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黄翔:即使我只仅仅剩下一根骨头 我也要哽住一个可憎时代的咽喉

向终生封杀言论出版自由与践踏公民合法权利作殊死抗争

黄翔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2年10月23日讯】文前两句诗引自我于1968年毛泽东发动的所谓“文化大革命”高峰期中愤怒写下的《野兽》一诗的最后两行,现藉以作此文题目。

自上世纪1959年起至今,我的书在中国大陆就受到禁毁、封杀,至今已53个年头!而我今生已近边缘,无异于终生剥夺我来到世间的人权和作为一个中国公民的基本权利!!!

我并不上网,最近有人在美国上网搜索无意中发现,国内“民间中国”或“文化中国”网刊《诗歌周刊》五月份第7期竟出奇地出现以我作封面照的专辑,诗之外并公开附有真实简介与系列评论摘录。心定神静的年岁,这使我几乎有一种陌生和几近幻象的不真实感。其中诗歌作品是从1959年选至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大陆当下正值“文化体制改革”,此异象是人文现实动态变化?还是纯属无惧于“引火烧身”的精神有棱有角者“知识份子良知”的高度突显?是此类“人中君子”精神意识的大胆“超越与突破”?还是出于对人类普世价值的旗帜鲜明的认同与坚守?!

不仅如此,该周刊第25、26期也先后公开转发了一份从未与我谋面的诗友与我的对话《敞亮阳光的精神访谈》和我的一封相关信件。这是什么样的知识份子的空前的精神勇毅?尽管我今生岁月早已被糟蹋净尽?然而,其后我却获悉,大陆自由知识份子和精神独立的文化新人此举却震动和感动了许多网友和知情的目击者。其中有熟知我的美国和西班牙艺术家和经纪人、包括我曾任“驻市作家”的匹兹堡的人们都为之表达关切,有外国友人率先把它推上脸书,在所有信息获悉者中,我只是其中知晓信息几乎最晚的一个人!

其实,此专辑早已在网上安静存活近半年,然而其结果却因此事“太敏感”似不稳妥?或意外受人关注或引发某些人不安?在中共十八大前却突然消失于公众视野、至少海外再也打不开网页究其内里?这就是酝酿“体制改革”中的中国社会“政治”现实,网上信息一开一闭、动不动屏遮。但尽管如此,在我备受打压的今生大半个世纪以来却是从未出现过的异常举措。其实质我确信理应为“民间中国”与“文化中国”精神认知和思想立场的体现,还远非享有“社会特权”者“还政于民”一类政改举动的姿态或先兆?!这样理解是否太天真、乐观抑或嫌太保守?只能是各说兼容、见仁见智。

小我一两岁的胡温行将辞别政坛、回返山林,小我十几岁的习李呢,是否又会是一个“十年空耗”、还是必给21世纪的中国带来什么?是沿习或重现前头人的“政治”场景,还是“从己开始”勇于开创新政、破记录地刷新中国当代历史画卷?中共十八大在即,对中国未来前景,人们各持已见、解读纷纭!

习李行将开局,最近发生的一件事,却让我不由联想到“政治体制改革”热议中的中国当下仍然还是“万变不离其宗”?人们应综合种种“表象”和涉足多国的“人物”戏剧化安排,探究和警觉诸多事物的深层本义而不受其浮面迷惑?!

此事为因应国内年青一代要求,我经由纽约NES ( Northern Express Station )快递站(网址:www.express-station.cn)分别寄出我在国外出版的书给北京和湖北新生代年青朋友。邮件经检查,书的内容为东方精神文化内涵:“生命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与“人体宇宙精神意识”。网上查询号码为888111440。书名分别为《今生有约》(美国伯克利加州大学东亚研究学院中国语言研究中心出版)、人体宇宙情绪哲学《沉思的雷暴》(国民党执政的中华民国台湾台北桂冠出版有限公司出版)、《梦巢随笔》(台湾台北唐山出版社出版)、《荆棘桂冠》(美国纽约柯捷出版社出版)。书到权力或权斗中心的北京就“被失踪”了?!是谁干的?受哪个团伙或派别指使?从10月3日以国际邮政“快件”寄出,收件人至今未收到也无从查询?!这国家是“依法执法”还是如黑道“无法无天”?!此事该怎么理解才客观公正、实事求是而非泼污于人?是当局作为还是海关邮检者私吞?在向海内外社会公众披露实情的同时本人也必依法追循结果?!

北京,你向一代一代的中国人究竟要传播什么样的精神文化?难道对中华民族数千年历史文化菁华的承传和拓展也是你今日的“审查”、“取缔”、“打压”和“严禁邮递”的对象吗?!中华民族文化仅仅等同于“一党意识形态”还是理应为在东西方文化交融的大背景上的本真意义的“东方文化本身”?你要向整个国际社会推出和传达的仅仅只能是“党文化”精神意识?是党的“驯服工具”们受命制作的“优秀作品”,还是超越党派精神框架的具有普世意义和价值的人类精神文化?!

从毛泽东年代延续至今的中国,有过真正的言论表达自由和“非政治审查”的出版自由吗?!面对中国社会包括整个世界,中国敢于出版以“自由精神文化”确立价值取向的“异议”作家或“超前”思维者的作品吗?!敢于将自由作家的作品和体现“党的旨意”的体制内作家作品公开在光天化日下任人互为对比、自由取舍和公正评估吗?!而今日世界是否也太黑白混淆、是非颠倒、一切以现实功利为转移?西方世界包括美国、法国、德国、英国乃至瑞典等一些国家也难免出现某些喜欢并翻译中文作家作品的人,他们并非严格意义的汉学家,有高度的精神鉴别力和极深的人文研究功底,此一类型的人对中国文化的关注与人文举措往往只是出于一己政经利益考量,而远非对东方文化的精神层次与内在品味的严格比较与鉴别,从而作出客观、公允而实事求是的判断!此类人极个别但潜在的精神危害极大,他们中有的人甚至自视为人类道义与精神文化的裁判员或审判官,然而却不惜有违公义、良知与他们本身从内心轻蔑和鄙夷的专制者及其“文化”互为配合与默契,对包括当代中国人在内的整个世界起到“精神文化”的湮灭、遮蔽、误导而远非“引领”和“提升”作用?!致使时至今日,对中国封杀和打压言论和出版自由、公然践踏天赋人权,他们的反应或选择竟是一付“无关痛痒、漠然视之”的麻木的“纯文学”姿态?!敢问这类人中有几个人能真正对起自“诸子百家、唐诗宋词”的伟大东方文化“具深度解读力”和“语言转换力”?!

其翻译的中文作品也只是求眼下蝇头小利的类“新闻报导”的“民俗文字”而已,同承传于先人的东方“自由精神文化”的智慧与文采、层次与内质天海之隔,纯属蒙混不解平行于西方文化而巍然独存于世的东方人文精神的西半球普通读者!!!

今日世人的天理良知是否均为世俗权力和利禄“慑魂”与腐蚀、早已从人类心灵世界中丧失殆尽,至使我们星球上人类斑斓多彩的精神世界正日趋暗淡、濒临毁灭?!?!?!

我在此再次表达,今生无论血肉生命和精神生命,纵使在双重意义上被专制社会体制“撕著、咬著、啃著,直啃到仅仅剩下我的骨头!”然而,我的人文精神坚守始终至死不变,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仍然是一一

“即使我只仅仅剩下一根骨头,我也要哽住一个可憎时代的咽喉!!!

2012年10月16日纽约泊居中

评论
2012-10-23 2: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