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黄翔:自由精神文化对中国社会的冲击

黄翔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10月08日讯】这是个大的题目,而人文是社会变革的精神铺垫,历史上文艺复兴运动、启蒙运动、五四运动和上世纪78一79年中国的民主墙运动皆如此。历史就是历史,“真实的历史如水底礁石,再大的浪潮也无法绕过、更无从湮灭。”我曾就《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第十卷中有关上世纪“民主墙运动”的某些失误或“历史真实”提出质疑和异议?!今天在这里只是就当代中国“文化”变革或建设主题简单地谈一下我的看法:

从“毛泽东时代”开始,中国人、特别是作为“主流知识份子”的中国文化人就少有或普遍失去“讲真话”的良知和勇气,这是历史的真实,尽管有些人是出于无奈!中国、尤其是“毛以后的中国”,事实上是一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惹不起躲得起”的“民族天性”的中国!!!即使有谁出于诚意而傻乎乎地求“真”,轻则入狱服刑、重则死于非命。现在人们正反思历史、议及平反“六四”、清算“文革”、乃至披露“活摘人体器官”真相诸问题。其中仅就文革的问题,却并非是一个仅仅反映在“文化”中的“红卫兵”、“知识青年”的表象问题,而是一个体制性的本质问题!无可回避的是:毛泽东就是这样的体制的缔造者和罪魁祸首!早在文革高峰期的1969年8月15日,我在黑暗中曾向这位以“革命”的名义称帝的“现代帝王”提出质疑、表达心灵的呐喊:“为什么一个人能驾驭千万人的意志?为什么一个人能支配普遍的生亡?为什么我们要对偶像顶礼膜拜?被迷信囚禁我们活的意念、情愫和思想?”也曾同“启蒙社”最初“四条汉子”一起在天安门广场解开裤子面对天安门城楼朝“人造神像”撒尿。当时曾即兴发出“在天安门广场,撒泡尿也是大瀑布,放个屁也是惊雷”的啸声!此一声音不胫而走、曾一度在人群中传开。这绝非庸常的“权力的野心和欲望”的表达,而是作为社会变革精神铺垫的“中国式的最早的行为艺术”!

我们今天群聚在这里,我以为应该是一个“敢言者的群体”的凝聚!这样的群体过去、现在和将来都勇于“持续讲真话”和“坦然表心声”,而不是高压、强权之下表达自欺欺人的违心的谎言!!!当代中国的问题是,不要让一个毛泽东,变成一群“毛泽东”或“若干毛泽东的分身”。当年毛泽东是“大权独揽”、“宫妃特供”!而今日腐败之风盛行中却是“权、钱、色”彼此彼此,特权上“相互平衡”、“利益瓜分”,唯有极少数人是真正的“德才兼具”、“取信于民”!!!正因为如此,中国繁殖“政治病毒”的腐土必须铲除!!!现行社会体制必须变革!!!正是:“不改革等死,搞改革找死,”找死、等死都必须颠倒乾坤、变革现状,舍此无路可走!!!而变革与否“不决定于任何一个领袖人物个人”、也“不决定于任何派别和利益集团”,而是决定于中国必须面对的“贪腐泛滥”、“贫富悬殊”、“权利不公”、“民怨沸腾”的体制本身!!!这种令人切齿的现状不变不改、作为一个国家的“中国”最终必消失于地球的版图上!!!

1969年8月15日这个日子,并非孤立事件,由于信息封锁,我自己也不知道这一天在同一世界上发生了什么?经由美国女艺术家戴安娜•帕兹(Diana Potts),时至今日我们才得以获悉,同一天在美国是由几个名不见经传者集资和发起的、有数十万嬉皮士参与的首届伍德斯托克音乐节揭幕日!这是“60年代的美国嬉皮运动的象征标志之一”!也被后来者誉称为“美国摇滚史上的永恒神话”!而在普世的意义上,这是起自民间的不同色彩和特征的文化自由交叉!对东西方人类而言,无异于揭示与宣告“开放精神自由”与“打破信息封锁”在全球范围内已迫在眉睫、事在必行!尤其在一个我们共同置身其中的“全球互联网”时代,不同种族和语言的当代人,任何一国的公民都绝不能容忍“封杀言论自由”和“人为实施网禁”!!!

中国要进步、要变革、要与世界接轨,最重要、最根本的标志就是:从天安门城楼上移走“圣像”,十几亿中国人告别对毛泽东的“尸体崇拜”!从天安门广场抬走僵尸!由此而揭开一个全面变革的时代的历史序幕!而不是“由几个男人”在“政治地下室”私下密谋利益均分、从而决定中国的现实命运和未来走向!!!他们是众生中雄才大略的“智慧者”吗?!即使如此,也要顺应民意、以其言、观其行而取信于民众?!

