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元璞:写给还有机会下跪的610酷吏

元璞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2年10月28日讯】10月26日,大纪元<<一宗高干子弟官司轰动中南海 高官求刊登求饶信>>一文引爆网络。这篇报导中说:“中国大陆两兄弟因为修炼法轮功遭到迫害,出狱后对当地的中共官员提出巨额的赔偿和道歉要求。此事再次惊动中南海。”;“中国大陆局势在剧变,随着镇压法轮功的江派血债帮的失势,在当时参与迫害的大小官员现在都惶惶不可终日。其中有一名官员不得已让其亲戚发出道歉信,并在信中反复称“真的求求你们了”,“跪求你们原谅!”

“跪求”二字的使用,不由让人联想到唐朝周兴。这个历史上以割剥残害人命遗臭的酷吏,最后却被自己的徒弟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请君入翁”,磕头认罪的下场。历史证明,酷吏,在率兽食人的同时,往往不知不觉的自挖坟墓,不是死于自身罪孽,就是丧命于“狡兔死,走狗烹”。

酷吏一词,最早出现于司马迁的笔下,在《史记》中他专门写了“酷吏列传”。酷吏往往具备以下质性:迎合意旨,以邀功赏,张其权势,泯灭天良,杀害无辜,残忍酷烈专好猜疑、心狠手毒,都是些敢于祸及别人的好毒之徒。历史上的酷吏,多依靠皇权,为所欲为,割剥残害性命。而江系造出的血债帮及其整个系统中大大小小官员和侩子手,便是现世酷吏。

古时酷吏迎合意旨,以邀功赏,张其权势,泯灭天良;今世酷吏恰也出于一辙,迎合江泽民为极力掩盖其真实汉奸身份造成的危机感,加上他秉承中共“假、恶、斗、骗、杀”的本性混和成为的对“真、善、忍”的恐惧,为所欲为地对受世界100多个国家欢迎的健身修心功法中的上亿民众和亲属,进行了长达13年的残酷迫害。其手段之残忍,让人看不到他们的一点天良。例如以下几例:

张付珍,女,约38岁。被绑架。知情人说,公安强行把张付珍扒光衣服、剃光头发、折磨、侮辱。尔后,公安强行给她打了一种不知名的毒针。打完后,张付珍痛苦得就像疯了一样,直到她在床上痛苦地挣扎著死去。整个过程“610”的大小官员都在场观看。(明慧网2004年5月31日报导)

黑龙江省万家劳教所,怀孕约六到七个月的孕妇,双手被强行绑在横梁上,然后,垫脚的凳子被蹬开,整个身体被悬空。横梁离地有三米高,粗绳子一头在房梁的滑轮上,一头在狱警手里,手拉,吊着的人就悬空,松手人就急速下坠。这位孕妇就这样在无法言表的痛苦下被折磨到流产。更残忍的是,警察让她的丈夫在旁边看着他妻子受刑。(明慧网2004年11月15日对在万家劳教所遭受一百多天酷刑的王玉芝的采访报导)

河南省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对不屈的法轮功学员使用一种酷刑,令人毛骨悚然。此刑是从河南许昌第三男子劳教所传出,叫做“约束衣”。从前身套进在后背结带,衣袖长出手臂约25公分,衣袖上有带,此衣由细帆布制作。警察将此衣强行给法轮功学员穿上,将其手臂拉至后背双臂交叉绑住,然后再将双臂过肩拉至胸前,再绑住双腿,腾空吊在铁窗上,耳朵里塞上耳机不停地播放诬蔑法轮功的言论,嘴里再用布塞住。据目睹者口述,一用此刑者,双臂立即残废,首先是从肩、肘、腕处筋断骨裂,用刑时间长者,背骨全断裂,活活痛死。

还有,近期被全球聚焦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和中共无法给出解释的40000例器官移植供体来源,以及其他浩如烟海的证据,从时间、性质、残忍和丧心病狂程度上,都远远超过历史上那些以酷暴著称的周兴、索元礼们;他们为除之后快的罗织罪名,则不逊于让狄仁杰冒汗,让武则天叹“如此机心,朕未必过也”的作罗织经的来俊臣们。

杀人,对于他们这些酷吏来说,似乎已成为一种嗜好;人命,全被他们视为草芥。 无辜平民的白骨为周永康、薄熙来和政法委系统中的大小嗜血者们垒就了向上爬的阶梯。

不过,只会钻营,不会读书的中共官员们可能不知道,无论哪种酷吏,在历史上,下场都很惨。“酷吏,大杀器,用之不祥。” 回看历史,仅明朝历经十六帝,做过锦衣卫指挥使的,似乎无人得过善终。 酷吏们往往是兔死狗烹。即便一时得信,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被当政者利用完之后,就成为涂抹掉污点的工具,杀之以安人心,甚至以早死为幸。

写<<向法轮功真诚道歉的告饶信>>的作者,显然意识到“狡兔死,走狗烹”的历史现在又重演的境遇。他在信中说:“说不定还要想方设法杀人灭口,进了看守所或者监狱,死了也不知道怎么死的……”“我现在是发自内心的理解了,王立军为什么跑到美国领事馆去?为什么提前把相关证据移交到海外去?为什么王立军要破釜沉舟?没有办法啊,保不住乌纱帽就算了,命一定要保住啊。”“现在看,一大批官员和警察将会作替罪羊推出来,是势在必行的事情啊……”

有读者对酷吏下了一个精辟的注解:“酷吏如夜壶,用完即藏”。如何藏法?按时需要,统治者随时都可以把他们扔出去以安定人心,并且分谤。汉代如此,唐代如此,毛时代如此,现在也会如此。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被联合国关注,在对法轮功学员的镇压已成为美国大选话题的时候,对法轮功犯有血债的这些人,是迟早要被抛出来,给群众泄愤的。江、周、薄血债帮及追随者这些酷吏的下场,因此也就注定了。

即便侥幸逃过夜壶命运,自身罪业却是逃不过而不可活。

汉朝酷吏张汤,受陷害入狱时,被减宣落井下石,以致绝望自尽。而后,减宣却因为追杀一名属吏,不小心将箭射到上林苑门上,犯下大逆不道之罪,被判灭族之刑,只好步张汤后尘,自杀。来俊臣,“天资残忍。按诏狱。后诏斩于市。”被众人争相抉出其目,摘取其肝,剖心割肉,以马践踏其骨,顷刻了无剩余,全家籍没。 冥冥中,似乎总是报应不爽。

写讨饶信的610官员,现在还可以因一对修炼法轮功的兄弟而下跪。待到真相大显,全民反对对法轮功的镇压并要求严惩凶手之时,那些现在还不收手,为自己留后路的现代酷吏们,恐怕连下跪的机会都没有了。

评论
2012-10-28 10: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