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郭殇:我哭豺狼笑

郭殇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1月02日讯】中共夺权62年了。作为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份子,我们是否对自己所受过的一些教育做过一些反思呢?确切来讲,我们是否对这个党几十年来一直灌输给我们的一些东西做过反思呢?

今天,我郭某(“郭殇”是我的笔名,寓意“国之殇”也)就尽自己的一点微薄之力对一些我们见怪不怪甚至是不以为怪的东西,或者说是常识,发表一点简单的看法。以寄托自己的一点哀思,是对中华民族的哀思,是对中华民国的哀思,也是对当代中国的一点哀思……当然,有人可能觉得我这样说有点自作多情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也仅仅是我的一点个人之见,我也不怕大家批评,我也欢迎大家批评,欢迎大家多多指教。其实,我最怕的就是大家不批评,因为在今天的大学校园里,在我的所有同学中,和我“臭味相投”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前天早上,吃过早饭我准备去读会儿英语,可是不知为什么,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起历史上的一幕幕,中共的一幕幕,中共教育我们的一幕幕……越想越生气,干脆撂下书本,当时真想找个人说说话,交流交流,发泄发泄。但就是这样一个愿望,想在我周围实现,也是很难很难的……真有点儿“恨无知音赏,谁为表予心”的感觉……

闲言少叙,该进入正题了……最近快考试了,我也在忙着复习。其中有这样一门课,想必大家都很熟悉——《中国近现代史纲要》。说实话,这个学期我没有去上过一节这门课。为什么?因为不用想,我就知道这肯定是“满纸荒唐言”。尽管如此,当我为了考试真正坐下来翻阅这本书时,还是很震惊很生气,当时真有一种冲动,把这本“秽史”给烧掉……

有人可能会觉得我有点神经质,为什么呢?那就让我们开诚布公地谈几个问题吧……

这本书其实就是中共费尽心机包装的一本的辉煌党史,特意给这些年轻人,这些党国未来的党徒准备的……

这本书通篇下来都在表达一个意思:“旧社会”很黑暗,人民生活在专制和苦难之中,猪狗不如,没有民主和自由,没有地位和尊严(注意,中共所谓的“旧社会”其实是有特指的,专指中华民国成立后到1949年中共篡夺政权中间这段历史时期);“新中国”很民主,很光明,人民生活很幸福,很有尊严。那么当我们把这些被中共刻意粗线条化的历史细腻化之后,我们会有什么发现呢?这里,我就以我自己所了解的一点东西来辨析一下吧!其实,很多东西大家也知道,中共的教科书中也有,只不过大家可能没用心体会罢了……

大家知道,衡量一个政府统治好坏的永恒准绳就是人民的民主和自由程度,这也就是我们常讲的普世价值。(注意是“永恒准绳”,因为这些东西的内涵并不会因为科学技术的变化,社会生产力的提高而有质的变化)。而在现代国家,衡量人民民主和自由程度最常用的有这么几个标准: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那么,就让我们针对这几个方面,对中华民国的历史和中共篡权至今的历史做一个简单的回顾和辨析吧……

一、言论自由

提起中华民国时期,大家肯定会想到两个时期:袁世凯时期和蒋介石1927-1937时期。这两个时期中国大体处在统一状态,所以也就能以这两个时期作为一个政府的统治时期来看待。尤其是袁世凯时期,北洋政府绝对是处在一个绝对的统治地位的。所以也就具有了与中共统治的可比性。

有人可能会说,今天的我们很自由啊!说说笑笑没人干涉。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言论自由,至多只能是个人谈话自由。因为真正的言论自由不是指你今天可以在宿舍,在家里,在朋友圈里谈江泽民和宋祖英的段子,也不是指你可以随便发表你对苍井空作品的观后感……其实,我今天所谈的言论自由更多的是政治方面言论自由和群体层面的言论自由,如报纸,演讲等等。下面就让我们针对此做一个小小的辨析吧……

