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死亡与俘虏:朝鲜战场两个人不同命运

1953年,中国战俘在中立区外南朝鲜一侧等待进入中立区。(大纪元资料图片)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1月13日讯】在朝鲜战场上,飞行员牟敦康驾机坠海,至今沉睡海底60年了。而在数千里之外,在台湾海峡的那边,一个叫金枫的老人,也时常会将思绪拉回到60年前的朝鲜,在战场上他只是一个担架员,后来成为美军俘虏,他最终选择去了台湾活了下来,迄今已经81周岁。

金枫忆往事

据《南方都市报》12日报导,金枫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勃利县人,从小也生活在日本人的阴影下。他出生那年,发生了“九一八事变”,日本人占领了东北,并成立伪“满洲国”。金枫说:“我六七岁记事的时候,长辈都不跟我讲中国人,我一直以为自己是满洲国人。”

他家是富户,在农村有些地,父母亲还在城里经商。1945年抗战胜利,对金枫而言是个生活上的转折。他说:“我们东北是个怪地区,民国元年到民国20年,是张作霖管,他不讲中华民国,他讲满清。民国20年到民国34年,末代皇帝溥仪到东北做皇帝,也讲清朝的事情。所以一直到1945年,我14岁,才开始不再过满清生活。”

金枫表示,伪“满洲国”强调长幼有序,长兄如父,他从七八岁起,就要站起来和比他大两岁的哥哥讲话。女孩子做针线活,走路要规规矩矩,不能蹦蹦跳跳,到了十七八岁就要嫁人……

被划为富农挨斗 全被抢光

金枫说:“哈尔滨以北,中共去了,哈尔滨以南,国民党去了。胜利了,我的爷爷就盼望关内的中央军来,不盼望共产党,他说共产党打土豪、分田地,共产共妻,没个主张。”

金枫所在的勃利县位于哈尔滨以北,中共很快占领了那里。他家受到了清算。金枫说:“我家里是有钱的,有田地,有车有马,共产党把我家划为富农,就开始斗争。”

清算的工作也有反复,第一次清算工作团没有杀人,他家的田地和六匹马被分了出去:“都是东北年轻人当干部,干部一走,穷人就把马给我们送回来了。我爷爷六十七八岁,在地方上有点地位,他们都叫金三爷或三叔什么的。他们说,三叔,我人穷志不穷,干嘛拿你的马?反正清算工作团走了,我还给你。马也还回来,田也还回来。”

第二次清算开始了:“一夜之间我家什么都没了,光剩个房子,空壳子。连床铺都没了,被子褥子全没了。”金枫记得,那时候的口号是“贫农雇农团结中农,斗争地主富农”,他本人的学业因此中止,并且被要求去军属家庭做工。他说:“做工还要受气,地主、富农的子弟还不能结婚。我这富农子弟是要加倍被批斗的。”

顶替哥哥当兵 稀里糊涂被俘

后来,金枫在铁路工作刚一个月,朝鲜战争就爆发了,他称:“……当时,我偷偷从铁路局逃出来,回家刚好赶上征兵:民夫担架队需要人,一个村庄要四个,征到我哥哥,哥哥跑了。我代表我哥哥,就这样出来了。”

战场上没有金枫想像的美妙。他首先面对的最大问题是中美间的武器悬殊。“那个战争你怎么打?整个朝鲜上空,老美有制空权、制海权,陆军有战车大炮。志愿军重武器运不上去,只有一个人一把枪、五个手榴弹。我们担架队的,只有连长有手枪。”

只经过简单训练的金枫无法适应军旅生活,他总是掉队。有一天晚上,他被炮弹掀起的泥巴打伤,就地休息后,彻底与担架连失去联系。当时,他刚到朝鲜两个多月。他说:“我就像野马一样到处乱窜,结果有天晚上,也没什么东西吃,我正饿的时候,大概是命里注定,看前面有灯火,到附近一听,里面是中共军队,他们好像在准备武装,背包正要走。”金枫在这里饱饱吃了一顿,一个人蒙头大睡。

等他醒来的时候,听到附近有说话的声音,仔细一听,说的是:“中共指战员们,你们被包围了,过来吧,这边有自由有民主。” 刚执行过一次担架任务的金枫,就这样被美军俘虏了,被关进了位于韩国的战俘营。

2/3俘虏选择去台湾

金枫说,战俘营里70%都是原国民党军人,他们在国共内战中被俘虏:“中共让他们打韩战来。”所以战俘之间时常发生冲突。

好在,他最后选择了去台湾,过着平静的生活。据金枫说:“大概有两万多中国战俘,有六七千选择回大陆,一万四千多回台湾。”

现在,金枫在台湾桃园的家中养老。

牟敦康和战机 沉睡海底

而牟敦康出生于1928年,童年在山东日照市度过。他从小就喜爱看打仗的小说,羡爱当兵拿刀枪的打仗。八岁的时候,他随父亲去了济南。“在学校不守规则,与教员打架。”因此而被开除。

在济南待了九个月后,牟敦康放假回到日照老家。此时是1937年夏天,抗日战争很快爆发,日军进了村,并设了据点,他为此曾短期随家人逃难去祖母家。1944年12月,牟敦康入伍了。后来经过受训,成为一名飞行员。但在1951年10月30日下午的空战中冲进了大海。

中国民众评论

腾讯南京市民众:“金枫的选择是明智的,倘使回大陆来,不是死于非命便是老无所养穷困潦倒。”“两万多战俘,一万四千人选择去台湾,聪明啊!”“需要反思我们的政策。不少中国军队的战俘回来是很悲惨的,去台湾的都不错。”

常州市民众:“我初中老师,是中共军队复员的。他亲身经历板门店交换战俘的场面:国际红十字会的代表居中。接受各方提交的战俘名单,然后抽签。最后互相确认、签字、拜拜。大陆战俘有三种选择:1 、回大陆;2 、去台湾(据说,有好几万);3、去第三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完全由战俘自己、独立选择,绝没有强迫。”

……

据报导,最终回到大陆的6,064名战俘大多受到政治审查,成了罪人,被迫面对面坦白,背靠背揭发,只好违心地不写功绩,只写过错,甚至违心地给自己上纲上线,直到最后几乎所有的人都有“叛变性行为”……

因为他们是“战俘”,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被扣上“叛国投敌分子”、“里通外国分子”、“叛徒”、“特务”等帽子加以整肃迫害。文革爆发后,大部分战俘受到严厉批斗,不少人受不了折磨而自尽。

至于韩战死亡人数,中共对外公布共伤亡36万余人,但没有单独公布死亡人数。中方副司令洪学智说:“我们在朝鲜战场上牺牲了几十万同志”。2010年10月25日,中共相关纪念馆称,确认有名有姓的战亡军人就有18万3,108人。虽然中共官方多年来口径不一,但苏联官方解密文件称中国死亡人数为100万。

(责任编辑:李平)

评论
2012-01-13 8: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