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慈焕:有一种危险叫积重难返

袁慈焕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01月02日讯】2011年是充满正气的一年。虽然发达国家经济上的寒流依然肆虐,但是伴随独裁、暴力的邪恶力量在全世界范围内陆续垮台,邪恶首领的纷纷毙命,人类追求和平、民主、人权意识的普遍觉醒,这个地球村已经处处显露春天的迹象。甚至在自称铜墙铁壁的中共挟持下的大陆伪政权,都被这股春风吹的乱了阵脚,爆出“乌坎事件和平解决”这样一个小冷门。

然而,“毒药毕竟是毒药”。以作践中国人为己任的中共邪党,拿不出任何理由说服自己停止坑害老百姓,因此,所有“温情和理智”的冷门表演,都只是“秋后算账”之前的权宜之计而已。当乌坎的“秋后”气氛已经压得一位老人服毒自尽之时,在中国大陆的塞北冰城哈尔滨,2011年的最后一天,二十余位(不完全统计)信仰“真善忍”的善良百姓分别在自己家中和生意摊床上,被来自国保大队、市、区公安局、各派出所的员警们绑架抄家,见证了恐怖、残暴的一幕。而此前的一个多月内,仅哈尔滨和附近的双城两地就有八十余位普通法轮功修炼者被绑架关押。绑架原因,听说是因为年底抓人(追逃)有任务,“抓法轮功容易凑数”。中共用行动大声提醒人们:“我一点没变,别对我抱有幻想!”

就像许多趾高气扬的人内心其实很自卑一样,中共大搞“人人自危”,正是因为它自己有太过强烈的危险预感,要通过不断向老百姓施暴为自己充电壮胆。这个又坏又心虚的邪恶组织,已经把自己未来的路彻底堵死,走到了绝境。然而,中共的阴险之处在于,它通过威胁、利诱的方式拉拢帮凶与它一同干坏事,进而套牢了这些人,用“温水煮青蛙”的阴毒方式将无辜的中国人“拉下水”后为自己陪葬。这些人包括各级官员和政法系统成千上万的员警们。

要说中国大陆的员警不了解法轮功是什么,这完全是谎话。因为自1999年7.20开始的这场迫害已经使他们有非常多的机会与法轮功学员面对面打交道,他们听过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向他们苦口婆心的讲真相。可是,要说他们真正知道法轮功是什么,那也确实很难:因为他们最频繁地接收中共不间断的洗脑、对法轮功的妖魔化和政治化造谣宣传。加上株连政策对这些领导及员警正常生活的搅动,逼得他们为了保住官职和薪水,宁愿放弃思考和判断,由被动到主动地一步步走向协同犯罪的深渊。当良心的谴责和对“善恶有报”天理的畏惧变成一种麻木时,最大的危险已经降临到了这个庞大人群的头上。“积重难返”成为在麻木中不断积攒罪恶的人们生命的死结。他们不知道,他们身在其中的中共这艘“超豪华”巨轮,正在缓缓地沉入漫无边际的毁灭大海;中共根本就没打算自救和返航,它所做的,就是制造更迷惑人的灯红酒绿和欢声笑语,以避免有人清醒过来弃船逃走,以吸引更多有贪欲的人上船;它用千千万万中国人的无辜陪葬来发泄着对自己解体命运的怨恨和绝望。

中共迫害虔诚的信仰者这种野蛮、愚蠢的做法本身也走了一个“积重难返”的过程。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发动这场人类有史以来最残酷、最荒谬的迫害的首恶江泽民和中共流氓集团的心路历程。

1999年:狂妄、妒忌、邪气冲天——眼见几年来法轮功修炼者人数激增,江泽民妒火中烧、一意孤行、胁迫七常委,开动一切国家机器全面诋毁、镇压法轮功,大有赶尽杀绝之势。

2001年:挑拨是非、煽动造谣——江泽民罗干一手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诽谤、打压不断升级,“群众斗群众”故伎重演。5月30日,江泽民因镇压法轮功等罪行被国际特赦组织列为2000年度五个“人权恶棍”之一。7月20日,国际人权协会发布新闻公告,呼吁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虐待和屠杀。8月14日,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在联合国倡导和保护人权附属委员会第53届会议中发表声明,指天安门自焚事件是“政府一手导演”的,谴责中共以“国家恐怖主义行为”迫害法轮功

