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工程36计(八十五)

王维洛博士

图/ 博大出版社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十一计:李代桃僵

用三峡工程来替代洞庭湖的,这是李代桃僵。但是从地理上来说,洞庭湖不但起著调蓄长江洪水的作用,也同时有调蓄湘、资、沅、澧四河水流的作用。一九九二年二月二十日至二十一日,江泽民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讨论三峡工程问题,钱正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报告的题目,就是三峡工程和洞庭湖的关系。但是十几年过去了,钱正英一直不敢把她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报告公开发表。当洞庭湖走向死亡,大自然已在孕育著一个新的云梦泽,沧海桑田,桑田沧海,这是三峡工程决策者无力阻挡的。

第十二计:顺手牵羊

一九九二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了国务院兴建三峡工程的方案,三峡水电站一共安装二十六台七十万千瓦发电机组,一共一千八百二十万千瓦。一九九三年三峡工程初步设计时,就来了个顺手牵羊,提出了要增建三峡工程地下电站,再增建六台七十万千瓦发电机组,将三峡工程的发电装机容量一千八百二十万千瓦扩大到二千二百四十万千瓦,扩大近四分之一。众所周知,在水流量不变的情况下,水电站的发电能力与水位差成正比,扩大四分之一发电装机容量,必然要求增加四分之一的水位差,这就为将来三峡工程继续加高大坝打下了伏笔。

第十三计:打草惊蛇

二○○二年初,传来三峡大坝出现裂缝的消息,一时在媒体中广为传播,给三峡工程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根据记者赵世龙的回忆,是三峡总公司的领导主动向媒体透露了大坝出现裂缝的新闻,原因是三峡总公司刚刚换了几个老总,新来者不愿为前面工程品质背黑锅,所以很委婉巧妙地将此消息透露出来,打草惊蛇。二○○七年,德国媒体在暴露西门子公司贿赂案时,大有家丑也可以外扬之势。根据报导,西门子公司中国业务商业贿赂问题最为严重。向三峡工程提供水轮发电机组的,就是西门子公司在中国的最大一笔业务。西门子公司贿赂案的曝光,对中国受贿者本应该“汝虽打草,吾已惊蛇”的效果。但是中国受贿者却是打草蛇不惊,继续逍遥法外。

第十四计:借尸还魂

中国文化大革命之后,国人不再相信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概念有如腐烂的尸体。三峡工程上马,原三峡省筹备组组长李伯甯对中央决策层的说服工作起了重要作用。李伯甯给中央决策层领导和各个部门写了几千封信,在信中阐述长江三峡工程建设体现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特别是移民百万,资本主义国家干不了,只有社会主义中国行,可以激励全民的爱国主义热情,鼓舞整个社会士气,可以检验地方诸侯对中央领导是否忠诚。江泽民在李伯甯的来信上作了重要批示,三峡工程进入决策最后阶段。

第十五计:调虎离山

虎是山中王,但是虎落平原遭犬欺负。将敌人调离据点,就容易予以打击。要问中国谁最了解长江?谁最了解长江洪水?谁最了解长江三峡工程?当然要数全国政协委员陆钦侃。他是全国政协委员三峡工程反对派的技术总顾问。全国政协虽然是个政治花瓶,但是全国政协有人才,有资金,有时间,有资讯来源,政治花瓶中起波澜,也会产生蝴蝶效应。利用六四事件,在政治上予以打击,利用换届,取消陆钦侃的全国政协委员资格,让其失去用武之地。

第十六计:欲擒先纵

孔明征南蛮,七擒七纵孟获,最终使孟获心服口服地归顺。许多人以为,一九八六年开始进行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在先,一九九二年全国人大做出兴建三峡工程决定在后,是一个科学民主的决策过程。事实正好相反,一九八二年邓小平为三峡工程开了绿灯,一九八四年国务院原则批准三峡工程,这说明三峡工程决策在前,可行性论证在后。一九八六年开始进行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意在选择“最佳”水位和“最佳”建设方案,而在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中,虽进行了六个方案比较,但无论哪个方案胜出,都是兴建三峡工程。

第十七计:抛砖引玉

一九九一年江泽民在李伯甯来信上批示:“看来对三峡工程是可以下‘毛毛雨’,进行点正面宣传了。”在中宣部的组织下,对三峡工程的片面宣传却成为一场狂风暴雨,误导百姓。国人都以为三峡工程完工之后,万吨巨轮可以从上海直达重庆。其实万吨巨轮根本不可能从上海直达重庆,即使其他条件全部具备,万吨巨轮也无法通过三峡船闸。三峡工程完工之后,三峡河段可以通航万吨船队,一年时间内只有五、六个时间得以通行。万吨船队不是万吨巨轮!而是由几艘千吨级的装货驳船捆绑在一起,其总吨位超过万吨。夸大三峡工程效益,导致三峡工程决策进入误区。毛毛雨引来狂风暴雨,可谓是抛砖引玉。

