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纪元】官方不愿公布的薄熙来夫妇罪行

薄熙来与妻子谷开来是活摘器官、贩卖尸体的主谋。图为薄谷夫妇2007年1月17日在薄一波吊唁仪式上。(新纪元资料室)

人气: 2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10月06日讯】(新纪元周刊295期,记者王净文报导)薄熙来,这个丢脸的中共贵族被开除党籍,并面临多项犯罪指控。

在中纪委掌握的薄熙来犯罪档案中,活摘器官、贩卖尸体这一滔天罪恶被深深掩盖。

事实上,正因为薄熙来与谷开来的运作,大连成为中国最大尸体塑化加工基地。

这些年,大连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尸体加工基地。这些“便宜”的尸体是从哪来的呢?按照中国法律规定,尸体是不能买卖的,哪怕是死刑犯,他们因行为错误被判处死刑了,但他们身为人的基本人权还是要保护的。他们的身体未经允许不可随意使用,即使有人向医院教学捐献了遗体,他们也只是同意把身体捐献给医院教学用,而不是拿来制成商业标本到处展览。毫无疑问,假如中国的法院、警察、医院、殡仪馆,参与了人体的非法买卖,那他们都是有罪的。

谷开来做事特点:亲力亲为

《新纪元》报导过,在辽宁省丹东一农家小院发现30具尸体,老板是个长得不错的40多岁的女人;在北京第一个尸体标本展览时,开始来的观众不多,一位自称“谷女士”的短发中年妇女专程去献花,还发表成新闻鼓励大家来看展览。

媒体尚无法确认这两个女人是否就是谷开来,但很多人发现,谷开来本人做事有个令人惊讶的特点:她喜欢亲力亲为。很多事原本可以交给别人做的,她却一人包揽,亲自去做,无论是给马俊仁打假官司,还是谎称胜诉在美国,哪怕是处理薄熙来的二奶张伟杰,谷开来也是亲自到看守所以律师的身份审讯了张,随后下令“处理”了她。

现在回头看谷开来的很多事,她都是有预谋有计划地亲自去做。比如为了掩盖她充当第三者、破坏军婚的事实。谷开来公开对大陆媒体介绍说,她是陪中国著名艺术家傅天仇去金石滩考察时,才第一次见到薄熙来,看到他那么勤奋地工作,她被感动后才和他谈恋爱的。不过,海外很多报导已经证明那不是真的,早在北大期间两人就谈恋爱了,甚至谷开来还因此做了人工流产。

那谷开来陪傅天仇去金县干什么呢?据《新纪元》调查,她是为了帮助薄熙来建成金石滩旅游区,而亲自出面陪同年近八旬的中国最高级别的雕塑专家到金石滩鉴定那里的石头是否具有观赏价值。

金石滩原名凉水湾,虽然海水澄澈凝碧,沙滩柔软金黄,礁石生动奇特,但却是金县最穷的乡镇。不会搞农业的薄熙来想依靠旅游业搞政绩,于是他动用一切关系来推广金石滩,跟中央美院一点不沾边的谷开来专程请来傅天仇,想利用他的名气来宣传这个穷乡僻壤。

金石滩原名凉水湾,虽然海水澄澈凝碧,沙滩柔软金黄,礁石生动奇特,但却是金县最穷的乡镇。(新纪元资料室)
金石滩原名凉水湾,虽然海水澄澈凝碧,沙滩柔软金黄,礁石生动奇特,但却是金县最穷的乡镇。(新纪元资料室)

2012年2月在大连《海燕》杂志上,作家徐铎写下了长篇回忆文章《金石滩,永远的黄金海岸》,那时薄熙来不但利用关系在《半月谈》杂志上用“郑重”的笔名发表风景照片,还请来很多全中国知名的文艺界人士,要求他们每个人为金石滩题词作诗、给景点命名等。在100多个景点中,薄熙来亲自命名的就有“贝多芬头像”、“刺猬觅食”、“大鹏展翅”、“仙人肘”、“神龟寻子”等。傅天仇认为,金石滩是神做的雕塑,“神力雕塑”一词还写进了他主编的《美术大辞典》里,他多次到金石滩,为金石滩地学美学大会的召开奔走呼号。

