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诗:全民三退过大年

达法粒
【字号】    
   标签: tags:

平日生计忙,
大年才回乡。
如今农家院,
亦难聚一堂。
少壮去打工,
老弱守院房。
张家大院里,
老少熙攘攘。
欢声笑语短,
唉声叹气长。

美妞高中生,
两眼水汪汪。
耳听大人言,
口开机关枪:
“你们党团员,
怎能咒骂党!
取消农业税,
举世事无双。
咋还不知足?
为何怒火旺?”

姑姑微微笑,
音柔词语刚:
“农业税税票,
外国有几张?
独征几十载,
确实世无双。
至今才罢手,
竟还当奖赏。
脸厚超城墙,
亦是世无双。”

美妞大吃惊,
如丈二和尚。
欲言舌难动,
嘴巴吧嗒响。
哥哥话带火,
理直气益壮:
“化肥和农药,
价钱一再涨。
城乡之差距,
越拉越远长。
肚里藏蛇蝎,
嘴巴抹蜜糖。
邪恶共产党,
谁信谁遭殃。
好好念你书,
学姑去留洋。
没见我这样,
越活越窝囊。
二等公民工,
挣钱自讨帐。”

妞听哥前言,
头似挨一棒。
听哥后话题,
巧嘴又乖张:
“没有共产党,
姑能去留洋?”
姑姑笑吟吟,
细语把理讲:
“没有共产党,
还用去留洋?
大唐我祖上,
那有多风光。
外国留学生,
轮番跪满堂。
留学不为耻,
亦非多荣光。
以留学为荣,
已经近愚妄。
留学当恩赐,
只有共产党。
其实我留学,
出于绝了望。
课题深入处,
禁区高压网。”

妞又吃大惊,
底气难上扬,
但她爱虚荣,
低声找茬嚷:
“敢问伯伯您,
老师这样当?
上课哼那曲,
回家调反唱”。
伯伯抿嘴乐,
美妞脑门胀:
“您在笑什么?”
“笑你那傻样。”
“我傻在何方?”
“单耳通直肠。
上课死规定,
只能照本讲。
课外我常讲,
别信共产党,
暴力加谎言,
邪教加流氓。
恐怖党天下,
吞噬人天良。
学校红染坊,
教室洗脑房。
诛心青少年,
狼奶拌砒霜。
广电尽毒谎,
课本多霉糠。
要想跳农门,
就得买它帐。
一张考试卷,
一碗迷魂汤。
当时你不信,
怎么早已忘?”。

美妞无言对,
头朝爷爷仰。
暗想我将败,
爷爷快帮忙。
从小您教我,
要爱共产党。
平时最疼我,
哥总嫌偏向。
现在都反了,
您咋不开腔?
爷爷老是笑,
美妞更恓惶:
“甭管怎么说,
也不能反党。
咱家分过地,
党恩怎能忘!”
美妞提这茬,
意点爷的将。

年过八十爷,
满脸泛红光。
欠身扬银髯,
慢语叙家常:
“过去我总讲,
要谢共产党。
咱家下中农,
一院地两坰。
当年闹土改,
分给五六坰。”
一听爷这话,
妞鼻出气长。
但一往下听,
话已转锋芒:
“不过三五年,
全被共产光。
咱村土改前,
九成人朝上,
有地又有房。
区别只在于,
多少不一样。
可是看今日,
寸土都姓党。
分的地收尽,
祖坟地陪光。
人成党农奴,
支书土霸王。
联产承包制,
家家求租让。
五十年不变,
话音正绕梁,
肥土硬改建,
高尔夫球场。
地费入黑箱,
大家喝稀汤。
一片高产田,
四面隔离墙。
不准人耕种,
一撩几年荒。
这造多大孽,
都没事一样。
不是真没事,
人等地价涨!
大家没地种,
暴富一群狼!”

妞越听越呆,
脑海白茫茫。
爷瞅她一眼,
目光透慈祥。
美妞气难沉,
直冲爷嚷嚷:
“您咋不早说?
害我出洋相!”
爷爷拈拈须,
手指大桌上:
“没看九评前,
爷还不一样?
中共西来妖,
乱世造祸殃。
八千万同胞,
冤血成海洋。
五千年文明,
遍地变蛮荒。
今又反天法,
逞恶极疯狂。
终于遭天谴,
死还拉陪葬!”

美妞一听这,
两眼泪汪汪。
心似揣小兔,
羞愧实难当:
“爷别这么说,
都怪恐怖党!
真相不敢看,
学习怕影响。
三退不敢做,
大学怕难上。
人送我九评,
我还告过状。
姨夫一接警,
教我莫声张。
赶我快返校,
这儿别再往。
当时还纳闷:
为啥不表扬?
现在想起来,
真是悔青肠!”

