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千美:中国器官移植黑幕惊人 警惕参与间接杀人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2年10月06日讯】听说前几年有的地方立法,对于那些去中国大陆做了器官移植手术的人,要求在回国后进行登记。也许制定这条立法的初衷是好的,但,与现实的情况来对照,似乎还存有遗憾。

因为即使这些做了移植手术的人将全部实际情况填写出来,可是对于移植到他们身体内的器官是从哪个人的身体里摘来的,他们是说不清的。中共自己对于四、五万例的器官来源都交代不清楚,那些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人又怎么可能说的清楚呢?

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在2000年就被曝光出来。今年是2012年,所以可以肯定地说,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其他宗教人士、异议人士、维吾尔族民众等的活摘器官罪行至少进行了12年,这是保守的说。

中国大陆就有很多需要做器官移植手术的病人,其他国家及地区的人即使不来中国做这类手术,中国大陆的器官供应都是不可能满足这么多病人的需求的。那么,其他国家及地区的人不但来到中国大陆,而且很迅速、很成功的做完了器官移植手术。而这些器官是从谁的身体里摘来的,对于这些做了手术的外国人或中国人,你们知道吗?

中国大陆本身对于解决中国本国病人的器官问题,都应该是远远满足不了的,因为这是器官捐献的实际情况。而现在不但满足得了国内的任何需求,还能满足得了国外的任何需求,真的无法想像那是怎么样一个庞大的器官库存,使得中共指定的164家试点医院那么牛,对所有有经济能力做器官移植手术的人,都胸有成竹地给予保证,“放心吧,保证有合适的器官。”

我们知道,没有需求就不存在供应了。供求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的。例如,一种产品被另一种新兴产品取代以后,那么,先前的产品就会逐渐的在市场上消失,因为需求可能降低为零。一样的道理,如果全世界的人都了解到中共的活摘罪行还在继续中,不向中国大陆的医院提出移植器官的请求的话,那么,就会客观地减少中共活摘器官的发生。不要在中国大陆做器官移植手术,不要为了延续一个人的生命,而使另一个无辜的人被掏走器官致死。

为何说,现在这个时候到中国大陆去做器官移植手术就等于是间接杀人呢?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别人的器官救活了自己的性命,而别人却因为被活摘失去了生命。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等到愿意捐献器官的人意外死亡而得到可用的器官,那个概率非常小。所以,中国大陆的甚至给器官移植做广告,随便打电话到一个指定的试点医院,咨询器官移植手术问题的时候,那些医生们都是以很肯定的口气告诉咨询者可以做这个移植手术。这些极度违反医学常理的做法,难道不令人恐怖吗?

在追查国际的调查员与牵线器官移植的联系人的电话录音中,那个联系人很清楚地说到“都是用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都给他们编了号的。”这些法轮功学员被欺骗着做了很多项化验,然后,医生们将化验结果储存在医院的计算机里。如果有人要找器官,医生们按照这个病人的条件到计算机里搜寻,找到后,在给这个病人做移植手术的前夕,就把这个编号的法轮功学员带出来,摘取所需要的那个器官。

有一个问题容易被忽略,就是移植过后的存活率。有的人在做完移植手术后,产生了排斥反应或其他危险情况,再次危及到生命的时候,如果他要求再做一次器官移植手术的话,那么医生就再在计算机里搜寻,再活摘一个人的器官移植给他。中国大陆的演员傅彪,在8个月内换了两次肝。他就属于这种情况。移植手术后的存活率并不高,如果一个人就要多次换器官的话,那么为了一个人的所谓“延续生命”,要搭上多少个人的性命?这不是罪过吗?

古人云:君子求财,取之有道。对于钱财的追求,途径、方法尚且如此严谨,不可妄为;而对于器官这种涉及人之性命的事情,怎能随意为之呢?

一个人生了严重病,是不幸的事情,可无论如何,不能为了满足自我,间接的害死另一个不相干的人。中共的活摘罪行,那是它迟早要偿还的无边血债。不能因为中共现在正在继续活摘的罪行,我们就可以因为自己病情的需要,和中共做这个器官交易。不要觉得这是一个得到器官移植的好机会,有心的错、无心的错,都是错。

建议这些需要器官移植的人,使用自己亲人的器官,让亲人配合你们共同完成这个移植手术。这样的器官来得心中有数,活得也踏实。

评论
2012-10-06 2:1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