当时薄熙来待在辽宁,谷开来就在北京帮他“公关”。

一年后,薄熙来得到了胡耀邦、江泽民、万里、谷牧、钱伟长、张爱萍、马文瑞、程子华、杨汝岱、程思远、王光英等十几位高官给金石滩的题词做诗。薄熙来还下令让20多万金州人到金石滩植树,由于风高浪大,土质盐碱高,树种了一茬又一茬,树死了再栽,不计血本地投入。

相对而言,让金石滩充满“文学之美”、“艺术之美”,就比种树等硬体容易,于是那时的谷开来跟大连文艺界人士走得很近,通过他们,邀请了莫言、阿城、郑万隆、宋学武、张贤亮、叶楠,张石山、金河、王中才等一大批作家歌颂金石滩,很快就让金石滩有点名气了。

徐铎还写道:“许多人不知道,1985年的春节,薄书记与爱人一起回到北京过年。就在大年初三这一天,薄熙来与爱人一起推着自行车手里提着糨糊,拿着金石滩的招贴画,走到显眼处,就贴上一张。招贴画上是一行醒目的大字:‘百闻不如一见,一见必游金石滩’。在北京,旅游局的同志们看到了这一幕……”薄谷二人的“亲力亲为”还让不少人感动。不过,假如亲力亲为干的是杀人的勾当,那就令人唾弃了。

薄熙来扶植下 大连成中国最大尸体塑化加工基地

大连是中国最早出现尸体塑化加工的地方,全世界没有哪个城市像大连那样同时具有两个大规模的人体加工厂,用官方的话说:“这是得到当地政府大力支持的。”

尽管德国专家、塑化技术的发明人冯.哈根斯的儿子鲁力克否认他父亲和薄熙来有私交,但人们看到的事实是:1995年至1999年间,哈根斯多次访问大连。之后,并在大连投入2,500万美元,创办了中国第一家生物塑化公司。

中国大连有媒体报导,大连市长薄熙来授予德国医生哈根斯荣誉市民称号。

而那时想在大连高新技术开发区投资的外商很多,许多外商找到了成功投资的“诀窍”:只要聘“谷开来律师事务所”为投资资讯顾问,只要谷开来肯收其价值不菲的顾问费,那自己的投资就能得到大连官方的批准。

那时谷开来一般对前来咨询的公司每家每年收取50万人民币的咨询费,光这一项谷开来每年就能为薄家挣来数千万的收入。不过据说谷开来在投资资讯方面很有眼光,她推荐的生意大多能挣钱,薄熙来的死党、财政管家徐明的发家史就是个例子。

当1988年徐明第一次见到谷开来时,谷刚刚违规开设了她的律师事务所,而那时的徐明还只是个靠渔业挣钱后想搞大建筑工程的包工头。由于徐明看准这位区委书记、新任副市长夫人“枕边风”的效力,他一次就给了谷开来50万人民币的咨询费,谷随后也真的给他指明了“钱进道路”。

短短十多年里,徐明从建筑业改行成立大连实德机械化工程公司,1995年又转型到化工建材业,2000年又收购了万达足球俱乐部,同时开始向石化产业转型,同年还成立了生命人寿保险公司,2001年入股大连商业银行,涉足金融业。

依靠谷开来的这些“成功运作”,昔日一文不名的穷小子变成了大富豪。2011年在胡润发布的《东北财富报告》中,徐明以130亿元资产位列第五。对于谷开来“高瞻远瞩”的创业能力,徐明佩服得五体投地,当谷开来到欧洲旅游时,他带着十万美元的现钞陪同,令旁边的人都很诧异。

薄熙来对妻子的“才智”也佩服有加,言听计从,甚至不惜在两会上公开向全世界宣布他对谷的“感谢”,据说薄的唱红打黑就是谷开来一手策划出来的。

1999年8月江泽民到大连,薄熙来夫妇为讨好江泽民,做了“要积极镇压法轮功才能有提升机会”的政治定位,之后大连监狱关押了大批法轮功学员,甚至包括大批外省市去北京上访而被捕的法轮功学员。