今天,不再是毛泽东式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时代,现代暴力及其“维稳”必引发全民怒潮!今天是互联网时代、是一个“笔杆子发出异议之声、开创精神自由空间”的时代!今日社会全民舆论监控中岂容传统“暴虐和特权”苟延残喘?!?!?!

那么,我们要问当下中国有没有变化呢?回答是肯定的:中国正在变化和处于“隐形变化”之中。我从不上网,但不经意间却偶然和意外发现我同中国新生代之间较之同我们那一代人之间已截然不同,新一代人生命未经污染和扭曲、也绝不接受痴愚“洗脑”,绝大多数人保持了与生俱来的“纯粹而本真”的天然生命本色,与昔日“红卫兵”一代“脑残与弱智”者生命内质截然有别!与“文革”前后仅因“超前思维”而判刑入狱者的我辈精神认知上却绝非“咫尺天涯”、“天海之隔”而是“零距离”息息相通。尤其是中国的80后、90后乃至95后,他们是中国的希望和未来!!!新一代人中的彻悟者破天荒地敢于同我们这代被人为“驱出家园者”作访谈、对话、沟通,与“权贵”与“品牌”者的苟且人生姿态迥然相异!他们真实的文字记录竟挤出高压的夹缝、在大陆网页上同公众见面、却未像往日一样被“网警”篡改或删除?!正是由于他们,大半个世纪以来“舆论一律”的历史惯性得以打破,对“异质”精神文化全面禁毁和封锁的现实得以改观?!仅就我这样的“血统反动”的个体而言,我“文革”前后至90年代的作品,正是经由他们以民间“专辑”的形式出现在中国今天的网络上,其中并未省略对毛泽东的“偶像崇拜和个人迷信”的精神质疑与叛逆?!而同样的内容也早已经由“百年中国”各类经典选本面对社会、公诸于世,虽然长达大半个世纪、五十多年以来我的任何一部作品至今从未在中国大陆开禁、享有合法出版的公民权利,但当下人们已能从网络上、从精神文化的视角了解历史史实与真相、获悉未过虑的所谓“敏感信息”。我以为,这既是有别于“党文化”的当代中国文化体制的动态性变迁,更潜在或更根本的深层因素,却是作为社会变革铺垫的自由人文精神对中国社会现状持续冲击的必然!中国必变化和正“变化”于不能不变中,最终冥顽不化就只能寿终正寝!

我们今天的聚会就是要促进中国的变化和历史进程!真正的敢言者不仅应讲真话、表达良知、各自发出真知灼见和异议之声,更重要的是言行如一、而非受人御用、口是心非、趋炎附势!!!毛以来的专权中国从来“假”字当头、暴力与谎言兼具,但愿其某些“变化”不再是“历史和现实”意义的双重作秀,年青一代或老一代知识界秉持社会公义者,不再因良知表达和行使言论自由而受到“政法委”们的“为所欲为”、“无法无天”的追踪、监控、恐吓和打压!若这种情况持之以恒,最终引发的必是举国的“精神起义”和“全民抗暴”!古代先圣所言“民不畏死,何以死惧之?!”这就是以往失传已久、今日死而复苏的中国自由精神文脉与血脉!!!

中国是变还是不变、真变还是假变,举世拭目以待,却非“静态观望”而是“动态促进”?!

最后,我要说的是,东西方文化各自异质却应彼此兼容与互为取舍。但毫无疑义的是,在“抽象和形而上”的人类精神文化地域,悬殊于任何党派意识的“真正意义上的东方文化”却更具超越世俗功利的“精神视觉”的前瞻性和“内在空间”的包容性!当代在承传伟大先人“天人和合”精神意识的前提下,理应开发和弘扬东西两半球有别的“人体宇宙意识”精神文化。在西班牙作东西方、中美合作的《世纪的群山》“诗书画”展时,有人从人文艺术的视角提出毕加索的“变形”,认为是现代人文艺术领域最早的“超现实主义”。我以为,有别于“变形”,东方的思维是“象形”思维,中国人像形思维中包罗万象,是人类历史上“几千年以前的超现实主义”,却绝非自囿于具象事物的“再现”、“临摹”与“定格”,而排斥人类思维与视觉极限之外对“浩瀚时空”存在的种种可能性解读、探究与猜测?!

2012年10月5日于纽约长岛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评论
2012-10-09 2: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