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外交政策》:中国房市泡沫 单身汉激增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10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贵远编译报导)张晓波(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在20世纪90年代初结婚时,他和妻子像全中国其他数百万夫妇一样,工作单位给他分了一处不大的房子。他当时是天津南开大学讲师,房子一般但实用,与同事们所居住的差别不大。总之一句话:平均。

中国房市诞生摧毁“平均”观念

美国《外交政策》期刊报导,张回忆说,中国20世纪90年代,其特点是处于80年代经济改革和后10年的爆炸式增长的青春躁动期,人们的生活都比较均一。人们齐刷刷地都隶属于某个工作单位,工作环境类似,甚至在同一个食堂吃饭,睡在建在同一地段、似乎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公房里。工资差距也很小,有钱也无处花,因为轿车和豪华手提袋等奢侈品很少见。

张接着说,那时住户付很少的房租,单位分房的标准是按照资历、家中人口多少和级别,分到手后差不多可以住一辈子。房地产没有合法的市场,农村地区没有福利分房,各家都得自己盖房。

1998年,中国房地产市场诞生了,起因于国务院决定住房货币化以发展私营商品房市场。换句话说,除了福利分房,企、事业单位和政府机构给职工另一种选择:买下自己分的房子。后来历经14年、一波一波的建房热,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成了有史以来世界上最大的房地产财富集中地,据汇丰全球研究部门(HSBC Global Research)估计,2010年总价值为17万亿(或兆)美元,是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3.27倍。(为了更好的理解建设热潮对这种大规模积累财富所起到的作用,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中共统计年鉴的数字,仅1998年至2008年间,住房用地达144亿平方米,这相当于整个曼哈顿所有居住用地的160倍。)

从此中国“平均”的观念被打破。

一胎化且高房价 光棍男越南讨妻

据中国媒体的报导,房地产热潮导致中国顶级城市的平均房产价格是平均年薪的15~20倍,摩根大通的报告表明该数字接近13倍。(请比较,世界大多数城市的房价和收入比在3:1到6:1之间,取整,美国是3:1。)这在中国问题尤其严重,由于儒家男主外(养家糊口)的思想根深蒂固,男人有房子才能结婚已成为一个心照不宣的缔结婚姻的先决条件。

当今中国男人生活艰难、竞争激烈,一胎化政策的恶果是原因之一。一胎化政策导致男女比例达100:120这样一个巨大的性别失衡。自由撰稿作家马语琴(Mara Hvistendahl)在她的著作《非自然的选择:重男轻女,造就满眼都是男人的世界》中写道,到2020年年底,15%(或大约六分之一的)中国适婚年龄的男性将无法找到新娘。她预测,台湾和韩国发生过的事将越来越多地在中国重演,由于性别比例失衡,两地注定要打光棍的男人不得不飞往越南找老婆,包括食宿、路费和彩礼总共大约花费10,000美元,这种做法已经如此普遍,在台湾领事馆登记结婚时越南妻子都会领到一本小册子,用越南语说明她拥有的权利。

买妻和抢婚在中国时有报导,面对日益激烈的竞争,男人也转而通过网络求偶。在中国的大型微博网站新浪微博上,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区分局官方微博发布“解救单身警察计划”网页,局政治处副主任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希望通过这样一个平台,能让在该分局工作的单身警察“脱单”,以免因性别失衡和工作累、时间长,他的下属会打“光棍”。

岳母综合症助长房价续飙

今年二月推出的“解救单身警察计划”网页上,有5名警务人员的简介,其中一名称作“可乐427”,照片选取的是持手枪射击的姿势,显得很精神。网页同时提供本地新闻、天气报告和后加的单身警官(包括一些女性的)的简介,该页面现在拥有55,000多名粉丝。今年7月,一个帖子带来了振奋人心的消息,可乐427通过该网站找到他的终生伴侣。他拥有6,000名粉丝,身高1.78米,体重70公斤,现年29岁。

数以百万计的其他中国男性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条件最差的是贫穷的男性农民,他们生活农村,处于社会的底层,与他们相配的适龄女性短缺(她们倾向于离家去寻找更好的工作和婚姻),婚姻的难题已不限于与此,开始向其他阶层延伸,这在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有明显的体现。男子花掉所有的积蓄,除房子本身的实用性以外,是想通过拥有房子而增加找对象的机会。

