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政策杂志披露中共与多国秘签出卖土地边界条约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9月27日刊文披露,近些年中共政府在领土争端中并没有寸土必争,“或至少放弃了长期主张的领土要求,在近年来与邻国之间的边界纠纷问题上非常宽松”,并且“几乎没有获胜记录”。图为中共在历史上出卖的中国领土。(网络图片)
更新: 2012-10-10 11:01:47 AM   標籤:tags: 中共卖国 , 领土 , 边界条约

【大纪元2012年10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高紫檀报导)国际权威媒体《外交政策》杂志9月27日刊文披露,近些年中共政府在领土争端中并没有寸土必争,“或至少放弃了长期主张的领土要求,在近年来与邻国之间的边界纠纷问题上非常宽松”,并且“几乎没有获胜记录”。

近期,中日钓鱼岛争端引发世界关注。就在中国民众义愤填膺地在各种场合表达“抵制日货”、“寸土必争”的决心时,由于中共的封锁消息,中共政府近年来在与周边邻国秘密签订的边界条约中几乎没有取胜,都是送领土给人家的“卖国行为”。

这些边界条约的内容对于中国百姓以及大部份中共官员都难知其详,但外媒近日披露并评价称:“尽管表面上咆哮,中国在过去肯定已经放弃过其‘神圣的领土’”。

外媒披露中共政府近年来边界谈判“非常宽松” 爱送领土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9月27日刊文披露,近些年中共政府在领土争端中并没有寸土必争,“或至少放弃了长期主张的领土要求,在近年来与邻国之间的边界纠纷问题上非常宽松”,并且“几乎没有获胜记录”。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9月27日刊文披露,近些年中共政府在领土争端中并没有寸土必争,“或至少放弃了长期主张的领土要求,在近年来与邻国之间的边界纠纷问题上非常宽松”,并且“几乎没有获胜记录”。(网络截图)

文章举例表示:“在双边谈判中,中国方面承认了阿富汗提出的100%的领土要求;承认了老挝76%的领土要求;承认了哈萨克斯坦66%的的领土要求;承认了蒙古65%的领土要求;承认了尼泊尔94%的领土要求;承认了北韩60%的领土要求;承认了塔吉克斯坦96%的领土要求;承认了越南提出的50%的领土要求(与中国对南海的顽固态度截然相反)。与苏联和后来的俄罗斯,通过不断的谈判,也承认了50%的有争议领土。”

报导说,尽管表面上咆哮,中国在过去肯定已经放弃过其“神圣的领土”。

(美国《外交政策》文章原文: http://blog.foreignpolicy.com/posts/2012/09/27/chinas_abysmal_record_of_keeping_its_territory

大陆民众看中国地图 疑惑凹多凸少

事实上,尽管大陆民众不了解中共政府对外界的边界谈判内容,但细心的民众还是发现1949年后的中国版图凹多凸少,国界线经常向中国内部凹陷,中国过去的丰满“海棠叶”,现在已经变成“瘦公鸡”。

有研究地图的大陆民众在网上发表文章对中国的边界划定表示疑惑。

《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执行总编单之蔷在网络发文说:按照国际惯例,当两国以大江相隔时,应以主航道为国界线。如果江中有岛屿和沙洲,就可以从这些岛屿和沙洲的归属看出一个国家(政府)的性格。

位于黑龙江与乌苏里江交汇处的黑瞎子岛,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有了它,就能维持两条大江的航行权,否则就失去了航行权。这个岛原本属于中国,但被苏联侵占。2008年,该岛只还了一半给中国,另一半给了俄罗斯。

上世纪60年代,千赤岛(也称于赤岛)在中朝划界时被分给了朝鲜,而后黄金坪岛、绸缎岛、薪岛的丧失,使中国永远失去了鸭绿江的出海口,失去了获得河口段大片新生土地和岛屿的机会,失去了大片的海洋国土。

鸭绿江是中国和朝鲜两国的界河,按照常理,江中的岛屿本该两国各有其半,但鸭绿江下游的岛屿绝大部份都属于朝鲜,尤其是位于鸭绿江入海处的两个大岛——绸缎岛和薪岛,竟然全属于朝鲜。

在图们江口,中国人与大海近在咫尺,触手可及,但图们江出海口与中国无缘,俄国与朝鲜却“手拉手”,将中国人挡在大海之外。

当国界遇到湖泊时,一般而言应该按照中间线平分。

但位于中俄边界的兴凯湖,3/4的面积为俄罗斯所有;位于中朝边界的长白山天池,也有53%属于他国。而按照中、朝两国国界线的走势,长白山天池完全应该在中国境内,但是国界线走到天池,似乎是故意将天池挖出来,馈赠他国。

