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生“被运动”的老干部“三退”了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11月28日讯】2010年3月的一天,我到当地一大型企业的生活区去办事,途中迎面来了一位老者,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我跟前,双手握住我的手激动地说:“现在‘三退’还行吗?”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当时一愣,老者说:“怎么,不认识我老马了吗?”我恍然大悟,忙说:“认识认识。”他那很多皱纹的脸上堆满了笑,说:“缘分!缘分呀!”

这位姓马的老者是我三个月前偶然认识的。他是一名高级知识份子,七十岁了。我与他唠起了当前时局。我们二人都认同当前社会世风日下,贪污腐败横行,黑社会与政府高官勾结,做出了许许多多欺压、坑害百姓的事情,真是太黑了。

我说:“法轮功教人‘真善忍’,时时处处做好人,多好啊。”我给他列举了世界各地修炼法轮功出现的神奇故事。他听后十分高兴地说:“法轮功好,我早有耳闻,今天听了你讲的,我更清楚了。我非常向往法轮功倡导的真善忍,如果人人都按真善忍去做,那才叫太平盛世啊!”

“可是共产党害怕好人,又抓又打,还编出‘天安门自焚’来栽赃陷害法轮功。”我给他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内幕。老马听后拍著大腿说:“那‘天安门自焚’我也看了,当时我就看着不对劲,哪有公安人员背着灭火器巡逻的呢?小女孩喉咙拉开了,怎么还能唱歌呢?这不是演戏吗?不地道啊!”我向他介绍了《九评共产党》一书,讲了主要内容。他听后非常认同,并说回去后要认真学习。

当我向他说起当前的“三退”大潮,劝他“三退”时,他却没有马上表态,叹口气,转而向我讲起了他的人生经历:

“过去曾因为说真话遭受过很多打击迫害。”紧接着他说出他一生中遭到三次比较大的打击。第一次打击是在学生时代,他说:“因我家境贫寒,就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学点知识,争取将来有个好的前途。结果学校不仅不表扬,反而说我不问政治,走的是白专道路。当时社会形势,整个教育界是树红旗,砍白旗。凡是努力学习成绩好点的学生都成了白旗。我年年都被插白旗,成了大会小会的批判对象,搞得我在学校抬不起头来。”

“第二次打击是刚刚步入社会。”他说:“参加工作不久,就赶上了大跃进,当时社会形势是说大话、浮夸风,牛吹得越大越好,我对当时亩产万斤粮提出过质疑,认为不现实、不科学。人家说我右倾。在大炼钢铁那阵子,全国上下工、农、兵、学、商都要上山筑起土高炉大炼钢铁。为了凑数,很多人砸锅扭锁甚至连门拉手都卸下来,只要是铁都往土高炉里扔。我当时对这种做法看不惯,认为是穷折腾,是自欺欺人。后来有人向上打小报告,说我对社会不满,反对三面红旗,被打成了右派。从此我成了反面教材的活靶子,随时接受批判。我变成了惊弓之鸟,啥也不敢说、不敢议了。”

“第三次就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所谓的‘伟大领袖’亲自发动的十年文化大革命,几乎要了我的命。这场革命完全是一场群众斗群众的窝里斗的运动,那真是六亲不认。你今天是领导干部,明天就成了被批斗的走资派;今天是很要好的朋友,明天就成了敌对势力的两派;夫妻之间、父子之间反目为仇,一家人互相之间说话办事还得提防。面对这种是非不分的运动,我实在忍受不住了,我对人说:‘这人人都成了革命对象了,连亲朋好友都成了对立面,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吗?’就这几句话,我被下放到农村,住进了牛棚,过上了天天挨批斗,日日劳动改造的生涯。这种非人生活挣扎了十年才平了反。回到家老伴心疼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对我说:‘你不图名不图利,老管这些闲事干啥?遇事不会绕道走,三思而后行吗?’从此,我就把老伴的话当成了座右铭。”

“你刚才讲的很在理,很对。但我还得考虑考虑再说‘三退’不‘三退’,不要再出问题了。我老了,再也经不起打击了。”

老马这一番苦衷,说出了一代人的心声,句句都是实情啊!我告诉他要好好看《九评》,好好看看真相资料。

没想到分别三个月后,我们竟然又不期而遇了。

老马说:“我从头至尾看了几遍《九评》,这书上每章每节说的都是真事,句句都说到我心坎上了。我和老伴说,我们不能再当邪党的驯服工具了,更不能当它的陪葬品。我看准了法轮功的真善忍,我要做个好人,赶快给我‘三退’了吧!我要彻底去掉这块心病。”

我说:“中!保证完成任务!”

(责任编辑:简阳)

评论
2012-11-28 5: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