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广东佛山女子邓彩娟的苦难人生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10月05日讯】家住广东佛山市南海东昇新村的邓彩娟曾经脾气性格很霸道,在家里对家人在单位对员工都很专制,人家在她面前不敢多讲话,怕惹她生气,招来麻烦。1996年,邓彩娟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家人员工客户都说邓彩娟变了个人,对人都很和善,能忍让,并愿意帮助他人。

1999年7月,法轮功被中共栽赃破坏,邓彩娟自那之后被当地环市派出所及610的人到家里骚扰,往复关押在看守所。

饥寒交迫的52天

2000年12月17日,邓彩娟被关进当地收容所。那里已经关押了30多个法轮功学员,有些学员已经被关了几个月,几平方米的房间被关进十多人!当时天气很冷,棉被和衣服都被管教收去很多,只剩下很小的一部分,每天每餐只给几口饭和很少的水,饥寒交迫,有些学员已几个月没有洗澡了,且不许外出,还不准买日用品,有的学员被拖去医疗室,拖到身子受伤流血,还有用电棍电焦肉了,被强迫灌吃东西,邓彩娟被关押52天,被佛山公安局找到,再关进看守所4天后,于2001年2月13日送去三水妇女劳教所。

16天日夜不准睡 嘴与脚被电烂

2001年2月13日,邓彩娟被关进三水妇教所后,警察们找来了两个人,日夜在她身边监视;常常还找一些人来诽谤及谩骂,语言攻击等,强制写所谓的“三书”。邓彩娟没有配合。

2002年11月19日,邓彩娟被转入刑事案专管原四大队,邓彩娟不上工房,不穿劳教服装,那些警察叫刑事案案犯逼她蹲下身子,把衣服硬套在她身上,连拉带拖的把邓彩娟带去工房。有些法轮功学员被迫戴手铐拖到工房;有些学员绝食,被拖到饭堂去……戴手铐被拖的学员,手被手铐拉进肉去了,手骨也能见到,学员的身体也被拖烂了!

2002年12月23日至2003年1月16日,原四大队警察把邓彩娟关进3楼一间10平方米的小房间里,邓彩娟不跟他们走,他们从工房将邓彩娟强硬抬到黑房内,叫吸毒人员狠狠用脚踢她,进到黑房内,阿娟看到墙壁上贴了很多诽谤法轮功师父诽谤法轮大法的纸,她将墙上所有的纸撕下来,监视她的人毒打她一顿,逼迫她写三书,又找两个犯人来,一个叫张玲,另一个叫王爱丽,还有四个警察,采取各种手段迫害,一连16天日夜不准她睡觉。邓彩娟累时打瞌睡,她们就用风油精涂在眼睛及嘴角上,用棍子打,还用力拽头发,大声骂。他们一连几天不让邓彩娟上厕所,她尿了裤子了。犯人王爱丽用纸巾把地上的尿液粘起来再塞进邓彩娟的嘴里,然后捉住她的双腿,迫使着用她的身体擦地,拳打脚踢;同时,副大队长田淑玲用手打,用电棍电;裔中队长还不准她坐下,日日夜夜只准蹲着,只要邓彩娟一坐下,她就用电棍电她。邓彩娟的嘴角与脚都被电烂。

衣服被扒光 手脚被吊到发紫发黑

2002年12月28日,裔中队长与监控人员将邓彩娟的双手背反在背后,用手铐铐起来,吊在铁窗里,只准她的脚尖着地,身体弯腰成球状。当时邓彩娟感到天翻地覆,身心急剧地痛,两个监控有时候摇动她的身体,加剧身体痛得更加厉害。

还有一次,裔中队长指挥两个监控把邓彩娟的衣服扒光,然后捉住双手把她上下拉直,直到她们没有了力气,才肯放手。

2003年1月1日,卢干事用手铐铐住邓彩娟一只手,再吊起来,只有脚尖着地,吊一只手,身体的重力往下坠,被吊的手难以承受身体的重量,这时,邓彩娟的手脚与心都像被刀割一样,筋骨像被狠狠扎进针板上。卢干事用电棍一边电邓彩娟,一边疯狂地大骂。有时候一吊就吊10多个小时,邓彩娟的手脚都被吊到发紫发黑,据邓彩娟描述,像有万根细针插进心里一样剧痛,严重弄伤了手,几个月后,手依旧麻痹。