中蒙边界的贝尔湖位于呼伦贝尔草原的西南部,在600余平方公里的面积中,中国只占40平方公里,不足十分之一,其余绝大部份为蒙古国所有。

最大的“凹”出现在中蒙边界上。外蒙古被苏联策划“独立”出去后,中国陆地版图的形状就从树叶状变成了“公鸡”状;另一处地图上看不出来的大“凹”,由麦克马洪线形成,在西藏东南部,那里有一块面积相当于浙江省一样大的土地,却由印度实际控制。

还有一处中“凹”,出现在中缅边界上。上世纪40年代著名作家艾芜曾写过一本散文集《南行记》,书中所描写的克钦山中的人,那时大都是中国人,但是为了中缅之间的情谊,这个地区已于上世纪50年代划归缅甸。

江泽民1999年秘卖约300多万平方公里历史上遭侵占地区给俄罗斯

近年来,被认为卖国最厉害的当属中共前党魁江泽民。

1999年12月9日和10日,江泽民在北京与来访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简称《中俄边界条约》),将原本苏联侵略的、属于中国的海参崴及邻近远东地区正式官方划给俄罗斯,包括俄国屠尽当地中国人占领的江东六十四屯,总面积约160万平方公里,还包括2,444个岛屿。

此条约还正式承认了其它俄国历史上侵占的中国领土。包括新疆西部被沙俄霸占的40多万平方公里,清朝政府、中华民国政府历来都不承认俄国侵占的合法性;唐努乌梁海1944年被苏联霸占,中华民国从不承认其合法性;还有英法联军侵犯中国时,帝俄连续以三个不平等特约割去的东北及西北和中共掌权后被侵占的大片土地。

条约共承认总面积超过30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约相当于100个台湾,正式划归俄罗斯。

条约签订后,俄罗斯媒体曾大肆报导,国内欢庆不已,但中国国内民众当时毫不知情,官方严密封锁消息,只有少数能浏览海外媒体的大陆民众及海外留学生愤怒不已,在不同场合用不同方式表达自己的愤慨。

2004年10月17日后,中共国外长李肇星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北京签署《中俄关于两国边界东段的补充协定》,在江泽民原来签署的卖国条约《中苏东段国界协定》、《中俄西段国界协定》的基础上,又把多半个黑瞎子岛也彻底卖了。

“当然是卖国行为了!”

对于中共在近年来在边界谈判中“大派领土”的行为,知情华人均愤怒不已。

谈起这些,身在大陆的杭州民主党人陈树庆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相当气愤:“当然是卖国行为了,所以它才害怕让人民知道了。卖国行为关系到我们民众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我们肯定是反对的!”

陈树庆表示,中共的边界谈判在中国大陆也时有报导,但基本都是笼统的报导,只讲“为以后的和平铺平道路”之类的套话,谈判的实质内容及过程,中国大陆任何媒体并没有报导,“甚至大多数中共政府官员都不了解中共政府边界谈判的内容”。

陈树庆认为,中共是有担心的,如果让民众知道它这种卖国行径是为了维护统治,是为了讨好外国政府,让人承认它的合法统治,一而再的丧失领土和主权完整,中国民众肯定都要反对它。

陈树庆说,在江泽民将领土卖给俄罗斯之前,他曾经写了一封挂号信给江泽民,忠告他不要做出这种遗臭万年的事,但没想到最终江泽民还是把领土划出去了。

旅居美国知名评论人伍凡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谈起这些也非常感慨:“是啊,近些年来,中共在领土谈判中,几乎全部是输的,没有赢的”。

他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中共没有一个为了中国百姓、为了中华民族而坚守每一寸土地的概念,它们就想求平安、政权能维持住,周围国家也都看到了它这一个弱点,所以在谈判中中共陆陆续续送土地、领海。

伍凡说,中共卖国的概念从30年代毛泽东时期就开始了,先是依附苏联对付国民党,后来在抗日战争时期还秘密与日本人谈判,打国民党,后来这种卖国概念在建政以后又延续下来了,甚至为了让朝鲜当“看门狗”反对美国,都要多给朝鲜点领土,上世纪50年代为了挑动日本反对美国,中共高层也承认钓鱼岛是日本的。

“中共就是一句话,为了它的政权,中共不惜做任何事”伍凡说。

联络本文作者请发邮件到:gaozhitan@gmail.com。

(责任编辑:徐亦扬)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最热新闻
娱乐追星
生活消费
文化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