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湾选手:提高层次需要超越自我

来自台湾的选手男高音全舫弘在复赛上演唱威尔第的歌剧《茶花女》选曲《激动沸腾的心灵》和普契尼的歌剧《波希米亚人》选曲《冰凉的小手》(摄影﹕戴兵/大纪元)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10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杜国辉纽约报导)“作为华人我选择了这个,就顺着这个古典的这条路走,路会越来越难,那么要慢慢琢磨,过了自己的障碍,程度和层次就都不一样。”10月20日,从小学习音乐的台湾选手全舫弘在参加了第六届新唐人“全世界歌剧唱法声乐大赛”复赛后告诉记者。

在复赛中,全舫弘以自己细腻的男高音诠释了意大利作曲家威尔第的“茶花女”中阿尔弗雷德的咏叹调“我热情洋溢的青春激情”(De’ miei bollenti spiriti )和普契尼的歌剧“波希米亚人”中诗人鲁道夫的咏叹调“你那双冰冷的小手”(Che gelida manina)。令在场听众印象深刻。

全舫弘介绍,他的音乐之路走得并不轻松。他毕业于中国文化大学的钢琴专业,后来遇到他的老师是因为我帮她的学生作钢琴伴奏。老师听到他讲话的声音后对他的声音非常感兴趣,觉得他的声音很漂亮,于是从大概25、26岁的时候开始跟老师学习唱歌。

“我跟这个老师学唱歌快8、9年了,我原来是学钢琴的,后来唱歌,遇到很多的困难,要面对观众,表情要丰富,还要精通很多国家的语言,有时候都会想放弃,但要学就要学到精髓,有压力的时候都会去听音乐放松,让头脑轻松下,再从新学。”全舫弘说。

他的老师柴宝琳教授在他的学习过程中给他帮助良多。因为“她比较传统和正直,所以比较直接,那么是或不是,会或不会。”老师给了他很多指点,比如照镜子练习之类的,还有每次学完后要表演给人家看,会得到很多不同的建议,就可以进步。另一个方面就是在对音乐的诠释方面都很清楚。

全舫弘认为,古典音乐比较传统,就像中国的文化,有延续性。而对待困难、障碍,他只需要“不断的练习,障碍就会磨掉,过了自己(这个)障碍,程度和层次都不一样。”

(责任编辑:索妮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