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华尔街日报:十八大官方溢美之词VS贵州5男童闷死

贵州省毕节市城区5个流浪儿为了避寒躲在垃圾箱内被闷死,事件震惊社会,家里贫寒家境的照片也随着事件曝光。(网路图片)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2年11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琮文综合报导)近日,贵州省毕节市城区5个流浪儿为了避寒躲在垃圾箱内被闷死,不仅震惊大陆社会及也引发海内外媒体的强烈关注,同时也成了大陆微博热门的议题。

11月21日,《华尔街日报》中文网头版报导该事件,一起和中国小学课本中反映资本主义社会残酷一面的话故事如出一辙的悲剧扰动了中国的互联网,凸显出中共新一代领导人所面临的最具挑战性的问题之一。

为了取暖而死 盛世繁华背后的匪夷所思

为期一周的十八大刚刚闭幕,为营造社会一片“和谐”,中共当局动员百万警力“维稳”。

《华尔街日报》引用多位社交媒体用户评论,十八大期间官方的溢美之词与五名儿死亡的现实之间呈现了巨大的反差。一位悲痛万分的新浪微博用户写道:人们在歌颂十八大,用很多华丽的词汇来描述十八大与国家的辉煌,却遗漏了那些受苦的孩子!这类孩子不只五个冻死在路边,还有些是隐身的!

《中国青年报》(China Youth Daily)的专栏作家曹林在微博上写道:在我们高呼大国崛起、小康社会的时候,有5个孩子为了取暖而死在垃圾箱里,这就是盛世繁华背后的匪夷所思。

十八大召开前,《中国青年报》的一项调查显示,贫富分化严重最有可能阻碍中国未来10年的发展。《华尔街日报》认为,贫富差距是新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领导下的新一代领导人面临的诸多问题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据美国德州农工大学(Texas A&M)教授甘犁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如今中国收入最高的10%的家庭控制着56%的收入,收入不平等程度甚至超过了某些非洲国家。

五童闷死垃圾箱 憾动互联网

五名流浪儿童闷死垃圾箱的事件,震惊大陆社会,也憾动了互联网,在微博和论坛上引起了中国网民和中国媒体的极大关注。仅在新浪微博上,该事件就在热门话题排行榜上高居前列,有关这起事件的热门议题已有超过240万条讨论,同时也成为中国搜索引擎百度(Baidu Inc.)上的最热搜新闻。

孩子发生不幸意外总是令人难以接受,但在中国往往影响特别大。由于中共实施一胎化政策,孩子常常被视为是最重要的,尤其男孩,而这次被闷死的5个孩子,全是男童。

5名男孩所在的毕节市煤炭资源丰富,但很贫困,腐败问题是出了名的,近年来当地人持续不断地进京上访。有网友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鬼”讽刺社会的悲哀,直指政府官员对弱势人群的漠不关心。还有人说,在一个有事领导先走的大环境下,有谁会顾及那些穷人,那些流浪者,那些孤儿。这篇微博后来被删除。

还有民众悲痛的说“要去垃圾桶里取暖,多么绝望的选择!”“这真是悲惨世界,和谐中国啊!”

安徒生的童话故事《卖火柴的小女孩》,寓言感动全世界,这个故事曾作为反映资本主义国家穷人生活困苦的例子被收录进中国小学课本。有网友留言:小学时,《卖火柴的小女孩》课文学习目标:了解卖火柴的小女孩在大年夜冻死街头的悲惨遭遇,揭露了当时资本主义社会的黑暗。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啊!就这样被教育了。另一位网友说:我原以为卖火柴的小女孩只是资本主义社会才会有的事情。我们的制度优越感呢?

@博琅沙说:社会救济机制在哪?每年几百亿的外援,就不能救救自己国家的孩子,难道他们不是人?如果有来生回复:宁与外邦不与家奴。

5男童身份确认 贫寒家境照片曝光

贵州省毕节市城区5个流浪儿为了避寒躲在垃圾箱内被闷死,事件震惊社会,家里贫寒家境的照片也随着事件曝光。(网路图片)
贵州省毕节市城区5个流浪儿为了避寒躲在垃圾箱内被闷死,事件震惊社会,家里贫寒家境的照片也随着事件曝光。(网路图片)

贵州省毕节市城区5个流浪儿为了避寒躲在垃圾箱内被闷死,事件震惊社会,家里贫寒家境的照片也随着事件曝光。(网路图片)
贵州省毕节市城区5个流浪儿为了避寒躲在垃圾箱内被闷死,事件震惊社会,家里贫寒家境的照片也随着事件曝光。(网路图片)

目前5个男孩已确认身份,分别是陶中井(男、12岁)、陶中红(男、11岁),陶冲(男、12岁)、陶波(男、9岁),陶中林(男、13岁)。这5个孩子是当地三名同胞兄弟之子,也就是说,这5人互为兄弟、堂兄弟。而随着事件的发展,其贫寒家境照片曝光。

据大陆媒体报导,5名死亡男孩疑因天气变冷,为了避寒躲进垃圾箱,在垃圾箱内生火取暖,导致一氧化碳中毒死亡。

据《新京报》报导,从地图上看,垃圾箱的位置,距离5个孩子的老家,毕节市七星关区海子街镇擦枪岩村,大约25公里。擦枪岩村是一个苗族村,青壮年外出打工是这个苗家寨子大部分家庭的现状。

5个闷死垃圾箱孩子的父辈们兄妹有9人,五男四女,在丧子的父亲中,57岁的老大陶进才在家务农,“地少人多,”陶进才说种庄稼一年下来一家人全部收入两三千元。除了陶进友,陶学元和陶元伍都在深圳打工,“捡垃圾、收废品”,每月工资1400-1500 元,省吃俭用,会给老家的孩子寄点钱,买米吃饭。

陶家兄弟的家境都不好,其中,陶元伍的家境最差,一间土坯房内只有2 张空床和一张破烂的柜子,房间散发出恶臭,地上堆着生火做饭的砖块。而在擦枪岩村里,还有很多村民,像陶家兄弟一样,住在逢雨便漏的土坯房里。

[[3]]

贵州省毕节市城区5个流浪儿为了避寒躲在垃圾箱内被闷死,事件震惊社会,家里贫寒家境的照片也随着事件曝光。(网路图片)
贵州省毕节市城区5个流浪儿为了避寒躲在垃圾箱内被闷死,事件震惊社会,家里贫寒家境的照片也随着事件曝光。(网路图片)

评论
2012-11-22 12: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