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声讨共匪——记录我的一家的遭遇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9月08日讯】一位大姐的血泪控诉40,现记录如下:

我今年六十三岁,是个又矮又瘦的老太太。我的父亲是一个勤劳能干的带工人,又是一个非常传统重感情的人。虽然他的第一位妻子一直没有生育,但是他直至五十岁左右才娶了比他小二十九岁的母亲。

母亲进门后生了我们姐弟三人,弟弟比我小一岁,妹妹比我小三岁。父亲老年得子,心情可想而知,他用尽心血、竭尽所能建了三栋房子,心想孩子们将来的生活一定有依靠了。

没想到共产党来了,抢了我们的房产,抄走了所有值钱的东西,诬陷说是剥削来的,骂我是资产阶级臭小姐。更要命的是,父母被无休止的批斗,最终父亲承受不住这样巨大的打击,含恨死去,那一年我母亲才三十岁,我只有六岁。

年轻的母亲带着三个幼小的孩子,要吃没吃,要喝没喝,还要天天被批斗。想找个人嫁了,找条活路吧,可是有谁敢要呢?最终她的精神崩溃,她疯了……

我至今还记得她指甲长长,头发蓬乱的样子,还经常把一个旱烟袋顶到头上,嘴里叫喊著:“咱家没粮食了,咱家没粮食了……”。万般无奈之下,年仅十岁的我带着九岁的弟弟去天桥拉套子(地排车上坡的时候在旁边帮人往上拉),老人们都知道,那时拉一个车上坡五分钱,两个还应该在父母跟前撒娇享受天伦之乐的孩子,苦累一天,挣上几毛钱,就这样,全家才勉强存活下来……往事呵,不堪回首。

再说我婆家,在民国时公公上了军校,毕业后自然在警界做事。共产党来了那还了得,共了宅子,抢了财物还把公公关进大牢。婆婆带着我丈夫兄妹七人,可怎么过呵。她老人家说:那时候一听到警车的声音,吓的几乎就要拉到裤里。可怜我丈夫受株连也被无休止的批斗,落了一身病,今年他已经七十多岁了,可至今一句“错话”不敢说,整怕了。

共产党的罪恶罄竹难书,在其几十年的血腥高压统治中,无数无辜的人被这样活活整死,饿死,多少无辜的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多行不义必自毙,天灭中共大势所趋,我期待着,期待着,不久的将来,这神圣的时刻——早日到来!

记录人:月华
二零一一年九月八日

评论
2011-09-08 3: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