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造桥心智为上

作者:任百鸣

(Josep Pena/Fotolia)

  人气: 41
【字号】    
   标签: tags:

未使用一天就轰然崩塌的短命凤凰堤溪沱江大桥一倒,世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齐刷刷的投向了一座千年古桥。据说堤溪沱江大桥是采用传统工艺修建的大型四跨石拱桥,而提及石拱桥,人们不得不赞叹石拱桥的祖宗桥,当今河北的赵州桥

李春的赵州桥

一千三百年前河北有个叫李春的工匠,带着一帮古代民工,吭哧吭哧得造了一座石拱桥。谁也没想到,此桥居然挺立一千三百年,现今钢筋混凝的堤溪沱江大桥的倒塌,就更显赵桥的英雄本色与智慧光芒。

现存于今河北省赵县交河之上的赵州桥,原名为安济桥。是大约在隋唐皇初期到大业年间所兴建成的,至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它不但是现存中国最古老的石造拱桥,同时也是世界桥梁史上有据可查的最远古石造拱桥。

赵州桥桥面三七点三七公尺,加上南北两座桥头全长五十点八二公尺,桥宽九公尺,桥高七点二三公尺。据今天桥梁学家的研究归纳此桥有几大特点:

石桥两端为开放式造型的三角壁拱洞,是由两端桥面与拱环之间所形成的夹角三角形部分,又称为侧拱。这四个侧拱在涨水期间就成为排水口,能有效减低水流对石桥所造成的压力。而此种建筑法可节省大约七百吨石材,也使得石桥本身重量减轻15.3%,安全系数提高11.4%。

一千三百多年 见证无数天灾人祸

一九六三年洪水淹到赵州桥桥拱的龙嘴处,站在桥上都能感觉到桥身的剧烈晃动,但大水过后赵州桥仍然安然无恙。一千三百多年来赵州桥见证无数的风霜雨雪、天灾人祸,却依然长虹卧波,雄姿可鉴。

架设的桥墩地基坚固无比,重量测定也极其正确,直到一千三百多年后的今天,两端的桥墩仅仅下沉五釐米,当时如何能有此准确的测量,目前专家们还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当时的石拱桥都是半圆形,因为把直径拉长便很难建成。而赵州桥是一缓和优美的弧形,桥高虽只有七点二三公尺,可是其坡度却很适合马车与人的通行。石拱桥不但造型优美,恰似一弯新月,而且栏杆上的龙兽雕刻,各个表情、型态各异其趣、栩栩如生。

桥最没有什么运气好坏可讲,一旦造完,必常年裸露于外,车马人行,不可一日间断。风旱雨涝也不会给它特别降格一角,该承受的都得承受,不折一丝一扣。

用心纯净才能在世间长久耐用

古人留下许多不朽建筑,每一砖,每一石都是纯净心念的注入。(新纪元资料室)
古人留下许多不朽建筑,每一砖,每一石都是纯净心念的注入。(新纪元资料室)

正如百年修行之人,世人只见其七彩的舍粒子或是惊叹其不腐的金刚身,却很少能有机会窥探其与宇宙规律融为一体的熔炼过程。又有谁能回到千年岁月,一睹李春率众施展的是何等绝技神功。

回到古代的中国,那时人们干任何事都要讲究净心调息。儒生写文章前要打坐净心,方才下笔。匠人也是这么净心达专注,方可操工。因为古人懂得,在造物成形的过程中,唯有用心纯净,此物方能于世长久耐用。

天人合一,精神与物质的高度统一,是古代人社会生活的基本状态。此种普世价值运用于社会方方面面,也彰显其功效。

正是认识到物体生成过程中,人的心智精神力量的纯净程度,更能决定了物体存住坏灭的周期长短,故而古人的严格、认真与负责,超乎“寻常”。可恰恰这些现代人做不到的事,对古人来说,却是发自内心的行为,再平常不过了。万物皆有灵,每件产品都是一个生命,他是为另一个生命负责。

现代人浮夸 古人十年磨一剑

明朝建长城、故宫的砖石从烧制到搬运、砌叠,每一个环节都把责任分解到人,粘合剂用石灰和糯米浆制成。江西赣州的宋城城墙上的砖块上都刻有姓名,那是烧制砖块的窑工名字,哪一块出问题都能找到当地的责任人。而且那时候修桥和城墙是一项旷日持久的大工程,一座小石桥修几年甚至几十年是很正常的事情,对工程一丝不苟到近乎现代人认为的苛刻程度。