先说袁世凯时期吧。最有影响力的莫过于宋教仁遇刺一案了。注意,当时宋教仁是国民党党务负责人,而当时的国民党在民国参议院中占绝大多数席位,国民党是当时全国第一大党。所以说宋教仁在当时的地位就可想而知了。从政治地位上讲,宋教仁被袁世凯刺杀,就如同今天习近平被胡锦涛找人暗杀了是一个味。就是这样一个大事件,当时的报纸也可以大炒特炒。就在宋案刚发生不久,民国第一报人邵飘萍就在报纸上登出了宋案黑幕,狠狠地扇了袁世凯一巴掌。当时全国的报纸也对袁世凯严厉抨击。这在今天中共的治下是不可以想像的。别说是这么重要的一个政治人物被杀,即使是别的更小的事情你想报导也是不可能的。远的咱不说,就刚刚过去的722动车事故,中宣部为了统一口径,防止出现“意外事件”,统一规定只能采用那个SB新华社的通稿。再说前段时间刚过去的广东陆丰乌坎镇抗暴事件,这个事件在中共报导前一个多月已经轰轰烈烈了,当时正是官民对抗最激烈的时候,大陆以外的所有媒体都对这件事给予高度关注。然而这一个月中间,大陆没有一个媒体报导这件事,甚至连“乌坎”两个字都成为了非法关键词。直到两周前,群众的抗议已经不可收拾,国际媒体已经高度关注,中共权衡一下觉得武力镇压已经不太可能的时候,这才摇身一变开始唱红脸。这个时候报纸才允许报导,不过口气已经变了,说的都是党如何如何帮助老百姓解决困难了,党如何如何英明了。试问?群众抗议了一个多月,官民对峙了一个多月(其中事件最高潮时,封锁乌坎的军警高达3000多人。当时伟大党试图困死乌坎人民,结果人民不屈服而已……),你早干嘛去了?刚才还虎视眈眈满脸杀气,这会儿不得已的时候你又来唱红脸了?你说流氓不流氓?

再说蒋介石1927-1937时期,这个时期就更不用说了。别的不说,老百姓可以自由办报,鲁迅,茅盾,储安平……很多人都可以自由办报,这在今天中共治下根本是不可能的。在当时,报纸可以骂蒋介石独裁,可以骂蒋介石不抗日(关于中共“抗日”这个问题,有空我再同大家详细论述),可以大声呼吁民主自由。你骂得实在太偏激的时候,国民政府顶多就是让你停刊,不过你到别的地方复刊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鲁迅就是最好的例子。中共夺权以后,所有所有这一切都没有了。这点可以引用老毛子的话来证明。中共夺权后,有人问老毛子:“如果鲁迅今天还活着,他会在干什么?”老毛子回答:“要么听党的话,老老实实做个听话的文人。要么就是蹲监狱或是被杀头。”大家看看,多么精辟的回答呀!

我们党伟光正,不需要老百姓来对我们的统治指手划脚。我们中共会犯错误?实在是笑话?我们用的可是“放之于四海皆准的马列主义”理论呀!况且,即使有哪些地方不够完美,我们党也会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不需要你老百姓来多嘴……大家看看,这就是中共的逻辑。试问什么逻辑呢,这不是强盗逻辑还是什么呢???

