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评论】

横河:中共是如何自爆其活摘罪行的

横河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10月11日讯】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横河。今天想和大家讨论一下,中共如何在活摘器官这个问题被迫自爆罪行的。活摘器官是一个老话题了,但是今天我们要换一个角度,是从中共方面的行为和表现来看这件事情。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是在2006年曝光的,这6年来通过人权团体、活跃人士的调查努力,通过各种方式,各种途径去传播和揭露,逐渐的被国内外的民众和西方社会认识,并接受了这种说法。也许再加上王立军、薄熙来事件的影响,到了今年下半年,突然在西方主流社会引起了高度的关注,成为了一个很热门的话题。

突然成为国际关注焦点

我们在讲这个过程,先简单介绍一下这件事情怎么会突然成为国际关注的焦点的。我先按这个时间顺序简单的列举一下。今年的5月24日,美国国务院人权报告第一次把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列入了年度报告。在这之前,从2011年6月份开始,美国国务院更新了非移民签证的申请表DS-160,申请的人必须回答一个问题,就是是否参与过强制摘取器官。

7月14日由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陶斯顿‧特伦医生联合主编的新书《国家器官》出版,这本书和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合著的第一本《血腥的活摘》不同的是,《血腥的活摘》基本上是从不同的角度去提供证据,而这本《国家器官》主要是不同国家的有关专家,从自己的经历和角度来谈活摘,我们曾经做过一集这样的节目。9月12日下午美国国会举行了一个听证会,主题是“中共活体摘取宗教与政治、异议人士的器官”这是美国国会首次举行关于中共活体摘除,以法轮功学员为主的,包括其它宗教、异议人士器官的听证会,这一类的听证会这是第一次举行,会议是全程直播的。

9月18日,资深的国会众议员史密斯撰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叫“中国非法摘取器官”,这篇文章在《华盛顿时报》上面刊登;同一天也是9月18日,全球《大纪元》总编郭君女士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发言,曝光了及要求调查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10月4日,有106位美国国会议员联名要求美国国务院公布,他们可能已经获得的有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一切资料,这个联名信还要求美国如果有这样的证据的话,应该立即采取措施来制止这种罪行。

需要的说明的是今年中共政坛发生的地震,使得国际社会更加关注跟法轮功有关的议题,并且更愿意倾听来自法轮功团体的声音。这里有一个插曲,加拿大总理哈珀2月份访华,当时计划就是到重庆见薄熙来的,加拿大的法轮功团体是唯一一个事先提出建议,要求加拿大总理不要去见薄熙来的;当然后来他去见了,而且是处于一个非常有争议的时刻去见的。所以后来在加拿大国会山,由国会议员法轮功之友举办的关于中国时事和人权的研讨会的时候,参加的人非常多,就是因为大家愿意听到法轮功团体所提出来的关于中国问题的一些见解和观点。

死刑犯器官的争论

我们今天和以前讨论不一样,刚才说了,我们不去从国际的角度,也不重复各种调查的结果和证据,而完全是从中共的这个角度,来看活摘这个罪行的真实存在。首先我们谈一下就是死刑犯器官的争论,谈到活摘的话,就必须从活摘之前的死刑犯器官谈起,中国的器官移植它的来源一直是死刑犯。2001年6月27日,美国国会曾经举行过一次摘取死囚器官的听证会,当时作证的是在中国天津武警总队医院烧伤科任职的一个医生,叫王国齐,他作证说他自己就多次参加过从死刑犯身上摘取人体器官的行动。

其实在中国的医学界大家都知道,在死囚犯身上摘取器官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几乎每个做过移植的医生都可以告诉你,他用过死囚的器官。不过这里我们并不讨论这一点,而是说需要说明的是当时中共的反应。就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一个记者招待会,请来了武警天津总队医院的副院长,这个副院长就说,是王国齐在美国指称他们这个医院从事死刑犯器官移植和买卖,完全是无中生有,捏造事实,恶意诽谤。在那个阶段,国际上一直在质疑中共是用死囚器官的,中方并没有完全否认,但是它基本上是采取否认和不正面回答的方法。

这个事情到了2005年就发生变化了。2005年7月份在世界肝脏移植大会上,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代表中国政府,首度正式承认,就是说当时中国大多数移植器官是来自死刑犯;同样在当年的11月,在菲律宾马尼拉举行的一个医学专业会议上,黄洁夫再次承认这种说法,而且他表示中方将立法来消除这个作法。他当时承认用死刑犯,而且许诺要改变的这个说法,还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的赞许。