张说:“用数字说话,他们就结不了婚了”,意思是说年轻的中国男人缺钱少人的双重负担。1994年,他搬出单位的房子去美国康奈尔大学读博士,现在他是华盛顿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International Food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资深访问学者,以及北京大学的教授。他与美国哥伦比亚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合作发表了几篇研究中国经济增长的论文,其中一篇表明,中国35个大城市里30~40%的房产升值(价值8兆亿美元)与中国的性别失衡、男性为求偶而购房直接相关。

现在“岳母综合症”大量见诸报端,指母亲拒绝让自己的女儿嫁给无房男从而导致房地产升值。张和魏的研究进一步表明,男性与女性的比例最高的城市,房地产升值的比例也是最高,女性越少意味着男人之间的竞争越大,对华丽房子的需求也就越大;相比之下,这些城市的房屋租赁价格仅略有增加,这也进一步表明房地产价格上涨不是因为实际的住房需求,而是拥有自己的房子的需求。

这种需求毫无疑问增加了人们中国房地产泡沫的担忧,人们猜测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与房地产泡沫有关,现在中国的经济增长已放缓至7.6%,是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的一份最新刊物说明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低迷会如何导致各种后果,包括影响锌和镍的价格,也引起日本、韩国和其他20国合作伙伴的贸易增长放缓。然而,从婚姻需求的走向来看,对房地产的需求将不会放缓。

女性厌贫乐富 男人不甘平庸

方柏林(音译)是一名专栏作家、文学翻译家,以及俄克拉荷马基督大学教育学院副主任,他认为婚姻的需求和中国的相对较新的市场经济带来的压力足以使“中国的男人失去达到平均水平的能力”。就像张一样,他回想起在“单位”的日子觉得苦中有甜,不无怀念,那时人们不会直接以市场价值来衡量人,平均有一定的舒适性和自在性,这些现在已经绝迹了,都争着做“富人”。方强调:“在这样一个人口稠密的国家,平均的新意就是平庸。”

对“平均”和“平庸”之间区别的思考一直萦绕在中华民族精神世界中,去年的江苏高考作文题就是个例证:

“请以拒绝平庸为题,不避平凡,不可平庸,为人不可平庸,平庸便无创造,无发展,无上进。处世不可平庸,因此,要有原则,有见识,有坚守。不少于800字,除诗歌外文体不限。”

方指称,这个问题引起了激烈辩论,有人担心现在的学生可能无法区分“平庸”和“平凡”。中国迫使人人都要拔尖的社会压力如此之大,人们极少会选择平庸,方也认为这个作文题很棘手。他猜想出这道题的目的是让学生明白,平凡也是可以接受的水平,只要它是一个有上进心的平凡,而不是没有目标的平凡。

在中国新闻门户网站新浪网上有很多好的回应例子,其中一个是关于王小波(音译)的,因为在单位表现欠佳,王所期待的奖金泡汤了。当吃饭时他告诉妻子没拿到奖金时,她“撂下筷子,勃然变色”,哀叹她的命怎么这么苦,找了个丈夫是废物点心,他只得喝酒解闷。王把一生的积蓄交给一个不怎么靠谱的家伙去投资赚钱,结果血本无归。他想投湖自杀,却在湖边救了一名溺水的女子。这种义举让他成名,成了一个勤劳、收入颇丰的人,让妻子美梦成真。

王的故事是走出平庸的范例,妻子的幸福竟然取决于丈夫是否有钱,男人是家庭不可或缺的顶梁柱,由此可见近代中国社会这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

房奴负担重 如何消费刺激内需?

由于大多数中国男人的经济状况几乎不可能达到人们所期望的那样,他们不得不经常要啃老。这就出现一个难题,老人过分插手儿子的婚姻走向,而且中国的父母急于让儿子成家,对儿子的婚姻的参与也乐在其中。张和魏的研究中显示了这如何导致中国家庭储蓄率达30%,该数字位于世界最高储蓄率之列。他们认为,应特别注意由此引起的经济问题,婚姻相关的高储蓄率使中国的账户盈余火上浇油,而这反过来又降低了汇率,使全球贸易失衡持续。

张说,“这完全是不可持续的”,正好相反,减少储蓄、多消费才能使中国经济保持景气。但是,因为男人需要买房子,所以他们得存钱;而且,由于他们对住房的需求推高了房地产的价格,人人都必须储蓄以跟上通货膨胀。

