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旅意女高音左涵瀛﹕终有一大赛让唱中文

来自台湾的选手女高音左涵瀛在复赛上演唱普契尼的《蝴蝶夫人·d小调 》和《图兰朵·d小调》(摄影﹕戴兵/大纪元)

人气: 10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10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10月20日,旅居意大利的女高音左涵瀛在新唐人“全世界歌剧唱法声乐大赛”复赛场上演唱普契尼的两部东方情调的歌剧《蝴蝶夫人》和《图兰朵》,顺利进入决赛。她的演唱极富穿透力,歌声令人荡气回肠。她将伤感的日本公主和猜谜招亲的古代中国公主两人与异国情人的爱情与冲突演绎得富于激情,摄人心魄。

她将于21日,参加在卡耐基音乐厅举行的决赛﹐并演唱一首指定的中文歌曲。

“终于有一个比赛可以让我们唱中文歌曲了!”左涵瀛说她去年就很想来参加新唐人这个比赛,“很大一个原因是这个大赛很让我感动,因为他让我们唱中文﹐并且是用美声的唱法。”

出生于台湾的左涵瀛毕业于台南女子技术学院音乐系声乐组,后来进入意大利国立佛罗伦萨音乐学院深造,以满分成绩毕业。她曾在意大利的多个声乐比赛中获奖﹐并在意大利顶尖的剧院——史卡拉歌剧院演出三年,史卡拉歌剧院于1778年启用,拥有欧洲最大的舞台,左涵瀛是获得此项殊荣的第一位台湾女高音。

文化沉淀赋予歌唱力量和灵魂

“每一个情绪都让她很自然﹐而你有很多颜色的时候你就会丰富。”左涵瀛说,正如人的声音一样,声乐艺术是丰富多彩、多元化的﹐不论唱的是喜怒哀乐还是悲欢离合,都是一种纯粹。“完美不完美这个要留给观众(判断),我们当表演者的只能追求尽量做到,合乎现实自然的东西,这是艺术。”

“艺术是主观的,不管你是舞蹈、绘画、建筑还是体育,你都要接受别人对你的评价,不是说我一定要赢得这个比赛,而是得到别人的意见,让自己得到进步,这才是参加比赛的重点。”

左涵瀛说﹐众多经典的西方歌剧因为反映出人性,而在全球舞台传唱不休。“太多的歌剧里面讲这个东西,《波希米亚人》中的咪咪是怎么死的?茶花女是怎么死的?你从(年轻纯真的穷姑娘)恋爱上鲁道夫,当你要走的时候,这个时间你怎么走的?你的情绪怎么表达…”

“为什么威尔第要拿莎士比亚的《麦克白》来写歌剧?《麦克白》是莎士比亚四大悲剧里面最讨论人性丑恶一面的艺术剧,所以你的剧本好(很重要)。”左涵瀛说﹐歌剧就像是生活的艺术,“不是说去改变自己的个性而是去揣摩,其实你是一个演员。”威尔第的《麦克白》在欧洲非常红,但是非常少东方人唱。

“你需要一些时间才会得到那样的感觉。”左涵瀛说﹐技巧上的炉火纯青是载体,而演唱者深厚的文化沉淀和人生阅历才会赋予歌唱力量和灵魂﹐真实的诠释基于对生命敏锐的理解。她在意大利曾去医院为华裔病人当过翻译,“你体会他的痛苦、他的恐惧,这些都是经历,你要关切、关心周围发生的事情。其实音乐家艺术家为什么讲家﹐就是感情比一般人丰富,并不是外在形于色的东西。演出100遍和演10遍﹐成熟度也绝对不同。”

观众发现如果光听她演唱不会知道她是东方人。左涵瀛为此付出了非常多的努力。她感慨地说:“你要比他们(欧洲声乐家)好很多很多才会拿奖。10多年这些东西一直是有的﹐所以你不需要和他们比,重点是你有嗓子,你能唱,能往前走。当你能拿到奖的时候,要感谢并珍惜这些能提拔你的人。迄今为止我未后悔过。”

到意大利挖宝

2005年左涵瀛参加史卡拉歌剧院国际声乐大赛,在两百多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获得史卡拉歌剧院肯定,并被世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蕾拉.珍瑟(Leyla Gencer)收为关门弟子。左涵瀛说,很高兴能在歌剧的发源地意大利学习到正统的声乐艺术,但是意大利当今所面临的经济局势和全球追求快速的时代文化,精雕细琢的传统意大利歌剧即将消失,面临生存危机。

“全世界都有这样的趋势,很古老的艺术面临失传﹐。像中国人听京剧、评剧﹐,现在人去学京剧评剧的人很少了。(意大利歌剧失传)牵扯到国家经济,像意大利所有的歌剧院都是国家的。一个国家的经济好,人才会去欣赏艺术文化,才会有时间,才有那样的精神。所以当意大利的经济越来越不好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不想去学这个技巧。”

“其实当初出来的原因就是我要到意大利去挖这个宝,﹐以后还想回到讲自己语言的地方去。”左涵瀛说,相信现在亚洲人开始往精神的层面发展。

“现在的趋势是将欧洲的艺术文化带到亚洲,这个比赛是对年轻人一个很大的推力和桥梁,希望通过比赛可以让大家看到我们这么多年来的努力。这次的比赛,我感到很满意,新唐人做得非常好。”左涵瀛说。

期盼用美声唱中文歌曲

左涵瀛说,以前在台湾念音乐本科系的时候,学了很多中文歌,但是出国后就没有机会。当外国人久了,真的进入西方人的生活后却开始思考自己的根在哪里。现在回头再唱中文歌曲时﹐感觉“更理解中文了”。

“中文是一个含蓄的语言,不象意大利文这么直接清楚。中文要悟,夫妻关系也好,家长与孩子也好,讲一个悟……感觉中文很复杂、细腻。她不会像唱《图兰朵》用那么大的力度。好像你上面没有别人了,可是你唱一个(中国)小曲,你的态度、颜色、个性、对诗人所创作作品的诠释都要符合原著。”

左涵瀛说,因为歌剧的作品有法文、德文、俄文、意大利文和英文(比较后期)﹐,在欧洲讲五种语言的歌手非常普及。不是仅仅学唱,要学语言、语言的个性、生活的态度,了解并融入到一个国家的文化,进而在演唱中表现出来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

“演唱中文曲目能让其他选手了解中国歌是有多么难唱,中文才是世界上最难的语言。”左涵瀛笑着说。她期待将来中文曲目更广,可以将一些优秀曲目做成大的编辑,整个编成管弦乐。

“最后希望大家多听歌剧,歌剧是一项非常复杂的艺术,东方人是未来的主人翁,那我们就要向多元化发展,这是我们要走的方向。”

(责任编辑:索妮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