这种手段持续了25天。2002年12月23日直到12月31日9天里,邓彩娟总共睡了13小时。2003年1月1日至16日,日夜都不准睡觉。邓彩娟肉体与精神已经被摧残得已近崩溃,站在地上仅几分钟就倒在了地上,房间里的塑料椅子都被压破了几张。只要邓彩娟起不来,她们就拳打脚踢。

有一次,裔中队长指挥两个犯人把一支笔塞进邓彩娟的手里,用透明胶布粘住,一个犯人把左手与身体压住,另一个捉住邓彩娟用透明胶布粘住的右手写诽谤大法的东西,她们就将邓彩娟的左手吊起来,还捉住双腿横着吊到半空中去,然后在捉着邓彩娟的右手写诽谤大法及所谓的“三书”。据邓彩娟描述,她的心像裂开的一样剧痛,那种痛苦,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有一天在邓彩娟痛得昏迷中的时候,不法人员们强迫她签下名字,并说:“如果你觉得我们在骗你,你可以拿回去!”就在这种昏迷不清醒的状态下,邓彩娟被骗签了名字。签了名字以后的日子里,邓彩娟很痛苦,当她们问邓彩娟法轮功怎样的时候,她说:法轮功很好,你们无论采取任何卑鄙的手法,我都不会放弃大法的。邓彩娟向她们要在不清醒状态下签的三书时,她们却不给。

2003年1月16日,警察把邓彩娟又带回了专管法轮功大队,指挥两个吸毒的犯人监控。她们在8月底拿总结给邓彩娟写,邓彩娟在总结里写明了,在不清醒的状态下签的所谓“三书”声明作废。9月初,她们把邓彩娟关到一楼的房间里,逼写保证书,每天还播放一些诽谤大法的影碟。6点起床,直到半夜12点才给睡觉。2003年10月13日,邓彩娟被佛山市610带到江湾派出所逼迫写保证,她没有写,但逼了她签了三张空白纸,他们说是每个月的汇报,家人在派出所的门口等。家人要她们放人,她们才把邓彩娟放回家去。回家后,当地的610警察,到家继续骚扰邓彩娟和家人。

邓彩娟被关入男劳教所

2004年4月8日,610警察在无任何证据下,到邓彩娟家把她绑架到看守所,说她拿钱给法轮功学员买资料,又将她劳教三年,于2004年5月10日送到三水劳教所。

2004年5月23日到6月9日,警察把邓彩娟带到了“法轮功大队”三大队的4楼,又有两个吸毒犯人监控着不能出门,每天4个警察轮流4小时用各种语言攻击、谩骂、放一些诬蔑法轮功的影碟。6月9日将她带进男劳教所,关进一个房间里,两个女的吸毒犯人监控着邓彩娟,4个女警察找那些转化的帮教和4个男警察轮流用各种语言攻击,在早上6点30分起床直到晚上12点才能睡的方式来进行心理精神折磨,持续了40多天,又将邓彩娟转回了女劳教所的吸毒专管大队二大队。

邓彩娟每天要上工房,这些日子持续了20多天。8月份,将邓彩娟带到教学楼关在房间里达20多天,4个科室里的警察轮流对她攻击、谩骂。每天早上6点起床,因邓彩娟一直不配合她们,一连5天不准睡觉,其余的每天半夜2点至3点才准睡觉,每天都播放17个小时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影碟,也是持续了20天左右,于9月24日把她转到了吸毒一大队,每天上工房,两个吸毒犯人轮流24小时监控。

邓彩娟家中父母已经70多岁了,每次公安到她家翻箱倒柜地抄家,令家人心惊胆颤。特别是在劳教所期间,她的母亲瘦了30多斤,也苍老了很多。

2007年1月底,邓彩娟离开劳教所,2007年10月份、610的人员到东昇乡,叫乡里的干部,打电话给邓彩娟,骗到乡里座谈,在乡里谈了一会,叫她上车,邓彩娟不配合他们,几个大男人将邓彩娟强行绑架抬上车,到了同华路一个地方,关押了邓彩娟10天。