一个月后的1999年9月,哈根斯从薄熙来手中接过“星海友谊奖”,薄市长还授予他“大连荣誉市民”称号,不久大连医学院还聘请他为“客座教授”。在大连建市百年活动及第11届服装节期间,哈根斯还被市政府邀请为特邀嘉宾参加了庆祝仪式。

在外商众多的大连,哈根斯如此频繁地得到薄熙来的“礼遇”,很快,哈根斯的尸体厂成立了,大连高新技术开发区批准其在七贤岭建厂。

《瞭望东方周刊》深入调查哈根斯在大连尸体加工厂

2003年11月和2005年10月,《瞭望东方周刊》女记者于津涛先后两次深入调查了哈根斯在大连的尸体加工厂,发现从1999年8月到2003年11 月,该厂从国外进口尸体八个批次(平均每个批次进口上百具尸体),出口五个批次(没有出示出口尸体的数量,因为除了完整的塑化标本外,还有很多器官,人们也无法统计是否进出量相当)。第一次采访后该厂没再进口尸体,只是出口两个批次的塑化标本,但数量不知。

2003年大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检验检疫局一位负责人对于津涛说:“上百具浸泡在福马林溶液中的尸体从大连海关入境?绝不可能!”哈根斯的回应则是他们有海运、空运两条路径,也并不仅仅从大连市进出口。针对哈根斯公司未拿到卫生部及国家质检总局的出入境批文,就得到了十多次“出入境货物通关单”,辽宁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的解释是,“国家230号文件是2003年8月26日下发的,在此之前没有此规定。”

不过此说法不成立,按照中国海关管理条例,凡是生物制品的进出口一定要经过检疫局批准,出过国的人都知道,为了防止传染病的扩散,国与国之间,别说人体了,动物、植物(包括植物种子)都是不准随便进出口的,必须经过检疫局验证没有传染病,230号文件只是再重申了一次而已,而且230号文件是2003年 8月6日下发的,不是26日。

2005年9月,辽宁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卫生检疫处李建训处长对于津涛说:“你们的报导出来后,2004年中国新年前后,国家质检总局、卫生部相关主管部门下派了一个调查组,对哈根斯公司的生产、产品进出口等环节进行了调查。”文章没有说这个国家级别的调查结果如何,比如哈根斯不是从大连进口的尸体,那是从哪个城市进口的?哪些海关官员放行的?都有哪些批文呢?

谁能抗衡国家质检总局的调查呢?答案很清楚,一定是在大连有实权的头号人物,薄熙来在里面起何作用?

不过有人进一步调查发现,哈根斯公司的尸体可能不都是从国外进口来的,而是有直接在大陆收集的,这里面声音最大的是德国杂志《明镜》2004年的报导。

德媒《明镜》:哈根斯隋鸿锦密电曝光

2004年《明镜周刊》记者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发表了调查报告《与死亡交易》,呈现了不少证据显示该公司的很多尸体来自于大陆。不过,由于该杂志在其网站的一个新书预告中,措辞不严谨,被哈根斯公司提出起诉,《明镜》对此道歉,但对《明镜》记者的调查,该杂志保留其真实性,哈根斯公司对此也没有提出异议。

《明镜》文章称,2001年12月29日,哈根斯的邮箱里收到一封加密邮件,发件人是他的大连工厂的总经理隋鸿锦。隋鸿锦向他的老板报告:“获得两件新鲜的尸体,很高的质量,今天早晨到达公司。”隋另外提到:“这两具尸体的肝脏几个小时前,在医院被摘除。”

德国记者通过现场调查还指证说:在哈根斯的三个“死亡工厂”中,仅仅大连的尸体工厂截止至2003年11月就库存了共647个已完工的完整标本尸体,3909个肢解尸体部分如:腿、手、阴茎,另外还有182个胚胎、胎儿和新生儿。

