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610头子李东生被抓 政法委官员最恐惧恶梦成现实

一宗高干子弟官司轰动中南海 高官求刊登求饶信

12月20日,中共中纪委宣布“610”头子、公安部排名第二的副部长李东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610办公室是江泽民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而设立的“中枢指挥部”。(Getty Images)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3年12月21日讯】12月20日晚间,中共中纪委宣布610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610办公室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而设立的非法机构。“610”头子李东生同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关系密切。周永康被抓的消息已经被多方来源证实,只待官方正式公布。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头目接连出事,遭报,在这些年作恶多端的中共政法委官员中引起极大恐慌。

去年10月,一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国某市政法委负责人委托其亲属转给大纪元一份请求刊登的告饶信,该信是特别给被他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求饶信。信中反复“跪求”法轮功学员饶恕他的罪行。同时该信披露了中共政法委系统在常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罪恶黑幕,政法委系统官员精神已经处于崩溃状态。

中国大陆两高干子弟兄弟因为修炼法轮功遭到迫害,出狱后对当地的中共官员提出巨额的赔偿和道歉要求,并指名要求胡锦涛和温家宝亲自处理此事。此事再次惊动中南海,中共政治局常委贾庆林继上次被胡、温指定去河北访问“300手印事件”后,贾庆林再度被派到这二位高干子弟所在省份做调查。

中国大陆局势在剧变,随着镇压法轮功的江派血债帮的失势,在当时参与迫害的大小官员现在都惶惶不可终日,这些政法委系统的公安、法院和检察院的官员们也因此非常关注江泽民是否还活着、或是否还有残余的影响力。

两名遭迫害的高干子弟(法轮功)学员要求当地官员公开巨额赔偿及公开审讯录像

据《明慧网》2012年6月4日的报导,有两法轮功学员是亲兄弟,同时也是高干子弟,在前几年被非法劳教,然后遭到了残酷的迫害。哥哥被非法审讯15天15夜,被迫害昏迷四、五次,最后当地官员也没拿到口供和签字。被送去劳教所之后,兄弟俩通过关系告状,但是在当时被压下来了。

前一段时间,兄弟俩突然向“610”和当地的官员提出要求公开的巨额赔偿和道歉,并且告诉当地的“610”和公安局的高官以及政法委书记等,如果不公开巨额赔偿,就把他们的腐败的证据公布在网络上,同时通过特殊渠道送到中共的政治局常委手中,送给中纪委,让纪委去“双规”他们。

据说,那位哥哥还找了在党政军的高干子弟朋友们求助,他们联合起来之后,动用中共党政军某些部门的力量,花了有接近1年时间,跟踪了很多当时迫害他们兄弟的各级官员。用远距离摄像机取得了很多官员的腐败证据,而且延伸跟踪调查了更多的官员。

兄弟俩还向当地“610”和政法委提出了一个强烈的质疑和要求,要求出示在几年前被警察审讯时的全程音像。因为中共检察院规定,警察审讯时必须全程录音录像。据称,现在当地的“610”和公安局以及政法委非常害怕,如果提供当时审讯兄弟俩的录音和录像,就等于是证明警察刑讯逼供。不拿出当时审讯的证据,就是非法办案,也要被绳之以法。如果非法审讯,那后来的劳教也是非法。

报导还称,目前各级“610”已经多次找到他们兄弟俩谈,希望他们能够退让一下,但是兄弟俩态度极其强硬,不理睬他们。

报导称,最近一段时间,当地的“610”和公安局以及政法委几乎天天长时间开会研究对策,但是天天没有办法,“头疼无比,害怕无比。一点办法没有。”

相关人员和“610”和公安局以及政法委领导整天唉声叹气的,一副大祸临头的神情,整天没精打采的,而且夜里严重失眠。白天精神恍惚地整天哭丧著脸。同事们背后都笑话他们说:“他们死了娘老子的时候也没有这样难过的,看来法轮功不好惹!不能去惹法轮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政法委高官通过亲戚向国际发公开求饶信 请求大纪元刊登