被湛江“法制学校”洗脑班酷刑折磨

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非法组织在各地办了很多“法制学校”,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近期,湛江“法制学校”洗脑班对邓彩娟进行酷刑折磨,强迫她双盘腿,用绳绑腿绑脚,同时用水泥板,纸箱压腿,邓彩娟剧痛,悲惨地痛哭。

2012年6月7日晚6点30分,邓彩娟到她家2栋楼后面的朋友家里吃饭。8点30分,从朋友家出来,走了十几米将转弯的地方,背后上来男人,他们一人一边,抓住邓彩娟的手,邓彩娟不跟他们走,他们就夹住阿娟到乡办门口,连拉带拖慌张地将阿娟绑架上面包车,车里有四个男人,急忙开车到市政府招待所,等了约1个半钟头,约十点左右车开到综治办门口,很多人在综治办等候,将邓彩娟转到另一辆面包车,还有一辆车同去,约十几人将邓彩娟劫持到湛江洗脑班,到地方邓彩娟不肯下车,他们叫洗脑班的犹大与保安将邓彩娟抬到二楼203房,住了几天又转到207房,几天后又转到一楼108房,房间约14平方米,有2张铁架床,3个小废旧台,一张蚊帐,一个枕头,一张粉红色的床单,一个厕所带冲房,一台风扇,一个监控器,除了让看诽谤大法影碟或听他们说的那一套。犹大有7个,十几个干部每天轮流,谩骂攻击诽谤,要你转化认同他们,不听他们说的那一套,他们就拍台跺脚,恶言威逼。

洗脑班有三层楼,一、二层楼约有20个房关有法轮功学员。一、二、三层楼各有1个很大面积的房,1楼大房用来叫学员看诽谤大法的影碟,二楼大房用来专摆放抄学员家抢来的资料,三楼大房是会议室与转化了的学员座谈会,洗脑班侧边有一条小巷转入后面是一个死角中,侧边是洗脑班饭堂,饭堂的人也有参与迫害学员,死角有一个20平方左右的房子,1个小厕所,2个废旧台,1台电视,1台影碟机,摆放了很多诽谤大法的影碟,有很多大法书、经文及相片,这些书已被糟蹋,书里面随便加字,书被折皱弄破,掉页,水湿透了字句已有些模糊,李老师的相片给他们用笔画眼,画眉,画嘴,又折又皱,学员不配合他们就逼学员坐到李老师的相片上面,用刑的时候就雇用回来的犹大,保安等。

他们不让邓彩娟睡觉,不让上厕所,他们拿《转法轮》中句子,断章取义来问她书里面的意思,回答不合他们的意,他们马上就打。犹大时常在她身边围着念些乱七八糟的咒语,放诽谤大法光盘,成天成夜地折磨着她。他们把她的两腿双盘,再用绳绑腿绑脚,并将她两手背绑,不准动。犹大搬来一块约几十斤重的大水泥板和一块木板,压在她双盘的腿上。见她还坚持,将约十几本书与纸箱压水泥板上。邓彩娟马上急速剧痛,悲惨地痛哭,不断地叫救命,叫他们放下来,他们不但不放,反而又加了几本书,何旭日还用脚踩木板,据邓彩娟描述,她的整个下身及心里面就像刀割肉,刀插心一样,撕心裂肺的剧痛,痛苦到了极限。这种1秒不停的痛苦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从中午12点开始直至晚上9点,连续盘腿约9个钟头,弄伤了邓彩娟的手和脚。

年仅四十一岁的邓彩娟,是村里公认的孝顺父母,为人善良的人,她常为孤儿院捐款,受到人们的好评。多年来,连续的酷刑折磨、劳教,使她身心遭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和折磨。

邓彩娟于2012年6月7日被绑架后,亲友们多次找到佛山市禅城区“六一零”,要求放人和见邓彩娟,都被拒绝。邓彩娟的年迈的父母,投诉无门,只好穿上状衣,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三日到佛山市禅城区祖庙路的百花广场,为女儿鸣冤、讨公道。“六一零”便衣警察得讯到场后,将邓彩娟的双亲绑架上警车,当时,有一位戴着眼镜、穿蓝白条相间T恤衫的路人路见不平,出言相助,也被便衣警察强行推上警车押走。

评论
2012-10-05 1: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