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恩情唤良知 秦凤珍的故事(3)

文:秦凤珍

神佛化了个观音菩萨在等着我(优昙婆罗花/摄影:戴兵/大纪元)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得知赵合被杀害的消息

我似乎经历了唐僧取经八十一难,直到二零零五年,我才正式找到工作。也就在那年我才得知赵合被杀害的消息。因为很多知道我情况的人都说赵合没有死罪,我没有想到也不相信,胡乱打给家乡一个电话,证实了这个消息。我浑身麻木地像没了知觉一样,半晌才失声痛哭,我背负着对法轮功的不好影响,对丈夫的歉疚,对家人的愧疚,有点苟且度日之感……,不管再苦再难,我都不会放弃修炼,因为我知道了生命的真实意义,承受着丈夫为我而死的这种生离死别的极度痛苦。我告诉自己不能倒下,一边工作,一边偷偷地流眼泪,用修炼人的坚忍、惊人的毅力闯过了恩爱夫妻却死别的大难关。

也许很多知道我情况的人都很好奇和关心我这些年怎么过的,找对像没有。这些年我一直在外地一边打工挣钱,一边修炼。说实话一个年轻女人孤身在外地,遇到的困难可想而知,我的心和精神受到挫折,只有我师父和知心的朋友才能体会到。期间有几次好心人要给我介绍物件,我都婉言谢绝。我说:“我丈夫为我而死,而我却另觅新欢,连个好人都做不到,又怎么做修炼人呢?”也有人以恐吓的方式要和我搞物件,我都正义地、善意地断然拒绝,给对方讲道理,讲法轮大法是好的却被冤枉,而我丈夫被杀害,夫妻间的生死恩情,讲做人的准则,使对方对法轮大法、对我都充满了敬意。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是单身,也打算一直这样过下去,这也是我作为女人应该回报丈夫的一种方式,在此我谢谢善良人的关心和照顾。

两年的劳教生活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我去串门被人恶告,非法关押在外地看守所。后来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大明镇派出所把我劫回当地。

当我一进公安局,一员警问我:你还认识我吗?我说,不认识。他说,我去过你家,你不认识了?那你恨我们吗?我说:恨?恨能解决问题吗?恨也不是修炼人的心态。他问:赵合炼法轮功吗?我说,你说呢?他说:要是他真正炼法轮功的,也就出不了这事了,是吧?唉,毁的哪是一个家庭呀,而是两个。听到这些我还算欣慰,无论中共怎么造假,怎么诬陷法轮功,也迷惑不了当地的乡亲们,员警也知道事情的原委。

他还问我,找对象了吗?到了看守所里那里的员警也问我,而且对我说:“你可得对得起人家赵合,对人家父母也要好”等等。因为他们都了解我丈夫的为人处事、道德品质。听说在看守所,好吃的丈夫自己不吃都让给别人。丈夫面对生死、面对我,是怎么做的,他们都心知肚明。丈夫完全是被中共迫害逼的,为了保护我才走到那一步,而且临死前还惦记着我,这是何等的恩情。

在看守所里,在我不明确的情况下,让我在丈夫的判决书上签了字,他们还录了相在全县播放,意思是所谓“抓捕归案。”丈夫为我而死,我却在判决书上签字,心灵上受着撕扯的折磨;想到父母亲再一次承受打击,还有个别人的讽刺挖苦,我的心被煎熬著。这一次我真承受到了极限,失去理性的哭喊著。当时的人都害怕了,怕我疯了,劝说着我。我心里渐渐地冷静下来,是啊,我不应该这样,法轮大法是美好的,我也应该是美好的,如果我真疯了,邪党又会造谣说,炼法轮功炼疯了。我用从法轮大法中修出的坚忍和理智,闯过了又一个难关,恢复了理性。我无以言表对师父的感恩。

我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当我被送到劳教所时,我想到师父的一段讲法:“大家知道,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转法轮》)面对队长的恐吓,我不软不硬或不语或是哭泣,面对强制转化,当作是演戏毫不惧怕,总是乐呵呵的。突然有一天来了一二十人扛着摄像机说要采访我,我知道他们又要利用我栽赃法轮功。对他们的问话我一声不吭,我起立三次表示回敬。