近日,曾经参与迫害两兄弟的当地政法委负责人,让其亲戚代笔公开给法轮功学员写道歉及告饶信。信中多次要求两兄弟“请你们原谅”、“跪求你们原谅”、“真的求求你们了”,并说如果他们兄弟俩再“折腾”,一大批参与的各级官员和警察将会作替罪羊推出来,遭到“党纪国法”的处理。

信中转述那名政法委高官的话称,他现在很后悔当年做了这些事情,“共产党不讲理啊,我们不听上级的话,保不住乌纱帽,我们听上级的话,现在看啊,就得进监狱,而且还不得连累上级。说不定还要想方设法杀人灭口,进了看守所或者监狱,死了也不知道怎么死的,太黑暗了,外人不清楚,我们内部人不知道吗?还让不让我们活了?就领导是人,我们不是人?政绩都是领导的,过错都是我们的?”

“我现在是发自内心的理解了,王立军为什么跑到美国领事馆去?为什么提前把相关证据移交到海外去?为什么王立军要破釜沉舟?没有办法啊,保不住乌纱帽就算了,命一定要保住啊。”

在信的最后写道:“再次向那两位法轮功兄弟俩道歉,请你们原谅。我们很多领导真的后悔莫及,如果时光倒流,真的不会去整你们了,哪怕你们天天公开做法轮功活动,最多和你们商量商量,尽量让我们表面上过得去就可以了,随便你们怎么做啊!真的后悔莫及啊!无论如何,请你们原谅。用网络上流行语,跪求你们原谅。请你们不要折腾了,求求你们了。”

贾庆林调查此事脸色铁青

信中称,中共常委贾庆林在没有到现场“考察”之前,已经有消息传出称:“如果他们兄弟俩再折腾,一大批参与的各级官员和警察将会作替罪羊推出来,进行党纪国法的处理。甚至更高级别的官员们都要拉下马,给他们兄弟俩和他们家里人一个交代。”

据称,贾庆林最后到场调查此事,把当地大小官员都吓坏了,“都认为这个事情搞大了,贾庆林能来,其他政治局常委肯定都知道。”

最后,该地的官员都互相推责,使得贾庆林脸色铁青,“我们当地的公安局,政法委,市委党委领导无能啊,现在都胆战心惊,一个个都绞尽脑汁推卸责任,没有人敢去安抚他们兄弟俩,各级官员被他们兄弟俩多次指名道姓的写信侮辱,骂各级官员眼瞎了,骂各级官员一个个人模狗样的尽干缺德的事情,但是没有一个官员敢吭声的。都拿兄弟俩没有办法,贾庆林来了都没有办法,气得脸色铁青,省委书记都不敢说什么,我们有什么办法?不敢吭声也罢了,为什么不敢安抚呢?”

贾庆林曾奉命调查“300手印”事件

此前有报导称,原籍为泊头的现任政治局常委贾庆林7月15日返乡河北,当地官场说是调研开发情况,实际贾的秘密使命,即受中共政治局常委会的差遣赴家乡调研“300手印事件”。

今年2月,泊头市富镇周官屯村法轮功修炼者王晓东(王小东)遭到泊头市政法委的强行抓捕,激起全村人的义愤,全村300户人家各派一名代表在呼吁书上签名按手印,村委会加盖公章,要求当局释放王晓东回家,成为震动中共政治局的“300手印事件”。

在贾庆林调查事件前后,泊头市公安局长杨建军被调职。当时有报导称,贾庆林此举是受到政治局的委托。

大陆官员要仿效王立军 求饶信:把事情搞国际化是一条出路

信中还对该市的市委书记发出警告“赶快向海外转移证据”,并抱团公开手中证据才有存活希望,“你市委书记是现在的某位政治局委员的红人,这个政治局委员十八大肯定进政治局常委的,你要安全,想抛弃我们,平安着陆。不管我们的死活,平时的政绩是你们的也罢了,关键时刻,我们是挡箭牌,是替罪羊,甚至被杀人灭口,我们乖乖的继续听从,可能吗?大不了像王立军一样,鱼死网破。”