然而到了第二年,2006年4月10日,卫生部发言人毛群安却公开否认了大多数器官是来自死刑犯的说法,他说大部分器官是来自去世的中国公民,这些人生前自愿捐献器官。

到了2006年11月18日,英文版《中国日报》报导说,黄洁夫在广州的外科医生大会上承认,除了小部分来自车祸的死亡者以外,绝大多数器官是来自执行了死刑的犯人,而同一个会议英文的新华社的报导,就避开了这部分内容,它就没有说大部分器官来自死刑犯。这个说法从2006年11月份一直到现在没有改变,多次在多种场合重复了这个说法,说是器官来自死刑犯。很多人误认为是今年中共才承认用死囚器官的,这是一个误解。

我在7月份做的节目,介绍《国家器官》这本新书的时候谈过,就是中共当时需要面对是国际社会的质疑,因此它要有一个说法,加上当时的高层可能已经有人注意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了,而且知道这种事情早晚会曝光,因此有必要对国际社会作一个交代。也许(高层)有人认为,与其被动的被逼承认,还不如自己采取主动,所以才有了在2005年7月到11月 承认器官来自死刑犯的说法,而毛群安的否认,我认为只是一种惯性和习惯,反正长期是采用否认这种作法的。另外也说明当时中共并没有拿定主意,承认还是不承认使用死囚的器官,就是它拿不定主意,承认和不承认,哪一个对中共更有利。

因为它面对的是两种国际压力,一种是对中国对死刑执行范围太广的指控,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根据中国各地公布的死刑执行情况进行的统计,就在那几年中国的死刑执行人数每年从600到2千之间,基本上保持在这个范围之内,当然多的年份超过2千,少的年份一般不会低于600,就这个数据已经是全世界执行死刑人数的80%。因此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指控,死刑犯的人数本身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内容。

而另外一种压力就是使用死囚器官的问题,在中国本来死刑人数已经是国家机密了,而当时正好是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暴涨的阶段,按照中国官方的数字,如果说要承认移植的器官都是来自死刑犯的话,毫无疑问就要把当时已经备受批评的,国际人权组织估计每年执行的死刑人数再增加至少5倍,因为当时每年做的器官移植,大器官移植每年已经上万例了,显然2千这个数字不可能来解释全部的器官移植。

所以当时会有一些反复,就是说中共自己没有打定主意,哪一种说法对中共伤害更大。到了2006年底,似乎中共就得出了一个结论,就是说承认器官是来自死刑犯对中共更有利,所以在那以后就一直坚持那个说法了。那我们现在都知道2006年发生了什么事情。2006年3月份,海外首次曝光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到了7月份,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的调查报告第一版发表。也就说中共在这时候,就是说两害之间取其轻,就承认了器官来源是死刑犯。这个应该是2006年以后一直保持这种说法的原因了。

填补空缺的犯罪集团

下一步就是谈到了填补空缺的犯罪集团。到了今年8月4日,也就是王立军、谷开来、薄熙来这个案子,一波接一波,高潮迭起的时候,公安部突然宣布破获了28个贩卖器官的犯罪团伙。大家知道在王立军和薄熙来案曝光的过程当中,有几件事情引起了大陆民众的注意,并且成为社交网络上的热门话题。一个就是王立军的锦州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他自己宣布做了几千例人体器官移植实验,还获得了光华科技奖;另一个就是薄熙来在大连辽宁当政期间,大连的两个尸体塑化工厂,这个引起了广泛的讨论。我们今天不来讨论这几件事情。

就是说这些事情再次把活摘器官的罪行,放到了公众的面前,而且在公众当中引起了高度的关注,这种关注使得当局显然需要进行某种形式的回应。我认为这次破获贩卖器官的犯罪团伙的这个事情的宣布,实际上就是一种类型的回应,就是把移植器官的来源推到犯罪集团身上去。

9月11日,财经杂志对已经由北京海淀检察院起诉的,迄今为止最大的所谓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的一个案子进行了详细的报导。从这个案子的报导当中,我们可以从中间看出很多猫腻来。案情简单的说,是一个叫郑伟的团伙头目,就是这个案子当中被告之一,这个案子一共有16名被告,包括组织者、中介、医护人员,他们在全国卖肾网络的基础上,在“四级”专业团队的操作下,通过一家有资质的三甲医院,把“黑市器官”“洗白”。这个集团从3年前开始操作,一共经手了51颗活体肾脏和8颗来自死刑犯的肾脏。这是一个简单的过程。