回想毛泽东时代,人民简直猪狗不如。你可以因为说毛几句坏话就被冠以“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而被批斗,判刑甚至枪决。张志新和林昭就是那个时代最有代表性的两个因“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而被杀的两个人了。目光回到了今天,可能你私下攻击中共领导人已经没什么危险了,从这个角度我们是比以前好点了。但事实上呢?中共的舆论控制一点儿也没有松手。首先,报纸根本就别想有民办的。党报遍地开花,而凡是有报纸的地方就一定有党组织。凡是要出版的报纸,事先都要进过宣传部门的审查,以保证“不犯政治错误”。2006年,《中国青年报》下属的《冰点》杂志就因为发表了一篇中山大学教授袁伟时教授的《现代化与教科书》一文而被迫停刊,编辑全部被换掉。对于我们个人来说,当你在QQ或者是微博上发表含有“民主”“自由”“赵紫阳”“六四屠杀”……等所谓的“敏感词”的言论或者文章时,你就无法正常发表,必须和中共的网监系统玩捉迷藏,使用拼音,通假字等手段来躲开屏蔽。更不用说,对于某些帖子或者微博,中共直接就把你删掉。包括我今天在这里写这些东西,想在QQ中发表也是需要下大功夫作“技术处理”的。

这就是中共篡权以来人民所拥有的言论自由……

谈到这里,想必大家对中共教科书中所谓的“旧社会”和所谓的“新中国”已经有一些疑问了。看来,很多东西并不像中共宣传的那样……

最后引用知名“大右派”章伯钧的一句话“在蒋介石时代,言论自由是多与少的问题,而在中共统治之下言论自由却是有与无的问题”,此话实在是一针见血呀……

二、出版自由

出版自由可能离我们普通老百姓比较远,但是对于关心社会,关心政治的一些老百姓,对于那些作家学者,出版自由的限制却是实实在在能能感觉到的……

大家知道,在国民党时期,私人也可以开出版社。鲁迅的书可以出,而且不用偷偷摸摸的出版。最要命的你知道是什么?连共产党的书也可以出版,尽管有时可能有点小困难。别的不说,左联那么多作家,他们的书都可以出版。抗战时期,毛泽东的书可以在重庆出版。试想:如果连共产党员都能在国民党统治区自由出版,那就更不用说别人的书了……

我们再看看中共,先提一件中共篡权之前的事情。抗战时期,蒋介石的《中国之命运》一书在延安是禁书。你说流氓不流氓?你可以在人家地盘上出你的书,而在你的地盘上却不允许出人家的书,你去骂人家是“独裁”是“不民主”。这突然令我想起了一句话: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延安时期,共产党员王实味就因为写了篇《野百合花》,就被中共以“特务”“日本间谍”等罪名关进监狱,1947年在中共撤离延安之际,康生奉毛泽东指示将王实味在黄河边砍头……看来,中共在他夺权之前就将出版自由视为“洪水猛兽”,必欲除之而后快……

中共夺权后,在毛时代,别说出版自由了,连正儿八经的书我也不允许你看。当时大家所能看的书无外乎毛选,毛语录和鲁迅的一些书。为什么可以看鲁迅的书呢?因为他的书很多是站在共产党立场上骂国民党的。所以,读他的书也就证明“旧社会”之黑暗。平心而论,包括鲁迅在内的很多国民党统治区作家由于没有真正到所谓的“解放区”接触中共,而对中共缺乏直观了解,从而一味的抓住国民党一点儿错误就大加渲染。在今天看来,这真是历史的一个误会。鲁迅由于死得早,没能经历他曾经梦寐以求的那个民主自由的共产主义“新中国”。对于丁玲,对于吴□这些人而言,想必他们在经过了“新中国”的“洗礼”后,他们才会真正醒悟:谁才是专制,谁才是民主……

今天的中共统治之下似乎出版业很繁荣,似乎很自由。是呀,你出版《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妇女生活》……这类非政治性书籍是很自由,但是你出的书只要涉及政治,只要涉及中共的夺权真相,只要涉及中华民国时期历史真相,只要涉及中共建政后的历史真相,只要涉及中共领导人的真相,只要你涉及中共当前统治真相,你就别想轻易出版,除非你做到跟官方口径一致。不过要是那样的话,这些书也没有出版的价值了。

