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暴力拆迁,还要死多少人才罢休?

陈思敏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01月09日讯】年才更新,河南洛阳一日两起的抗拆自焚,再次灼痛人们的眼与心。两名村民前后相隔不到半天的以命抗争,有幸与不幸。但不论重伤还是获救,被夷为平地的家再也不能挡风遮雨;而天寒地冻,年关将近的他们何处栖身?从痛下毒手到逼死伤残,走在暴力拆迁这条不归路上的各地政府,究竟还要多少人命的死伤才肯收手?

4日早晨,由村官领军的近百人拆迁大队,趁虚进入洛阳洛龙区关林镇,而闻讯赶回家中的村民张文军,竟傻的以为自焚就可以吓阻这些无法无天的豺狼。就在强拆人马的鼓噪声中,身穿厚棉冬衣加速火势窜烧而全身焦黑如炭的张文军,在送医之后音讯全无,而他的家属亦遭当局扣押隔离。当日午后,一样的抗争,一样的重复在村民张葡萄身上,所幸经由众人合力劝阻,及时避免憾事再添。

从唐福珍的一把火烧开,甚或在未披露的更早之前,各地抗拆的自焚之火从未熄灭,而身陷火海的痛也一直在燃烧。回顾刚刚才过去的一年,有惨烈犹胜江西宜黄的湖南汪家正,还有愈烧愈烈的河北三兄弟……,每月至少一起抗拆的自焚之火,在大陆各地蔓延串烧。不同的大城小镇,相同的死守家园:“再不停手,就自焚了!”而不同的领导干部,相同的无血无泪:“咎由自取”、“烧死活该”、“死了有人埋单”。而最最悲哀的莫过于,人在火中烧,血拆人马加速引擎铲平下一栋房子;而谁要上前扑火救人,照样一顿暴打。

地方政府仗势发展经济,土地摇身成为敛财的筹码。而拆迁成功与否牵涉的天价利益,更让不肖党官与开发商狼狈为奸,共演无数不择手段的强拆恶行。官方的执行从没通知,无安置,未补偿,到诱民逼签字,截流拆迁款,非法变更地目,伪造文书等明的不行来暗的。而拆迁的暴力从恐吓掳人,断水断电,封路堵门,半夜偷袭,到泯灭人性的逼喝农药,乱棍打死,开车压死,再来毁尸灭迹,布置各种意外死亡的说拆就拆。在发展建设大旗的飘摇下,神州大地尽是房舍、家园、良田、学校等被捣毁殆尽的流离失所,更有许多地方工厂无预警遭强拆,一夜之间造成当地数千民众被迫失业。

片面追求速度的强制拆迁,隐藏在每个环节的天量暴利,全都来自剥削与牺牲被拆迁者的合法权益。而价差悬殊的拆迁补偿,不但经常跳票不兑现,非法的拆迁暴力,更无异是寄生这串利益链上的国土局、安监局、地方政府、公安城管、房地产商、拆迁公司、黑帮社会,甚至纵放的司法机关等官商,对底层弱势人民的公然抢劫。而面对好处占尽,坏事做绝,如盗如匪的合谋集团,人民投书石沉海,进京被拦截,上访被拘留,举报被劳教,遍地有冤无处诉。

最终,忍无可忍的人民,把满腔熊熊怒火引燃到视死如归的身驱上。只是,人民再惨烈的自焚都已经不能打动官员早已坏死的心。暴力拆迁的一边是继续升官发财的党官,而另一边则是魂断命殒无人问的人民。

去年4月,面对当局500人拆迁大队的侵门踏户,北京市房山区青龙湖镇大苑村的村民呐喊着:“到底还有没有共产党来保障农民的利益?还有没有政府来维护公民的权益?”只闻一声巨响,放眼望去尽是轰然倒塌后的荒芜与焦黑陈尸;而曾让人民寄予无限厚望的《新拆迁条例》,还有最高人民法院对杜绝暴力拆迁的坚决声明,也都轻薄的比坟前纷飞的冥纸还不如。@

评论
2012-01-09 2: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