根据2010年中国婚姻市场调查,71%的单身女性更喜欢他们的未来的丈夫是房主,中国的传统文化认为“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是天经地义的。但由于天文数字般的住房成本,越来越多的女方也为买房出力。清华大学洪理达(Leta Hong Fincher)的博士课题对这方面有专门研究,中国女性即使没有负担一半,或多或少也会出一份力。她指称,这可能导致对女方不利。根据传统(这越来越难以为继),理想的是男方提供住房,房产一般也登记在他的名下。按照中国的法律规定,物业只属于记名者,因此,女方在离婚的情况下,房子不属于共同财产,女方将失去他们对买房的投入。洪理达也举了这样的例子:父母强劝年轻女性把积蓄转给单身男性亲属,让他凑够钱买房以增加找对象结婚的机会,其中包涵著这样一个逻辑,女人反正会嫁给有房的男人,她自己存不存钱并不那么迫切。

另一方面,女性结婚前有房则条件优越,这实际上可以提高她们“嫁”给高阶层钱更多、房更大的男人的机会。29岁的北京人王倩仪(音译)就是这样的女性。她在一家大型审计公司有一个好工作,她购买了一套公寓作为投资,打算结婚前与父母同住。她说:“理想的是,男方也有自己的房子,或者至少有潜力我们一起买房。”有点担心男方住她的房子会感到丢脸。“如果我真的喜欢他,这方面我不会太在意,但我认为中国男人很少会这么做。”

她的情况说明了中国女性拥有房产是一把双刃剑。有房可以嫁给房子更大的男人,房子太大,有可能吓退潜在的追求者。

然而,对于男人来说房子越大越好。张回忆说曾去参观过国内的一些村庄,满眼是“伪三层”住宅,本来是两层楼的房子,加了一层没有实用性的装饰层,让房子从外面看起来更加宏伟。这种做法有向周围蔓延的趋势,那里的男子成家的竞争尤为激烈,在一些地区伪三层已必不可少,不这样做媒人甚至都不会登门。

在更近的一次国内之行,张和一位来自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同事去了贵州西南部的一个城市,老外困惑地发现自己似乎到了一个满是教堂的村庄,其实是,除了伪三层,房主争相通过加大房顶避雷针的高度来增高房子,避雷针越大,看起来越象十字架。

最令人吃惊的是,这些崭露头角的“教堂”大部分是空的。它们作为诱饵钓到妻子后就完成了使命,新婚夫妇往往迁移到大城市去住。张说,这就是被称为的“俩鼠”现象,指农民夫妇住在城市,像老鼠一样生活在地下出租房内,有时确实和老鼠一起住,而他们在农村的大房子却闲置著。中国社科院经济学家易宪容说,这种现象使人们有点明白为什么中国有大约6,450万的空房子。

魏和张估计,攒钱结婚的压力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达20%,因为男人争相创业和寻找稳定的高薪工作,以备不时之需。“房奴”这一名词就是这种状况的写照。从字面上解释,房奴的意思是“房子的奴隶”,指的不是像所谓女人是家务的奴隶,通常指男人为了供房、养老婆,不得不成为工作的奴隶。

意识到中国男人在找对象和结婚方面的难处,29岁的齐(音译)正试图另辟蹊径。出生于中国,在英国上了大学,英语呱呱叫。现在在北京,他称自己为“女性杀手”,标榜自己是追女在线大师。齐也举办网上课程,教导如何增强自信、自我提升,以及如何成为一个全能的好男人。他在中国的微博上有4,000多粉丝,他的网上收费课程开设仅三个月,就吸引了100多个学员,全是普通的男人,形形色色,有学生、网店小业主,以及不同阶层的职业人士。

齐说:“在社会上,我们(中国男人)需要泯然众生”,齐强调中国文化不注重个人价值。随后他很快补充道,但是,从货币的角度来看,大家都希望可以高于平均水平。这就造成了一个悖论,究竟高于平均水平多少是没有超越传统界限而被接受并不遭受排斥?

齐的学生,今年28岁的谢(音译),认为自己就要找到答案了。他说:“我参加了3次高考才勉强考取一个非常普通的大学,按照社会标准,我在很多事情上都失败了,但我从来没有停止为自己设定目标,这就是我前进的动力。”他承认,虽然在全能的工作单位日子过得似乎更容易,他不后悔,他不会放弃“对一个健康的社会有益的多样性,这种多样性我们现在开始拥有。”

谢出生于中国的东北地区,目前在一家上海的出口公司做市场营销工作,上海不是他的第一选择,但他到了那里是为了更多机遇。他形容那里的女性是“唯物主义”者,这个问题和性别比例失衡对他来说不太在意。

他解释说,除了其他种种压力,中国过去30年来(和他的年龄一样长)也带来了全新的可能性。“我们可以换一个城市、转行、随性而为,遇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有时甚至到国外旅游,现在,我满足于这种普通。”

(责任编辑:张东光)

评论
2012-10-30 11: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