第十八计:擒贼擒王

反对三峡工程,原毛泽东秘书、原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李锐是领头人之一。早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共中央南宁会议上,李锐和林一山就进行了第一次正面交锋。一九八五年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了李锐《论三峡工程》一书,重点提出决策的民主化与科学化问题。这是三峡工程反对派第一次公开出书,对三峡工程提出疑问。李锐出书,便有人向中共中央告恶状。胡耀邦在中央书记处会议上点名批评了李锐,并阻止李锐关于三峡工程的文章在北京一家最重要的报纸上发表。胡耀邦和李锐是好朋友,又是同乡,特别是文化大革命后,胡耀邦担任中央组织部部长,李锐是其副手,两人在平反冤、假、错案中,互相理解支持。打击三峡反对派的头头李锐,用党的纪律约束他,让胡耀邦出面不让李锐发出声音,以防止其观点影响中国民众。

第十九计:釜底抽薪

三峡工程移民问题是个大问题,如何应对被涉及民众的反对,中国政府采取的措施是抽薪止沸,剪草除根。国务院专门发布三峡工程移民条例,规定三峡工程移民不得因移民搬迁问题、赔偿问题到法院去寻求公正解决。三峡库区云阳县移民,将三峡工程关于移民赔偿的规定,告诉香港的记者,竟被判“泄露国家机密罪”。其实这根本不是什么国家机密,长江三峡委员会在出版的三峡工程专业书籍中,即登载移民赔偿具体规定。三峡库区秭归县移民—傅先财,接受德国电视一台采访,讲述中共答应的移民款只有三分之一到达移民手中。后被公安局召去谈话,在回家路上遭到黑棍打击,导致终身瘫痪。

第二十计:浑水摸鱼

混淆概念,这是三峡工程论证中常用的手段。在报告中列举了不少史上长江发生过的洪水灾害,损失多少,死亡人数等等。但并未把这些洪水灾害作科学分析,也没有在分析的基础上,与三峡工程结合起来,论证工程的兴建对未来所可能会发生的洪水,起到哪些作用:建立三峡工程,可以完全防止哪类洪水灾害?可以减轻哪类洪水灾害,对哪类洪水不起作用?比如一九三五年,长江洪水造成十四万死亡,其中八万多人死于长江支流汉江溃堤,三万多人死于长江支流澧水溃堤。三峡工程只能有限地控制干流的洪水流量,对于死于长江支流洪水的十四万人,是心有余而力所不及。

第二十一计:金蝉脱壳

至二○○六年底,三峡工程已经强迫迁移了一百三十万居民,比计划总移民数还多出了十七万。而此时三峡水库蓄水到海拔一百五十六米,距离三峡工程的正常蓄水位海拔一百七十五米还有十九米,距离最高蓄水位海拔一百八十三米还有二十七米。再者,许多已经盖了新房的移民还必须再次搬迁,因为这些新房还要被库水淹没。如何向这些移民解释需要再次搬迁的原因。难道让决策者说:对不起,我们以为毛泽东“高峡出平湖”是真理,忘了水是从高处向低处流的道理。当然不用指望。金蝉脱壳,由重庆市党委和市政府出面,以“一小时经济圈”的城市区域发展战略为由,再次移民四百万,这是出路。

博大出版社授权(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谁知祸从天降,三位移民代表在北京的旅馆中,被公安人员逮捕,强行押回云阳县。之后,这三位移民代表,连同已经在当地被捕的温定春,被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起诉,判处最高五年的监禁,后遭法院判处“泄露国家机密罪”,原因在于,向香港新闻记者透露三峡工程移民安置经费。
  • 二○○三年初,太原重工集团与河海大学,才提出三峡升船机方案,在三峡工程批准后的第十一年,中国三峡总公司才完成升船机的方案。但是最后却决定,由德国公司设计和建造升船机。直到二○○六年五月,三峡大坝封顶,升船机还是不见踪影。
  • 从河流长度计算,长江是世界第三大河流;从水运条件衡量,长江是世界同类河流中顶尖的佼佼者,故而长江素有“世界黄金水道”之称。到欧洲考察过的中国经济学家、交通专家都注意到莱茵河的水陆运输对欧洲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但他们却忽视了莱茵河的航运条件和发展潜力远远不如长江的事实。
  • 一九九二年,中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国务院兴建三峡工程方案,包括:三峡电站装机容量一千八百二十万千瓦,平均年发电量八百四十亿千瓦时,三峡水库正常蓄水位海拔一百七十五米,工程移民一百一十三万等许多重要指标。
  • 暗度陈仓的前半句是明修栈道。根据司马迁《史记之卷八高祖本记》记载,汉王刘邦回国去,项羽派三万兵跟随在后,刘邦命令士兵用火烧毁栈道,一来防备其他诸候袭击,二来也同项羽表示,自己再无向东进犯的意图。
  • 空城计是三十六计中的第三十二计。罗贯中《三国演义》第九十五回《马谡拒谏失街亭,武侯弹琴退仲达》一章,详细描绘诸葛亮设空城计的经过。
  • 在中国,自从一九八四年国务院原则批准三峡工程之后,国人对三峡工程、特别是中央政府草率的决策,多有意见。
  • 一九九○年三月二十四日,李伯甯等政协委员向政协七届三次会议,提交了“建议将长江三峡工程列入‘八五’计划”的提案,同时也将提案直接交给政协副主席王任重。
  • 考虑任何问题,都不能忘记建设三峡工程的目标。建设三峡工程的第一目标是防洪。
  • 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主要结论之一为:“建比不建好,早建比晚建好。”具体来说,三峡工程早建方案的费用总现值最小,比不建、晚建分别少一百一十点一亿元和七十二点七亿元,相当于三峡工程费用总现值的百分之七十点二和百分之四十六点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