,把其家中的座机也断了,然而,百密一疏,四名德国记者却出人意料的通过一楼的商铺直接从大街上上楼来到姚立法家,惊慌失措的警察居然大批涌进姚家对德国记者加以威胁,然而,面对他人义正词严的质问,终究理亏没敢动手,出去时,闻讯赶来的潜江市宣传部和公安局负责人对他们进行了盘问并检查了证件,面对人家的依法采访终于无话可说。自然,潜江当局的这些做法反而给自己添加了大量不光彩的素材,因为德国记者们不仅拍下了被他们砸坏的玻璃、和冲他家设立的遍布街坊的监控器,也把上百警察围着姚家乱转和冲进姚家找事的镜头都拍了下来并向全世界做了披露——在中国,一个公民依法参加选举竟要遭受这么些迫害,岂不是太离奇了?其新闻价值又岂不太大了!

在姚立法逃出控制的那些日子里,他的二十多家亲戚受到当局的抄家、监控、警告,不仅如此,据《楚天都市报》报导,7月20日前后武汉曾出动万名警察搞大搜查,原因是查到了姚立法在武汉的消息,使政府下令要不惜代价抓住这个“竟敢带头竞选并鼓动全国依法参选的危险人物”!

最后,潜江当局之所以把姚立法放回家,是因为如果他果真患了急性胰腺炎就会有生命危险,而姚立法又没有任何违法行为,与此同时,他尚正受国际社会高度关注,这样,权衡利弊,才将他暂时送了回家。

其实姚立法不仅患着内科疾病,还因为跳楼逃出非法监禁使腰椎发生压缩性骨折,目前腰已经弯曲,由于错过了救治时间,预后情况不良,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

尽管受尽苦难,姚立法还是初衷不改,他说,潜江的选举马上就要开始,他一定会报名参加,也会尽其所能,帮助全国的独立候选人参加选举,以便继续书写自己的传奇故事。

2011.9.4 24点

评论
2011-09-05 2: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