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

【京剧欣赏】白水滩

十一郎与青面虎技进于艺惺惺相惜
袁荣易

10. 二寨主许佩珠与抓地虎将官兵打的大败,右二人弯腰者为官兵。十一郎喊了一声“见死不救是小人”,然后跳下来帮助官兵。

    人气: 79
【字号】    
   标签: tags:

胡金铨带有京剧节奏的武侠片“龙门客栈”,演变到徐克三D武侠片“龙门飞甲”,其间约有五十年,可是观众还是爱看。

武侠片(西方有骑士传奇的小说、电影)是人类投射出的情境:想像奇人义士打抱不平、救助弱小忠良、揭露真相、不顾世俗的阻扰、勇往直前。戏曲小说及文艺作品,就是有此类型,其情其景带有儿童纯真的观点,细腻、善良、栩栩如生。


1. 《白水滩》莫遇奇(李环春饰演)挑寿担,准备去给母亲祝寿。


这样浪漫的梦土,却被共产党“创新、改良”的消失无纵,它在戏曲里灌输仇恨,使作品充满斗争。只有凄厉的控诉,却没有伸出援手的温暖,你压制我、我打倒你,戏曲从此骤变,人人都成负面角色,表情凶狠、手段残暴如同鬼魅一般。大陆武戏或武侠片之所以不同于港台,也正在此处。


2. 李环春饰演十一郎莫遇奇,腰腿矫健、身段边式。

京剧《白水滩》正可做“正宗武侠”的例子,面貌俊美的侠士莫遇奇(十一郎)与面貌丑陋的侠士许士英,打的棋逢对手、难分难舍。后来惺惺相惜,成为好友。另一出京剧《两将军》马超战张飞,也是此一模式的武戏。


3. 清宫戏画:左为抓地虎,右为青面虎,动作造型非常精彩。

京剧武生犹如武侠片中的侠士,武艺高强外,容貌更是英俊,往往得到温柔女性的青睐。早期武生杨月楼面色辉丽,继而俞振庭熏香傅粉、衣着华丽(清末俞振庭的《白水滩》曾被拍成电影),再者南派武生李春来气概轩昂、舒鼻展眼、比黄月山还要俊俏,后来在台湾李环春(李万春之弟)有漂亮的身体架子;武生他们的英豪之气,可是天天练功练出来的。


4. 青面虎被官兵捕获,抓地虎赶紧将消息报给二寨主。

清末曾朴的著名小说“孽海花”第三
十回“白水滩名伶掷帽”,极力描绘这位俊俏的京剧武生:
一霎时,锣鼓喧天,池子里一片叫好声里,上场门绣帘一掀,孙三儿扮著十一郎,头戴范阳卷檐白缘毡笠子,身穿攒珠满镶净色银战袍,一根两头垂穗雪线编成的白蜡杆儿当了扁担,扛着行囊,放在双肩上,在万盏明灯下,映出他红白分明、又威又俊的椭圆脸,一双旋转不定、神光四射的吊梢眼,高鼻长眉,丹唇白齿,真是女娘们一向意想里酝酿着的年少英雄,忽然活现在舞台上,高视阔步地向你走来。刚刚演到紧要的打棍前面,跳下山来,嘴里说着“忍气吞声是君子,见死不救是小人”两句,说完后,将头上戴的圆笠向后一丢,不知道有心还是无意,用力太大,那圆笠子好像有眼似地滴溜溜飞出舞台,……。


5. 青面虎之妹、二寨主许佩珠。

剧中莫遇奇(十一郎)为母祝寿,路过白水滩,见丑男青面虎许士英与一伙人,倚众在打官兵,十一郎本想事不干己不用多管,但改变主意,说:“忍气吞声是君子,见死不救是小人”,从高处跳下,甩掉圆笠,用棍与青面虎打斗起来。


6. 《白水滩》十一郎莫遇奇(谢俊顺饰演),外罩黑褶子,内穿打衣、打裤。


李春来演《白水滩》绝技:扔草帽圈、耍水(甩)发、舞棍、跨棍(下场时,棍子直立台中,左腿“月亮门”跨过棍,再右手反把接棍上肩膀)、扎枪、吊毛。这扎枪、吊毛--枪对枪,然后是拳对拳:翻打、背摔--是李派的独门绝活,他人学像的可说绝无仅有。李春来武功扎实、腰腿矫健、身段边式、动作敏捷、翻打跌扑都很精彩。他横挑礼担的姿势、与青面虎对打时“扎抢”的火炽开打,独特复杂的棍花,成为南派武戏经典。盖叫天就是李派的一位传人。


