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八大内斗看点系列(三):汪洋

人气: 2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1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新闻综述)2012年是充满变数的一年,面临世界多国政坛换血,最有看点的要数中共“十八大”。中共目前面临内忧外患:民间群体维权抗暴事件频发,权贵利益集团瓜分国有资产,地方债务严重危机、中小型企业纷纷倒闭破产,房地产泡沫破灭,中国经济走向崩溃……中共政权如何维系、“十八大”权力交接能否顺利进行,这都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而在“十八大”前,现任9个政治局常委除习近平、李克强基本确定连任,其余据信全部换血。“十八大”权力的角逐,各路人马博弈也导致中共内斗日趋公开化、白日化。而胡锦涛团派力捧的人选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也为卡位战与薄熙来“酣战多时”,早已成为中共公开的秘密。

团派中的关键人物汪洋,令计划等人在内斗中能否入常,也是“十八大”后中共权力格局的重要标志。

汪洋和薄熙来左右之争 “十八大”卡位战

目前左派的领军人物是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一直致力打造“唱红打黑”的重庆模式,右派的领军人物之一则是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被认为走比较开明和大胆的非红色之路。汪洋、薄熙来又正好都是进军“十八大”常委的可能性人物,双方的博弈在“左右之争”的基础上,还增加了卡位战的博弈。

薄熙来倡导的“唱红打黑”的重庆模式,引发很大争议。由重庆十多个单位组成的“千人红歌团”2011年6月11日晚到北京演出。薄熙来专程到北京观看演出,但中南海领导人全部缺席,中央官员只有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文联主席孙家正捧场。在6月10日,所有中南海官员中,只有贾庆林专程“接见了”演职人员代表。

同样在6月底,汪洋则在广东表示:“对于一个成熟的执政党,增强忧患意识比歌颂辉煌更重要,”被视为对薄熙来的讥讽。

2011年7月3日,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会见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刘长乐时说,与其他地方“先做大蛋糕再分”不同,重庆这几年是先将蛋糕分好,再做大。8天后,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参加中共广东省委一次讨论时提到“分蛋糕不是重点工作,做蛋糕是重点,这点是有针对性的。”

由此引发双方在媒体上的“分蛋糕”大战,最后 “人民日报”出面调解和稀泥,发表人大教授卫兴华的文章,强调“做大蛋糕”与“分好蛋糕”并不矛盾,可以同时并进,但是汪薄双方之后仍然“争吵不休”。

薄熙来继“唱红打黑”后又转向掀起食品打黑风暴,试图挽回一些不良影响,甚至向外企开刀。《广州日报》一篇题为《汪洋:不能用运动式方式解决民生问题 》的报导称,汪洋表示广东不会搞运动式的反腐败,打击腐败“不能搞痛快一时,更不能搞乱打一顿”,被视为再次公开叫板薄熙来。

传江胡对决乌坎 汪洋得高层默许

去年10月开始,网路盛传汪洋在内部会议上开展广东全省的“舆论监督报导”活动,并表示广东宣传部近期将不下达禁止或限制媒体报导的指令。随后11月广州花都区、陆丰两地数千民众上街游行,没有遭到中共惯用的打压方式,相反还派警察保护,广东这种史无前例的做法引发猜测。

有评论认为广东近年频繁出事,甚至爆发大规模流血冲突事件,倘若再镇压或会失控,甚至适得其反,而且也不利于汪洋“十八大”仕途。

乌坎事件起因是土地维权,但导火索则是隶属于政法委的中共公安打死村民代表薛锦波。当局最后被逼让步答应“归还尸体”,但迟迟没有归还。因为公安部门属于中共政法委周永康的势力范围,网络有传闻称:“周永康最大限度地扣住‘尸身’不还,尽可能地拖延时间,以激化矛盾,不仅是为其个人权势争夺的着想,也是为江系在十八大前全面压制团派风头考量,周的难度也不小,毕竟是在汪洋的地盘上耍赖,这两人能对决多久,也是乌坎事件的一个看点。”

凤凰卫视2011年12月22日的《天天有报读》节目在广东连续遭遇六次“迎客松”屏蔽,而节目也恰好是在播报与周永康有关的新闻时候才出现这种情况。

有海外分析称,倘若汪洋真就迅速归还伤痕累累的尸身,面对舆论,必然也会再拿几个当事警察问罪,但“十八大”前,这等于是团派把江系的政法委拎出来示众,因此周永康不肯轻易松口交人。