他们三次把我按坐下,我低着头,眼里充满了泪水。旁边人歪著脑袋看着我说:想哭就哭吧。我使劲没让眼泪流下来,我告诉自己不能哭,因为这些年邪党利用我们的眼泪、利用我们的声音,栽赃陷害、弄虚作假不知害了多少不明真相的世人,我决不能被邪党利用。这样僵持了半小时之久,他们才无奈地撤了。

后来我得知这劳教所里有利用赵合诬蔑法轮功的光碟,不知骗了多少人,就和大队长要。她们不愿给我看。后来我和队长们、那里被关押的人说:光碟的存在,现在对于我来说是栽赃和伤害,将来是杀害我丈夫的证据。我丈夫既然是为了我,那不是正当防卫吗?既然是正当防卫有死罪吗?如果人家非要以命偿还,那我——秦凤珍是第一当事人与见证人,在我不在的时候,就把人给杀了,这对吗?你们只有关押的权力,没有执行的权力,不管怎么说共产党欠我一条命。听到这些,他们无话可说,也都觉得共产党理亏。

一天我听到被劳教转化的某某,谈论我丈夫走火入魔之说。我找到队长说:“某某说我丈夫走火入魔,我就跟你说说这个‘魔’是怎么做的。”说着我的眼睛湿润了。“二零零九年,我偷偷回家,并偷偷地硬挺著去了丈夫的妹妹家。一见面,妹妹就泣不成声的哭诉她哥哥怎么挨打,怎么受罪,门牙都被打掉了。然后她还说:‘我哥在临刑前,见到家里的每个人都嘱咐,不要恨你,不要怨你,如果我们怨你、恨你,他死都不会瞑目的,而且一切的错都是他自己的。”他还告诉他弟弟,从这出去第一件事就是到我娘家,告诉我父母不要担心,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错,与妻子无关。面对死亡,他还为我着想,有这样的魔吗?”这时我已泪流满面了。队长慢慢的说:“秦凤珍,如果把你的事放在我身上,我是过不去的。我经常听某队长说,你的理性无人能比,是个多么好的一个人。”

在劳教所的两年,所里的队长们经常问我心中有没有怨恨。我说没有。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私下里说:她怎么会没有怨呢?她怎么会没有恨?其实,她们怎么会明白修炼人的思想与境界?师父讲的理已超越人的理,所以才能修去恩怨情仇,才能使人心向善,才能净化心灵。用人的一句话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你恨人,人也恨你,你善待别人,别人也会善待你,用师父的话说:“乱世冤缘皆得善解”(《法正人间预》)。他们又怎么会明白修炼人为何要修、为何要大善、大忍呢?看到那些被邪党利用干坏事的人,他们在害自己,最终都将承受淘汰的结局,不是有一些参与伪造赵合案的相关人已遭恶报了吗?如果不知悔悟,他们的结局是最悲惨的!修炼人怎么可能恨他们呢?心中只有对他们的可怜。(待续)