7. 十一郎莫遇奇(谢俊顺饰演)此一角色由武生扮演,英气十足。

中共统治后,戏曲里管意识型态的无聊文人,莫名其妙的把《白水滩》与《艳阳楼》混为一剧,叫做《十一郎》,同时毁损《白水滩》与《艳阳楼》,弄成一出阶级斗争的《十一郎》。最近因原来的戏好看太多,加之李派传承有人,使《白水滩》重登舞台。


8. 青面虎许士英(孙显博饰演)被官兵捕获,气的哇呀呀大叫。复兴剧场演出。

没想到《白水滩》俊男与丑男打的竟是如此好看,二人几乎没有对话,在打斗之间,进退扑跌、招式变化,随其性格而显。有趣的是,两人边打边互相欣赏,真是英雄惜英雄。最后,十一郎缓下来,青面虎也没再咄咄逼人。观众观此以武会友,技进于艺、艺进乎道的表演,早就脱落敌我之分际。当然,毫无肚量的中共,不可能让这种“超乎党派立场”的戏存在,早期戏改时就故意模糊掉《白水滩》;目前又见演出,这是大陆剧坛文革后唯一可见南派传统格局。由于京剧影响大不如前,中共只不过假装没事而不管。它现在主要管制大宗娱乐项目的电影、电视。


9. 许士英(孙显博饰演)只手就能挡住官兵攻势。


11. 十一郎莫遇奇(谢俊顺饰演)用棍与青面虎许士英(孙显博饰演)的双刀对打。

从前京剧武行有句老话:“探庄,夜奔,蜈蚣岭;神州,武当,白水滩。”这是六出京剧武戏的开蒙戏,其中神州擂和武当山(武挡山)似乎很少演了。能看到原汁原味的《白水滩》真是非常难得。


12. 《白水滩》十一郎与青面虎打的难分难舍。


13. 《白水滩》杨柳青版画,早期演出青面虎(中)不戴胡子。左为官兵刘仁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狮子楼》包括武松访邻告状、杀西门庆这些情节。水浒传改编的京剧,如《翠屏山》、《时迁偷鸡》,《乌龙院》等与水浒原著稍有不同:加重生活趣味化,尤其角色个性的发挥上,深具戏剧张力,编剧者可说是一位饱经世故、却又不落俗套的达人。戏中配搭一个小小的角色,都让人觉得兴味盎然。盖叫天口诉“粉墨春秋(二)《狮子楼》”(《上海戏剧》 1961年03期 ),讲到《狮子楼》主要是文场子,显现武松的理智性格,这些文场子戏如不能演得俐落,后面《狮子楼》与西门庆打得再火爆, 也看不出为兄报仇的“义儿”(意义、层次), 因此交代“义儿”很主要。俗话说:“学会前文义,才知后文通”,盖叫天的武松戏,比起别人精神百倍,就是他有这个“义儿”。
  • 戏曲演出的长短,其实与演员的诠释能力有关。尤其从“折子戏”里,最容易看出由演员所决定的时间感。今天介绍《七郎托兆》这个折子戏,单独演出可以演到半小时,主要是看主角杨七郎的表现,他花脸虎虎生风的唱腔,与父亲杨继业阴阳两隔,急着安慰父亲,并辞别父亲,其中唱到:“孩儿我再不能多行孝顺,再不能与爹爹同路而行。再不能与爹爹牵马坠蹬,再不能统雄兵去把贼平”,感人落泪。在此情境中,演员较有发挥,时间的感觉就不一样。如果少唱(俗称“马去”)两句,立刻会变得太短。
  • 京剧《打侄上坟》,又称《状元谱》。由打侄、上坟两个段落所构成,两个段落分别讲了两个风俗习惯,一是“开仓放粮”,一是“清明扫墓”。这出戏,简而有力说明文化的力量,帮人达到连系、沟通、互动。人与人的裂痕,借此得以弥补。族群或社会出现不平衡,大家心量大,携手同心,心性得到提高,环境调整变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