哈根斯还从隋鸿锦那收到一张“完整尸体价格表”,发现在中国购买尸体的价格比他想像的更贵。在一个注明八个城市价格列表中,重庆“第三军医大学”尸体报价为308欧元(约3000元人民币),最便宜的是位于四川南充的川北医学院,价格为254欧元(约2000多元人民币)。不过2003年8月5日大连的一位经理克里斯蒂娜(Christina Bannuscher)向哈根斯汇报,还有446公斤没有使用价值的肢体需要火化。克里斯蒂娜称火化费用相当于约“七具尸体”的费用,共1700元,这样算来,到2003年该公司每具尸体的价格仅为180欧元。

关于对尸体来源的质疑,哈根斯公司曾多次把一些媒体告上法庭,他们在法庭上拿出了全套捐赠资料,证明他们用来展览的人体都是捐献的,都有合法的捐赠证明。

隋鸿锦在大连的“大发展”

在大连,除了哈根斯在1999年成立的生物塑化公司外,还有隋鸿锦在2002年创办的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大连鸿峰生物技术公司。两者互为竞争对手关系。前者投资2500万美元,是德国独资,后者注册资金为100万元人民币,主管单位是大连医大。两家公司咫尺之遥,都设立在大连高新技术园区内。按城市规划的常理,一山容不下二虎,在同一个城市批准成立两个类似企业来竞争,这种情况很少见。这说明一是大连尸体行业很兴旺,二可能是为了“扶持民族工业”。

据大陆公开报导,在短短几年里,鸿峰公司在海内外做尸体展览,观众达2000万人次,超过了哈根斯公司。官方没有透露鸿峰公司的盈利情况,不过据说,隋鸿锦倒是从一名穷教师变成了亿万富豪,他还先后获中共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辽宁省科技厅、教育厅科技进步奖多项。2004年末,隋鸿锦被中国科学院下属的《科学时报》和科学网评选为“科普十大公众人物”之一。

这两家公司还发生了两次法律诉讼。起因是2008年隋鸿锦接到美国第一展览公司的电话称,美国ABC电视台披露了九张死刑犯照片,爆料人自称是大连鸿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雇员,专门负责帮鸿峰公司在大陆收购尸体。他给出的九张照片清楚地显示出几个死刑犯在被枪决后的身体处理过程。

2008年2月一篇题为《中共的创收“创举”—利用死囚犯尸体制作塑化人体标本》的文章在网路上被大量转载,文章不但有这九张照片,还介绍这位举报人叫孙德强。孙也证实自己大学毕业后,负责为鸿峰公司收购尸体。

2010年2月,在两年之后,鸿峰生物分别在大连市旅顺口区法院和美联邦法院立案,起诉哈根斯生物和ABC电视台。他们拿出证据称,孙某从2000年到 2009年一直在为哈根斯公司工作。2011年1月22日,隋鸿锦收到了ABC电视台的最终和解文本,ABC也在官网上发布消息,对其原报导的事实真相做出了澄清。2011年7月20日,隋鸿锦在他的博客中写下了《一封来自大洋彼岸的道歉信》,里面称“劳改基金会负责人吴某也终于沉不住气了。……此次和解谈判历时12个小时,最终吴某不得不在真相面前向我方低头认错,并公开发表了道歉声明。”

不过在中国国内的诉讼却有所不同。2010年9月,大连旅顺口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了隋鸿锦和鸿峰公司的诉讼请求,隋随后上诉。2012年6月,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认定哈根斯生物侵权成立,判决该公司赔偿鸿峰生物经济损失450万,赔偿隋鸿锦精神损害抚慰金50万元。

人们很好奇,谁在幕后帮隋鸿锦打赢这些官司的呢?孙德强的工作单位在两年后怎么从鸿峰变成了哈根斯呢?他到底是为谁工作?由于外界无法看到法庭文件,只能假设法庭判决是基于事实的公正决定。

