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子:党天下为何被视为家天下?

唐子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1月02日讯】1957年储安平打成右派之前,被引蛇出洞鸣放中共统治是党天下,大家一听心里很赞同:嗨,中华人民共和国无处不党,包括厕所,天下尽姓共,就是啊!可到了2011年和2012年之交,这种1+1=2的算数题似的简明常识也成了问题:什么时候有党管的?都是某行业大佬管,为家族谋福利,现在是高层黑贪家族掌控中国;没有党天下,还是家天下,党只是家的工具。这些人为什么会这样看呢?

中共各级党组织,大街上或大院里挂牌的组织,包括宣传部都跟碗筷和粮食一样,是我们每天都实实在在感触到的客观存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胡锦涛说的话,无论可以怎样解释,作为意识形态的书籍、作品等也是客观存在的。有人说:所谓中共作为“党”从来就不存在,一直是中国几千年封建社会根深蒂固的家族集团。如此“党话”正是党组织和党文化牢实存在的铁证,党组织和党文化把国家变成它的天下,让人说党话,才会混同两个不同的天下。

中共党组织牢实存在于中国大陆各地和社会各领域,黑社会或电脑黑客似的把持政府、文教各机关,甚至拨弄著批判者的脑袋,越说是家天下越是以家天下来掩盖党天下的真相。这真真切切的事情偏有人每日去否定,实在不正常。

这就是党文化洗脑的邪恶之处。把“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共所创建,被中共独享,成为中共的政权所在,政府成为党委的老婆。所有这些有目共睹的现实都要被否定掉,让我想起《人到四十》电视剧里的患“战争狂得病”的李火。李火小时候过年前夕,目睹父母被一拖拉机满载的鞭炮砸死,他不敢面对,宁愿相信他是个苏联人李约瑟塞维奇,父母死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他活在战区的战场中。党天下被视为家天下的就是我所说的愚忠党文化现象之一,把人变成了李火。

精神病人李火回避父母被炸死的事实,将思想意识偏执地锁定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将中共后32年所谓“改革开放”年代放任人为家族谋私利(致富和纵欲)无限放大:中共统治大陆前30年让人无家无国(父子相斗、夫妻反目、全家听党的话)的生存状态全被抹杀掉了,在说“没有党天下,只有家天下”时不面对。中共能让人这样,是它不同时期变换着花样破坏从炎黄到民国“天地人”的中国道统,毁坏儒家“和为贵”家族礼教传统的成效。它的各级宣传部创造不同的思想理论,通过全国从中央到村寨的统一宣传输入人脑,以政策和法律控制人心。

真正支撑著中国宋朝赵家天下岳家军的礼教伦理,盗匪杨再兴好汉识英雄弃暗投明归降岳家军这座军山以岳飞元帅为主峰,以300军士血战小商河斩杀金国兵将1千人以上,人和马被射死不倒的勇猛壮举吓退金军12万人,礼教秩序下战将并不必然贪生怕死等历史情况,以“中国几千年封建社会根深蒂固的家族集团”党话说党天下的人全都视而不见。依照法国法学家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所作的研究,中国礼教是“消灭由暴戾性情所产生的一切邪恶的极其适当的方法”,“不能毁灭的”,试图革命就是邪恶的“文化暴乱”,鼓励中国人放纵心中的邪恶。也就是说,把党天下视为家天下的人是在用党文化释放心中的邪恶。

马列毛邓江胡等政治思想通过以党为天的家庭、学校和社会传播,换了我们的心:从官到民跟有华夏礼仪风貌的台湾人截然不同,成为被党驯养的非礼凶兽。

我曾经分析过,党文化洗脑使人有诸多特征:说话狠毒、推论武断,随便对人说恶话和诽谤传统,以自己都没弄清楚的“封建社会”、“家族集团”、“家天下”等被中共学校教育和媒体宣传赋予了特别政治内容,当成政治棍棒用的词语,强横霸道地去说孔子、孟子、武松、李逵等古人;一个成年人听一句“天谴”就会蹦起来,不会理性思维,不懂天立意、人做事的基本道理,分明漠视生命和仇恨,却以为在反奴性、迷信和专制;以移植苏联心灵到中国指鹿为马、贼喊捉贼的小人、流氓的头脑里,以所谓国民劣根性去抹黑华夏的道德礼教遗产,错误地将所有中共的邪恶言行乃至刑事犯罪都推给五千年。

1950年到1979年“不断革命”的共产主义30年暴乱历程中,中国人醒来就进入毛泽东为政治图腾的共产邪恶政治公共领域,狠斗家庭私心一闪念。1980年到现在这32年,大多数人中国人被党政府圈地卖钱办血汗工厂的土地财政从“阶级斗争”的公共领域撵回家庭,让穷家庭承担党政官员改革分赃、挥霍公款所致低工薪、低福利的困苦;权贵透支消费被瓜分的国家钱财,过着千奇百怪的糜烂生活。

这就是说,把党天下混同为家天下是中共后32年改革开放时代的家圈人生的一种感受。这种混同,有一定的现实因素,但混淆的本身是主观感受,带着极端的偏执:说家族控制一切,包括党。这是把家族血缘组织的概念意识形态化了,最多就是过去时代的残余。有了家族政治这个概念,分析中国问题,就不要别的了,不承认别的概念的应用范围了。这在思维上其实是没有进入20世纪,更不用说进入21世纪了。

以苏联邪心放大中国人心中的妄念,将文化殖民侵略的产物――中共小人.流氓团伙,跟儒家君子文化捆绑在一起反,不信口业的“大胆假设”,不求证而信口开河,甘愿做伏尔泰要“踩死”的“败类”,以马列邪术解读一切,看不见孟德斯鸠称赞礼教辟邪之功效。反礼教传统,盲目反对一切,执著个人觉得对的想法,以党文化灌输的知识和培养的情感衡量是非,丧失了自省意识。把党天下混同为家天下,其实依然是把中共混同中国,把恶党当成母亲。

评论
2012-01-02 1: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