姨夫扭过脸,
快语好豪爽:
“你年纪还小,
一时难说详。
深浅你不知,
怕你乱放枪。
机缘今天到,
也别太忧伤。
亏是我接警,
跟没告一样。
爷爷看的书,
本是你交上。
不过你想想,
若是另号人,
后果难设想。
多少大法徒,
被抓受冤枉,
为了传九评,
家破人又亡?
人家图什么?
大家明真相,
天要灭中共,
都别当陪葬。
唯有三退路,
保命赐吉祥。”

奶奶拉过妞,
擦泪打圆场:
“孙女你细看,
爷爷变了样。
看了九评后,
身板变硬朗。
寒腿发了热,
脸上发了亮。
今天能明白,
保命还赶趟。”

美妞笑似哭,
不让奶再讲。
偷眼看全家,
人人泪花扬。
大年年年过,
从无此景象。

爹娘坐一旁,
浑身心花放。
喜妞幡然醒,
乐妞明真相。
娘唤“我心肝”:
“你快急死娘。
九评家藏有,
伺机向你亮。
‘文革’时爹娘,
就像你这样。
两耳听一面,
一心迷八方。
你就读死书,
惯你还没样,
又忒爱争强,
最易被当枪。
叫娘好担心,
怕你把祸闯。
天天细叮咛,
千万别发狂。”
“爹说傻闺女,
至今被蒙诓。
咱家就剩你,
团队先退光,
再去劝亲友,
退垮它邪党!

美妞点点头,
跑到大门旁。
正巧一群人,
蜂拥院中央。
都是她同窗,
有事来相商。
嘀咕没几句,
人人笑声朗。
忽闻鞭炮鸣,
如雷震天响。
美妞带头喊,
声音特别亮:
“全民全三退,
顺天灭邪党!
新年获新生,
炸光共产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问姨妈:你听说法轮大法了吗?姨妈说:听说过,但是我这一辈子什么都不信,就信自己的良心,亏心事不做。…我跟她说:不要不信,法轮大法是宇宙的法,是最高的佛法,拿我来说,你也是知道的,在没修炼之前心脏病有那么严重,救心丸都得成条(一条十盒)往家买,不单单是心脏不好,几乎身体所有的器官都有病,你外甥姑爷说我十不全,你看我现在,虽然快到六十岁了,但走路生风一身轻。老人家用一种奇疑的眼光看着我,说:“对呀,你怎么这么年轻!”…
  • 乱世中国多苦难,民不聊生是为何? 归根结底因独裁,罪魁祸首是中共! 突破封锁看世界,墙外风光大不同。 苦海无边何处岸?退出恶党保平安!
  • 〔中国大陆来稿〕小叔子明真相退出共产党团队得福报,车祸中死里逃生;七旬老人珍惜法轮功资料,明白真相三次遇险安无恙。
  • 自2004年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并建立退党网站以来,目前通过网站退出中共党、少先队与共青团(三退)的人数在踏入2012年新的一年里也迈向突破1.1亿人,马来西亚退党服务中心于1月8日在吉隆坡举办“2012年让一亿三退大潮引领走向美好未来”活动,与民众一起声援三退勇士,希望民众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迎接一个没有中共毒素的新纪元。
  • 自二零零四年开始,大陆掀起的“三退”(退党、团、队)大潮至今,已有一亿八百多万人声明脱离中共选择了光明,且每日“三退”的人数还在以六、七万之多稳步递增。本文讲述的就是一位中层管理工作者帮助上千人“三退”的部分经历。文章节选自明慧网“学大法 修自己 救众生”一文,内容有删节。
  • 卢老师的儿子在烟台海滨游泳时,被海浪卷走,淹死在大海里。这一噩耗就像晴天霹雳,使卢老师一家陷入万分悲痛之中,多少天都迷迷糊糊,疯疯癫癫。等他们渐渐平静、恢复正常家庭生活之后,我再一次向他们讲了真相,他们比较顺利的退出了恶党,并代表去世的儿子退了团。一天早晨,卢老师来到我家,悄悄的对我说:“我今天夜里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不知是真是假,你给我解说一下。我梦见了我的儿子…
  • 风云变幻复无穷 大法救度乱世中 “九评”雷霆驱邪魔 神州“三退”大潮涌
  • 我是山东招远市农村的一名建筑工人,一次酒后攀高,不幸失足,十米高楼掉下,安然无恙。我深知此次命得以保全,完全是相信法轮功学员所说的,而得到了李洪志大师的护佑,否则后果真不堪设想。我想把这一亲身经历写下告诉大家,希望人们也都明白真相,在大法中受益。
  • (转载自明慧网)我是山东招远市农村的一名建筑工人,一次酒后攀高,不幸失足,十米高楼掉下,安然无恙。我深知此次命得以保全,完全是相信法轮功学员所说的,而得到了李洪志大师的护佑,否则后果真不堪设想。我想把这一亲身经历写下告诉大家,希望人们也都明白真相,在大法中受益。
  • 据报导,纽约市主计长刘醇逸的华裔募款人、福建侨团侨领潘心武,因涉嫌电信欺诈和企图欺诈罪,于11月16日被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纽约调查站逮捕。若每项罪名均成立,他将面临最高20年的徒刑。“北美最大特务头子”——上海《文汇报》驻联合国首席记者唐宇华,连同曾就职于中铁信息工程集团的李健,和Amsted Rail公司宾州员工马林诺夫斯基(Wojciech Tomasz Malinowsk)三人,因涉邮件诈欺、协助州际旅行敲诈、刑事共谋案,于同月21日被美国逮捕。如被定罪,最高刑期将高达50年,不得假释,且可并处100万美元的罚款。美国在抓捕唐、李两人后的第一时间,经非正式管道知会中方在美相关人士;中方对此事表示严重关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