这样的心智倾注而修建的桥梁和城墙相当牢固,明朝南京的城墙至今还在,据说,当年太平天国据此为都城,湘军攻城时,挖地道用炸药才能炸毁其一小段城墙。
中国人在长期的生活和生产实践中形成了的“匠作”文化,这种文化核心就是精神内守,现代人理解为认真负责。

据报导,鄙乡明清时属宝庆府管辖,该地多石匠。建凤大公路上石桥的民工多来自原属宝庆府的新化县。石匠从学艺到做工的种种规矩,三年学徒期,跟着师傅一锤一凿地学选石头、采石头、凿石头、打磨石头,出师后还不能单飞,要跟着在湘西、黔东一带有名望的工匠干活。

大陆各地还有许多清朝和民国时代修建的石拱桥在使用。在古代,工匠的声望不是靠官府颁发某种资质证书,而是靠实打实的真功夫口耳相传。我们的祖先从修骊山的秦始皇陵开始,到清朝末年,一直就具备着这种精神内守的“十年磨一剑”的职业理念。

孕育新生命

具体到造一座石拱桥,在古代要聚集远近闻名的能工巧匠,从大山里选来石头,一锤一凿打磨成一样大的平整石块,耗费十来年的时间默默建造,没有精神内守的文化底蕴,像现代人这样的浮夸,很难成事。

堤溪沱江大桥图用传统的石材和工艺建石拱桥,建筑人却又丢失了传统工艺的精髓,忽视内在的精神品质的注入,此种东施效颦,悲剧必然。

这事在古代是很难发生的,因为古代重要工程的验官通常独具慧眼,在另外空间审视建造物。是凡心念不纯的部位就是黑乎乎的一团,犹如人身上的病业,将来必在此处发难,故而早就弥补了。这种跨越空间的超级品质检验,对现代的工程人员来说,犹如现代的中医生茫然于大医学家扁鹊慧眼识病的功能,早已不知所以然了。

明晓此理,所谓工匠们的职业道德的操守就不是现代物质化了的人心所能理解,那不是当代打工的概念,而是在孕育新生命。

潜心铸造的过程中,没有杂念,心念纯净,心智所成,这样的桥不仅坚固,而且避邪避祸,对整个的外部环境来说都是一个净化源,如此才会创造千年傲立的人间奇迹。

其实不仅赵州桥如此,许多著名寺院,城建都是如此,这是古人的生活规范。这种朴素的处世理念,也是古代人心道德水准远远高于当今迷失的“党”寨国人的一个重要因素。

本文转自第34期【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栏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上一期我们在科学栏目里介绍了兴建于两千多年前的都江堰水利工程巧借自然之力,化害为利,与自然和谐共处等特点。其实,中国历代都非常重视水利建设,这一次我们介绍一个古代的水利工程,其中包括郑国渠、坎儿井、邗沟和大运河。
  • 福建惠安、洛江的分界处有洛阳江,在洛阳江的入海口处有一座巨大的跨海梁式古桥叫洛阳桥,又名“万安桥”...
  • 卢沟桥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古桥之一,曾是八百年来从西南进出京城的唯一门户。
  • 白云山因曾有仙踪道迹,千百年来便是佛、道两家修道成仙的灵山净土。每逢佛道吉日,信众络绎不绝,烟云缭绕飘荡,使端严秀丽的白云山更加神奇不凡。
  • 松潘古城是历史悠久的文化名城,始建于唐朝,完工于明朝。古称松州,因唐筹建时,当地长满参天松柏而得名。
  • 双溪乡的“中坑古道”是一条沈寂已久的古道。三年前,我读刘克襄先生着的《北台湾漫游-不知名山径指南》,初次认识了这条古道小径。书里提及,民国71年(1982),前辈谢永河先生从枋山坑山下山时,与友人试探沿着中坑溪往下游走,无意间发现了这条已被废弃的古道。
  • (shown)洛阳桥在福建惠安、洛江两地分界的洛阳江入海的江海交会口处,又名万安桥。
  • 寒山寺以寒山而得名,以钟声而扬名,寒山寺与其钟声已不可分离。
  • 横跨嘉义县竹崎乡升平社区清水溪上的糯米桥,乃是日据时期日本政府为了统治的需要征召民工所辟建,是一座超过百年历史的古桥。
  • 从台北往平溪山区的106县道上,一路细雨纷飞,天空笼罩着浓云,看来天气很难好转,原本预定的古道行程只好弹性调整,先往平溪的东势格,探访竿蓁坑古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