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北明:会行走的器官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10月04日讯】近日明慧网发表一篇题为“医生谈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一文提到,移植器官的一个重要因素是组织配型,而采血是组织配型的第一步。文中报导,看守所狱医或是只给法轮功学员采血,或是对法轮功学员血样单独管理。一个狱医对当事人采血时说:“你们不转化,对付你们,政府有的是办法。”

明慧近期文章报导,在05年,上海市徐汇区法轮功学员柏根娣女士被关在看守所期间绝食抗争,奇怪的是,面对生命的渐渐逝去,医生却一直毫无作为,没有采取灌食等措施。七天后护士都在嘀咕:“这样下去真要死人了”。到第九天,又抽了这濒死之人几大管血,显然这不是为了治疗。医生详尽询问了她自己及家人过去的健康情况,这更让人匪夷所思。

在第十二天,柏根娣的心跳呼吸都已很微弱,恍惚中生起一念“我不能走”,于是开始进食,身体开始恢复。谁知医生赶来大发雷霆:“谁给她吃的饭!”。这医生当时的反应真是奇怪。

现在中共活摘器官的恶行被大面积揭露,我们才明白,原来这位医生一直在觊觎她的身体器官赚钱呢。不知道“人性”对这个医生来说是什么东西,能和这个医生比较的,只有那等待小孩咽气之后,将其尸体吃掉的非洲秃鹫。

在柏根娣绝食、绝水十二天中,他的手脚被绑在光板床上,赤裸着下身,排泄物直接从板上的洞中流入筒内,这种酷刑一直持续。确实,对付法轮功学员,政府有的是办法。集中外古今一切酷刑之大成,无所不用其极。只要这个人信仰法轮功,那在政府眼里仿佛不如一只动物。

像美国这样的国家,等待一个肾移植,可能要一两年的排队等待。而在中国甚至一两个星期就可以做到,这背后是中国数量巨大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中共政府大量摘去。这些法轮功学员本来有各自不同的性格,有不同的生活经历,而在中共政府的眼里却都成了会行走的器官。他们不在意这些行走的器官其实也会思考,他们只知道这个可以用来赚钞票。

许多年前,非洲一国饿殍遍野,到处都是死亡。一个人怀着沉重的心情登机离去时,看到了一幅令人心碎的人间惨象,一只秃鹫在等待孩子生命的终结,因为尸体会成为它的一顿美餐。他立即回头抢拍下来,而后不得不迅速登上已经发动的飞机。

这个人的名字叫凯文卡特,因为这张照片他获得了美国新闻界最高奖-普利策奖,也因为这张照片使他的名字轰动了世界。这张照片引起了许多的争论,凯文卡特也因此陷入深深的自责,最终选择了自杀!

善良的人们更多看到,想到的是:他为什么不丢下相机而给那个快饿死的孩子一壶水、一块面包?为什么不救救那个即将丧身于死神的镰刀与秃鹫的喙爪之下的孩子?一个孩子生命的价值难道不敌一幅新闻照片或一个新闻奖项?

面对中共的专制,强大的国家机器,我们也许无力与之正面战斗。可是,面对这人类从未有过的罪恶,怎能无动于衷?人最基本的良知让我们必须做点什么,去揭露这一罪恶。或许在若干年后,当这一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罪恶大白于天下时,我们的儿孙问我们,那个时候你做了什么?我们该如何回答呢?

评论
2012-10-04 10: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