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佳给十八大公开信 直言中共不是执政党

更新: 2012-11-13 22:35:37 PM   標籤:tags: 十八大 , 胡佳 , 公开信

【大纪元2012年11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陈静慧综合报导)11月12日,中国大陆著名维权人士胡佳先生在他的博客“重归沙场”上写了一封公开信,给中共18大提出十八项要求,还直言中共不是执政党,想执政就应该注册,2017年之前实行国家普选。

胡佳公开信中向提出了18项要求,包括:中共十八大要用党费,不要使用纳税人的钱;中共官员财产公开;释放政治犯,撤销劳教制度;取缔中宣部、政法委;公开十八大会议全程;取消计划生育制度;平反“六•四”等等。

胡佳是中国著名维权人士,他带头向中共独裁政权发出呐喊。他曾于2004年4月3日到天安门广场为纪念“六‧四”献花,被警察扣押后绝食抗争。

2006年胡佳与高智晟律师合作进行维权抗暴接力绝食,被警方强制失踪,胡佳再次绝食30天。

2008年胡佳被北京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为由非法关押3年半。同年,他被授予萨哈洛夫精神自由奖,这是欧洲议会的最高人权奖项。2011年6月,胡佳出狱回家后,仍然遭到警方的软禁。

2012年希拉里访华期间,胡佳的人身自由继续被警察限制。9月6日,希拉里离开中国后,坚持外出的胡佳遭到警察的殴打。

9月8日,胡佳在身患严重疾病的情况下绝食24小时,抗议中共政府在香港推行洗脑式的“国教”。

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夕,当局出于对有敢于说真话的维权人士的恐惧,认为他们留在北京对当局是一个威胁,10月25日中共将已经被软禁一个多月的胡佳驱离北京,回到老家安徽黄山继续被软禁,直至11月20日十八大结束。

在美国大选前夕,胡佳勇敢地站出来,强烈呼吁美国政府关注中国人权问题,特别是近期曝光的活体摘取器官罪行,他认为,这是人类无法忍受的罪恶,共产党下台100次都不为过。

十八大前夕,被软禁在安徽黄山老家的胡佳接受大纪元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活摘器官曝光初期,他原本持怀疑态度,“因为这个完全超越了我能够想像的人性残暴程度的底线”,但王薄事件之后,中共活摘器官真相的广传,他确信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的确存在。胡佳强调,中共做出这样的事情,和魔鬼没有两样。

11月8日,中共十八大召开之日,胡佳通过电话向法广表示,他个人的状况还不是最糟糕的,更不用说曹海波了,为十八大祭旗居然被判了八年,不就是为了警告那些发表言论的公民吗?胡佳觉得“十八大就像是一个瘟神,我们根本没有喜迎十八大的心情,我们只有一个希望,那就是早点送走这个瘟神。”

胡佳是中国大陆一位坚韧不拔的有良知的维权人士,他曾通过大纪元向民众呼吁:“如果中共当局压制了一个公民,有许多公民不接受,走上街头,他们喊‘打击一个,教育一片,震慑一方。’而我们公民,你打击一个,我们一万个站出来,你打击一万人,我们十万个人、一百万个人站出来,这样暴政就没办法持续。”

附:胡佳《给中共十八大的十八项要求》全文如下:

中国共产党不是执政党。执政党是通过民主选举,有了执政合法性的。而中国共产党是通过暴力夺取并维持统治的政党,它只是专政党。虽然有8200万之众,但它根本算不上是现代意义上的政党,而是一个巨大的既得利益群体,豢养着强大的国家黑社会势力。它掠夺和占有了国民创造的国家财富。贪婪而暴力。

我对十八大的要求:

第一,中国共产党开第十八大次全国代表大会,那么请拿党费来开这次会议,不要使用纳税人的一分钱。

第二,为了开这个党代会,中共各地的安保维稳系统都全力运转,已经并正在大范围侵犯国民的人权。这个会议每天都制造着国民的痛苦。我要求中共停止这种侵害。请中共向国民谢罪。

第三,凡是参加十八大的代表,作为共产党中的核心群体,请你们每个人都公开自己家庭的详细财产和配偶子女的国籍,向国民交代你们是否清廉。

第四,十八大不能是闭门的黑箱,要充分公开。你们的会议要向国内国际媒体公开整个过程,会场外要允许公众游行示威,不可阻挠民众充分表达对共产党的意见。

第五,十八大之前要公开从社会征集国民对专政党的批评意见,让媒体充分报导这些意见,并舆论监督这些意见是否得到了中共的重视和研究、解决。

第六,十八大期间释放被中共迫害的政治犯,取缔长期用于镇压维权和异见的劳动教养制度。

第七,研究去掉宪法中“四项基本原则”和宪法前言,为民主政体松绑。收回吴邦国声称的“五不搞”,实行多党轮流执政、指导思想多元化、‘三权分立’和两院制,联邦制,私有化。

第八,彻底否定韩战,彻底否定“反右”,彻底否定六四镇压,彻底否定维稳制度。

第九,改组共产党为社会党,改变赤色暴力的本性,进行政党登记,和其他政党平等。开放党禁,公民自由组织政党。2017年之前国家普选。

第十,取缔从“中共中央宣传部”到各级宣传部的意识形态机构,停止侵犯国民言论自由。取缔政党暴力工具“中共中央政法委”和各级政法委,归还国民司法独立。

第十一,取消中共对军队的控制,撤销军队中政治委员制度,实行军队国家化。

第十二,取缔金盾工程,拆除信息“北京墙GFW”。取消所有对公民言论自由和获取信息自由的限制。

第十三,取缔政治警察机构“国内安全保卫局”,公开政治机构对异见者和维权者迫害的国家档案。

第十四,让达赖喇嘛回到西藏,停止侵害藏区的信仰自由。各级党委退出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道教、天主教等宗教机构,停止迫害基督教家庭教会。

第十五条:中共还权于政,取消各级政府、司法机关、立法机关的党委和党委书记的配置。取缔少年先锋队和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等政治洗脑机构,意识形态完全退出教育领域。

第十六条:恢复公民迁徙自由,取消户籍制度和暂住证制度。开放国民的双重国籍。

第十七条:取消计划生育制度,停止侵犯公民的生育自由权利。取消各种教育上的特权制度。

第十八条:停止抵制《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停止阻挠全国人大批准该公约,将该公约原则列入中国宪法。停止支持朝鲜、古巴、叙利亚等独裁专制国家。接受国际法院和国际刑事法院的管辖。

以上就是我对十八大的十八条要求。这些中国国内和国际问题的核心都是共产党为自己一党的利益排斥普世价值,侵犯公民权利。

我希望十八大是中国共产党最后一届党代会,不要再有十九大。我希望通过民主选举的形式让共产党以和平方式下台,不要再发生流血的暴力革命。作为信仰和平的佛教徒,我真心希望习近平先生不要最终成为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而应借鉴中国国民党的民主化经验。

2012.11.08 于十八大流放地安徽徽州屯溪

(责任编辑:谢东延)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相关专题: 异议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