2002年:疯狂失去理智、大开杀戒——3月5日晚黄金时间,长春有线电视网络八个频道同步播出《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法轮功真像电视片,播放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江泽民密令“杀无赦”。至3月24日,仅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就有5000多人被绑架,至少8人被迫害致死,大部分遗体被恶警秘密火化。

2003年:处处碰壁、人人喊打——9月30日,“全球审江大联盟”在美国华盛顿DC宣布成立,宗旨是“凝聚一切正义力量,揭露江氏所有罪行,把江泽民送上良心、道义和法律的审判台”。包括“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法轮功之友”和“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在内的100多个组织和个人加盟。本年内,江泽民被比利时(2003.08)、西班牙(2003.10)、台湾(2003.11)、德国(2003.11)、南韩(2003.12)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罪名告上法庭。受国际舆论和海外起诉压力,中共将中国大陆各省的“610办公室”改称为“清理邪教办公室”,对外谎称“610办公室”已被“撤销”。11月8日,由北美新唐人电视台制作的分析天安门自焚真相的影片《伪火》(False Fire)获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11月14日,明慧网“迫害物证收集委员会”发布《关于妥善收集保存物证的通知》,号召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妥善收集和保存大陆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各类物证,并寻找机会安全的将迫害物证传递到海外。

2004年:又气又怕、又打又拉——1月20日,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代表、“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渥太华代表和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先生(David Matas)在加拿大国会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已向加拿大政府官员递交了包括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在内的15名迫害法轮功人员的罪行及其有关证据。加拿大反人类和战争罪的皇家骑警已为此备案,被控官员一旦踏入加拿大即展开调查。1月底被列入骑警监视名单的迫害责任人增至45人。江泽民继续被在加拿大(2004.03)、希腊(2004.08)、澳洲(2004.9)、玻利维亚(2004.11)、智利(2004.11)、荷兰(2004.12)、纽西兰(2004.10)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罪名告上法庭。迫于全球公审江泽民的声浪,中共在海外通过各种关系接触法轮大法研究会,传递希望用所谓“平反”换取撤销各国对江泽民及中共官员起诉的意愿,遭到拒绝。中央开会研究给法轮功平反,争论焦点是推出哪些人当替死鬼。江泽民在会上提出“要不就先杀一批员警以解民愤……”(海外大纪元等网站均有报导)最后所谓的“平反”因谁来承担责任问题发生争执而搁置。10月4日美国会全体通过304议案,要求中国政府停止在中国和美国迫害法轮功。

2004年~2010年:害怕、后悔、放风表态、销毁证据、推卸责任——联合国等国际人权组织经过深入查证属实之后,已将江泽民及中共非法迫害法轮功视作国际瞩目的人权事件。全球各地人权律师形成联合网,在各国法院对江泽民及追随其实施迫害犯罪的中共官员提起刑事诉讼或民事诉讼,因诉讼规模庞大被称为“二十一世纪最大的国际人权诉讼”案。

从2005年12月12日开始,经过四年调查,阿根廷联邦法院第九庭法官拉马德里(Octavio Araoz de Lamadrid),于2009年12月17日作出裁决:就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六一零”办公室头目罗干因迫害法轮功而犯下的反人类罪行,下令阿根廷联邦警察局国际刑警部逮捕该二名中共高级官员。这是继西班牙国家法庭裁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江泽民及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等五名迫害法轮功元凶之后的又一具有历史意义的国际性裁决。2010年3月16日,美国众议院全票通过第605号决议,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香港《前哨》杂志2011年2月刊封面文章《江泽民终生后悔的两大事件》揭露,江泽民自知死期不远,2010年起至少两次对身边的人谈到这一辈子做过的两件蠢事:其一是美国轰炸南斯拉夫时,他下令中国大使馆不能撤退;其二则是镇压法轮功。江的心态代表了中共高层的普遍忧虑。