在中共的严厉控制下,许多书就只能到香港出版,到台湾出版,到美国出版,或者说即使在大陆出版了,也是历尽千辛万苦,并且也难逃被查禁的命运。就我所知道的,这些年来被查禁的大陆出版物有:(张正隆)《雪白血红》,(章诒和)《往事并不如烟》,(章诒和)《伶人往事》,(胡发云)《如焉》,《中国农民调查报告》,《国母宋祖英》,《康生外传》,(笑蜀)《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这些年来被查禁的海外出版物有(含港澳台):(辛灏年)《谁是新中国》,(王明)《中共五十年》,(雷震远神父)《内在的敌人》,(弗拉基米罗夫)《延安日记》,(香港开放杂志出版社)《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何频)《中共太子党》,(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来的-延安整风运动纪实》,(大纪元)《九评共产党》,(大纪元)《解体党文化》,(大纪元)《江泽民传》……。这样的书还有很多很多,这里就不一一列举。这些被查禁的书有一部分如果用心去找的话,在网上可以下载到。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上网好好查找查找。实在不行的话,还可以使用翻墙软件来查找……

说到这里,想必大家对出版自由都有了直观的认识,也对所谓的“旧社会”和所谓的“新中国”有了一点困惑……

三、结社自由

结社自由主要是有关大家组建团体甚至包括组建政治组织的自由。

在袁世凯时期就不用说了,那时间中国的政治组织多如牛毛,不要说结社自由,就是组建政党的自由也是比较充分的。

再看看蒋介石时期。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如今在中共政协,也就是那个中国最大的政治花瓶中,那八个政治党派如民盟,民革,民建,九三学社,农工党……这些团体在蒋介石时期虽然也是在野党,但是他们至少有人身自由啊!蒋介石没有用流氓手段打压他们,蒋介石也没有委派国民党党员作为地下党打入这些在野党派中,一切都是透明的。你们这些在野党可以随便骂我国民政府,但我并不剥夺你这种权利。更不会消灭你们。甚至对共产党组织,当时尤其是抗战期间也是有一定自由的。

那我们来看看我们这个伟大的中共给了我们什么结社自由。先说八个民主党派吧!这些党派在蒋介石执政时享受着自由,却天天骂着国民党“独裁”“专制”,他们这种行为无形中帮了中共大忙。中共篡权之后,这些民主党派的下场怎么样呢?首先,各民主党派的实际负责人都必须是中共党徒,这些党徒往往都是早期打入这些民主党派内部的中共地下党员,等中共夺权之后,这些人就公开自己的中共身份,并代表中共控制着这些民主党派。今天的中共依旧是如此,政协的主席竟然是中共魁首之一,这实在是一种天下之大奇闻。中共也真是高,我派地下党打入你们内部,唱你们的山歌先获得你们的好感,并最终控制你们。这招国民党可能想到了,但是用不出来。因为在他们看来,在现代政党政治中,哪有这么下三滥的手段呢?1949年中共夺权后,还装模作样一下,将这些民主党派领袖安排为主席,总理,部长什么的,注意,这些职位都是副的,其实也就是花瓶而已。不过中共慢慢的连装模作样都懒得做了。“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尽管还只是睡在地上,中共是睡在床上。这些民主党派以为还是国民党时期甚至以为是“新中国”了,比国民党要好一万倍,所以就想怎么批评就还怎么批评。结果他们想错了,中共可不是国民党。中共还需要你们批评?1957年的“反右派”运动,中共一根手指头就让所有的民主党派俯首称臣。敢不称臣,敢不听话,我就以“反革命罪”“间谍罪”“阴谋推翻政府罪”让你坐牢,甚至杀你的头。我们中共可不会像国民党那样文明,还允许你们指手画脚。