“虽然你是市委书记,也建议你向王立军同志学习,把一些领导们的证据放在信得过的亲友那里或者移交到海外,不然那位政治局委员为了不受影响的进政治局常委,把你也抛弃了。你怎么办?如果你也能够像王立军那样把薄熙来拉下来,也算是名垂青史了。如果共产党再出现一个现任政治局委员被拉下马,关键的是这个原来也能够进政治局常委,那么你市委书记百分之百名垂青史。”

信中还称:“为什么写这么多,也是希望参与这件事情的基层警察们,将来你们和我一样是替罪羊,而且越是基层做替罪羊之后,判刑越重。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赶快向王立军同志学习,把一些领导们的证据放在信得过的亲友那里或者移交到海外,这件事情并不是我们要拉替死鬼,而是牵扯到的官员越多,大家越安全。事情越大,共产党反而不好去政治化处理。事情国际化之后,反而能够透明的按照法律处理,不会出现从重从快的判刑。你们好好想想。人将至死,其言也善,我亲戚真的感到生不如死啊。”

从信中也可以看出,这名政法委的高官对于当年参与迫害法轮功存在着悔意,信中提到的另一个细节则更加说明问题。

暴露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从一开始就不得人心

信中提到:“自从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以来,绝大多数太子党和高干子弟公开或者私下里表示明确反对。关键是,现在的中国啊,确实啊,已经是太子党和高干子弟的天下了。”

信中还提到:“十几年来,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李克强没有在社会上公开表态过一次支持镇压法轮功,将来习近平、李克强上台,重新对待法轮功是获取民心的最好办法。”

政论人士陈破空在最新的《究竟是谁要扳倒薄熙来》一文中称:“江任内镇压法轮功,留下平生最大污点。他后来发现,不仅他的同僚朱镕基、乔石、李瑞环等人对镇压法轮功态度消极,就连继任的胡锦涛、温家宝等人,对法轮功问题,也尽可能保持低调。江深知问题严重……”

此前有报导称,原公安部副部长刘京透露,2001年江泽民在一次布置对法轮功打压的会议上江提出要在国家安全厅、公安厅、各地公安局也增加设立相应的“610”办公室,这时胡锦涛说了句话,“增加‘6‧10’机构得增加人员编制,经费不小”。江立时大怒,冲着胡锦涛咆哮道:“都要夺你权了,什么编制不编制、经费不经费的!”胡听了一声不吱,面无表情地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刘京还表示,从那以后在对法轮功的“斗争”中,胡不得不“要钱给钱,要人给人”。

江自1999年开始镇压法轮功,由于中国当时有一亿人修炼法轮功,为调集全国所有资源来镇压法轮功,江泽民从中央到各省市都成立了类似盖世太保的特务机构——“610”办公室,是中共为对付紧急状态成立的临时秘密最高权力机构,能根据需要调动军队、武警、公安、外交、财政、电讯、教育等等部门资源和人力,并有权要求政府其它部门服从“610”为镇压法轮功作的安排和调度。

中央到地方的政法委书记一般都同时兼任当地“610”办公室负责人,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自然成为了江泽民手下的最大“打手”。而江系为了避免在迫害后遭到清算,最大的举动就是紧抓“政法委书记”位置不放。

今年2月,王立军出逃美领馆后,薄熙来与周永康密谋“十八大”后先夺取政法委书记,再从习近平手中夺权的计划被外媒曝光,薄熙来落马。此后江派元气大伤,处于溃散状态。在这个过程中,薄熙来、谷开来和王立军活摘器官的事情被大幅曝光,周永康也被发现深涉其中。