--转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我是秦凤珍,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人。我是中共在二零零二年炮制的所谓“赵合杀人案”中的赵合的妻子。中共利用此伪案诬蔑法轮功,蒙蔽民众。作为当事人,我有责任还原事实真相,让所有的民众去评判:到底是谁正谁邪、谁对谁错。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开始了。二零零一年春,“六一零”把我们骗去,丈夫当时看到那些人都冲着我来急忙说:好了、好了,以后你们别跟我提法轮功,我也不跟你们提了。频遭迫害,赵合放弃了修炼…可是他们并没有就此结束,没黑没白地到我家破门而入,翻墙而入,晚间破窗而入,不但我家,对我所有的亲戚家都不断地骚扰,逼得我不得不去了外地。…中秋时分我悄悄回到家中。
  • 我是秦凤珍,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人。我是中共在二零零二年炮制的所谓“赵合杀人案”中的赵合的妻子。中共利用此伪案诬蔑法轮功,蒙蔽民众。作为当事人,我有责任还原事实真相,让所有的民众去评判:到底是谁正谁邪、谁对谁错。
  • (shown)潍坊市广文街办鲍主任看到我持续九年漫长而又痛苦的炼狱生涯,出牢门的时刻却能超冷静又理智清醒的面对并执问他们,他感到惊讶恐慌。他们看到我已是皮包骨头,不能站立,无法行走的惨状,…回家后得知,潍坊市广文街办提前两天到达了无锡监狱,江苏省司法厅来人共同密谋,企图把我拉回潍坊关押到潍坊市洗脑班继续迫害。二零一二年八月初,潍坊市“六一零”开始对家人进行骚扰,伤害。…走出牢笼我心中无仇恨和伤感,有的只是对行恶者的怜悯与同情,可怜他们在无知中造下的无边业债将如何偿还!写出所经历的桩桩件件目的是将阴暗处的罪恶暴露在阳光下,让法轮功学员在冤狱中的事实真相大白于天下,唯其如此,才能完成我迈回人间的责任和使命,使无辜的人们不要再遭此劫难,让“真、善、忍”的光辉照耀人间!
  • (shown)〈冤狱九载绝食六年反迫害〉,是法轮功学员赵建设在南京市看守所、无锡监狱、监狱精神病院遭受酷刑摧残坚持不配合邪恶枉法滥行、坚持反迫害的经历。本文长二万多字,本刊分次连载。透过赵建设坚持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持续九年遭被酷刑和折磨迫害,几度濒临死亡边缘仍然对迫害者无恨无怨的心境,让世人更了解秉持“真、善、忍”修炼的法轮功学员的精神境界,以及中国大陆邪恶迫害的真相。更愿赵建设震慑人心骨的呼唤良知、救度世人的伟大历程公开于广大世人面前启发更多生命本性的灵光。
  • 我全身病痛…拄著拐杖给学生上课,离退休还有五年就没法工作了。当时的感觉死神随时在伴随着我,生命随时都有结束的可能。学法炼功不到半年时间,这些疾病陆陆续续都没有了,全身感到无病一身轻,真是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述的轻松幸福的感觉。是师父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看到我的变化,我老伴也在我得法半年后也走进来修炼,修炼不长时间也是无病一身轻。我俩比学比修,共同精进。
  • 化疗彻底击垮了我的身体,快两年了我才勉强撑著正式上班。…一位部主任觉得我人品还不错,就让我去他部门。他对别人说:就把她当“半个人”用吧。几个月后,我喜得法轮大法。得了绝症,我知道自己命不好,可是,谁能改变我的命运?当我捧读《转法轮》时,惊喜的发现书里说要改变命运有两条路,一条是不断的做坏事,最后形神全灭。另一条路就是修炼。我想我一定得修炼,这是我生的希望。自修炼至今,惊喜一个接一个:身体康复了,心灵升华了,家庭和睦了,智慧提升了。有四个字能表达我心中说不尽的敬仰与感动,那就是:佛恩浩荡。
  • 我是一名纺织单位的女职工,现已经退休。修炼大法之前,我在单位上班的时候,经常弄虚作假,把产量计量表取下来,人为的拨到超额产量的数字,关掉机器,到处玩、睡觉。修炼法轮大法十多年,大法不仅净化了我自私自利的心灵,还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
  • (shown)自己在绝望地准备好遗书下,无意中得到一本《转法轮》…,从开始的只修心性不炼功,到后来认识到,师尊传的是性命双修功法,性命双修的功法既要修也要炼,否则就不是真正的法轮大法弟子。这样就真正开始了自己的修炼路程。在中共邪恶谎言中,现在还有不少人不了解法轮功,从而有意无意起到迫害和伤害法轮功的作用。我想说,通过法轮功的修炼不仅仅是使我的身体痊愈恢复了健康,更重要的是改变了我对人生的看法和追求,身心得到净化升华,知道了我们人活着的真正目的。
  • 我在国家机关工作,在单位担任主要领导。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法轮功被邪党诬陷,上级领导打电话到单位问我,你们单位谁炼法轮功?我坚决果断的告诉他:我炼!当时,我真有一种在向神佛表态的心态。那领导二话没说撂下了电话。说来也怪,他们再也没打电话问我什么或让我写什么所谓的保证书。1999年“七二零”开始了,乌云压顶。放假在家,一天,我打开电视一看,全是诬陷大法的节目。我看了两眼,觉得不在理,一派胡言。我学了四年《转法轮》,这本书的内容就是让人做好人,岂有电视里讲的那些?我关掉电视,双盘于床上,自言自语道:我就炼!那一刻,我的全身心溶入了法中,感觉无比殊胜。
  • (shown)一九五七年出生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的嘉娜•席勒(Jana Shearer),如今居住在西澳西南边陲的丹麦小镇(Town of Denmark)。她修炼法轮大法已经十年,亲身经历了修炼前后身心的巨大变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