几个时间和人物的巧合

2012年8月20日,正当谷开来受审的敏感时期,一则有关尸体工厂的免责声明在网上被广泛转载讨论。大陆财经网更把“薄谷开来一审判处死缓”与“尸体工厂”同时放上当天焦点图片新闻的第四条与第五条;22日,大陆各大门户网站同一时间刊载人民网文章《哈根斯公司疑用死刑犯做人体展览引争议》,同一天,《南方都市报》对尸体工厂的两大巨头:哈根斯公司公关负责人,以及大连鸿峰公司总经理隋鸿锦进行采访报导。

《南方都市报》报导称,目前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有限公司位于大连市高新园区七贤岭产业化基地高能街27号的两栋厂房,已被杂草包围,大门上贴着“2012年2月29日封”的封条。而不久后这两栋房子就将被拆,不留一丝痕迹。尽管二审胜诉五个月了,但隋鸿锦还没有拿到赔偿款,因为哈根斯的工厂关门了,银行账号里只有八万元;最后在保税区一个隐秘的角落发现了哈根斯还没来及运走的集装箱,里面有一些设备和塑化标本。

哈根斯的公司被贴上封条的时候,正是重庆市副市长、前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2月6日进入美国总领事馆事件后不久。调查发现,王立军作为薄熙来曾经的得力副手,也和相关“人体应用”有很深关连。他曾在大陆首次进行“注射药物后器官受体移植试验研究”。在《辽沈晚报》一篇文章中,王立军还讲述亲临摘取器官的过程。2006年王立军获得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颁发的“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他获奖的原因之一是在锦州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搞的数千例“药物注射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

专家发现,王立军做的所谓移植研究,就是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后,研究不同的致死药物注射液、不同的冷冻液配方、不同条件下,如何让器官在冷缺血状态下尽量保持新鲜,以便移植进他人身体后,能产生最小的排斥效果和最大的生命力。

因为器官被摘除后,必须在15分钟内冷冻到零下20多度,并在24至48小时内移植到另一人体上。简单的说,王立军的研究,就跟当年纳粹在毒气室,日本侵略者的731部队搞的生物实验一样,是彻底反人性的罪恶勾当。

就在对薄谷开来被宣判的同一天,大陆网路博客作者“素颜格格”特意前往位于高能街的哈根斯的工厂进行探访,在聊天中,她从当地一名哈根斯工厂前员工口中获知,“德国老板跑了,时间应该是去年(2011)的6月份。天天有工人到工厂闹事要薪水,一连闹了几个月,但根本找不到人负责。可是闹到去年11月,忽然一天晚上,来了一群人,给了所有工人的工资,连补偿都很丰厚,有的工资开到10月份。一夜之间全部被遣散,而后留下几个工人装车,仅仅用了两个晚上,这里面就全部搬空。而后就开始找人消除这里的痕迹,地下冷库什么的都被砸烂。”

“到了今年的2月下旬,政府忽然出面,收回了这片土地,而后贴上封条。这片土地未来很可能被当做建设用地。但是据这位工人说,原来有很多建筑商来看地,但自从哈根斯出名了,一个来看的都没有。”这位曾在定型车间工作的员工告诉素颜格格,“每天加工的尸体不一样,有的时候十几具,有时候两、三具。尸体看来各种年龄都有,还有八、九岁的小孩。这里除了尸体,还加工动物。”

2012年2月王立军出逃23天后,哈根斯在大连的尸体加工厂门口被贴上了封条。2012年4月,隋鸿锦的生命奥秘博物馆从大连旅顺开发区搬迁到金石滩,新址展览面积6000平米,是大陆最大的私营博物馆,全球最大的塑化标本博物馆。

据一位参与谷开来毒杀海伍德案审判的旁听者透露,谷开来8月10日在法庭上突然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这案子“终于让这黑幕撕开了一角。”到底她指的是什么黑幕呢?

相对于贪腐、谋反、杀人等“恶人”的罪行,参与活摘器官和人体贩卖,涉及的是反人类、反天理的罪行,干这样事的人,已经不是人。连禽兽都不会把自己的同类开膛剖肚,更不会以此来展示给众人,让世人失去对生命的敬畏,能干出这种邪恶之事的,只有魔了。◇

本文转自295期【新纪元周刊】“特别企划”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97/11280.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评论
2012-10-06 9: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