在这个里面我们可以看到,各个不同的职能部门在这里所起的自己的作用。你像法院,法院它伪造死刑判决书,伪造捐献证明,还不知道其它伪造了什么东西,实际上这就跟洗钱一样的,就是把黑市的器官用这种方式去洗白了就变成是合法的。

另外披露的就是和北京304医院泌尿科进行合作。文章里面把“304医院”的名字给隐去了,只是说北京的一家“三甲医院”,其实就是304医院。郑伟他自己对外宣称就是304医院的工作人员,而且他以304医院的名义去聘用其他的医护人员,就是帮他去做器官摘取的。而他提供的肾脏由于有各种各样伪造的证明文件,也就进入了中国器官移植手术的正式记录,这是这个案子的特点。

根据郑伟向警方提供的证据表明了,以互联网为主要载体一个全国性的肾源中介网路已经成熟,他们共享资源,互相配合。这个利益共同体,包括医护人员,器官的供体,就说卖肾的人,还有器官的接受者,还有中介,这些人形成了一个非常严密的利益共同体。这是郑伟向警方供诉出来的,然后媒体报导的。

问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犯罪份子,郑伟只有30多岁,而且他经营这个行当才三年,他不可能自己一手建立起这样的一个全国性网路。他牵扯到的政府机构太多了,从法院到级别最高的军队医院,大家知道304医院是中国人民解放军304医院,后来和301合并,变成是301医院的附属医院,所以它是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的一部分,到这么高级别的。

一个犯罪分子他不可能建立起这样子一个网路,你像摘取、保存、运输器官是非常专业的工作。与其说他建起这个网路,还不如说这个网路早已存在,只是说由于其中的某些环节部分缺失了,就给了这个犯罪集团进入这个已经存在的网路,而且在里面填补空白加入这个网路的机会,而这个缺失的环节就是器官供体,因为这个犯罪集团所做的就是提供器官。

从郑伟和304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叶林阳打交道这个过程也支持这种说法。根据报导说是3年前当郑伟陪他亲戚去304医院看病的时候认识了叶林阳,说这时候的叶林阳正在为科室的任务量而苦恼,他对郑伟提起了说自己每年有一仟多万元的任务量,恐怕完成不了。就是这样的情况下导致了郑伟决定想办法来钻这个空子。

那是2009年,大家知道各个科室的任务量,这个都不一定是医院,所有的地方都是这样的,就是一般情况下它是根据上一年完成的任务量来定的,也就说你上一年完成多少,按照你上年比前年完成更多的,每年可以增加多少来定下一年的任务量。那也就说至少到了2009年,或许更早一点的时候,器官的供应量已经严重不足了。这个不足不是说原来就不足,就说从原来的基础上大量减少了,所以才会有完不成任务量的情况。

而在2006年的时候大家如果记得的话,就是活摘器官刚刚曝光的时候,整个互联网上到处都是招揽病人的广告,就是你要需要移植器官的话到我们这里来,2周、4周就能给你找到合适的器官给你移植,很多医院就自己到处打广告,给人的感觉就是在那个时候似乎有取之不竭的器官来源。

而仅仅2、3年的工夫器官就突然不足了,当然刚才我讲的这些在《血腥的活摘》这本书里面都有详细的描述,有很多保留下来的证据,大家有兴趣的都可以去看,我们也讨论过很多次了。鉴于死刑执行人数,一般是一个比较稳定的数字,而捐献器官人数和每年一万以上的移植量比的话,可以忽略不记,所以减少了的最可能是来自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这是怎么发生的呢?我们现在只能说推论,就是由于活摘这个罪行曝光,国际上压力的增加,当局就必须采取一定的措施,包括立法制定规则等等,也包括去整顿一下那些过于公开容易被调查、容易被曝光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有关机构,包监狱、看守所、法院、医院等等,就不能这样的事情继续曝光了。

这一整顿就使得这一部分器官来源减少了,而给了器官贩卖集团有机会介入而填补减少的空缺。当然犯罪集团提供的器官量仍然无法说明每年一万起以上的移植器官的来源,他还是达不到这么多。