信中披露政法委官员已预见江死前后 胡、温会翻盘法轮功 江派残余在海外屡屡放江“露面”假消息

目前,中国大陆曾经参与迫害的各级官员都随着江派残余的失势而惊恐不已,都在寻找退路,都在寻找“替罪羊”。

江派残余也看到了大势已去,所以才在“十八大”前拚命制造“江泽民露面”的假消息,试图稳定“军心”继续抱团,不立即遭到清算。其中最显著的几个例子有:

10月20日,《人民网》引用上海海洋大学网站的照片,显示“江泽民再次露面”,但是,从海洋大学网站下载的原始照片的信息被发现时差有7小时,与《人民网》报导矛盾。同时照片也被指是合成的。

5月8日,网上流传一张4月份江泽民和星巴克总裁舒尔茨见面的照片。但大陆官方媒体却没有报导,星巴克上海总部的发言人王星蓉和外交部也都拒绝证实这次会面。这张江泽民和星巴克总裁舒尔茨的照片被指是PS制成。

9月份,有报导指江泽民9月22日晚“现身”国家大剧院观赏戏剧,但最后发现也是造假新闻。

告饶信中说,当年在毛泽东死后,中共立即“粉碎四人帮”,随后中共自己又否定了“文革”,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现在,江泽民没死也差不多了。江泽民的人马也是江河日下,一败涂地。这些政法委、“610”系统的官员们已经预感胡、温或习近平在江死前后会翻盘法轮功,现都处于非常惊恐状态。

—————————————————————————————————————

以下是该市政法委负责人的家属给法轮功学员的告饶信全文:

共产党官员向法轮功真诚的道歉

我得承认啊,我帮助我亲戚写这个道歉信,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在这里,我们郑重的向那两位法轮功兄弟俩道歉,请你们原谅。无论如何,请你们原谅。用网络上流行语,跪求你们原谅。我们真的后悔莫及,请你们不能再折腾了。真的求求你们了。

我的亲戚是管法轮功的官员,也是今年6月4日明慧网《让610恶人和公安局恶警害怕无比的事情》里提到的领导之一。我亲戚非常的后悔当时参与了决策,要是知道事情变成今天的样子,那个时候装病住院也行啊。哪怕辞职或者不当官了。人家兄弟俩是法轮功,但是人家也是高干子弟啊,虽然他们家人不在位了,可是人家不是没有力量了啊!

最近几个月,我亲戚吃不香睡不安的。尤其贾庆林为了这件事情来到我们这里之后,他更是惶惶不可终日。贾庆林没有来之前,早就已经有小道消息传出来了,如果他们兄弟俩再折腾,一大批参与的各级官员和警察将会作替罪羊推出来,进行党纪国法的处理。甚至更高级别的官员们都要拉下马,给他们兄弟俩和他们家里人一个交代。毕竟当时整他们兄弟俩整得太严重了。十五天、十五夜不给人家睡觉,折磨人家昏迷五次,人家的报复是理所当然的,可以理解,法轮功讲宽恕,法轮功的亲亲友友却不是这样做啊!现在,他们的朋友们把这件事捅上天了。其实,法轮功真的是好人,我一个亲戚的婆奶奶就是法轮功,她的情况我们了解啊!

当时有市领导答应他家里放人的,结果不但没有把弟弟放出来,反而把能折腾的哥哥也抓起来了,最后都送到劳教所了。这个不是公开打人家的面子吗?现在,人家家里人虽然公开没有说什么。但是,私下里肯定是全力以赴的调动力量支持他们,恨不得折腾的天翻地覆的才好。

我亲戚私下里说:“共产党不讲理啊,我们不听上级的话,保不住乌纱帽,我们听上级的话,现在看啊,就得进监狱,而且还不得连累上级。说不定还要想方设法杀人灭口,进了看守所或者监狱,死了也不知道怎么死的,太黑暗了,外人不清楚,我们内部人不知道吗?还让不让我们活了?就领导是人,我们不是人?政绩都是领导的,过错都是我们的?我现在是发自内心的理解了,王立军为什么跑到美国领事馆去?为什么提前把相关证据移交到海外去?为什么王立军要破釜沉舟?没有办法啊,保不住乌纱帽就算了,命一定要保住啊。”

