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于海心:前生今世缘——宝黛结局之猜想

于海心

人气: 37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01月17日讯】林黛玉原本是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的绛珠仙草,宝玉是赤瑕宫的神瑛侍者,仙界生活自在,每天用甘露灌溉那株仙草,仙草得以久延岁月并修成人形。在神瑛侍者决定下凡后,仙草也跟着转世,转世前发愿要以一生的眼泪还给神瑛侍者以偿还灌溉之恩——宝黛在转世前就已经注定是悲剧的宿命。

神瑛侍者转生成宝玉,绛珠仙草跟着转生成宝玉的表妹林黛玉,前世的恩情结下今生的善缘,且看宝黛如何初次相会。林黛玉初进荣国府,二人按照例行的礼数见过后各自归座,宝玉看罢这位气质如不食人间烟火的妹妹后,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这一句话在我听来有如“于无声处听惊雷”的震动,以为是恋人初相识时的绝妙之笔,在我多年后从宋元小说到明清小说,初相逢的场景一幕又一幕的看,没有一个能像这句话一样打动我的心。一句“我曾见过的”,仿佛是前世的记忆被开启,一段天上的缘分在人间接上,一段情缘继续写一曲苦恋的篇章。

宝黛初相见,宝玉见这位“神仙似的妹妹”没有玉,便要摔了自己出生时带来的玉,黛玉见状,晚间自己在碧纱橱内偷偷抹泪,这是还债的开始。从此,二人之间有点小误会、小争执,黛玉不是迎窗洒泪、就是独自垂泪,便是无缘无故,也会长吁短叹,自泪自干。从春流到夏,从秋流到冬尽。明媚春光里的一曲《葬花吟》,是万艳同悲的众女儿宿命悲歌的最呜咽之处。一滴血泪报一滴甘露之恩,为了让黛玉还愿,就给了她这样一种与生俱来的多愁善感的性格。

在宝钗母女有意无意的放出“金玉良缘”之说后,黛玉的心理更多了一层疑云,试探宝玉说,自己不过是个草木之人罢了。这看似随口说出的一句话,其实是前世留下的印记,不过自己未发觉罢了。黛玉这话不错,绛珠仙草确实是个草木之人。在36回中,宝玉夏日午间梦中所说木石前盟,也与此有关。红楼梦中的戏语、灯谜皆为谶语,宝玉梦中所言更是有来历。任外人看来他和宝钗是怎样的一对金女玉童,珠联璧合的婚姻,和黛玉从前世延续到今生的缘分让宝玉的心中已经没有空间给这位任是无情也动人的宝姑娘。无论是宝玉黛玉之间,还是宝玉宝钗之间,都注定是一场悲剧。

曹雪芹只完成了前80回,宝黛的结局成为一个猜想。

宝黛之间最有力的支持者是贾母和王熙凤,而王夫人最中意的儿媳是宝姑娘,和王夫人持同样态度的还有宝玉的姐姐元春。而宝玉自己,众姊妹中知音只有黛玉一人。紫鹃试探宝玉说黛玉要回姑苏老家,宝玉竟大病一场,经此一闹,宝玉对黛玉的心贾府上下无人不知。贾政最恨宝玉不读正经书。贾母对宝玉宠爱之极,从没有说过让宝玉读书的话。贾母是宝玉躲避贾政的最好的靠山和避风港。在全书中,找不到一处贾母让宝玉读书的话,全是怎样回护宝玉避免贾政拘谨了宝玉的言行。在宝玉读书一事上,贾母和黛玉的态度不谋而合。

贾母最关心的是宝玉的快乐和幸福。而黛玉的母亲贾敏,用贾母的话说,是几个儿女中最疼爱的,贾敏先去,贾母把黛玉接来贾府后,饮食起居上便是和宝玉一样的照顾。动辄开口说“两个玉儿”。自己的粥,让人给两个玉儿送去,游览大观园,说两个玉儿可恶。这个可恶,中国人自可反过来理解,应当是贾母最爱的是两个玉儿。口口声声的两个玉儿是贾母想法自然的流露,在贾母的心里,两个玉儿一直就是一对玉儿。

在端阳节前的五月初一在清虚观打醮中,张道士为宝玉提亲,贾母当众说,宝玉还小,“上回有个和尚说了,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为提亲的事黛玉和宝玉大吵了一场,这是宝黛冲突中最激烈的一次,宝玉摔玉又砸玉,黛玉把吃的药又吐了出来。贾母急得说“不是冤家不聚头”,自己抱怨着也哭了。贾母急什么哭什么?贾母当然知道两个玉儿为什么吵架,两人吵架她急,更急的是黛玉不懂她的想法。

在第50回,贾母在园子中赏雪,见宝钗的堂妹宝琴模样出色,便问宝琴的生辰八字。怎么转眼到了冬天就想起给宝玉提亲了?其实这是贾母以进为退的方法在告诉薛姨妈,我不是没考虑宝玉的婚事,只是看不中你家宝钗。