当局本来是想用犯罪集团做替罪羊的,结果反而曝光了很多原来是用于法轮功学员这个系统,包括法院伪造死刑文件,伪造捐献证明等等。这一些不太可能是为郑伟这个普通犯罪份子去破例的,而是原来法院就是这样的常规操作,也曝光了海外一直在揭露的,说是军队医院是活摘的主要场所这个事实,也通过这个事件的披露报导证实了。

下一个推出来的是谁

下面我们就看一下下一个推出来的会是谁?9月28日,国家级的喉舌新华社宣布政治局关于薄熙来的决定。在这以后的几天,各种媒体、社交网路都在讨论薄熙来的各种罪行,已经公布了的、没有公布的、不敢公布的、不能公布的,各显神通,都是各有各人消息来源。

我们现在注意到的是10月3日,总部在美国的博讯网引述它的消息来源,谈到薄熙来的三项极端毒辣的罪行。哪三项呢?叫薄熙来“追杀亲子,上台要杀50万,涉活摘器官”,我们今天只谈这个活摘器官。关于活摘,这个报导提到它的消息来源说,法轮功所揭发的活摘器官一定程度上是真的,活摘是在政法委的庇护之下谷开来直接卷入运作,建立全球器官销售网路。从这个报导其它内容来看的话,这个消息来源对于薄熙来和中共高层的动态相当熟悉,比如说活摘在政法委庇护下等等,这个就说明他很了解情况的。所以从这一段话可以说是进一步从中共内部传出的消息证实活摘的存在。

当然措词我们不用考虑到那么细,说一定程度上是真的,这个事情就是这样子,要就是有,要就是没有,任何一起都是反人类罪。从这个过程来看的话,就可以看到当局无论是无意的还是被迫的,这件事情从中共的角度来说的话,也是一步一步在曝光,而且越来越接近活摘的真相。

这篇报导紧接着提到说,薄熙来事发以后,江泽民曾发言说薄熙来反人类突破了人类底线,应该是针对薄、谷这些罪行而言,对活摘罪行而言。我们先不讨论江泽民本人是不是还能做这个表态,或者江系人马企图摆脱和活摘的关系,我认为这个说法最重要的是有人已经意识到,活摘被从内部或者是外部全面曝光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因此各派都有自己的打算,就是如何把对自己的危害减到最小。

谈到中共当局或者是最高层的话,这是一个比较笼统的说法,应该说在活摘器官的问题上还可以细分成不同的类型。

一类是直接参与的,比如说江系就一直推动和执行迫害法轮功这个系列,包括薄熙来。博讯这篇报导是把江和薄分开来的,但是我认为在迫害法轮功和活摘问题上这是无法分开的。这个派系它会被迫用不同的方式,就是它是被动的,曝了多少光它就要想办法被动的去反应一下,用不同的方式找出替代的器官来源公布出来,它的目的是掩盖真实的器官来源,这是一类。

另外一类不排除就是在中共内部有人认为这是人类无法容忍的罪行,但是他从内部制止不了,怎么办呢?他会试图用逐步曝光的方式,定期释放一些消息的方式,让外界来施加压力,看看能不能制止这个罪行。这个就可以解释国内的百度和微博断断续续的对活摘和相关的词汇搜索结果的解禁;另外还有对外披露的一些消息,我们知道外面披露的消息,有一部分就从中共内部透露出来的。

刚才讲的是二种类型,从中共整体来看的话,比较接近直接犯罪的做法,就是它不断的转移视线,到最后没有办法转移的时候,它就可能会试图把责任推到某些个人或者团体,而企图把中共这个整体和这个个人和团体切割开来,就说把这个罪行说成是某些团体、某些个人的行为。

他们知道它的全面曝光是避免不了的,他们想争取的是不至于在全面曝光的时候把中共一起拖垮掉了。薄熙来当然是参与了这个罪行,把薄熙来抛出来,可能就是这种想法的一个选项,但是薄熙来和谷开来的罪行仍然不足以解释全国范围发生的活摘行为,因此我相信中共在必要的时候还会继续抛出其他的人来。

所有曾经参与过活摘器官的,谁都不能够排除在某个时间、某种场合下被抛出来顶罪的下场。当然我们也很清楚的知道即使是这样的话,中共也不可能在这个罪行全面曝光的情况下继续生存下去了。好,谢谢大家。

下载收听

──转自《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评论
2012-10-11 10: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