原来知道此事的很多官员都认为:现在的官场关系星罗棋布,固若金汤。虽然他们兄弟俩有背景,也有当地官员的腐败证据,但是现有的官场体系秩序不能乱,官官相卫,他们敢于以下犯上,必然破坏了体系的稳定,如果以下犯上成为惯例,整个官场体系都有可能崩溃,不稳定,所以对于这种敢冒险者,一定要采取扑杀的政策,虽然无法扑杀兄弟俩,把这件事情给压住总是可以的。

但是,贾庆林亲自为此事来了,大家都不这样想了,都认为这个事情搞大了,贾庆林能来,其他政治局常委肯定都知道。而且,以前就听说贾庆林去河北调查另外一个法轮功事情,调查几百个老百姓签名要求放法轮功的事情,据说是受胡锦涛和温家宝委托的。

他们兄弟俩一直是指名道姓要求胡锦涛温家宝处理这个事情,所以,贾庆林来调查这个事情。轻车熟路啊!现在看,一大批官员和警察将会作替罪羊推出来,是势在必行的事情啊。

我们当地的公安局、政法委、市委党委领导无能啊,现在都胆战心惊,一个个都绞尽脑汁推卸责任,没有人敢去安抚他们兄弟俩,各级官员被他们兄弟俩多次指名道姓的写信侮辱,骂各级官员眼瞎了,骂各级官员一个人模狗样的尽干缺德的事情,但是没有一个官员敢吭声的。都拿兄弟俩没有办法,贾庆林来了都没有办法,气得脸色铁青,省委书记都不敢说什么,我们有什么办法?不敢吭声也罢了,为什么不敢安抚呢?

最近几个月,他们兄弟俩没有动静,有的领导居然傻乎乎的以为这个事情就不了了之了,哪有这么简单,不了解他们兄弟俩啊!

在劳教所里,兄弟俩和劳教所的警察们发生了激烈冲突,把个劳教所折腾的上上下下鸡飞蛋打,搞得劳教所2010年法轮功转化率几乎为零,劳教所因此还受到省劳教局通报批评,一百个法轮功不到,转化率居然几乎为零,2001年劳教所五、六百个法轮功,转化率都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并且始终在劳教所享受顶级的待遇,劳教所的警察们都说:“他们就差没有穿警服了,甚至很多穿警服的看到他们都毕恭毕敬的,不敢大声说话啊!我们劳教所的很多民警上一辈子欠他们的。”想想看看,他们折腾出多大的动静来啊?

在那种环境之下,他们兄弟俩都不安分守己,都敢持之以恒的去折腾一年啊,敢赤裸裸的威胁劳教所的警察和领导。今天他们自由了,折腾两个多月就结束了,他们就此不了了之了,可能么?如果是这个性格,那么在劳教所就不会那样折腾了。也不知道他们在悄悄的准备什么,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高干子弟都是这个性格,没有他们不敢做的事情,30多年前的天安门,一九七六年四月五日的天安门事件,几十万民众涌向了天安门广场,对活着的毛泽东喊出了吼声。甚至有人公开呼喊:“打倒现代秦始皇!”在毛泽东那样的文化大革命恐怖统治之下,仍然发生了失控的现象。为什么?还不是太子党和高干子弟们一手操纵的。

今天再发生个几十万人涌向了天安门广场,要求对法轮功有个交代,不是不可能啊!对于太子党和高干子弟没有不敢做的,只是他们愿意不愿意做的问题。而且越来越多的消息传出来了,自从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以来,绝大多数太子党和高干子弟公开或者私下里表示明确反对。关键是,现在的中国啊,确实啊,已经是太子党和高干子弟的天下了。