2011年:穷途末路恼羞成怒、狗急跳墙破罐破摔——独裁阵营“老朋友”先后毙命,中共似乎失去了最后相依为命的难兄难弟,因此既慌恐又悲观,这种复杂情绪被种种内忧外患搅动的一触即发,终于爆发为一种失去理智的狂躁表演:从“茉莉花”过敏症到对“散步”的害怕、驱散;从“反正我是相信了”到先掩埋再挖出动车车头惹来一片惊愕目光;从飞扬跋扈关押并实施天价罚款刁难艾未未到三万多人主动借款替艾未未还债而使迫害者威风扫地;从亚洲电视和山东新闻网同时播发江泽民死讯到官方辟谣、嫁祸“别有用心的人”,又到江泽民突然以“活死人”的可怕面孔现身;从打死村官、重重警力围困“乌坎村”到最终服软求饶,承认民选组织,又到翻脸耍无赖,开始秋后算账;从迫于事实及法律为迫害黑龙江省伊春法轮功学员秦月明致死案件立案到不断推延、百般刁难,再到开庭时间到来前将秦月明妻子和女儿绑架投入劳教所来阻挡案件的正常审理;从突击绑架黑龙江双城市几十位法轮功学员到承诺“十五天就放人”,又到突然一次性将善良的几十人同时劳教。而此时,这个即使在中国法律上也属非法的“劳动教养”制度,已经在全世界法律界遭到一致否定和声讨许多年了。

面对这些丑事、败事,任何有头脑的人都会为中共的丑态百出感到震惊和羞耻。许多人也许会绝望地想:那有什么办法呢?总得在它统治下吃饭哪。潜台词是它虽然干的事情很荒唐,我们也得硬着头皮配合。可是,想像一下,如果一座大房子已经着火了,你会麻木地坐在房子里等死吗?如果一艘大船已经遭受重创、正在倾斜沉没,你能这么无奈地等下去,不和家人想办法尽快弃船逃命吗?

以中共体制内“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经验和技巧,把握执行力度和分寸,停止迫害无辜、为自己及家人的未来命运多积攒些机会,并不是一件难事。因此,所有“身不由己、没办法呀”的说辞,其实根本上是没有真正看清国际形势和中共大旗将倒的结局,根本没拿自己和家人的命当回事。

六十多年前在二战后的纽伦堡审判法西斯战犯时,所有的纳粹战犯都辨称:“杀害犹太人是在执行法律,不能追究执行法律的人的责任。”然而,各国政府达成共识:不道德的行为,不能借口他们是奉政府的命令干出来的而求得宽恕。法官们认为纳粹战犯执行的不是法律,而是一种罪恶。最后纽伦堡国际审判将包括集中营护士在内的迫害参加者判处了绞刑。

1992年东西德统一后,著名的“柏林围墙守卫案”在柏林法庭开审。法庭上,四个曾经守卫柏林墙的前东德军人接受审判。辩护律师声称,这些年轻的士兵是执行命令的人,他们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然而法官仍将这些士兵判刑入狱。为此,主审法官发表了下面一段司法史上的名言:

“东德的法律要你杀人,可是你明明知道这些唾弃暴政而逃亡的人是无辜的,明知他无辜而杀他,就是有罪。这个世界在法律之外,还有‘良知’这个东西。当法律和良知冲突的时候,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个放诸四海皆准的原则;你应该早在决定做围墙卫兵之前就知道,即使东德国法也不能抵触那最高的良知原则。”

2012年本身就是一个特殊的年份,无论从宇宙天体运行的特殊发现还是从流传千万年的各民族预言判断。正如电影《2012》提醒的那样,每个人,只要是有继续存在下去的愿望,都要在内心为自己订一张渡过劫难的“船票”。中共几乎不断地许诺或直接送给体制内的打手和帮凶们各种“船票”,只不过这些票都通向那艘豪华巨轮——泰坦尼克号。也许,订购真正船票的机会已经为你提供了多次,每次都被你蔑视或调笑着拒绝了。这张船票也许是一张神韵演出的门票或光盘,也许是一句“退党保命”的规劝,也许是你稍稍抬手就可以把一位法轮功学员放回家去的一个决定……

积重难返,准确的说是对中共这个邪恶组织而言。而对于所有的体制内协同犯罪者,即使积的很重,也有返回来的机会。2012年,将是你们返回的一年……

(责任编辑:贝利)

评论
2012-01-02 11: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