中共当年打天下时,周恩来这个中国最会骗人最会演戏的“妓女”曾信誓旦旦的对民主党派讲“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据说,文化大革命之后,进入了邓小平时代,民主党派中流传一句话“长期共存,荣幸荣幸;互相监督,岂敢岂敢”,这可真是绝妙的讽刺呀!民主党派,这个曾经为中共打下江山立下汗马功劳并被称之为“第二战线”的团体,在被中共利用完之后,很快就被中共打入冷宫,不得不卖身求荣,任中共凌辱,才能在中共统治下生存。

其实不仅是对民主党派这些有名有姓的社团中共容不下。就连一些民间传统意义上的非政治团体中共也要控制起来。佛教团体,基督教团体,伊斯兰教团体……都必须得先接受中共的领导,才能再忠于各自的神。每个团体的负责人,都必须是中共的人甚至直接就是党员。凡是没有受到中共领导的信教团体,中共一律视为非法团体并千方百计的打压。1999年,中共之所以向“法轮功”举起屠刀,不就是因为这些人并不在党领导下,所以才要将之消灭。并不惜制造举世震惊的“天安门自焚案”。中共的这些举措真是前无古人,蒋介石没想过也从来没有做过。说起来真是天下奇闻,哪里有信教团体还需要政治团体来领导的,况且还是那个信奉歪理邪说唯物论的中共呢?

抚今追昔,通过对结社自由的论述,想必我们对所谓“旧社会”和所谓“新中国”又有了全新的认识……

四、其他

另外我想澄清一个误区,那就是我们今天勉强吃饱了肚子,不再挨饿受冻,这是党的功劳吗?我们先来看一下朝鲜,站在我们今天中国人的角度看,大家都知道朝鲜人民天天饿着肚子,还要天天歌颂伟大党,想必中国人都明白这纯粹是朝鲜共产党造成的。如果有一天,金正恩也像邓小平一样,在经济领域放松了对老百姓的管制,若干年后朝鲜人民可以填饱肚子了。这个时候,朝鲜共产党再来宣布“是党领导人民过上了幸福生活,是党领导人民走完了别的国家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才走完的道路”,中国人一定会觉得很荒唐。为什么?明明就是你把人民搞得太穷了,现在你稍微还给了人民一点本来就属于他的自由,你又来为自己歌功颂德。如果都像你这样,那婊子也可以立牌坊了。

可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为什么当我们听到中共这样宣传时却认为是理所当然呢?中共篡权以后,实在没给老百姓做一件好事。先是搞农业合作社,又搞人民公社化运动,大炼钢铁,大跃进,严重破坏社会生产力,直接导致三年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人。为了掩盖罪恶,中共美其名曰“三年自然灾害”。试问?这三年究竟有什么自然灾,又有什么自然害?纯粹就是中共一手造成的。紧接着,中共又搞起了文化大革命,一折腾又是十年。回顾中共建政30年中,老百姓越来越穷,几乎没吃过几天饱饭。邓小平稍微放松了对人民的管制,这又成党的丰功伟绩了。实在是天下奇闻……

论述了以上四个话题,我想大家应该对所谓“旧社会”和所谓“新中国”有了一点认识。其实这里面也没有什么秘密,都是中共教科书中能找到的。可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同学还想不明白呢?这就是党从小到大洗脑教育的结果。“谎言重复了一千遍就是真理”,况且从小学到现在我们被重复被灌输的谎言何止一千遍,简直就是几万遍几十万遍……渐渐地,我们没有了自己的思维,脑子中装的都是中共灌输给我们的那一套……

最后让我们以美国著名汉学家费正清的一句话结尾“如果没有日本人侵华,如果没有中共趁火打劫篡夺中华民国的政权,蒋介石先生是可以领到中国人民走上现代化道路的”。
后记:

今天是中华民国建国一百周年纪念日,台湾举行了庆祝活动。值此特别时刻,我写下此文,辨析一些事实,同时表达对几十年前大陆中华民国政权的敬仰和缅怀……尚飨!

郭殇
民国一〇〇年元旦与郑州

评论
2012-01-02 10: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