十几年来,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李克强没有在社会上公开表态过一次支持镇压法轮功,将来习近平、李克强上台,重新对待法轮功是获取民心的最好办法。当年毛泽东一死,什么都变了,简直就是改天换地,现在,江泽民没死也差不多了。江泽民的人马也是江河日下,一败涂地。

兄弟俩曾经多次宣称,如果不给予巨额赔偿,那么会让许多领导在全世界比薄熙来还要出名,一定会把事情搞得轰轰烈烈。把这些领导拉下马,很多领导根本就不相信自己能够誉满全球。

其实,当时审问哥哥时,特意出动了三个派出所,三个公安分局,一个市公安局,两个级别的“610”单位,九个单位的几十名警察和领导,而且大多数曾经当过基层派出所的所长。一个个都是心狠手辣,都是审讯能手,这么庞大的阵容,十五天、十五夜24小时不停的刑讯逼供,硬是没有把他拿下来,反而被他一个人驳斥的哑口无言,这么多警察和领导被折腾的筋疲力尽,甚至那么多人还被他一个人搞得忧心忡忡,互相疑神疑鬼的,怀疑警察内部出了叛徒,为此还审查了多名警察,但是没有结果。

当时前后耗费了几十万,最后零口供。这是什么样的意志和才智啊?而且,当时我们都发现了他在被审讯之中,学会了反审讯。别人在被审讯时候,言多必失,但是他没有昏迷的时候,自始至终是侃侃而谈,说话滴水不漏,心如止水,平心而论,他的聪明才智远远在我们之上啊!他一个人应对几十人,我们能够休息,他无法休息,处在饥寒交迫的情况之下,我们吃饱喝足休息充分,我们都不是他对手。何况今天他的背后是个有实力的群体啊!我不是长他人威风,灭自己人志气,我说客观事实,贾庆林都来过了,我们还能够弄虚作假吗?

大家都应该记得吧,当时他说了一句话:“说法轮功是搞政治,简直是笑话,造谣都不会造,请问法轮功的政治纲领是什么?”就这一句话,我们很多人真的明白了,法轮功还真的不是在搞政治,要是搞政治,这么多年了没有政治纲领,搞什么政治?我们都被共产党洗脑了,私下里大家都认为他这一句话精辟,经典。一针见血。很多警察其实都是愿意和他聊天的,甚至愿意交朋友的,很多警察和领导都敬佩他,不愿意审讯他。

事实上,在审讯过程之中,背后开会讨论时候,意见始终没有统一起来,三个方面的领导争论不休,到现在为止,仍然是不解之谜,我们也不知道一些警察是不是叛徒,或者有人被他震撼之后,突如其来的帮助了他,还是被他家里人找通了关系。他家里人毕竟是我们这个地级市资格最老的元老啊!上上下下关系不简单啊!

为什么写这么多,我们地区的公安局、政法委、市委党委领导们,看到这个都会知道的,外地区看不懂,现在也是警告,你市委书记是现在的某位政治局委员的红人,这个政治局委员十八大肯定进政治局常委的,你要安全,想抛弃我们,平安着陆。不管我们的死活,平时的政绩是你们的也罢了,关键时刻,我们是挡箭牌,是替罪羊,甚至被杀人灭口,我们乖乖的继续听从,可能吗?大不了像王立军一样,鱼死网破。

虽然你是市委书记,也建议你向王立军同志学习,把一些领导们的证据放在信得过的亲友那里或者移交到海外,不然那位政治局委员为了不受影响的进政治局常委,把你也抛弃了。你怎么办?如果你也能够像王立军那样把薄熙来拉下来,也算是名垂青史了。如果共产党再出现一个现任政治局委员被拉下马,关键的是这个原来也能够进政治局常委,那么你市委书记百分之百名垂青史。

邓小平保不了陈希同,江泽民保不了陈良宇,周永康保不了郑少东,很多时候,他们这样的共产党顶级人物都无能为力,凭什么那位政治局委员一定要保你,他凭什么一定能够有能力保住你?所以虽然你是市委书记,但是不安全啊!