在第40回中,贾母带着刘姥姥逛大观园,这是在贾府中姊妹和宝玉搬进大观园后首次给众人展示元春省亲后的大观园。“刘姥姥因见窗下案上设着笔砚,又见书架上磊着满满的书,刘姥姥道:这必定是哪位哥儿的书房了。贾母笑指黛玉道:这是我这外孙女儿的屋子。”贾母的这句话,饱含着爱怜和骄傲。到了宝钗的蘅芜苑,见宝钗的房间十分素净,“贾母摇头说:使不得。虽然她省事,倘或来一个亲戚,看着不像;二则年轻的姑娘们,房里这样素净,也忌讳。我们这老婆子,越发该住马圈去了。”父母跟前不言老,以宝钗的博学多才,不会不知道这个礼,这样的摆设,恰恰犯了这个忌讳。一个人的房间摆设是一个人内心世界的反应,黛玉和宝钗房间摆设的不同实际上是二人内心世界的不同。而贾母此时对黛玉和宝钗的评价,是贾母对黛玉宝钗的真实态度的自然流露。

贾母对薛姨妈说,我们家的几个女孩儿都不如宝钗。若是贾母口中的我们家几个女孩儿包括黛玉在内,那么黛玉早就是贾母心中既定的孙媳,已经是贾家的人;若是不包括黛玉,那么在贾母心中不如宝钗的女孩儿不含黛玉在内。何况这番贾母和薛姨妈的对于宝钗的称赞,亲戚之间的亲近中更透着亲戚之间的客套。而贾母一谈起黛玉,口口声声两个玉儿,完全是自家人的口吻。

从贾母的角度言,黛玉的母亲是贾母最疼爱的女儿,而宝钗是贾母的儿媳的外甥女,没有任何血缘关系。黛玉进府,贾母让她和自己睡在一起,宝钗母女进府,挑了梨香院住下。至于说在宝钗的努力下,宝钗在贾府的地位开始上升。到了15岁生日时,贾母为宝钗过生日。凤姐说不知怎样办,贾琏说照着黛玉的办就可以了。凤姐说这是15岁生日,用现在话说就是成人礼,与黛玉往年的生日不同。贾琏为何不说照着迎春的办?这恰恰是突出黛玉在贾府位置的背面傅粉的写法。

在前80回中,贾母对黛玉的态度未曾有过丝毫的改变。从黛玉一进贾府,就是和宝玉一样的照顾,迎春、探春、惜春三个孙女反倒靠了后。在宝黛的婚事上贾母迟迟不表态是前有元春取中宝钗,贾母于是了个托词说宝玉不该早娶,宝钗年龄比宝玉大,而黛玉比宝玉小。贾母一是拖,二是在寻找合适的时机定下宝黛的婚事。贾母是黛玉在贾府最大也唯一的庇护伞,贾母这样精于世故的老太太心中比谁都明白。

从另一个角度讲,黛玉跟着宝玉转世就是为了还宝玉的浇灌之恩,所以宝黛之间要经过这样的磨难,若是二人的婚事早就明了,黛玉何以以泪还债?人世间的纠葛谜团,都有背后神的安排与用意。黛玉进贾府时就说,三岁时一个癞头和尚要化她去出家,父母不舍,和尚说,除非一生不见外姓亲友,方可平安了此一生。这看似虚来的一笔,其实却是最真实的预言,这个和尚就是看着宝黛二人转世,知道黛玉命中有此一劫。人的劫难不是没有化解的办法,但是真言却往往被当作妄言。

关于宝黛最后的结局,我倾向于蔡义江先生的考证。贾母知道自己已是风烛残年,最后找了一个合适的时机定下了宝黛的亲事。但是凤姐高利贷、弄权事发,宝玉自己结交优伶也引出事端,和凤姐都被关押在狱神庙。黛玉忧心不已,日日哭泣。这是婚事未定,黛玉哭,婚事已定,黛玉仍哭,浇灌之恩未还完,泪水就流不尽。黛玉——绛珠仙子娇弱的身体,哪禁得住这样血泪交流的刺激,终于泪尽而亡。黛玉的一生,是报恩还债的一生,浇灌之恩还完,灵魂返还天界。宝玉出狱,昔日凤尾森森,龙吟细细的潇湘馆,只见寒烟漠漠,人去楼空。在贾府众人看来皆是好姻缘的宝黛之间,这就是最后的结局。

此时,宝玉的婚事别无选择,王夫人为其定下了宝钗。此时凤姐已不在贾府,或者病死狱中,或者被贾琏休回金陵。宝玉曾对黛玉多次许愿:“你死了,我做和尚去”,一个在转世前发愿,一个在今生发愿,最终二人都兑现了自己的承诺。所以,宝玉“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室外仙姝寂寞林”,出家做了和尚。这本是一场注定的悲剧,宝钗与黛玉也无所谓胜利者与失败者。他们共同演绎了一场镜花水月的故事,美貌、爱情、才华、富贵,最终都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什么都带不走,唯有恩怨导致的业债伴随前生与今世的轮回。

更多:你有前世吗?这4种迹象或许会给你答案

 

评论
2012-01-17 12: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