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豫最大“涉黑”案被揭示 杨金德病情恶化

杨金德遭“酒瓶塞肛门”、“警犬舔脸”等15种酷刑虐瘫后被判有期徒刑18年,被称为河南南阳有史以来最大“涉黑案”。图为,酷刑示意图。(网路图片)

人气: 34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1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净报导)“你们作假案的枉法行为一定会被识破的。”河南南阳“奥奔”公司老板杨金德,对于不公正判决曾在法庭上高呼。他因“抗议法院违法执行”上访,而遭“酒瓶塞肛门”“警犬舔脸”等15种酷刑虐瘫后被判有期徒刑18年,被称为河南南阳有史以来最大“涉黑案”。如今正如其所言,此案案情不断被揭露,《南阳日报》称杨金德没有遭刑讯逼供报导并非记者所写,而是出自南阳政法委。不过目前杨金德的病情正在逐渐恶化。

杨金德病情逐步恶化

近日,河南南阳中院二审判处杨金德有期徒刑1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当局以“黑社会”罪名首次抓捕了南阳“奥奔”公司23名员工,随后又抓捕了近十人,如今公司已倒闭。杨金德的兄弟杨金国认为,当地媒体曾报导对杨金德没有刑讯逼供,那是媒体转发了政法委官方的话,以莫须有的罪名嫁祸杨金德,这是当局一手炮制的冤案。

面对支离破碎的家庭,杨金国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二哥杨金德被冤判重刑后,大妹夫已被当局关押,据说公安局又要抓捕我大哥,大哥无奈只好离家躲避。南阳法院已驳回我们的上诉要求,公安局还威胁妹妹杨金芬再上网发帖将以‘诽谤政府’罪名拘捕她,此时70多岁的母亲为此事已哭瞎了双眼。”

昨天(5日),杨金芬见到在南阳市警犬基地与杨金德一同关押过的当事人,据这位当事人讲:其在关押期间,被里面人员用皮鞋踢打,或用烧红的煤球放在后背进行折磨,而且公安局人员将已写好的供词让他们背诵下来,按着他们的手按手印、签名字,否则殴打不停。

一星期前,杨金芬到新乡监狱见到了哥哥杨金德,据杨金芬讲述,哥哥瘦得已不像样子,并且一只眼睛失明,腿部肌肉萎缩,心功能不全,血压高压190,低压150。她说,为了一次上访,却被冤判18年。

“杨金德案即便一审认定的所有事实都是真实,甚至罪升一级,将在法院讨说法的行为认定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那么他也不是黑社会。”杨金德的二审辩护律师朱明勇在其微博上写道。朱明勇告诉《新快报》记者,一审时,杨金德是被抬着上法庭的,“因为受到酷刑和自身疾病未获医治造成”。

杨金德原是民革党员、南阳市第四届政协委员、南阳政法系统的司法监督员,但是这些并没让他免于非人的迫害。


杨金德遭“酒瓶塞肛门”、“警犬舔脸”等15种酷刑虐瘫后被判有期徒刑18年,被称为河南南阳有史以来最大“涉黑案”。图为酷刑前后的杨金德。(网路图片)

南阳媒体“炮制文章”来自当局政法委

此前,山东卫视《围观》节目报导了南阳杨金德案,揭露《南阳日报》此前所称杨金德没有遭刑讯逼供报导并非记者所写,而是出自南阳政法委。山东卫视采访南阳日报编辑部说:“我们联系了南阳日报社的一位编辑,想了解一下情况。他们回复说是政法委发过来的文章,总编再交给编辑负责印发的。随后,记者又联系了南阳市政法委的工作人员。面对记者的采访要求,南阳市市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一口回绝,始终不肯正面回应这件事情。”

对此,京衡律师集团董事长兼主任陈有西律师认为,没有一个记者会为这种公开撒谎的东西背恶名。在中国有一个惯例,凡是为官方遮掩而记者又不愿背黑锅的炮制文章,一般都是以“本报记者”名义发表。而这类文章,只要广泛用官方控制方法发表,就算大功告成,舆情部门就已经完成任务了。他说,愚蠢是愚蠢者的通行证,但是他们明知很傻也要这样做的原因,是有一些丑恶要遮掩。

官媒前后论调不一

2011年10月10日,中共官方媒体新华网以《民企老板“涉黑”称遭刑讯逼供,体罚后与狗同笼》为题对此案进行了报导。根据10多名被告人的当庭陈述,他们被捕后,被送进了南阳警犬基地。据这些被告人称,其遭受的刑讯逼供包括:殴打、罚跪、灌辣椒水、针扎、坐火箭(把啤酒瓶塞进肛门双脚需腾空)等,惨不忍睹。

另有两种极富警犬基地“特色”的方法:一种是把人关到特制的笼子里,露出头部,让警犬来舔脸,命名为“鬼洗脸”;另一种,是把人戴上脚镣手铐后,和狗关在一起,这被称为“与狼共舞”。杨金德说,这样的折磨和摧残,让他们大小便失禁,生不如死。

不过,新华网在随后报导中均以河南官方媒体论调为准。

(责任编辑:谢东延)

评论
2012-01-06 10: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