为什么写这么多,也是希望参与这件事情的基层警察们,将来你们和我一样是替罪羊,而且越是基层做替罪羊之后,判刑越重。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赶快向王立军同志学习,把一些领导们的证据放在信得过的亲友那里或者移交到海外,这件事情并不是我们要拉替死鬼,而是牵扯到的官员越多,大家越安全。事情越大,共产党反而不好去政治化处理。事情国际化之后,反而能够透明的按照法律处理,不会出现从重从快的判刑。你们好好想想。人将至死,其言也善,我亲戚真的感到生不如死啊。

为什么写这么多,也是告诉所有参与整兄弟俩的当事人,我们虽然平时耀武扬威的,但是真正对上高干子弟,那根本就是不堪一击的,人多有什么用,人家一下子就把我们压得死死的。何况,现在高层已经有人开始巧妙的为他们讲话了啊!有些人变着法子配合啊。我们了解到人家摆在表面上的关系网,哪个官员都不敢小觑。何况现在看来,目前活动的根本不是这些关系网。正如兄弟俩讲:“因为上一辈是为共产党出生入死,打过天下的,我们和共产党内部的党政军关系网是天生的,合情合理合法,再去拉更多关系也是正常的,但是今天的平民出身的省委书记,都不敢公开或者私下里去建立党政军关系网的。”所以,赶快向王立军同志学习,把一些领导们的证据放在信得过的亲友那里或者移交到海外,有备无患啊!我们不能成为领导的替罪羊和挡箭牌。需要我们了,是领导的垫脚石,出了问题了,是替死鬼,这叫什么事情啊?

共产党啊,没有未来了,我们也翻墙,看到海外网站上面摘录湖北《长江日报》评论,我们知道共产党完了。

《长江日报》7月31日曾有一篇:“赶快收拾人心”,“政府能够有效维护社会秩序的基础,是政府的政治与道义的合法性。只要合法性足够坚实,哪怕使用限度以内的必要暴力,也不会产生颠覆性的后果。但若合法性资源稀薄,历史经验表明,政府怎么做都会遭致普遍的反对;“合法性资源不是可以无限透支,修复合法性的时间也不是无限多。当务之急,是赶快收拾人心,重塑合法性,这是为人民、国家和历史负责的正确做法”。

看看吧,共产党连这样的文章都公开登出来,还有希望吗?好好品味品味啊,同事们,领导们,想想我讲的:“赶快向王立军同志学习,把一些领导们的证据放在信得过的亲友那里或者移交到海外”,即使他们兄弟俩不折腾了,将来共产党垮台了,出来折腾的人也会非常多,为了自己和家人,所以必须要提前保留证据也是给自己一条退路啊!

而且,胡锦涛在“7‧23”讲话中提到了“中共目前面临风险前所未有”,胡锦涛都这样说了。我们还能怎么办?

而且更重要的是,世界各国的政要开始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器官的事情,别人不相信我们相信,我们内部人知道共产党的心狠手辣的,共产党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如果活摘法轮功器官的事情公布天下,那么共产党就彻底完蛋了。所有我们都应该给自己留下后路啊!

再次向那两位法轮功兄弟俩道歉,请你们原谅。我们很多领导真的后悔莫及,如果时光倒流,真的不会去整你们了,哪怕你们天天公开做法轮功活动,最多和你们商量商量,尽量让我们表面上过得去就可以了,随便你们怎么做啊!真的后悔莫及啊!无论如何,请你们原谅。用网络上流行语,跪求你们原谅。请你们不要折腾了,求求你们了。

感谢明慧网等海外网站!请明慧网等海外网站帮助登出来!

一位已经退党的官员亲属

2012年10月25日

评论
2013-12-21 1: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