而汪洋与周永康之间早有矛盾。坊间传闻称,汪洋在2007年出任广东省委书记后,江系在广东的势力一直在抵触,“使得汪洋在广东的工作极为被动。”有海外的报导称,2009年中纪委在胡锦涛的授意下,“双规”深圳市委副书记许宗衡,还“双规” 陈绍基与原公安部长助理郑少东,“为的就是牵连出江泽民与曾庆红在政治局常委会里首席保命官周永康,因为当年正是主管广东政法系统的陈绍基将郑少东推荐给周永康,身为公安部长的周永康又大力提拔郑少东为协助自己工作的部长助理,又是公安部党委委员,为其接班公安部部长一职做资历准备。”

政论家洗岩称,在“十八大”前夕如此关键时刻,汪洋在乌坎作出这种史无前例、有悖于传统“维稳”思路、必然对中国政坛和政局产生重大冲击的决断,这绝不是汪洋这个位置所能决定的。此时此刻,能够令汪洋采取“出格”行为的,唯有胡锦涛。

汪洋两次回家探母 规格大不同

2011年广东的GDP首次突破5万亿,达到5.3万亿,位居全国第一,但这一数据,在汪洋代表广东省委常委会做的主题报告中,只字未提。广东省政协提案委主任陈俊年立即称,汪洋不提GDP数字,体现了“省委从容和淡定的情怀”,“这也正符合‘广东精神’。”

而从汪洋2011年回家探亲的排场和以前的对比,却看不出陈俊年所谓的“省委从容和淡定的情怀”。

2011年10月底,汪洋在成为广东省委书记再次回老家探望安徽宿州的老母,逗留尽管只有短短三个小时,但是媒体报导称其派头属于“大动作、高规格”。

除了汪洋母亲所居住的街道办前一晚就挨家逐户通知,要求粉刷外墙,清洁外墙上广告外,当地政府还专门在通往汪洋家的小巷用小石子铺路翻新,并做足了安全保卫措施,附近的街区,配备很多警力,差不多五十米一个。当地汪洋车队经过之前,甚至交警还清空了路面,将公交车和电动车全部赶到路边,让汪洋带回的车队能快速通过。有目击者说,车队几秒钟之内呼一下就过去了。汪洋邻居表示,那天有很多人站岗把汪洋母亲居住的独立小院都围起来了,根本见不到汪洋本人。

汪洋第一次探亲较为低调。据汪洋的邻居称,汪洋离开安徽宿县后就很少回家。当时汪洋还是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副主任,他只身一人坐火车回家,小住一宿后,第二天一早就离开,没有惊动任何人。外界认为汪这次的大排场和上次回家相比,也足可显示其地位的变化。

胡锦涛挺汪轻薄

汪洋自1981年出任共青团安徽省宿县地委副书记,仕途一路顺风,1993年被提拔为安徽省副省长。随后,他2005年任重庆市委书记,2007年底至今,出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

2011年8月期间,大运会在广东举行。中共主席胡锦涛“无暇”接受美国新任驻华大使骆家辉递交国书,却在广东活动多多。12日晚他出席第26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开幕式,13日又到访广州著名商业步行街北京路。

广东南方电视台著名主播梁音不无调侃地指:“胡到访时,北京路周围全是群众演员。”胡在招待出席大运会贵宾的宴会上,更大赞深圳“充满生机活力”,“是观察当代中国的重要窗口。
”


《苹果日报》引用深圳独立学者朱建国的评论称,胡锦涛借大运会到广东视察,表达“挺汪”之意。
朱建国指,汪洋与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明年十八大上位之争已白热化,胡锦涛不去重庆,却来广东呆了三天,“意义不言而喻”。

相比之下,重庆依旧延续其“自说自话”的风格。重庆晚报在2011年8月10日左右发布消息《重庆被中央评为内地最安全、稳定城市》,但是港媒称此举显示薄熙来仍然遭到胡温的冷遇。

港媒称,这一消息让人们困惑,既然中央评比出了“全国最安全、稳定城市”,如此重大活动,为何不见中央宣布这一消息的新闻,更没有依惯例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隆重颁奖仪式?

目前中南海中胡锦涛和温家宝都没有公开表态支持重庆“唱红打黑”。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2-01-22 9: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